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远瞳

第四百一十一章 历史前进之日

    夜幕中的袭击者终于退去了,在最强大的两名教廷骑士以及另外几个带队的法师、骑士、牧师都倒下之后,仅剩的几个人趁着夜色惊慌失措地逃进了深邃的黑暗里,他们留下了十几具尸体和一片狼藉,最终什么也没得到。

    一名塞西尔战斗兵受了颇为严重的伤,在和一名骑士近身格斗时他的力场盾被击碎,随后胸口下方被开了一道几乎深可见骨的伤口,但在数瓶炼金药剂灌下去之后,这名战斗兵的伤势已经稳定了下来。

    除此之外,塞西尔方面没有别的死伤。

    结束战斗的士兵们开始检查战场,整理装备,确认敌人的情况,但没有一个人靠近水井旁边的那片空地。

    莱特静静地站在这片空地上,一层澄澈而明亮的圣光仍然笼罩在他周围,就像光铸的铠甲和披风一般覆盖在他身上,圣光照耀着周围,也照耀着天际,在圣光笼罩的空地上,艾米丽已经闭上眼睛。

    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再也不会睁开了。

    “你信仰的是圣光,还是圣光之神?”

    莱特脑海中浮现出了出发前领主问自己的一句话,这句话已经在他脑海中萦绕了许多天,这句话所产生的矛盾感让他日复一日地彻夜难眠,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何自己要在圣光和圣光之神中做出抉择,但现在他明白了。

    在愤怒和对圣光之神的巨大失望中,他明白了,那是脑海中的一道强光,是挣脱某种心灵钢印的轰然一声巨响,在那瞬间的彻悟中,他抛弃了他信仰几十年的主,拥抱了真正的圣光。

    但有人为此付出了本不该付出的代价。

    一股微微的凉意落在脸上,丝丝缕缕的雨线从天际落下,落在这片浸满不幸和悲哀的土地上,迟到了整整一夜的夏雨终于在黎明前赶到了,在这微凉的雨中,莱特半跪在艾米丽身旁,把手放在小姑娘的额头。

    “……愿圣光庇护你前进的路……不再受困于寒冷和黑暗……愿你的灵魂安宁……从此再无饥饿和苦难……”

    安苏736年,火月22日,夏初。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白骑士诞生在南境的荒野中。

    尽管在此时此刻,还没有人知道这个崭新的职业应当如何命名。

    塞西尔领,领主府中,高文见到了刚刚从前线返回的拜伦和菲利普两位骑士。

    他们一路从霍斯曼战俘营快马加鞭地返回领地,而和他们一起抵达的,还有从贵族联军里带出来的上千名特殊的俘虏。

    “遵照您的命令,我们把那些贵族还有他们的骑士、法师随从,以及混在联军里的圣光牧师、教廷骑士、超凡者佣兵提前带了回来,”拜伦报告着情况,“不过因为要赶路,我们只带了一部分还有一千多人在霍斯曼战俘营,两百人在坦桑战俘营没带过来。”

    “这就可以了,主要是把那些贵族和他们的附庸都带过来,其他人不用着急,”高文随口说道,“在将整个南境整合完毕之前,我们可做的事情还多着呢。”

    “领主,您打算怎么处置那些贵族和他们的追随者?”菲利普骑士好奇地问道,“那些人……在吃饱之后就一直嚷嚷着要和您见面,要向您解释这场战争里的……误会。”

    “……嚷嚷着跟我见面是为了谈这个么?还好,他们的脑子还没彻底僵住,但也没好到哪去,”高文浑不在意地摆摆手,“他们可以省省力气,他们到现在还没搞明白这场战争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拜伦听见之后立刻凑到菲利普旁边小声嘀咕:“你看,我就跟你说了吧,你把那些人继续关着就行了,他们嚷嚷就让他们嚷嚷着,大不了把他们跟水厂的大机器泵关在一起,看谁嚷嚷的动静大……”

    菲利普压根没搭理拜伦,而是继续对高文说道:“我们尽可能抓捕了贵族联军里的教廷骑士和圣光牧师,但仍有不少人在进入平原地区之后逃脱了追击,他们有一部分人被困在塞西尔控制区,目前正在慢慢被抓回来,但还有相当数量的教廷骑士和牧师逃亡到了西北边的圣卢安大教堂……那里并不在我们的控制区。”

    旁边的拜伦忍不住嘀咕一句:“打下来就成控制区了。”

    “咳咳。”高文顿时干咳两声尽管他想说拜伦此言正和他意,但在最后一刻他还是避免了过于放飞自我,因为他很清楚,圣卢安大教堂以及教堂所处的卢安城不止在圣光教派内部,甚至在整个南境都有着很特殊的意义。

    那是圣光教会在南部教区的总部,也是一个理论上的“中立之地”。

    卢安城理论上属于王室直接控制,当地没有领主,只有王室派驻的总事务官,但总事务官基本上就是个幌子,真正控制卢安城的,是城中的圣卢安大教堂,是大教堂里的南部主教和神官团们。

    当然,现在南部教区的主教已经没了,圣卢安大教堂的高阶骑士和神官们也在这场战争中死了个七七八八,整个圣卢安大教堂的实力对如今的塞西尔而言根本不是个问题,但高文要考虑的也根本不是圣卢安大教堂的防御力。

    他要考虑的,是能不能直接进攻那里,以及用什么名义进攻那里。

    这直接关系到南境接下来的秩序,也关系到他对南境大量圣光信徒的影响力。

    而且还有个更加现实的问题:把圣卢安大教堂打下来之后呢?是仅仅占领卢安城,还是把卢安城里的所有圣光教会神官都抓起来,甚至把教堂都摧毁掉?如果是前者,那恐怕并不能完全把圣光教会对南境的影响力驱逐出去,如果是后者,那恐怕南境的社会秩序就要面临很大的波动,自己新领地上那些较为虔诚的圣光信徒也会对新领主的“正义性”产生质疑。

    毕竟,占领城市和教堂还可以说是战争的正常程序,因为南境主教莱蒙特带着十二个全副武装的教廷骑士和一名高阶神官“进攻”了塞西尔城,这可以被视作一种宣战行为,但如果占领城市之后进一步摧毁南境的圣光信仰体系,南境几十万圣光信徒对高文·塞西尔的统治可就要产生疑虑了。

    高文可没办法直接把圣光信仰从那几十万人的脑海里抹除掉,而且以他目前在南境的影响力以及这个世界宗教信仰的实际情况,他也不可能推广太过激烈的教会改革方案。

    当然,也可以考虑用折中一点的办法,在打下圣卢安大教堂之后强制要求所有神官接受塞西尔法律,并让他们和圣灵平原的圣光教会总部断绝联系,在这之后再一点点替换、净化、改造整个神官群体,但这样做的效果不敢保证,而且说不定会有隐患……

    既然自己已经开始接管南境,那他就必须开始以南境统治者的身份去思考这些实际问题了。

    菲利普和拜伦看出高文正在思考问题,便没有出声打扰,他们静静地在旁边等待着,然后就听到高文用手指轻轻敲起了桌子,并仿佛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必须有一个圣光教会么……”

    菲利普一下子没听清:“什么?”

    “没什么,”高文摇了摇头,“我们会解决圣卢安大教堂的问题的,但目前我们可以先让那些神官和教廷骑士在大教堂里继续抖一阵子。另外还有那些关在各个俘虏营里的贵族们……也暂时晾着,让他们好好认一认眼前的形势,这有助于将来让他们配合塞西尔的法律。而在解决圣卢安大教堂的问题,以及重塑南境秩序之前,我们应该先做好另外一件事……”

    拜伦和菲利普异口同声:“另外一件事?”

    “必须让南境成为‘我们的南境’,”高文从书桌后站起身,来到了挂在墙上的那副巨大地图前,他的视线落在南境最北端的门户磐石要塞上,“可不能把自己家的大门钥匙交到外人手里啊。”

    菲利普和拜伦顺着高文的视线,也看到了那座有着特殊意义的门户堡垒。

    菲利普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拜伦则忍不住吹了个口哨:“咻这可是个了不得的目标。”

    “确实是个了不得的目标,”高文点点头,“磐石要塞和南境那些防御贫弱的石头堡垒完全不是一种东西,它的整个城墙都是附魔的,几乎相当于时时刻刻有一层额外的魔法盾笼罩在要塞上,而且磐石要塞中驻扎的全是精兵庞贝伯爵是要塞理论上的拥有者,但要塞的驻军都是王室直接训练和控制的,一座磐石要塞,它的力量比霍斯曼伯爵纠集起来的那七万乌合之众加起来还要强大。”

    拜伦呵呵一笑:“毕竟是为了把整个南境封锁起来嘛。”

    “所以我们可能需要开很多炮才能把这座要塞打下来,”高文同样笑了起来,“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必须把它打下来……然后把这扇门控制在自己手里。”

    在这之后,圣灵平原上怎么打就跟他没多大关系了,他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收拾南境,比如收拾那些躲在圣卢安大教堂的圣光神官们,或者收拾那些还被关在牢房里的贵族俘虏们。

    “您准备什么时候发起进攻?”拜伦收起平常那嬉皮笑脸的模样,一脸认真地问道,“我们现在正处于士气最旺盛的阶段……”

    “不着急,”高文摆了摆手,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地图,“我在等消息……”

    “等消息?”

    “等一个进攻磐石要塞的理由,等进攻的时机,等新的情报,”高文说道,“而这些……或许很快就会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