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第一百二十四章 保镖上门

    乔伍德区,一栋房屋内。

    休刚开门进来,就闻到了一股油炸食品的香味,忍不住抽了抽鼻子,望向厨房道:

    “佛尔思?”

    “难道还会有别人?”佛尔思从厨房探出脑袋,笑着反问道。

    休放下手里拿着的报纸,半是诧异半是嘟囔地回应道:

    “你还记得你多久没进过厨房了吗?额,早上弄烤吐司的时候不算。”

    佛尔思重新回到了厨房,只有声音飘出:

    “我选择外面的食物,是因为它们更好,而现在,周围几条街道都没有好的炸鸡。

    “我突然很想吃这个,从因蒂斯传过来的食物里,我最喜欢它!”

    休走到厨房,背靠门框,看着佛尔思忙碌准备晚餐,斟酌了下道:

    “我接了个委托,每天100镑,3到5天,但需要再找一个帮手。

    “你之前不是很缺钱吗,要不要一起?”

    我的财政状况其实已经好转……不过,每天50镑的任务也算不错了,能多攒点就多攒点,以后还有很多花钱的地方……佛尔思一边盯着装满油的铁锅,一边问道:

    “什么样的委托?”

    她已自动在心里算出自己能拿到的报酬。

    休理了理又有点毛糙的金发道:

    “暗中保护一位叫做道恩.唐泰斯的富翁。”

    “他遭遇了什么事情?会不会很危险?”佛尔思谨慎问道。

    休回想了下道:

    “好像是生意上的纠纷,竞争对手威胁了他。

    “这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你知道的,贝克兰德的厉害非凡者们不太会做类似的冒险,这很容易暴露自己,被‘值夜者’、‘代罚者’们盯上。”

    “也许那边是个疯子呢?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佛尔思反驳的同时,自然就想到了“世界”格尔曼.斯帕罗,这位先生就是敢于在贝克兰德做大事的疯子!

    她顿了顿,捞起炸的鸡块道:

    “既然你已经接下了任务,我最近也没什么事情,那就一起吧。

    “还好,这是暗中的保护,不会被人发现我在做保镖,否则我都没法参加上流社会的那些文学沙龙了,呵呵,其实我可以告诉他们,我在体验生活,我在搜集素材,我下一本要写女保镖和男雇主的故事!”

    休对佛尔思喜欢发散思维的习惯早已适应,再次抽了抽鼻子道:

    “用完晚餐,我们就过去吧。”

    …………

    伯克伦德街160号,克莱恩在主卧盥洗室内布置仪式,进入了灰雾之上。

    他打算在管家瓦尔特雇佣的保镖过来前处理些杂事,免得之后几天不方便去做。

    而这些杂事里,最重要的是确认“蠕动的饥饿”的情况。

    坐至属于“愚者”的位置后,克莱恩让那只人皮手套从杂物堆里飞了过来。

    经过一番占卜检查,他发现“蠕动的饥饿”这次相当倔强,负面效果没有任何改变。

    “这是被A先生感染了,决不放弃对‘真实造物主’的赞颂?”克莱恩嘴角抽了抽,认真思考起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找办法恐吓它?不,怎么能叫恐吓,应该说是在保持主动地位的前提下,进行友善的沟通……克莱恩手指轻敲起斑驳长桌的边缘,无声自语道:

    “反正等下得写信给阿兹克先生,可以顺便提一提‘蠕动的饥饿’封印失效的事情。

    “还可以随身带些蘑菇,不,不行,这虽然能让‘蠕动的饥饿’不再赞颂‘真实造物主’,但也会导致它无法使用,嗯……找弗兰克再要几个原版的变异蘑菇,看能否有别样的效果……”

    确定好思路,克莱恩将阿兹克铜哨和冒险家口琴丢入了“献祭与赐予之门”,自己随之返回现实世界,收起物品,处理好了痕迹。

    离开盥洗室,克莱恩走至书桌前,取出信纸和钢笔,斟酌着写道:

    “尊敬的阿兹克先生……太久没有给您写信,不知道您最近过得怎么样……

    “……因为一些变故,您对‘蠕动的饥饿’做的封印已经失效,您能否给我相应的办法,我想重新做次处理……

    “……您听说过灵界掠夺者这种生物吗?它处于什么层次,有怎样的特点,常活跃于哪些区域?

    “……我最近可能要去一次南大陆,如果有获得死神的新情报,会及时写信告诉您……”

    放下钢笔,反复读了两遍,克莱恩将信纸折好,拿起铜哨,凑至嘴边,吹了一下。

    无声无息间,一根根白骨从地板上冒出,喷泉一样涌向了半空,组成了高近四米的巨大骷髅。

    那骷髅低头俯视了道恩.唐泰斯一秒,主动弯下腰背,垂落右臂,摊开了手掌。

    这信使越来越有礼貌了……克莱恩满意点头,将刚写好的信交给了对方。

    白骨信使没有停留,瞬间崩解,瀑布般落至地面,迅速消失不见。

    克莱恩暗中舒了口气,收回视线,继续写信,对象是弗兰克:

    “……你上次给的那种干蘑菇不错,还有吗?

    “……我之前提到的想法,你觉得有实行的可能吗?如果你在研究的过程中遇到什么困难,可以写信告诉我……”

    折好信纸,克莱恩将冒险家口琴拿起,同样轻吹了一下。

    他旋即看见信使小姐蕾妮特.缇尼科尔出现于旁边,依旧没有头部,身穿繁复阴沉的长裙,提着四个金发红眼长相艳丽的脑袋。

    “你能定位弗兰克.李吗?”克莱恩抱有较大信心地问道,毕竟信使小姐和普通信使不同,是半神层次的灵界生物。

    正常情况下,信使只能定位契约者和使用了召唤仪式的人,而后者有距离的限制,一旦离开仪式地点太远,信使将无法找到。

    蕾妮特.缇尼科尔手中的四个脑袋同时转向,望着克莱恩道:

    “是……那个……什么……都想……种到……土里……的……人吗?”

    ……弗兰克究竟做了什么,让信使小姐印象如此深刻……之前我回信的时候,她还说,希望他没死……克莱恩郑重点头道:

    “是的。”

    蕾妮特.缇尼科尔那四个脑袋依次开口道:

    “可以……定位……我有……标记他……”

    啊?克莱恩听得嘴巴半张,险些忘记自己的目的。

    可怜的弗兰克,不,强大的弗兰克,竟然让信使小姐特别标记了他……愿女神庇佑他……克莱恩缓慢吐了口气,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蕾妮特.缇尼科尔:

    “麻烦你交给弗兰克。

    “他会支付你金币的。”

    蕾妮特.缇尼科尔手中一个脑袋张开嘴巴,咬住了信纸,然后直接进入灵界,无法再被观察。

    处理完杂事,克莱恩把铜哨和口琴留在了身上,下至二楼,享用起晚餐。

    吃到一半,管家瓦尔特从外而入,凑至道恩.唐泰斯耳边道:

    “保镖已经来了,是之前那位休小姐和她的朋友,我会安排她们暗中提供保护的。”

    休小姐和她的朋友?不会是“魔术师”小姐吧……克莱恩一时不知该说点什么,只能轻轻颔首,表示已经知晓。

    他的灵性其实并未感应到有人“入侵”房屋,不过这很正常,现在并非所有人都已安眠的深夜那个时间段,哪怕一点点异动,也较为明显,除非克莱恩专门在关键地方用灵性留下会被察觉的标记,或者进入房屋者对他抱有不小的恶意,否则很难有所发现。

    …………

    三楼另一间卧室内,休和佛尔思各自占据一边窗帘,透过玻璃,看着下方的花园。

    “这就是我梦想的住处,等我有了足够的钱,我会在风景美丽的地方,买一栋这样的房屋,不,我还是选择贝克兰德,这里美食更多更方便。”佛尔思由衷地说道。

    说完之后,她又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可惜,我有满月诅咒,只能继续提升自己,要不然,我上次会留下一栋房屋而不是现金……

    休循着好友的目光,望着外面,低声说道:

    “我小时候住的就是这样的地方……”

    佛尔思瞄了眼休,因为不知该怎么说,遂岔开话题道:

    “我们该怎么提供保护?”

    休收回目光道:

    “道恩.唐泰斯先生没出门没访客的时候,就躲在房间里,注意四周,防备有人潜入……

    “有客人拜访时,我们进入隔壁,密切留意动静,随时‘开门’过去救人……

    “如果道恩.唐泰斯先生外出,管家先生会提前告诉我们,我会躲到马车下面保护,而你另外找车跟随……”

    “休,你越来越专业了!”佛尔思认真地赞美了一句,随即轻笑道,“我刚才有看到那位道恩.唐泰斯先生的肖像画,如果不是你说过这次的危险源于生意上的竞争,我甚至会怀疑问题来自情感的纠纷……”

    佛尔思话音未落,突然看见一辆马车停到了房屋大门外面,陆续走下了几位穿黑白格制服的警察。

    什么情况?她望向好友,发现休也是一样的疑惑。

    …………

    二楼小客厅内,克莱恩见到了四位警官。

    “道恩.唐泰斯先生,你认识卡隆先生吗?”

    卡隆?克莱恩略做回想,就记起这是卖考伊姆公司股份给自己的先生。

    “认识,他怎么了?”克莱恩平静问道。

    为首警官还算客气地回应道:

    “他自杀了。”

    “另外,他有留下一封遗书,指认你逼迫他出售股份,用各种不光明的办法折磨他,导致他精神极度抑郁。

    “而他的家人为他遗书的内容提供了证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