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远瞳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你们的昔日之主

    高文觉得自己没办法跟贝蒂解释什么是“盘”毕竟光一个翻译问题就是挡在他面前的难关,但好在女仆小姐本身也没在这个问题上怎么纠缠,这姑娘一贯擅长放弃那些她实在想不明白的事情,而且心宽。

    高文就这么看着贝蒂把半壶滚烫的茶水倒在昔日龙神身上,又拿着个怎么看都像是抹布的东西在这位昔日之神身上擦了半天这姑娘肯定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惊人之举,只看得出来她非常享受这个过程,开心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而且显然已经这么做过不知多少遍了……

    能在历史上留名的渎神者在贝蒂面前也不过如此.jpg。

    一番忙碌之后,贝蒂离开了房间她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尽管现在有很多仆役和侍从在听从她的调遣,但她已经习惯忙忙碌碌的生活节奏,完全闲不下来。

    高文看着贝蒂离开,等孵化间的大门关上之后他才忍不住摇摇头,看了一旁保持安静的金色巨蛋一眼:“你和贝蒂关系很好啊……她这些冒冒失失的举动,你不觉得冒犯么?”

    “她有着纯净的心……比我所见过的几乎所有凡人都要纯净。我喜欢和她聊天,这会让我想起记忆最深处的龙族……那是一个许多事情都很简单的年代,”恩雅轻声说着,“至于所谓的冒犯……似乎很多人都会下意识地认为‘神明’很在意凡人的所谓‘冒犯’,但这其实是个误区,大部分时候我们根本不会在意凡人具体在做什么,来自思潮的回声无休无止,日渐吵杂的声音渐渐覆盖我们所有的理智,我们更希望有人能和我们说说话,哪怕肆意妄为一些也好……只是规则不允许罢了。

    “所以我丝毫不觉得那个小姑娘对我有什么冒犯的,我享受并且珍惜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包括她的茶水和‘擦拭’因为这份自由是龙族们付出无比巨大的代价才换来的东西。”

    高文忍不住看了正在感叹蛋生的恩雅一眼:“他们也只是为了他们自己的自由你的存活对他们而言事实上甚至是个值得警惕的意外。”

    恩雅笑了起来,蛋壳中传来仿佛退休老干部般的发言:“事情不要想得这么认真,有时候糊涂一点是好事。”

    高文张了张嘴,但最后什么也没说,他看着面前的金色巨蛋,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一个在困守一百八十七万年之后终于获得自由的灵魂。

    摇篮倾覆之后,从摇篮得到解脱的又何止是孩子呢?

    ……

    极北地区的群山之巅,有呼啸的风吹过覆盖着皑皑积雪的堡垒和庭院,龙临堡最高处的露台沐浴在一片晨光中,描绘着巨龙侧首像的旗帜在露台周围的围墙上随风舞动,又有积雪被风卷起,从下方的城堡庭院区一路越过山脊和围墙,飘飘扬扬地飞向山腰下方的城市区域。

    巨大的火盆在露台边缘燃烧着,赤红色的火焰中升腾起不可见的魔力,将最冷冽的寒风阻挡在外,梅莉塔·珀尼亚和巴洛格尔大公一同站在露台上,目光望向了山脚下泛着绿意的树林和狭窄的小块平原。

    “圣龙公国的耕地面积有限,且这里的气候并不太适合大规模农业生产……虽然在魔法的辅助下,我们的粮食产量一向还算足够,但每年能拿出来的余粮还是太少,”巴洛格尔大公沉声说着,“原本我已经做好了要从邻国购粮以及扩大征收的打算……那时候我们完全没想到来自人类世界的援助会大规模到来。联盟为我们解决的不仅仅是粮食供应问题,还有‘希望’本身……”

    “不只是人类世界,大人,”梅莉塔垂下眼皮,神色肃然,“还有精灵,矮人,兽人……每个参与联盟的种族都拿出了或多或少的援助,尤其是灰精灵,他们提供了非常大量的药材……塔尔隆德最急缺的物资之一。”

    巴洛格尔大公听到梅莉塔的话之后陷入了思索,接着一边思考一边说道:“但即便有了来自洛伦大陆的药品,也只能解决一部分问题……并非所有传统药物对当代的巨龙都有效,尤其是许多龙族的增效剂依赖问题已经持续了太久,那些遭遇神经类增效剂反噬的同胞需要的不仅仅是药物治疗……”

    “高文·塞西尔陛下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我和他讨论过塞西尔方面会组织一支使用圣光力量的医疗队伍前往塔尔隆德提供支援,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应对那些常规药品无效的情况,”梅莉塔说道,“根据我们的测试,‘圣光’这种力量对一切凡人种族都有效,而且极其适合用于神经治疗、精神修复以及毒素净化等方面,这或许对解决增效剂成瘾问题有奇效。”

    “圣光……圣光神明的力量,”巴洛格尔大公的表情不由得严肃起来,“我听说过塞西尔的‘圣光教会改革运动’,也知道他们的白骑士和武装修女……虽然我对他们的技术细节还不清楚,但他们似乎找到了绕过圣光之神,直接让凡人使用圣光力量的途径?你在人类世界活动了很多年,依你看来他们所选择的这条路线可靠么?”

    显然,在涉及到“神明”的问题上,这位亲历了龙族所有忤逆之战的太古巨龙显得十分谨慎且敏感。

    “对圣光教会的改造应该算是塞西尔在‘神明无害化’这个领域最早期的尝试之一,它向前甚至可追溯到那个最原始的‘忤逆计划’,算是忤逆计划的延续,向后则指向了我们刚刚成立的‘神权理事会’。事实上神权理事会的许多思路正是从改造圣光教会的经验中积累总结出来的,这是一个范本,高文·塞西尔希望从中提取有用的部分,将其应用到对其他教派的改造上,”梅莉塔十分认真地分析着,“现在我们还不好说这条路线是否可靠毕竟是验证阶段的东西,但至少从目前结果来看,机器所释放出来的圣光和神官祈求来的圣光并无区别,而那个‘圣光之神’……至今仍未有任何反应。”

    巴洛格尔点点头:“没有反应就是最好的反应,这要么说明凡人的‘阻断’手段是有效的,那些机器已经绕开了神明的权柄,要么说明圣光背后的神明真的如高文·塞西尔所说的那样在默默配合我们的行动。”

    梅莉塔嗯了一声,紧接着又说道:“对了,我之前跟您提到的那个‘塔尔隆德商业开发’计划里涉及到圣龙公国的部分……”

    “你是说那个规模庞大的……旅游业开发?”巴洛格尔大公忍不住露出笑容,“把前往塔尔隆德的窗口之一设置在圣龙公国,接纳旅客以及组团报名的冒险者么……这件事龙血议会已经讨论过了,我们认为此事不但对塔尔隆德有益,对公国自身的经济也是有很大好处的已经顺利通过。”

    “啊,这真是个好消息,”梅莉塔顿时开心地说道,“这样一来,塔尔隆德与圣龙公国的联系也可以更紧密了。”

    “这是当然,”龙血大公笑着点头,但紧接着便微微皱眉露出有些担心的模样,“这个庞大的商业计划确实令人惊讶,连龙血议会都对那位高文·塞西尔的敏锐思维和独特眼光感到惊叹,但说真的……如此庞大的商业活动,全新的产业模式,这真的不会引起商业领域的神权波动么?尤其是在得知了冬堡战场上战神降临的真相之后,现在我的顾问们十分担心这些计划会把商业之神再……‘弄’下来。”

    梅莉塔表情立刻有点呆,显然她之前还没朝这个方向想过,在短暂的思考之后,这位蓝龙小姐才摇了摇头:“我倒是没太担心,毕竟根据目前塞西尔那边对各个教派的监控情况,商业之神情绪应该挺稳定的。”

    “商业之神情绪稳定……”巴洛格尔大公表情略显怪异,“这真是从未有人想过的形容方式……但放在神权理事会的背景下竟然还挺合适。”

    “导致战神失控降临的主要原因是战争领域概念上的巨大变化,是经济战突然开始影响大量普通人的生活之后导致广泛的理念冲击,由此才影响到了思潮以及思潮背后的神明,”梅莉塔则接着说道,“根据塞西尔和提丰方面在那之后的分析,这种思潮的剧烈变化主要产生在‘权柄领域冲突’上,而一种新型的商业模式对于商业本身是不构成此类冲击的它是某个领域的深化,而不是一个领域向着另一个领域转化。”

    说到这蓝龙小姐忍不住挠了挠头发:“说实话,我对此也没有完全搞明白他们在走一条和塔尔隆德截然不同的道路,我所积累的经验和知识并不适合处理他们的理论,但至少目前为止,我都很认可高文的判断,他在神明领域有着令龙惊讶的敏锐嗅觉和超然的视野。”

    巴洛格尔大公笑了起来:“你对他的评价很高。”

    “我最初也没想到一个人类可以带给这个世界如此多的改变,”梅莉塔坦然说道,“说实话,我与他交流的时间并不长,在七百年前,他只是秘银宝库的一个委托者,但七百年后……他几年内带给我的‘惊喜’甚至超过了我过去两个千年内在人类世界感受到的总和。”

    “时代的变化就是这样漫长的积累,然后仿佛在一个瞬间内全部爆发出来,每一季文明都是如此,塔尔隆德那样维持了一百八十多万年的‘死水’才是不正常的。”

    巴洛格尔大公心有所感地说着,而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突然从后方传来,红发的龙印女巫阿莎蕾娜出现在露台上:“大公,还有特使小姐,收到来自塞西尔的特殊通讯,内部线路。”

    巴洛格尔和梅莉塔顿时面面相觑,后者在愕然中下意识轻声说道:“还真巧,我们才刚刚谈论到他……”

    “我们这就过去,”巴洛格尔则对阿莎蕾娜点点头,同时已经迈步向露台出口走去,“那位塞西尔皇帝可不会随随便便联络过来。”

    没过多久,梅莉塔和巴洛格尔便来到了龙临堡上层的通讯间内,在众多传讯法阵、增幅水晶之间,一台画风与周围截然不同、外壳崭新明亮的魔网终端正静静地卧在一处平台上,上空投影着来自塞西尔帝都的全息画面。这台装置是圣龙公国和塞西尔帝国关系促进计划的一部分,也是塞西尔“魔网全面推广计划”的延伸它时刻待机,确保着两国首都能够随时通讯,尤其是在提丰-塞西尔战争意外爆发之后,这台装置的作用便更加得到了所有人的重视。

    梅莉塔和巴洛格尔大公来到通讯装置前,房间的大门则在两人身后关闭,在无关人员离场之后,巴洛格尔才对画面上的高文点了点头:“日安,高文陛下发生什么事了?”

    画面上的高文似乎显得有些欲言又止,但他并没犹豫多长时间:“是这样,关于塔尔隆德方面送过来的那颗龙蛋……”

    梅莉塔顿时紧张起来:“那颗龙蛋怎么了?”

    “你们先保持冷静,我要说的并不是坏消息,”高文在回答之前首先说道,“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有些冲击,但情况总体是好的做好准备了么?”

    “我们做好准备了,”巴洛格尔沉了沉气,一脸严肃地看着投影中的高文,“那么那颗龙蛋出什么事了?”

    “……说话了。”

    梅莉塔巴洛格尔:“?”

    “她说她叫恩雅,”高文轻咳一声,表情显得格外认真,“对,就是我们知道的那个‘恩雅’梅莉塔,扶一下你旁边的大公,他的身体开始摇晃了。”

    梅莉塔赶忙扶住了身旁显得大受冲击的龙血大公,龙血大公则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通讯装置,过了很久,这位来自上古时代的太古巨龙才稍稍冷静下来,他抑制着那种天旋地转般的感觉,一边轻轻推开梅莉塔的胳膊一边尽量用平静的语气打破沉默:“你是说……我们曾经的神明……祂之前藏在那颗蛋里,而且现在祂又一次醒了过来……”

    “不,你们现在可以用‘她’来称呼恩雅了,甚至也可以像我一样直呼她的名字,这就是我要说的:总体上这是个好消息,她已经不再是神明,也不再和龙族有思潮上的联系。而且她的复活也证实了我之前的一个猜测,即神明的神性和人性是可以可以分开处理的。你可以松一口气了,巴洛格尔大公龙族自由了,千真万确,不必担心。”

    巴洛格尔看着高文的表情不是作假,终于感觉自己的气息喘匀了一些,随后他便下意识问了一句:“那……我们的神明祂……她醒来之后说了什么?不,我的意思是,她……现在还好么?”

    “她情绪看上去挺稳定的,”高文一边说着一边往旁边看了一眼,看上去那位昔日龙神这时候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哦,比稳定更好一些,她这时候很愉快。”

    “她在做什么?”

    “在看报纸以及尝试做一些饮品。”

    巴洛格尔梅莉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