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远瞳

第三百六十四章 第一份报纸

    这些平民子弟在学院里学的是这种东西?!

    戈德温目瞪口呆地听着桑提斯在讲台上将魔法历史中最重要的一段娓娓道来,中间根据历史发展穿插展示着一个个经典的法阵模型,那些符文和魔力线条在黑板上排列成了一个个玄奥的图案,而那些平民孩子那些农夫,渔民,铁匠,洗衣女仆的孩子们,他们竟然都在认认真真地听讲,在认认真真地做着笔记!

    戈德温奥兰多对天发誓在王都哪怕是一个大商人家的孩子,也不一定能听懂这些东西。

    因为这些完全是超凡领域的知识!

    孩子们的课程超出了戈德温的想象,而更超出他想象的,是这些孩子对魔法符文的掌握程度。

    在简单的几次提问中,他便意识到这些孩子并不是刚接触符文的新手,也不是死记硬背了一些书本知识的“呆瓜”他们不但知道每一个符文的形状和书写方式,甚至知道该怎么在一个魔法阵中修改它们的位置!

    这颠覆性的一课结束了至少对戈德温奥兰多而言,这是颠覆性的一课。

    在课程结束之后,孩子们欢天喜地地跑了出去,呼朋引伴地跑到操场上玩耍,也有一些孩子留下,在教室里接着看书或者聊天吵闹,桑提斯走到教室外面高声提醒孩子们不要在走廊上打闹,随后来到戈德温身旁。

    “奥兰多先生,”这位二级奥术师笑容温和地说道,“你有什么看法?”

    “我没想到……这里在教的竟然是这些东西……”戈德温眼神迷茫,“这些孩子……难道都是具备魔法天赋的?他们都是你挑选的魔法学徒么?”

    桑提斯摇了摇头,不紧不慢地说道:“首先,并不是每一个班级都在教符文和魔法理论,只有儿童班和一部分特教成人班在开设这方面的课程,其次,这些孩子并不是我的魔法学徒他们只是领地上最普通的平民子弟而已,他们中只有一个人具备微弱的魔法天赋,其他人终其一生都会是普通人。”

    戈德温眨眨眼:“那……”

    桑提斯很少见地打断了别人说话:“你在好奇,好奇他们为何能听懂这些课程,为何能接触这些超凡知识,是么?”

    戈德温无言地微微点头。

    桑提斯却反问了他一句:“他们为什么不能听懂,为什么不能接触呢?”

    戈德温愣了一下,紧接着就要说出一套关于平民无法学习复杂的知识、不具备领悟超凡奥秘所必须的智慧等等理由,但这些下意识要冒出来的话在冲出口之前便被他咽了回去,他知道,一旦自己把这些话说出口,那他恐怕就会是今天这里最蠢的那个人了。

    “他们听得懂,学得会,至少在儿童班里,我接触了不少聪明的孩子,比如在画画上格外有天赋的格桑和豌豆,”桑提斯嘴角含着笑,一边说一边向教室门走去,并比了个手势让戈德温在后面跟上,“而且在领主推行了一系列儿童营养餐之后,这些孩子将会成长的比他们的父母更加健壮,也更加聪明,除了出身之外,他们和我们,和超凡者,和贵族,和任何所谓的上流人没有丝毫区别。”

    戈德温跟在桑提斯身后,他来到了学院的大广场或者用这里的说法,叫做“操场”上,有许多孩子在这里活动,而此刻正临近傍晚,一些下工比较早的成年人也到了这里,在上课之前,这些仍然穿着粗布工装、腿上还沾着泥巴的人正聚在操场旁的魔晶石路灯下,借着灯光翻动手中的字母卡片。

    有一名从旁边路过的、穿着工厂制服的工人在戈德温身旁短暂停下,他摘下自己的毡帽,微微弯腰对桑提斯和戈德温行了一礼,随后走开了。

    “知道他为什么对你行礼么?”桑提斯问道。

    “他应该知道我是领主招揽的学者吧……”

    “不,只是因为你有知识,他在对你的学识行礼,而不是你。”桑提斯淡淡地说道,并抬手指向操场另一侧的一面白色高墙,在那面高墙上,戈德温看到了一行醒目的大字:

    “知识和人都不高贵,但知识令人高贵。”

    “在这里,任何人都有追求知识的资格,甚至这也是塞西尔公民的义务所在,”桑提斯的声音把戈德温从那一句话所带来的震撼中唤醒,“而在接受了这个规则之后,我发现一件事,那就是在条件相等的状态下,哪怕是一个农奴的孩子,他在学习东西的时候也不比骑士的孩子差。”

    桑提斯这里其实并没有说完全的实话事实上农奴子弟和贵族子弟的差别还是有的。

    因为先天营养不良,婴幼儿时期成长条件恶劣,一般情况下农奴或赤贫人家的孩子,他们在智力发育和身体发育上真的会差,而且按照领主的说法,这种差距至少需要一两代人才能慢慢弥补过来。

    然而正是因为这些本可以避免的差距,才让桑提斯更深刻地意识到了高文正在这片土地上所推行的秩序是多么重要这简直是一项可以用伟大来形容的事业。

    他不希望戈德温奥兰多,一位放弃自己所有前途千里迢迢从王都赶赴南境的学者,一位真正的求学之人,和这项伟大的事业失之交臂。

    戈德温短暂地沉默下来,片刻之后,他提出一个问题:“那我曾经研究了大半辈子的东西,难道就没有价值了么?”

    “当然不会,知识永远是有价值的,只是用处不同,”桑提斯摇摇头,“换句话说,知识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它在当前情况下是否恰合时宜。我相信领主让你编写那份报纸绝不是为了埋没你的才能,而且你自己应该也明白这一点把自己的文法能力用在编写通俗新闻上真的会影响你这样一位大学者的荣誉么?并不,你只是不能接受需要把自己放到和平民一样的位置上去思考,不能接受要去了解那些所谓下等人的思想这一事实罢了,但其实呢?”

    桑提斯微笑起来:“我们本就是在一个位置上的,我们都只是求知者而已。”

    见到戈德温若有所思的神色,桑提斯继续说道:“而且还有一件事不知道你是否想过,奥兰多先生那些经过学校教育的平民可以看得懂你写的文字,甚至有一些可以看得懂符文之语,虽然他们在这些领域的研究肯定不如你深入,但至少他们是懂得一些的,可是你……你对晾晒稻谷和鞣制皮革的知识,懂哪怕一丝一毫么?”

    说完这句话,桑提斯便闭上了嘴,把时间留给眼前的老先生,这大概是他在除了课堂之外的地方表达自身看法最多也最直接的一次了,自从上次王都之行归来之后,这位二级奥术师真的是有了很大的变化。

    而戈德温则轻轻呼了口气,又是沉默片刻,他笑着摇了摇头:“这方面的东西我确实是不懂,但那些时事新闻和领主想要宣传推广的政令我还是可以写的出来的,而且我能比任何人都写的简洁明白。

    “而那些我不懂的部分,我还有我的学徒,我们可以去找懂的人问。他们懂得这些知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写出来,但这就是我所擅长的了。”

    “奥兰多先生,”桑提斯微微对戈德温奥兰多低下头,“你最好行动快些,领主通常会给人第二次机会但领地上的学者可不止你一个。”

    “感谢你的帮助和开解,”戈德温奥兰多用非常郑重的语气对桑提斯说道,“而且你今后可以称呼我戈德温称呼姓氏太疏远了。”

    说完这句话,这位老先生便和桑提斯道了别,随后转过身,快步向着学院的大门走去。

    在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之后,一团朦胧的黑影才在桑提斯身边浮现出来,并渐渐形成琥珀的身形。

    半精灵小姐颇为意外地看了桑提斯一眼:“桑提斯,你口才可以嘛。”

    “不是什么口才,只是说了我想说的话而已,”桑提斯对这位整日在领地上到处乱转,但实际身份是领主近卫的暗影大师行了个礼,并好奇地问道,“我只是有点好奇,为何领主会对这件事这么在意戈德温虽然是个优秀的学者,但他并不特殊。”

    “就当是一次尝试吧,”琥珀随口说道,“不必在意。”

    “尝试么……”桑提斯嘀咕了一句,随后撇撇嘴,“反正领主必然有自己的考量。”

    琥珀没有回应,她的身体在空气中渐渐变淡,很快便消失在桑提斯眼前。

    在这之后又过了四天,塞西尔领的领民们在位于市中心的政务厅广场前见到了一种全新的事物。

    它们散发着油墨特有的气息,一摞一摞整整齐齐地码放在一处水泥制的小平台上这平台是塞西尔领独有的事物,在大多数情况下,它都被政务厅官员们用于对领民展示出现在领地上的新鲜玩意儿两名士兵站在台旁,守着那些整整齐齐的印刷物,同时负责为聚集起来的人解释那台上的是什么东西。

    报纸。

    一种可以属于每一个人的读物。

    聚集起来的人群在相互讨论着,早些赶到的人在为刚刚赶到的人讲解领主发明了什么新鲜玩意儿,一些人在猜测那报纸的内容,更多人则在猜测它们的价格以及具体的作用。

    在最初,或许只有一少部分人会出于好奇去尝试一下。

    但很快,手有闲钱的塞西尔人就会意识到,他们将从此拥有属于自己的“书卷”了。

    在距离平台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身穿灰色学士长袍的戈德温奥兰多和自己的两个学徒临时的编辑和“记者”远远地观望着平台周围的情况。

    桑提斯则站在戈德温身旁,他看着远处的景象,轻声自言自语了一句:“从今天起,又一项特权被打破了。”

    戈德温若有所思:“拥有知识,自由阅读的特权么……”

    “亲手参与的感觉如何?”

    “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