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第一百零一章 头脑风暴(求月票)

    “上午好,唐泰斯先生呢?”奥黛丽带着礼貌的微笑,询问起那个鲁恩与东拜朗混血的年轻男仆。

    恩尤尼行了一礼道:

    “他去了盥洗室,很快就会回来,尊贵的小姐,您要在这里等待吗?”

    “好的。”奥黛丽找了张单人沙发坐下,脑海里翻滚起各种各样的念头。

    坦白地讲,如果只是单纯解决赫温.兰比斯,她已经有了具体的思路,那就是提前催眠自己,在赫温.兰比斯前来获取反馈时,不含“恶意”地激发“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给的那张符咒,之后则配合那位疯狂的冒险家狩猎半神。

    哼,为了确保没有问题,还能请“隐者”女士帮忙,她已经是半神,可以埋伏在暗处,于关键时刻和“世界”先生联手,那样的话,赫温.兰比斯应该逃不掉了吧……奥黛丽抿住嘴唇,忍下了轻呲牙齿的冲动。

    至于“隐者”怎么前来贝克兰德的问题,她不觉得有什么困扰的地方,完全可以通过租赁“莱曼诺的旅行笔记”,请“世界”先生记录“传送”,然后祈求“愚者”先生转交来解决。

    可这样一来,即使赫温.兰比斯未能逃掉,说出凶手,心理炼金会也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位半神最后接触过的人,也就是奥黛丽自己。

    而这就意味着后续将有数不清的麻烦……奥黛丽眼眸微转,努力让自己平静。

    此时,鬓角斑白气质儒雅的道恩.唐泰斯从盥洗室回来,笑着对等待自己的贵族小姐问了声好。

    让贴身男仆恩尤尼守到门口后,这位大富翁环顾了一圈,最后才将目光落到奥黛丽身上:

    “你似乎遇到了什么困难?”

    奥黛丽没去解读“世界”先生的言行举止,坦然回应道:

    “是的……”

    她将之前的遭遇捡重点描述了一遍,末了道:

    “我,该怎么做,才能真正解决掉问题?”

    真正解决的意思就是不留后患。

    克莱恩笑了笑道:

    “为什么不找那两位小姐一起商量?”

    对呀!可以像“月亮”先生一样,申请小范围的私下交流……唔,已经卷入这件事情的“审判”休、“魔术师”佛尔思肯定要参加,除了她们,还得邀请“世界”先生、“倒吊人”先生、“隐者”女士、“月亮”先生,呃,“月亮”先生就算了……奥黛丽莫名振奋了一点。

    这个瞬间,她有了种自己不是在孤军奋战的感觉。

    “我明白了。”奥黛丽脸上流露出些许笑意地点了点头。

    她随即想到另一个问题,忙趁机请教道:

    “赫温.兰比斯让我不再排斥几位王子,并在父母面前赞扬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

    克莱恩思索了一下道:

    “可能是展现一种表面上的友好,拉拢你的父亲,暗示他背后的,黑夜教会,不管国王有什么秘密,是否能成功,最终肯定还是需要至少一个正神教会支持的,以此分化反对势力。”

    “这样啊……”奥黛丽对“世界”先生的解释没太大的排斥,因为剥开非凡能力这层外壳,本质上就是她熟悉的政治。

    她没再停留,返回到自己办公室,于处理完日常事务后,抓住中午的休息时间,向“愚者”先生做起祈求,申请到了一次小范围聚会的召集。

    …………

    无边无际的灰白雾气之上,一道道深红的光芒蹿升于斑驳古老的青铜长桌周围。

    “正义”奥黛丽环顾了一圈,起身对其余成员行了一礼道:

    “各位,我有件事情希望能得到你们的意见。”

    “听起来很紧迫。倒吊人”阿尔杰轻轻点头,回应了一句。

    “正义”奥黛丽坐了下来道:

    “是的。”

    她随之望向“审判”休和“魔术师”佛尔思:

    “我今早遇上了赫温.兰比斯,他催眠我帮他做两件事情,并遗忘他来过。

    “幸运的是,我还算谨慎和小心,很快发现了异常,借助‘愚者’先生的庇佑,记起了所有事情。

    “赫温.兰比斯让我做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约‘审判’和‘魔术师’小姐见面,趁机催眠她们,从她们那里获知她们最近行动的主使者,并让她们尽快离开贝克兰德。”

    什么?“魔术师”佛尔思最初只是担心“正义”小姐的安危,可没想到事情绕了一圈,又绕到了自己和休身上!

    居然通过奥黛丽小姐下手,真是让人难以防备啊!被一位半神盯上了……佛尔思诧异之后,心中涌现的更多是惊讶和害怕。

    她忍不住望了好友一眼,只见“审判”休看似平静地坐着,可双手已不自觉握成了拳头。

    “隐者”嘉德丽雅则听得略有些不解,微皱起眉头道:

    “心理炼金会,或者说赫温.兰比斯,发现了‘审判’和‘魔术师’两位小姐是我们塔罗会的成员?”

    这是非常严肃非常关键的一件事情。

    “正义”奥黛丽摇了摇头道:

    “不,只是因为我在现实世界认识她们。”

    到了这个时候,她不再试图对佛尔思和休隐瞒自己的身份。

    其实,从休加入塔罗会,拿到了“审判”牌开始,奥黛丽就知道自己迟早会暴露,并通过一次次观察,确认两位朋友应该已经猜到,只是默契地没有拆穿自己。

    “你认识她们?隐者”嘉德丽雅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沉重眼镜,颇为诧异地反问道。

    “正义”奥黛丽点了点头:

    “是的,她们其实都是我推荐入会的,‘倒吊人’先生可以作证……”

    啊?我们不是为了拯救自己,才诵念“愚者”先生尊名,被拉入这里的吗?怎么变成被推荐入会的?“魔术师”佛尔思看了看“正义”小姐,又望了望“审判”休,一脸地茫然和不解。

    休也少有地出现了类似的表情,因为“推荐”这个词超过了她的认知和猜测。

    “正义”奥黛丽有点不太好意思了,眨了下眼睛,讪讪对两位朋友解释了一句:

    “因为你们各有特殊,我又希望塔罗会发展壮大,所以向‘愚者’先生推荐了你们,不过,这只是给了你们一个机会,如果你们没能通过‘愚者’先生的考验,祂是不会拉你们到这里的。”

    考验?我有经受什么考验?“魔术师”佛尔思依旧迷茫,而“审判”休则想到了很多,尤其是那张写有“愚者”先生尊名的纸张的来历,以及那次让自己慌忙找人驱邪的遭遇。

    难怪我感觉她们彼此认识……难怪“审判”小姐相隔那么久才入会,这应该是各自经受的考验不同……各有特殊,这种“特殊”才是塔罗会的挑选标准,我也有吗?“隐者”嘉德丽雅有所恍然,也有所猜测。

    对此早有一定判断,半点也不意外的“倒吊人”阿尔杰见状,呵呵笑道:

    “这些事情可以以后再说,‘正义’小姐,你想请教的问题是怎么解决赫温.兰比斯?”

    “对。正义”奥黛丽转回正题,认真询问道,“不仅要解决赫温.兰比斯,还要让心理炼金会不怀疑我,我该怎么做?”

    “倒吊人”阿尔杰也没有对付半神的经验,只能凭借长久以来养成的思维斟酌着说道:

    “锁定赫温.兰比斯的行踪,在他接触过别的人后再动手?”

    “怎么锁定?正义”奥黛丽自行提出问题,又自顾自给出了解答,“从‘审判’和‘魔术师’小姐那里得到答案,再次见到赫温.兰比斯后,等他刚离去,就诵念‘愚者’先生的尊名,请祂将目光投向这位半神?”

    理论上可以,我在灰雾之上的“真实视野”近10公里半径,只要赫温.兰比斯不会“传送”,我都能确定他短时间内的下落和轨迹,然后回归现实世界,直接“旅行”过去,嗯,这方面需要占卜辅助……可问题在于,这是“愚者”亲自插手了……顶着“世界”格尔曼.斯帕罗身份的克莱恩嘶哑着开口道:

    “我提醒一件事情,‘审判’和‘魔术师’小姐在现实世界提过亚当,心理炼金会源于对赫密斯遗迹的挖掘,赫密斯是‘黄昏隐士会’的一员,‘黄昏隐士会’的创建者之一是亚当,而‘愚者’先生并不希望在这件事情上直接与‘黄昏隐士会’为敌,我们就算要做什么,也尽量不被知晓。”

    这一连串话语蕴含的信息量听得“倒吊人”阿尔杰、“隐者”嘉德丽雅等人有种正经受头脑风暴的感觉,“审判”休和“魔术师”佛尔思更是受到了强烈的惊吓。

    原来那个组织叫“黄昏隐士会”……“愚者”先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与“黄昏隐士会”为敌,是因为祂刚和“空想天使”亚当合作谋划了因斯.赞格威尔之事?没想到心理炼金会竟然与“黄昏隐士会”有关……等等,赫密斯?他,他竟然还活着吗?他竟然是黄昏隐士会的成员?这,这个组织的成员果然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大人物吗?“倒吊人”阿尔杰先是望了“世界”格尔曼.斯帕罗一眼,又忍不住看了看“隐者”嘉德丽雅。

    他发现后者同样很震惊,且没有掩饰。

    “黄昏隐士会……这就是罗塞尔大帝加入过的那个古老隐秘组织吗?隐者”嘉德丽雅似自言自语,似寻求肯定般问道。

    “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给出了答案:

    “是的。

    “你们返回现实之后,最好不要再回想这方面的事情,很容易被感知,如果不放心自己,可以请‘正义’小姐在这里为你们做些心理暗示。”

    PS:先更后改,双倍期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