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远瞳

第七百四十四章 未曾想过的路

    塞西尔人的报纸和广播是一种很有趣的东西,上面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来自远方的消息,在贝尔提拉还是人类的时候,她就对这两样新事物产生过兴趣,而当她成为植物之后,她便更热衷于这两样东西了。

    毕竟,作为植物的她已经失去了前往远方的能力。

    而为了满足索林巨树这并不过分的要求,在此地驻扎的塞西尔人表现出了适当的善意:他们会把最新的各种报纸和杂志带来,玛格丽塔甚至下令在索林巨树的树干旁边专门安置了一台魔网终端,让贝尔提拉自己控制,自己观看。

    贝尔提拉就是在某份报纸的农业板块以及某次魔网节目中得知诺里斯这个名字的。

    这确实是个大人物,帝国一部之长,而且据说还是塞西尔基业的奠定者之一。

    尽管他只是个没有超凡能力的普通人。

    贝尔提拉忍不住再次认真打量了诺里斯两眼,她感知到眼前这位老人或许并不像她一开始想象的那么苍老。

    他只是衰老的太早罢了。

    这种苍老而虚弱的模样,她见过很多开拓年代,从废土中冲出来,在荒原上艰难生存的先民们有很多都是如此,之后的王国时代,仍然艰难生存的贫苦人还是如此。

    她一瞬间从诺里斯身上看出了太多的故事,以至于都忍不住有些惊讶起来,但她那已经钝化的面容并没有把这微弱的心理波动表现出来,她只是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是来找我的?”

    “我来看看‘索林巨树的奇迹’,据说这里维持着春天的生机,”诺里斯慢慢点了点头,“我看到了,真的很不可思议……你几乎完全治愈了这个地区。”

    “你们是在尝试重建东部平原的城市和乡村么?”贝尔提拉好奇地问道。

    “你能看到?”

    “能看到一点点,”贝尔提拉说道,“从我树冠的最高点,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松林谷边缘的滩涂地,那里最近有炊烟升起,而且还能看到竖起来的水晶塔。”

    诺里斯点了点头:“那是松林谷营地,他们在恢复那里的伐木场和矿场,为红枫重建营明年的工程做准备。”

    “你们做的一定很艰难……我知道,外面现在是冬天,”贝尔提拉慢慢说着,“为什么非要在冬天做这些呢?你们可以等到来年晚春冰雪消融你们可以先躲在暖和的南方城市里。”

    “经过一个冬天,饥饿的豺狼就会彻底占领荒原,等到晚春,我们还要把时间花费在建造营地、修葺房屋和开掘水源上,每错过一次开耕的时机,我们就有可能多错过一季粮食,就可能有人饿死,”诺里斯平静地说着,“南境粮食并不富余,西境多方筹集到的食物也只够我们支撑到明年的收获季,那些缺粮的地区……人们能不能活下来,可能真的只差那么一口饭。”

    几秒种后,贝尔提拉才轻声开口:“……你们不愿饿死一个人,是么?”

    “没有任何人是应该被饿死的。”诺里斯说道。

    “但肯定还是会有人饿死,至少在今年冬天,至少在圣灵平原的产粮区回复之前……”

    “或许吧,但那不是理由,”诺里斯摇了摇头,“我是农业部长,陛下给我的任务,是让我尽可能多地喂饱每一个塞西尔人吃饱饭,是公民的权利,除此之外,不是我要考虑的东西。”

    一阵风从远方吹来,带着些许凉意,虽然这凉意和外面的冬日寒风比起来已经可以称得上温和,却还是让诺里斯咳嗽了几声。

    索林巨树的树冠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响动,凉风戛然而止。

    “谢谢……这是你的力量吧?”诺里斯感受着自己身体的舒缓,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无知农夫的他,能猜到这里面蕴含的超凡力量,“我感觉好受了很多。”

    “只是一些小把戏,无须在意。”

    诺里斯沉默了片刻,突然对跟随自己而来的人摆了摆手:“你们先去休息吧,我想在这里待一会。”

    一名年轻官员下意识上前:“部长,您……”

    “我现在状态不错,”诺里斯笑着对年轻人说道,“我想跟这位女士多聊一会。”

    “……是。”

    随行人员们离开了。

    索林树下,只余下一位老迈的农业部长和一个见证了七个世纪风风雨雨的昔日开拓者相对而立。

    “你的身体不容乐观,诺里斯先生,”贝尔提拉首先打破了沉默,“作为一个凡人,你大限将至了。”

    诺里斯笑了笑,摇着头:“……我知道,但听人如此直接地说出来,感觉还真不怎么样。”

    “抱歉,我已经很久不曾尝试过柔软的说话方式了,”贝尔提拉说道,“那么你是希望我的力量能帮你延长寿命么?”

    “我认识一个还算高明的德鲁伊……虽然他的性格有些问题,但他本事很好,他说过,衰老是大多数凡人天定的命运,即便是白星陨落之前的神术,也难以扭转这种规律。”

    “……他说的不错,那看来你找我并不是为了你的身体状况,”贝尔提拉注视着诺里斯的眼睛,“那么你就真的只是来看看索林巨树长什么样子么?”

    “我想看看这里有什么东西能对我们的重建工作产生作用,”诺里斯笑了笑,“尤其是粮食问题……毕竟这里聚集着帝国最优秀的德鲁伊,还有一株被称作‘自然奇迹’的索林巨树。”

    贝尔提拉想了想,附近的灌木丛中突然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一只灰色的小野兽从里面跑了出来,怀里抱着一棵拳头大的红色果子。

    贝尔提拉弯下腰,从小野兽手中接过果子,递给眼前的诺里斯:“这是我结的果实,据这里的人类说味道很好,也很能饱腹。”

    诺里斯有些讶异地接过那果子,认真端详了一番,问道:“你……能结多少果子?”

    “大概能喂饱一个中型城镇的人。而如果不介意口感和微弱毒性,短期果腹的话树叶也可以吃,能够喂饱两三倍的人口,但请不要一次采摘太多我还需要进行光合作用。”

    “……我们不止有一个城镇的人要吃饭,”诺里斯摇了摇头,“但这些果实应该确实能解决一些问题了。”

    “要想解决整个平原区缺粮的问题,我怕是做不到的,”贝尔提拉摇了摇头,“即便我把更多的热力从地底抽上来,把索林堡周围的开阔地都变成良田,大概也不够。”

    诺里斯思索着,又问道:“索林巨树的奇迹能复制么?”

    “……恐怕不能。索林巨树的形成有着非常复杂的因素,这需要神明的力量,需要大量高阶德鲁伊的生命,需要长时间积累的魔力以及无法统计的运气,即便如此,我也还没有彻底搞明白自己是如何发生眼前这种转化的。诺里斯先生,不会有第二株索林巨树了,至少我不知道如何重现这个过程。”

    诺里斯深深地叹了口气:“唉,我也该想到是如此。无数普通人的吃饭问题,果然是没办法寄希望于无法复制的奇迹的。”

    贝尔提拉听着对方的话,突然轻声重复道:“无法复制的奇迹么……”

    “是啊,数以万计的普通人需要粮食,帝国需要大片的产粮区,我们需要的是能够复制、能够推广、能够用在大多数地方的方案,而不是一个奇迹,否则……”诺里斯说着,看着手中的红色果实,苦笑着摇了摇头,“否则便是贵族餐桌上的蛋糕了。”

    “贵族餐桌上的蛋糕?”

    “美味,却独属于少数人,”诺里斯摇着头,“而大部分人,会在城堡外饿死。”

    贝尔提拉突然沉默下来。

    风吹过索林巨树的树冠,在枝叶间掀起哗啦哗啦的声音。

    几秒种后,她才打破沉默:“我们从未想过这条道路……”

    诺里斯没有听清:“什么道路?”

    “不,没什么,”贝尔提拉摇了摇头,“我只是突然想起一件事,在不久之前,我曾经傲慢自大地呵斥过一个年轻人,呵斥他从未低头看过那些卑微的人,现在想想……有些可笑而已。”

    顿了顿,她又说道:“诺里斯先生,如果我这里能够提供的帮助只有这些果子,您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

    “打算?当然是继续把这片土地重建起来,”诺里斯笑着,淡然地说道,“我们要在戈尔贡东岸和红枫周边重建那些主要区域,要在重要的林场、矿山、水源地建立营地,我们会一寸一寸地丈量,一尺一尺地重建,这里迟早会活过来的,只要人还在,就总有希望。”

    贝尔提拉没有说话,她长时间地沉默着,注视着眼前这个已经快要走到终点的老人。

    但她真正看到的,却是这个老人身后的那些人。

    那些正在圣灵平原的冰天雪地中扎下营地,为来年耕种做准备的人;那些正在荒废的道路上跋涉,为重建工程运输物资给养的人;那些正在帝国的边境与邻国谈判周旋,为解决粮食缺口殚精竭虑的人。

    百分之一的超凡者,百分之九十九的普通人。

    这些普通人打算实现一个连超凡者都觉得不可能实现的奇迹。

    她闭上了眼睛,但她只能闭上这具拟态身体的眼睛,索林巨树的感知仍然开启着,让她能够看清整个索林地区,能够清晰地感知到自己。

    几乎有一座城镇般大小的巨树,耸立到接近云端的树冠,强大的自然力场,难以想象的超凡之力。

    万物终亡会创造了多么巨大的一个奇迹啊,这个奇迹甚至能让有史以来的任何一个超凡者感到战栗,能被画在画卷里挂在国王的城堡里,能被吟游诗人们传唱一千年。

    这个“奇迹”结出的果子连喂饱圣灵平原十分之一的人口都做不到。

    狗屁的伟大事业。

    贝尔提拉睁开了眼睛。

    “我是一个德鲁伊。”她看着诺里斯,突然仿佛没头没脑地说道。

    诺里斯一时间没有理解:“啊?”

    “没什么,只是正好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贝尔提拉露出一丝笑容,那笑容和人类无异,“或许,该做点初代开拓者应该做的事情了。”

    是啊,开拓者,她几乎忘记自己还是一名开拓者了。

    那种艰难的时光她也是经历过的,从废土中冲出来的时候,大家在一片野蛮荒原上缺衣少粮,没有药品,孤立无援的时候,魔法工具全部失效,只能用人拉肩扛去开垦土地,从山里凿石为犁,掘土造屋的时候。

    饥民走在路上,走着走着就会倒下去一个,国王率军守边,战争还未结束便战死在高地上,未知的瘟疫在开拓区爆发,她带领着学派中的德鲁伊们,凭借着自身生命力超过常人,填命一般把药试出来……那日子不也过来了么?

    那时候的开拓者们,可没有什么“奇迹”能去指望。

    她好像有点理解了那位“域外游荡者”把自己留下的用意。

    “诺里斯先生,祝你们一切顺利,”贝尔提拉说道,“至于这里……我会和这里的德鲁伊们一起想办法。事实上他们在这之前就在尝试培育出更适合寒冷地带的种子,只是一时间没有进展。”

    她有着积累了数百年的知识,有的来自圣灵教派,有的来自万物终亡会。

    这里的地下还有残留下来的培养囊,那些培养囊曾用于制造可怕的怪物,但若是使用得当,它们也能用于正途。

    塞西尔人不懂得如何使用那些危险的东西,但她懂。

    她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虽然她想像一株植物般活着,不再回忆那些黑暗疯狂的过往,但她也不能把所有时间都浪费在光合作用上。

    诺里斯的眼睛明亮了一些,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仿佛感觉到眼前这位前一刻还缺乏干劲的女士突然斗志昂扬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这是好事。

    “感谢您的帮助,”他诚心诚意地说道,“这是福泽无数人,甚至无数代人的大好事。”

    贝尔提拉笑着点了点头:“离开的时候不要忘了带上我的果子我还是可以提供一座中型城镇所需的口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