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第五十八章 日记的尾声(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陵寝都已建好……开弓没有回头箭……克莱恩望着手中的日记,脑海里思绪如沸,各种念头不断冒出又不断破碎。

    在他看来,罗塞尔大帝的这则日记近乎证明了他之前做的猜测:在晚年选择强行转到“黑皇帝”途径,试图以半疯为代价,成为序列0的真神!

    究竟是什么驱使大帝下定了这样的决心?之前那则日记里的激荡、冲动和失态,又是因为发现了什么?而且和那时候相比,大帝这则日记的情绪看似平静内敛,却给人更加偏激的感觉……很难想象,晚年时期的大帝遭遇和经历了什么,以至于人格都有出现异化的情况……天使本身蕴藏的那种疯狂,还是说锚定祂理智的生灵信仰出了问题?嗯,正常不是应该怂一点稳一点,等着找机会吞掉“隐匿贤者”吗?克莱恩一瞬间想到了很多,却无从寻找证据。

    而这一页羊皮纸上,只有那么短短两行文字,似乎在说明这就是罗塞尔大帝人生最后的那则日记,这一年的末尾,或者新一年的开始,祂疑似陨落在了白枫宫。

    一代大帝,一位穿越者最后的文字?克莱恩暗叹一声,表面毫无异常地翻到了下面那张羊皮纸。

    这页日记上没有日期,但抬头却写了行古弗萨克语:

    “紧连着刚才那张。”

    这行单词字迹秀丽端正,与罗塞尔大帝的手书有明显区别,一看就是他人额外添加的。

    应该是“神秘女王”做的注释……为了说明这才是日记的最后,是大帝在开弓没有回头箭后写的?可为什么没有日期?克莱恩带着深深的疑惑,往下阅读起相应的内容,眸光随之凝固:

    “我想,这个世界上,穿越者应该不只我一个。

    “如果还有人能看懂我的日记,一定要记住,谨慎地选择你的非凡途径。

    “一旦确定了这点,也就意味着你的盟友和你的敌人也大致确定了。

    “我没法提出具体的建议,因为我看不清七神,看不清那些邪神的真正面目,这也许与那个古老组织隐藏的第二块‘亵渎石板’的部分内容有关,很可惜,我只是大概猜到有隐藏的部分,无法获得证实。

    “同样的,我也不知道第一块‘亵渎石板’书写着什么。

    “一个有用的告诫是,不要选序列0位置已经被占据的途径,并且小心相近途径的序列0、序列1,我在这方面就吃了很大的亏。

    “至于序列0代表什么,如果你还不知道,记得搜集我其他日记。

    “呵呵,这一页相当于我人生的后记,若是我成功,那之后就是神生,就是另一段故事,如果失败,那就没有之后,大概,嗯,你懂的。

    “去吧,能看懂我日记的朋友,去探寻我们穿越的秘密和其中埋藏的真相吧,我会注视着你的,如果我还活着。

    “最后提醒你一句,一定要记住:

    “小心月亮!”

    对于穿越者不只一个这件事情,克莱恩并不诧异,毕竟他早就知道罗塞尔大帝这位“前辈”存在。

    他疑惑的是,大帝又是从哪些事情哪些细节发现穿越者不只一个?

    这一点很重要,对克莱恩找到回家之路有着其他问题不可比拟的意义!

    这就像有几个未知数的方程,如果例子不够,条件不够,无论怎么解,都是得不到确定答案的,只有式子足够,才有希望找出正确的解答。

    嗯……大帝应该有把这方面的发现记录在之前的日记里,可惜,我没法知道是哪一部分,从而有针对性地索取和寻找……克莱恩无声叹了口气,转而思考起所谓“后记”的其他内容:

    “‘黄昏隐士会’出示的第二块‘亵渎石板’有隐藏部分内容?

    “是他们刻意隐瞒,还是本身就没有获得……第二块‘亵渎石板’其实分成了两个部分,另外一半落到了别的势力手中?

    “我的途径已经确定,这还是根据罗塞尔大帝日记内的感叹做的挑选……从大帝‘后记’里那些话的意思来看,我可以放心一点,那就是‘占卜家’途径没有序列0,因为查拉图这个疯了的序列1还存在,根据非凡特性守恒定律,呵呵,这个细分的地方或许也能叫不相容定律,有序列1就没有序列0。

    “我需要小心的是查拉图、‘门’先生、‘渎神者’阿蒙和帕列斯.索罗亚斯德,以及可能存在的这三条途径内的别的序列1。

    “小心月亮是什么意思?

    “小心‘原始月亮’?

    “那可以直说啊……

    “等等,大帝似乎有过探索红月的想法,难道最后付诸了实践,在月亮上发现了什么,所以提醒别的穿越者小心月亮?

    “月亮与穿越有关?”

    “嗯……大帝的语气表明,祂似乎还有点后手,不一定会彻底陨落,有可能正注视着我……这件事情同样应该有线索在前面的某些日记里……”

    一个个结论一个个疑惑在克莱恩脑海飞快闪过,最终又相继沉淀了下来。

    他让手中的日记消失,侧头望向“隐者”嘉德丽雅:

    “你有什么想问的?”

    “隐者”嘉德丽雅推了推架于鼻梁的厚重眼镜,恭敬地低下脑袋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我想知道罗塞尔大帝是否有可能还活着?”

    这个问题一出,想着自己事情的塔罗会众位成员们同时回过神来,受到强烈刺激般望向青铜长桌最上首。

    虽然罗塞尔大帝是否还活着与他们没有直接的关系,也不会带来显著的影响,但这样一个话题足以勾动人类心中潜藏的对流言对传闻的渴求!

    我以为我晋升“心理医生”后,会对类似事情免疫的……哎,我真的很好奇呀!“正义”奥黛丽眸光明亮地看着“愚者”先生,等待祂给出答案。

    所有成员里,只有“太阳”戴里克对这件事情不怎么感兴趣,他之所以望向青铜长桌最上首,纯粹是因为大家都这么做了。

    果然,“神秘女王”的问题基本都针对当次提供的日记……克莱恩没有感觉为难,熟练地轻笑一声道:

    “也许。”

    他用“也许”来回答,表明当初罗塞尔大帝有自救的希望,至于最后有没有成功,出没出意外,就不属于刚才问题的范畴,且未必有答案。

    也许……“愚者”先生的意思是,罗塞尔大帝真有可能还活着?“隐者”嘉德丽雅等人就像听说了世界上最大的秘密,一时有点激动,又有点兴奋。

    不过,他们也品出了“愚者”先生话语里潜藏的味道,那就是碍于笔记内容的不足和本身刚苏醒没多久的状态,祂无法确定罗塞尔大帝是否把握住了机会,这一切有待于将来通过更多的线索和证据获知。

    但不管怎么样,罗塞尔大帝对自身被刺杀那件事情应该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

    没给“正义”、“倒吊人”他们思考这方面问题的时间,克莱恩向后靠住椅背,语气平淡地说道:

    “该你们了。”

    “魔术师”佛尔思忙将自己的思绪从幻想的罗塞尔晚年故事里拔了出来,望向青铜长桌最上首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我请求和‘世界’先生单独交流,很快就能结束。”

    和格尔曼.斯帕罗交流什么?X先生的事情不是结束了吗?克莱恩一边疑惑地想着,一边轻轻颔首道:

    “可以。”

    接着,他屏蔽了其他成员的感官,操纵“世界”低哑笑道:

    “还有什么事情?”

    佛尔思斟酌了两秒道:

    “是这样的,X先生的脑袋让我得到了不菲的奖励,我觉得在这件事情上,我支付的报酬不足以匹配任务的难度,所以,想补偿您一笔现金。

    “您希望拿到多少?”

    不错啊,知道主动补偿我……“魔术师”小姐虽然有的时候会贪点小钱,但为人还是很实诚嘛,嗯,做交易赚点利润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能算贪……获得意外之喜的克莱恩由衷地赞叹了两句,让“世界”呵呵反问道:

    “你能支付多少?”

    “魔术师”佛尔思犹豫了一下道:

    “5000镑。”

    她将老师给的奖励折算为1万镑,打算分“世界”先生一半,而且由于配方、水晶球和非凡材料都是她需要的,所以准备卖掉那两栋房产,直接给现金。

    而佛尔思之所以这么大方,一方面是确实觉得任务比自己预计得难,给的报酬太少,另一方面则是越来越畏惧“世界”格尔曼.斯帕罗,不敢得罪这位疯狂冒险家,恐怖的赏金猎人。

    亚伯拉罕家族给的奖励不少啊……克莱恩操纵“世界”笑道:

    “如果你能用大量的金币代替,可以少支付一部分,具体看你能搜集到多少。”

    “我尽量。”佛尔思虽然很奇怪“世界”先生为什么这么看重金币,之前和“隐者”女士交易时也这样说,但还是没敢反问。

    她顿了下,转而问道:

    “‘世界’先生,您什么时候需要使用‘莱曼诺的旅行笔记’?我打算在此之前或之后,把它租出去,赚些金钱和非凡能力。”

    租出去?把神奇物品租出去?克莱恩听得都愣了一下,没想到“魔术师”小姐竟然有这样的商业头脑!

    PS:周一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