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第一百九十九章 信

    想到恶魔犬主人这个可能后,克莱恩立刻改变了策略,将自己与艾辛格.斯坦顿因连环杀人案结识的过程非常详细地讲述了一遍。

    另外,他还主动提及艾辛格.斯坦顿组织一批侦探调查连环杀人案并成功拿到部分悬赏的事情。

    “在那件委托里,我虽然只是给出了一些想法,嗯,用私家侦探行业的专业术语来讲就是,提供了咨询意见,但依然被斯坦顿先生认为贡献最大,所以我拿到了最多的赏金。”克莱恩最后总结道。

    负责审讯的两位警察刷刷记录下这些情况,并询问是否有人能证明以上的内容,克莱恩给出了斯图亚特、卡斯兰娜等私家侦探的名字和地址。

    “非常好,莫里亚蒂先生,你的回答足够详尽。”一位警官停下钢笔,转而问道,“你今天在艾辛格.斯坦顿的家里待了多久?我是指从进入到被我们发现。”

    克莱恩略做思索,未去征询于尔根律师的意见,直接回答道:

    “两到三分钟的样子。”

    他说的是真实的个人感觉。

    另一位警官挑眉道:

    “附近多位居民能够证实你在下午两点十分左右进入艾辛格.斯坦顿的家,而我们抵达现场的时候是下午两点二十八分,也就是说,你在房屋内待了十八分钟左右,而不是两到三分钟!

    “这么长的时间里,你究竟在做什么?为什么不离开不报警?”

    过了有十八分钟?克莱恩霍然皱起了眉头。

    他感觉自己和无声注视那位僵持了顶多一分钟出头,怎么就过去了足足十八分钟?

    是那种被盯住的奇怪感觉混乱了我对时间的把握,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是对方的非凡能力?如果真是恶魔犬的主人,他最少也有序列6,大概率序列5……克莱恩疑惑沉思时,于尔根身体前倾,准备指责警察的询问涉嫌诱导。

    这不是很充分的理由,他只是想以这种方式打断审讯节奏,让刚才那个明显不利的问题有所延后。

    就在这时,克莱恩抬手揉了揉额角道:

    “我刚才说的全部是真实的,在我个人的感觉里,我进入艾辛格.斯坦顿侦探的房屋只有两到三分钟。”

    说到这里,他强调了一下:

    “嗯,在我个人感觉里。”

    两位警官对视一眼,落笔记录下了这点。

    短暂的安静后,刚才发问的那位警官说道:

    “那十八分钟里,某位外出回来的仆人拉响门铃,结果无人应答,于是他通过凸肚窗往内看了一眼,看见了满地的尸块和站在起居室门口的你。

    “他非常恐惧,疯了般跑到警局报案,许多路人和部分居民能证实这点。”

    克莱恩没理会于尔根律师的眼神示意,自顾自摇头道:

    “我没有听见门铃响。”

    两位警官再次对视一眼,未做任何评论,只是单纯记录。

    他们又就别的细节提出了一些问题,没有做过任何事情不心虚不愧疚的克莱恩全部如实回答。

    临到末尾,他忍不住关心了一句:

    “有找到艾辛格.斯坦顿侦探吗?我看起居室内没有尸体,他应该还活着吧……”

    一位警官用钢笔杵了下桌面道:

    “这也是我们很疑惑的一点,整栋房屋只有起居室内有打斗的痕迹,而且窗户紧闭,很多天未曾打开过,你知道的,这在贝克兰德的秋冬季很正常。

    “袭击者和艾辛格.斯坦顿先生却奇怪地离开了那个房间,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们在房屋其他地方和周围一带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甚至连血迹都未发现。”

    不等克莱恩开口,他自问自答道:

    “你肯定想说起居室房门和房屋大门,但是,许多人证实,附近没发生过追逐,也没谁挟持人质或带着尸体离开。”

    也许事情真实发生的时间在半夜呢?也许他们会穿墙呢?克莱恩在心里默默提供着别的可能,并无声祈祷了一句:

    愿女神庇佑艾辛格.斯坦顿侦探逃过厄难。

    黑夜女神是厄难和恐惧的女皇。

    审讯完毕,克莱恩被拷到了一个小房间内,警察部门则派人跟着于尔根律师去明斯克街15号提取信件证物。

    一直折腾到傍晚时分,克莱恩终于被允许保释,金额50镑。

    “这比上次贵多了,一般的私家侦探很难在短时间内拿出这么多现金。”出了希萨克警局大门,克莱恩拢了拢呢制大衣的领口,对于尔根律师抱怨了一句。

    于尔根还是那副专业正经的表情:

    “上次情况对你有利,而这次许多疑点都指向你。”

    他边招呼出租马车停下,边严肃侧头,看了克莱恩一眼:

    “夏洛克,我是你的律师,你回答警察的问题前,最好和我有一定的交流,即使只是眼神。

    “不要自己觉得没问题就随便开口,没经过训练的普通人很容易在言语上留下把柄。”

    这……我已经习惯自己编故事,自己解决问题……克莱恩回想刚才,干笑了两声:

    “好,我会注意的。”

    于尔根未再多说,登上了马车。

    克莱恩坐到他的对面,思考起艾辛格.斯坦顿侦探被袭击这件事情。

    想着想着,他突然听见了肚子的咕噜声。

    已经过正常晚餐时间半个小时了……克莱恩掏出金壳怀表,按开看了一眼。

    他不打算再浪费精力准备食物,开始考虑有哪家餐厅值得期待。

    这时,于尔根抬了下眼皮道:

    “我已经让我奶奶准备三人份的晚餐。”

    “这怎么好意思?”克莱恩怔了一下,旋即笑道,“多丽丝太太的手艺总是令人向往。”

    …………

    两人回到乔伍德区明斯克街时,天色已经全黑,煤气路灯的光芒甚至比半空若有似无的红月更加明亮。

    在于尔根律师家蹭了顿晚餐,撸了把猫后,克莱恩于寒冷潮湿的空气里踱步回到了15号那栋房屋外面。

    他习惯性翻了下信报箱,取出了一份刚送来没多久的《贝克兰德晚报》。

    克莱恩拿着报纸,开门进屋,刚放好手杖,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他的占卜家灵性直觉告诉他,有陌生人进过自己家!

    是先前来取证的警察?克莱恩警惕四顾,忽地发现茶几上放着一封信。

    那里本应该只有报纸!

    克莱恩时刻防备着袭击地进入客厅,靠拢了茶几,整个过程里,周围安静无声,没有丝毫异常。

    低头审视了那封信几眼,克莱恩先掏出黑色手套戴上,然后才将它拿起拆了开来。

    信封里面是一张薄薄的信纸,展开之后立刻有暗红的颜色映入克莱恩的眼眸,淡淡的血腥味随之萦绕于他的鼻端。

    那信纸之上,凝固的血液书写着一行单词:

    “你们都要死!”

    这……真是恶魔犬的主人?他在报复让手下身亡的相关人等?真是欺软怕硬啊,怎么不直接找负责清除行动的值夜者强者?克莱恩心中一紧,瞬间闪过了诸多想法。

    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抱怨。复仇先从能对付得了的人开始是最正常的选择,就像他来贝克兰德几个月,始终没想过找因斯.赞格威尔,却追着兰尔乌斯不放一样。

    再次环顾一圈后,克莱恩渐渐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让人迷惑:

    “用这么张扬的方式报复,不怕被官方强者蹲守吗?这是他的魔药扮演要求?

    “或者说,因为艾辛格.斯坦顿侦探逃脱,他知道自己已无法隐蔽地一一清除目标,只能换个办法,但这个办法也没什么意义啊?

    “还有,在斯坦顿侦探家的时候,他明明已经锁定我,始终注视着我,为什么不动手?他难道还会顾忌我这么一个普通的私家侦探?

    “不,这绝不可能……他知道我是非凡者?有可能,我因为万能钥匙的迷路副作用,和恶魔犬直接碰过面,它有看见我的样子和身形,虽然当时我有做一定的伪装,但并不知道‘恶魔’能不能看穿这个……

    “也许,那件事情后,它有用某种方式呈现给它的主人看……

    “但是,我当时连恶魔犬都打不赢,只能狼狈逃窜,他有什么好顾忌的?除非,他还顾忌着别的事情,比如因受伤隐藏在附近的艾辛格.斯坦顿?

    “他非常张扬地写信给我,是认为我这个野生非凡者肯定不敢寻求官方的帮助?”

    克莱恩带着满脑子的疑问检查起房屋,一路来到二楼。

    当他打开卧室房门的时候,又有一封信跃入他的眼帘。

    这封信静静躺在书桌上,似乎已经等待了很久。

    克莱恩拿起拆封,轻轻展开,看见了一行暗红血色勾勒出的单词:

    “你是下一个。”

    下一个……真嚣张啊……克莱恩忍不住感叹了两句。

    就在这时,他忽然心有所感,抬起脑袋,望向窗外。

    对面是几栋二层的房屋,各自亮着灯光。

    煤气路灯的辉芒映照在它们的外墙上,形成了一个个明暗交错的区域。

    突然,那些区域内的阴影蠕动扭曲,组成了一个穿笔挺燕尾服的黑色影子。

    这影子抬起右手,比出枪形,对准克莱恩点了一下。

    旋即,它收回手臂,吹了吹“枪口”。

    紧跟着,它无声无息向后一倒,重新化作无数不连接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