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远瞳

第九百二十七章 灵歌

    在卡迈尔和詹妮的邀请下,高文来到了符文研究所的一间“全息分析室”,在这间偌大的正方形房间内,地板中央固定着一块隆起的平台,有高精度的水晶阵列被固定在平台上,随着这台符文投影仪被激活,远比普通投影更加清晰的全息画面便伴随着轻微的嗡鸣声浮现在所有人眼前。

    在画面中央,漂浮着的正是数枚有着奇妙旋涡形态或弯曲结构的海妖符文。

    在看到那些符文的瞬间,高文便感觉到了轻微的精神振奋感,甚至觉得自己的思路都变得清晰敏锐了一点当然,后者有相当大一部分其实是心理作用,技术人员已经用实验测试过,海妖符文对人类大脑的实际运转效率其实并无提升,它们只是具备强大的精神保护能力而已,所谓“大脑加速”的效果只是被测试者在心灵澄澈的情况下产生的错觉罢了。

    将目光从那能够增加SAN值的符文上移开之后,高文转头看向身旁的詹妮:“你们说你们在海妖符文的研究上有了很大发现?”

    “严格来讲,是对‘海妖’的特殊性有了一定了解,”詹妮点点头,同时对一旁的某个助手点头示意,后者随即操作投影装置,让房间中央的全息投影上浮现出了不断变化形态的海妖的身影,詹妮同时补充了一句,“对了,我们的所有研究都得到了提尔小姐的大力支持。”

    高文点点头:“你们发现什么了?”

    “我们发现具备‘心智防护’效果的可能不只有海妖身体上的那些‘符文’,”詹妮说道,“只要是能够指向海妖这个种族的‘信息体’,都会产生类似的心智防护效果……”

    “嗯?”高文立刻被詹妮的说法引起了注意,语调禁不住有点上扬,“指向海妖这个种族?”

    “比如说她们身上的符文,也比如……她们的歌声。”一旁的卡迈尔说道,同时挥手开启了房间中的另一样设备,在咔哒一声轻响之后,一段非常舒缓悦耳的哼唱声便从房间里的某个录音设备中传了出来,而伴随着这哼唱声响起,高文也立刻感觉到了类似注视海妖符文时的精神振奋与愉悦感!

    “这是提尔小姐帮忙录下来的,和她平常闲暇时随意哼的调子不同,她说这首歌是‘深海之歌’,里面蕴含了‘海浪波动的真理’……我们到现在还没能理解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这种特殊旋律的歌声显然具备类似深海符文的效果,即便用设备转录过之后这种效果仍然存在只是会削弱一些。”

    卡迈尔在一旁解释着,随后在高文开口之前,他又补充了一句:“另外,我之后用共振晶体分析了这段旋律,从中发现了很多超出普通人耳接受范围的波形,它们构成了非常短促和复杂的波动,在将这部分波动抽出并测试之后,我们确认了两件事:第一,这些震颤可以引发人类无法察觉的魔力共鸣,它本质上其实是一个极端复杂的‘施法’过程,只不过引起共鸣的本体和共鸣之后产生的痕迹对我们而言都是不可见的,唯有高度灵敏的水晶记录下了间接的证据;其次,就是这些超出人类感知的波动产生了‘心智防护’的效果。”

    高文的眼神已经有了难以掩饰的变化:这是难以置信的发现,是所有人都期待已久的进展!

    自从接触到提尔身上的那些“花纹”以来,自从知道海妖这个种族的各种异常特性以来,高文和手下的技术人员们就一直在努力破解这里面的秘密,他们根据那些深海符文制作了心智防护屏障,制作了效率越来越高的“对神抗性涂层”,然而这所有应用都只不过是粗劣的模仿,背后丝毫没能探究过它的原理,这无疑是所有研究者心中最大的遗憾,甚至是一道沟壑。

    然而现在,卡迈尔和詹妮终于在这条路上走出了关键的一步,而且还是从此前未曾想过的方向上走通的海妖那种对抗神明的特性,竟然不止局限在她们的“符文”上!

    “也就是说,如果把这些隐藏在旋律中的‘波动’抽出来,导入到魔网中,它们也能产生类似深海符文的效果?”

    “理论如此,陛下,”詹妮点了点头,“而且它们会比符文的效果更全面,能覆盖到每一寸角落。这种波动和符文比起来唯一的劣势就是它需要‘持续’。符文制成涂层之后便可以长期生效,这种波动却必须依靠特定装置来维持,一旦中断效果也会中断,但如果是在本身就持续运转的魔网中,这种限制也就不是限制了。”

    高文脑海中迅速思索着,然后突然冒出一个问题:“等等,你们有没有测试一下,这东西……对聋子管用么?”

    没想到卡迈尔立刻点了点头:“我也想到了这点,因此进行了测试,结论非常有趣尽管这些隐藏在旋律中的波动是超出人耳感知的东西,理论上它是否生效应该和人类自身是否能感知到没什么关系,但事实上这些波动在耳聋的人身上效果出现了明显的衰退不是完全失效,也不是全效,而是一定百分比的衰退。另外我们还找到了因不同原因失聪的志愿者来进行测试,发现在听觉器官器质性损伤的失聪者身上这种衰退并不明显,‘深海之歌’对他们仍然有相当明显的效果,但因大脑病变而失聪的志愿者情况截然相反……

    “在第二种测试者身上,‘深海之歌’只发挥了微弱的作用,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们不但身体上失聪,甚至连灵魂也失聪了一般。”

    “……奇怪的结果……”高文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卡迈尔点点头:“是的,非常奇怪,我们会在这方面继续研究下去,这或许有助于我们揭开‘人类感知魔力’这一过程中的某些秘密。”

    “那话题回到这些旋律上,”高文抬起头,“现在这些‘深海之歌’可以导入到魔网中,或者制成某种实用性的东西么?”

    “还需要一些准备和测试,”卡迈尔立刻说道,“这是最近才有的发现,有很多未经验证的部分,最好不要贸然应用。目前我和詹妮仅仅把那些已经验证过的符文导入了魔网,用来保护关键节点。”

    “好,这方面是应该谨慎一些,”高文点点头,紧接着又不由得看了全息投影上呈现出的“示例海妖”一眼虽然这画面刻意处理过,但他仍然能一眼看出其原型就是提尔,“除此之外你们还发现什么了?”

    “仍然跟‘深海之歌’有关,”卡迈尔说道,“如您所知,这种歌声是海妖才能哼唱出来的,但事实上……某些人类也不是不行。”

    “人类?”高文顿时惊讶起来,“你是说人类也可以发出这种‘深海之歌’?”

    “对人类而言,这不是演唱,是一段复杂的施法,人类中有一个特殊的施法群体……掌握着类似深海之歌的技巧,”卡迈尔严肃地说道,“当然,在和海妖接触之前,这个施法群体并不知道深海之歌的具体旋律,他们使用的是另外一种旋律,但经过测试,他们确实也能模仿海妖的‘歌声’。”

    高文皱了皱眉,似乎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个施法群体是……”

    “如今已经被解散了,但我可以想办法重建,”一个声音突然从房间入口传来,在卡迈尔和詹妮开口之前说道,“是梦境教会以及永眠者教团的‘灵能唱诗班’。”

    高文转头循声望去,看到一位身穿白色贴身长裙、体态优雅的美丽女士正走进来,他认出那正是曾经的永眠者大主教之一,“灵歌”温蒂。

    “灵能唱诗班?”他扬起眉毛,随后很快便回忆起了这方面的情报,“啊,我知道这个团体……”

    “它的前身是梦境教会的圣歌团,职责是在重要的仪式上通过特殊的‘灵能歌声’来安抚、凝聚信徒们的精神,在永眠者教团诞生之后,灵能唱诗班成了教团的重要防御力量之一,用来帮助核心的神官们抵御来自神明的精神侵蚀,或者治愈那些心智受创的同胞,”温蒂脸上带着温和恬淡的笑容,她的说话声也如歌声般动听,不负“灵歌”之名,“我们从提丰撤离的时候,灵能唱诗班也就解散了,如今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成员来到塞西尔。”

    “你们可以模仿出海妖的深海之歌?”高文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位昔日的大主教,“你们的耳朵能听到那些隐藏在旋律中的特殊波动么?”

    “……听不见,”温蒂说道,“但可以用耳朵之外的方式进行感知。它的本质其实是一个施法过程,而经过特殊训练的灵能歌者对这种施法过程并不陌生。”

    随后这位“灵歌”小姐顿了顿,带着一丝感慨叹息:“我们和海妖所使用的‘歌唱技巧’确实差别巨大,坦白来讲……人类在这方面的天赋远远比不上她们,但如果只是进行一段模仿,我们仍然可以通过勤奋的训练和一定的天赋做到这一点。”

    “我们有必要训练一批灵能歌者,”一旁的卡迈尔说道,“在对抗神明侵蚀这方面,再多的底牌也不嫌多。”

    “灵能歌者训练困难么?”高文略一沉吟,看向“灵歌”温蒂,“重建整个灵能唱诗班又需要多长时间?”

    “……说实话,很难,”温蒂想了想,坦白说道,“灵能歌者并不是真的‘歌者’,不只是让有一副好嗓子的人学会唱歌那么简单,他本质上还是个施法职业,需要敏锐的魔法感知能力,需要特殊的魔力控制技巧,还需要长时间的枯燥学习和训练,最后即便这一切都完成了,还要再从海妖那里学习一系列跟人类认知截然不同的知识……事实上连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提尔小姐反复强调的‘感知深海’是什么意思,一般人要做到这一点应该更难。

    “在这个基础上,连我也很难说清需要多长时间才能重建出一个灵能唱诗班……这可能需要很多年。”

    高文皱着眉::“这意味着极难量产,成功者甚至有很大的随机性和偶然性……”

    但很快他便注意到刚才温蒂所提到的几个关键点:“你说,成为灵能歌者需要敏锐的魔法感知能力和特殊的魔力控制技巧?”

    “是的,这两点也是成为灵能歌者最大的天赋限制除此之外,大部分限制都可以依靠后天的训练和学习来解决。”

    高文立刻看向一旁的卡迈尔,他还没开口,后者已经反应过来。

    “陛下,我们或许可以试试神经荆棘,”卡迈尔微微点头,嗓音嗡嗡,“实用型的神经荆棘已经做好量产准备,我们下一步就要尝试用它来量产基础法师,可以把一部分测试配额拿出来,用于训练灵能歌者如果有更多受过训练的灵能歌者补充到我们的‘对神防御体系’中,我们的未来想必会更加安全。”

    “可行,”高文立刻点了点头,“之后我会给你们批一个加急许可的。”

    一边说着,他脑海中一边禁不住产生了些许怪异的想象这种将魔导技术和梦境神术、传统法术、海妖技术融合起来的产物得是个什么模样?一个穿着特殊作战服的士兵,脑袋后面连接着闪烁的人造神经索,在战场上为战友们哼唱不可名状的灵能旋律,闲着没事就去沟通“深海的力量”……

    而且还是量产的。

    高文摇了摇头,把一些超前的联想暂时甩出脑海,同时注意力又回到了之前的话题上,他看着不远处的全息投影,脑海中想着那些符文以及“深海歌声”,若有所思地说道:“虽然我们有了不小的进展,但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些东西更深层的原理是什么?为什么这些指向海妖的东西就能对神明的污染产生那么高的抗性?”

    卡迈尔略一思索,随后打破了沉默:“关于这一点……我和詹妮讨论之后有了一些猜想。”

    高文眉毛一扬:“哦?”

    “我们怀疑……这和海妖们背后的那个种族之灵‘伊娃’有关。”

    “和‘伊娃’有关?”高文好奇地重复了一遍,“我记得提尔跟我描述过……”

    “是的,在配合研究的时候她也对我们描述过,”卡迈尔点点头,“而在分析了她口中那位‘伊娃’的性质之后,我怀疑那位种族之灵本质上可能是一个……运行方式和我们所知的众神都截然不同的‘外来之神’。

    “当然,这只是个比喻性的说法,因为若按照我们对众神的定义,海妖口中的‘伊娃’根本就不是神,而应该是一个更加巨大的、概念化的海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