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来自地狱的男人 秋风123

第2219章 佛宗秘辛!

    第2219章 佛宗秘辛!

    顿时杀机暴涨,凶悍而澎湃,瞬间便是将南宫风翠所笼罩,令人头皮发麻!

    砰!!!

    瞬间!

    南宫风翠便是被拍进地底!

    摔了个四脚朝天,而后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五脏六腑受创,骨骼尽碎。

    一瞬间便是彻底落败!

    这一幕,在场中看来,那是何等的不可思议!

    所有人顿时呆若木鸡,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他们,难以置信!

    极度惶恐!

    南宫风翠竟然直接败了?

    他可是星主啊,怎么会如此不济?

    全场顿时一片死寂!

    所有人目瞪口呆,久久不能平复。

    连话都说不出来。

    就连静心月也都惊呆了,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强大这种程度?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南宫风翠可是星主啊!

    所有人石化了,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对方,还仅仅是一具法身啊!

    一具法身就有这样的能耐,那他的本体该有多么可怕?

    这个时候,奈何如静心月这样心境如水的女菩萨,也不禁觉得背脊发冷,只觉得一股寒意席卷背脊。

    令她忍不住头皮发麻!

    这个男人,简直是怪物,并且还是极其恐怖那种!

    这个时候,在场众人的喝彩声咒骂声顿时平息了,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夜风,一句话都说不出话来。

    他们最引以为豪的南宫风翠,被对方一巴掌就给击败了!

    荒谬!

    简直是荒谬!

    对方,还仅仅只是一个仙帝而已!

    南宫风翠也是目瞪口呆,浑身打了个寒颤,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眼前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唰!

    而就在此时!

    夜风直接扑杀下来,而后再度一指怒点南宫风翠的天灵盖!

    想要将他当场击毙!

    夜风的眼中,满是冰冷杀机!

    嘶!!!

    南宫风翠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满脸的惊恐,这个时候连反应都没有,彻底吓蒙了。

    他感觉得到,这一击他无法格挡!

    “住手!”

    可是,就在此时!

    静心月却是陡然拦在了南宫风翠的跟前,怒视着夜风。

    夜风停下了自己的攻势,而后淡淡的看着她。

    对于静心月,还是存在一定的好感。

    感觉她与一般的佛门弟子有些区别,没有那种骨子里的高高在上,更加没有他们的那种冷血。

    静心月连忙开口道:“你若杀了他,就别想从佛城离开,不要冲动!”

    夜风冷哼一声,而后转身朝着那饭店走了过去,他本来也不想多事,以免节外生枝。

    而这个时候,一股腥骚味,便是弥漫开来。

    所有定睛一看,却是发现南宫风翠的裤裆已经湿了一片。

    他竟然被吓尿了?

    众人顿时以一种诡异的眼神将南宫风翠盯着,这也太羞耻了吧?

    竟然被吓尿了?

    而就在此时,静心月平静的看着他:“回家去吧!”

    南宫风翠倍感羞耻,面红耳赤,眼中满是怨毒与恨意。

    他一直对静心月心生爱慕,如今却在静心月的面前这样丢脸,这简直令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

    唰!

    瞬间,南宫风翠直接掠出,朝着一个方向飞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一次,丢脸丢大了。

    这若是传出去,他南宫风翠将成为整个西域的笑柄。

    “唉!”

    静心月无奈的叹了口气,而后回到饭馆。

    而这个时候,饭馆内的众人再看夜风,便是如同见了鬼一般。

    这还只是一道法身,就有如此可怕的实力,若是本体出手,那该有多么可怕?

    那简直是不敢想象啊!

    想到这里,他们都不禁头皮发麻。

    当即,一道道身影,便是快速的爆蹿而出,快速的逃离的当场。

    他们都没有勇气继续呆在这里了。

    而那些本来想对夜风出手的圣人们,这个时候也都是偃旗息鼓,纷纷反亡命奔逃,连头都不敢回。

    可谓是狼狈至极。

    那种恐惧,令他们均是倍感窒息与绝望。

    夜风的法身重新和他的身体融合。

    他继续和李雁鸿漫不经心的喝着茶。

    而这个时候,静心月也回到了场中,却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同时头也不回的道:“南宫风翠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还是尽快离开佛城的好!”

    但是,夜风却充耳不闻。

    依旧不予理睬!

    从来都只有他吓退别人,可曾有别人能吓退他?

    见状,静心月也是发出无声的叹气,没有继续说话。

    而后,不多时。

    夜风却突然听到,在几条街之外,传来了说书先生的声音,以及一阵悦耳的琵琶音。

    夜风的六感极其敏锐,几乎可以笼罩整个佛城。

    所有的动静都瞒不过他的耳目,只是这个老者却格外令他在意。

    因为他说书的内容,却是与佛门有悖。

    他讲的是佛教起源!

    夜风望向一个方向,目光穿越一片房屋,落在那说书先生的身上。

    那是一个七旬老者,身材佝偻,穿着一袭长衫,身上有着很浓的书生气。

    而在他的身旁,有着一个小姑娘,年方二八,手捧琵琶,在这个时候奏乐而起

    “欲界天,这是世间第一座佛寺,而它的主人也是这个世界上,第一尊佛!”

    “但是他却不像如今的佛门,大肆传道,弘扬佛法,收纳天下下为信徒。”

    “他救人于苦难,却不允许他人信奉!他建立寺庙,却不允许他人进贡!可谓是奇葩至极!”

    “而后,一些人想要投入他的门下,但却遭到了他的拒绝。”

    “因为他也不喜欢收徒!”

    这大街小巷,已经聚集了不少佛门信徒!

    “一定是大愿普贤!”

    “应该是天之佛,他的年岁最大!”

    “我看是慈航普贤,他最为低调,不显山不露水。”

    他们纷纷发出臆测。

    “老头,你说是谁?”

    而那个说书先生,却是摇了摇头,笑着说道:“然后,那些崇拜者,仰慕者,便是开始复刻他的宗门,并且取命为佛门!”

    “这便是天下佛门的起源!”

    那个男人,他才是佛门真正的道统!

    “佛门起源?简直是一派胡言,所有人都知道佛门起源乃是四位佛主,他们不分前后,都是同一时期出现的人物!”

    马上有人提出异议,觉得这个说书先生是在胡说八道。

    只是!

    就在此时!

    那个说书先生却依旧是摇头微笑,娓娓道来:

    “后续出现的佛门,哪怕是四境佛乡,也不过是伪佛罢了!”

    “混帐东西!你这是大不敬!”

    一瞬间!

    群起激愤!

    这些信徒们愤怒的瞪着那说书先生。

    竟然敢说四境佛乡是伪佛?

    这简直是一派胡言!

    这是对佛门最大的侮辱!

    一些人,甚至都已经开始拔剑了,就欲将对方彻底抹杀。

    “天下佛门不过是照着那个男人的经义与奥妙,复刻出他们所谓的至高佛门,虚伪至极。”

    “古语有云,万佛朝宗!”

    “而这个宗,指的便是那个男人!”

    但是!

    说书先生!

    却依旧是说着自己的故事,任由那些鸡蛋与白菜,落在他的头顶!

    落在他孙女的头顶!

    不予理睬!

    他,讲的是故事!

    说的是事实!

    世人皆醉我独醒!

    他不在乎别人如何看他,他要说的,只是真相!

    只是这天地间不允许,却本该存在的道理!

    佛宗?

    李雁鸿也不禁皱起了眉头,而后望向了夜风。

    与此同时,一旁的静心月,也是听得如痴如醉,直觉告诉她,这个老先生说的是真相。

    这个世界上,还有着她所不知道的秘辛与真相。

    佛宗!

    这个称呼,他们都还是头一次听到。

    而一旁的夜风,也是露出了一丝深远的笑意。

    他没有想到,原来这人世间,竟然还有人愿意站在他的角度上说话。

    这,令他不得不说是感动!

    关于他的一些,早已被四境佛乡所掩埋。

    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人知道第一尊活佛到底是谁。

    所有人都以为,四个佛主便是世间佛门最为古老的存在。

    而这个时候,无论的物品全部朝着那爷孙俩砸了过去。

    鸡蛋!

    菜叶!

    石头!

    说书先生已经是满头鲜血,可他却躲也不躲,依旧淡然的阐述着这看似荒唐的事实。

    而她身旁的孙女,也是面无表情。

    不管众人如何辱骂,如何拿东西打砸,她的五指都不曾离开她的琵琶。

    世人愚钝,天下虚妄。

    他们是唯一一盏明灯,哪怕灯光微弱,但能照亮哪怕一两个人,他们也是心情愉悦。

    “愚蠢!愚蠢啊!”

    夜风长叹。

    世间黑白颠倒,岂是那么容易扭转的?

    闻言,静心月也是叹了口气。

    想要凭借两个凡人的力量,改变百万年来佛门的影响力,谈何容易?

    简直是天方夜谭啊!

    这,简直是笑话!

    她虽然很钦佩这爷孙俩做的事情,但却也觉得这样做,毫无意义。

    他们改变不了什么!

    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而就在此时!

    异变发生了!

    在那远处,冲突陡然加剧!

    一群佛门弟子,来到了那说书先生的跟前,一巴掌将他拍翻在地。

    而后,一柄利剑,便是骤然横在他的脖子之上,顿时脸色阴沉似水。

    一字一句的道:“为你的一派胡言,向佛门道歉,否则,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