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远瞳

第二百八十三章 局势的变化

    在防御战结束后的第二周,军事安全情报局派出去的第一批干员开始陆陆续续返回领地,而他们不但带回了琥珀所要求的人手,也带回了高文所要求的情报。

    事实证明,这些从一开始就混迹在社会底层,习惯和各种三教九流打交道的人真的是搜集情报方面的人才尽管他们没有皇家影卫那样超凡的能力,但却有更多的狡猾和小手段,在一些阴暗的角落里,他们的狡诈手段甚至比皇家影卫的超凡力量更加管用。

    领主府的书房中,高文听着琥珀给他汇报情报说来尴尬,第一期干员的文化教育还没有结束,相当一部分行动人员甚至压根就不会读写或者只能进行有限的读写,所以他们传递情报用的完全是阴沟老鼠各种稀奇古怪的暗号、速记甚至口头传递方式,这种乱七八糟的传递方式虽然更符合高文的“保密性”要求,但却需要琥珀事先整理一番。也正是因为多了这么个工作内容,琥珀现在看着倒越来越像是个正儿八经的情报头子了起码她还知道去军情局那边露个面干点正事。

    “咱们的商队正在往整个南境扩散,商路已经打开,而且行商本身就是传播消息的好手,这方面跟你当初计划的一样,”琥珀一本正经地转述着疤脸安东等人在南境各地的见闻,“另外最近还有一批行商去了东境帕德里克似乎想要把药水买到罗伦家族的领地上。”

    “那位帕德里克先生本来就不该只是个子爵领上的顾问,他在商业上的头脑和胆量是不可多得的才能,把炼金药剂向东推广也是我授意的,”高文点点头,“另外还有什么新消息么?”

    “有两件事我觉得……有些让人在意,”琥珀皱起眉,很罕见地露出了严肃的神色,“首先,万物终亡会和永眠者邪教徒在南境各处的活动似乎都在变多,而且一些从中部地区过来的商人也带来了消息,在圣灵平原、王国西部甚至是北部地区,也都有邪教徒的影子。现在王国各地的领主们都在想办法绞杀自己领地上的邪教势力。”

    “万物终亡和永眠者……”高文眨眨眼,“啊,入冬之后他们就没怎么在塞西尔领附近露面,我几乎以为那帮家伙已经安静下来了呢……没想到他们在其他地方竟然反而更活跃了?”

    “没错,更活跃了,就好像要搞什么大事情似的,”琥珀摇摇头,“而且第二件事也跟他们有关由于各地邪教徒的邪恶行径愈演愈烈,圣光教会最近也在变得异常活跃,很多地方的圣光教会都加大了向外派出战斗牧师和圣骑士的频率,越来越多的圣职者正在帮助当地领主解决邪教蔓延的问题。”

    “这似乎是他们的本职,”高文不紧不慢地说道,“圣光对各种负面力量而言是天然的克星,在有邪恶力量蔓延的时候,圣光教会的圣职者永远是冲在最前面的。”

    “如果他们只是到处跑着打击邪教徒那当然没什么问题,但关键是最近在西边蔓延开的一种说法,”琥珀带着一脸“圣光之神要搞事”的表情说道,“因为圣光力量在对抗邪教徒的时候永远是反应最快,效果也最好的,所以各地对其他教派的不满正在越来越严重尤其是血神教派和暗影教派之类本身就不擅长对抗邪恶,而且力量属性也略偏负面的教会,他们的处境越来越尴尬了。安东他们就在靠近西边霍斯曼伯爵领的地方听到民间传言,说诸多教派的神明根本对付不了堕落者,只有圣光之神才是一心一意保护凡人的……”

    高文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这种说法流传很广么?”

    “目前还只在霍斯曼伯爵领一带传播,但只要冬季结束,商旅增多,消息的传播速度就会立刻变快,只要在这段时间里邪教徒的活动依旧,圣光教会和其他教派的情况也不发生大的改变,那这种说法迟早会成为主流的。”

    高文点点头:“是啊……这种消息总是传播最快的……能查明这种说法的来源么?”

    “似乎是民间自发产生的,毕竟事实在那摆着,除了圣光教会之外的各个教派在面对邪教徒威胁的时候反应就是会迟那么半拍,”琥珀摇摇头,“但作为暗影女神的神选,我就是觉得圣光教会要搞事……”

    “你这是先入为主了”高文看了这个永远都自称神选的半精灵一眼,“但我也觉得圣光教会要搞事。”

    琥珀瞪着眼:“你这不跟我一样么!”

    “别闹,我又不是神选,”高文一摆手,并立刻转移了话题,“这些事情应该影响不到我们的领地。”

    “应该不会有影响,”琥珀点点头,“咱们领地上就一个圣光牧师,还是那种画风的我一点都不担心他用圣光给大家洗脑,就担心哪天万一有个战神教会的来传教,一言不合被莱特给打了……”

    “总之提高警惕吧,不能不把外界的变化当回事,如果圣光教会或者邪教徒真的要搞什么事情,他们不会单单把塞西尔放在一旁的……对了,一期干员在外面活动的成绩如何?我记着你好像给他们定了个考核项目来着……”

    琥珀一听这个顿时眉飞色舞起来:“你不说我还忘了,那帮家伙真不愧是当年就看好的苗子,在外面出外勤都是一把好手啊,我每个人就给了他们八十个银币当行动经费,回来最少的还剩九十多……”

    高文听着前半段还没什么,听到最后半句的时候差点就把嘴里的茶水给全喷出去:“哈!?”

    “最厉害的是吉普莉,她假装是被导师派出来寻找有天赋儿童的魔法学徒,混到卡洛尔领骗吃骗喝好几天,最后要不是还记得任务,她怕不是要把卡洛尔子爵的独生子给忽悠过来……”

    “卧槽!”

    “‘快腿’那家伙还差点成了当地领主的护卫,他为了把目标人从牢里捞出来,混进了看守监牢的士兵里,然后一不小心表现太好了……”

    “emmmmm……还有么?”

    “安东在霍斯曼伯爵领联络了十几个想要投靠塞西尔领的药剂商人,你要觉得合适回头我就把这事儿转给帕德里克……”

    高文:“……”

    事实证明,琥珀手下那帮马仔真的是卧虎藏龙,虽然后来在塞西尔领接受的训练以及他们自己携带的公爵证明文件也对他们的行动起到了巨大的帮助,但就他们这顺手牵羊一路搞事的思路可是培训不出来的,那都是天赋……

    不过在感叹那帮人才能的同时,高文也没忍住心中的一点点担心:“他们不会搞事搞的太过,反而动静太大以至于暴露吧?你应该知道,军情局干员最重要的就是自身的隐秘性,他们太过活跃站在台前反而会坏事。”

    “放心吧,那帮家伙当然知道这一点,”琥珀在这方面倒还真不担心,“首先,他们都严格按照自己的伪装角色在行事,丝毫不做出不符合自身‘角色’的事,哪怕有人注意,也只会更加坚信他们所使用的假身份,其次那帮家伙在行动的时候都没忘了我教给他们的‘扫尾’,他们以合理的方式出现在目的地,又以合理的方式离开,绝不会引人怀疑,最后你以为每个领主和他们手下的顾问、学者们都和你一样啊?那帮家伙迟钝的很,更不会关注平民之间发生的事情,除了关心自己的爵位和财产之外,平民们做的任何事情在传统贵族眼里都是‘无须在意的愚行’罢了,哪里会和你这边一样,从上到下都有个完善的户籍制度,还有严密的人员管理,领地上哪怕多出一个人来都能当天报告到政务厅去……”

    琥珀这么一说,高文也觉得确实如此在这个时代,除了塞西尔领之外哪里还有所谓的人员管控和登记制度?领主们连自己手下有多少民众都不清楚,更遑论各种在地球上已经被玩出花的间谍与反间谍、渗透与反渗透概念了。这个时代虽然也存在探子,存在情报工作,存在贵族眼线耳目,但这些东西要么都还很原始简陋,要么就只是贵族阶级对贵族阶级的“同层较量”,从没有人考虑过从底层到上层的立体化情报工作,若非如此,南境那些大大小小的贵族派到塞西尔领的探子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全都暴露出来?

    “这样甚好,军情局的第一份成果相当不错,”高文微笑起来,舒舒服服地靠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这是你的功劳,所以……”

    “多给我六七天的工钱呗,顺便把你酒窖里那瓶波克尔葡萄酒给我,然后再给我放个假什么的……”

    高文瞪眼看着这个半精灵,总觉得这家伙顺杆爬不要脸的本事又突飞猛进了一大截,他这边还没把勉励的话说完呢,琥珀已经把报酬的单子都列好了……

    怕不是过来汇报工作之前就列好的……

    而在同一时间,在远离塞西尔领的古老地宫之中,另外一群人也在关注着局势的变化。

    他们身披着除去了特定宗教符号的神官长袍,立在地宫的集会厅里,增生的血肉或植物组织在地宫各处随处可见,然而这些身心早已扭曲的教徒却对这里诡异恐怖的气氛习以为常。

    在短时间的沉默之后,一个女人突然走入了大厅,她穿着绿色的神官服饰,面容姣好,上半身的身材也凹凸有致,然而在她那神官袍的下摆,却是一堆蠕动的、令人感到诡异莫名的根须和藤蔓在支撑着她前行。

    这个女人扫视了气氛沉闷的现场一眼,略带讥讽地开口了:“先生们,你们的讨论还没有结果么?”

    一名万物终亡神官不满地说道:“贝尔提拉教长,你迟到了。”

    “无所谓,反正你们之前也只是无用的讨论而已,”贝尔提拉淡淡一笑,浑不在意地走向自己的位置,“无非是要说明……我们努力如此之久想要掀起的安苏-提丰战争,就要化为泡影了,不是么?

    “先生们,接受事实吧……

    “废土里面,出现了我们预料之外的变化……”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