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远瞳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掠过废土上空

    黎明之剑正文第一千二百零五章掠过废土上空两只雏龙在吃饱喝足之后又绕着孵化间到处疯跑了好几圈,才终于消耗掉了她们过于旺盛的精力,在这个秋日的午后,一对百万年来第一批在塔尔隆德之外的土地上诞生的姐妹相互簇拥着睡在了临时的“小窝”里,脖子搭着脖子,尾巴缠着尾巴,小小的利爪紧抓着描绘有细碎兰花的毯子。

    几片蛋壳被她们压在了翅膀和尾巴下面这是她们给自己挑选的“枕头”。显然,龙族的幼崽和人类的幼崽在睡眠方面也没多大差别,睡姿同样的肆意奔放。

    梅丽塔小心翼翼地在两只雏龙旁边守着,伸出手去整理着被小家伙们弄的一团糟的被褥和毛毯这些人类使用的织物当然不是专为龙族准备,但显然雏龙们对此也不会在意,只要能把这些软和又保暖的东西堆成一个舒适的小窝,初生的幼崽就可以在里面安然沉睡。

    “有想过之后该怎么安顿这两个小家伙么?”高文在旁边看着梅丽塔略显生疏的动作,忍不住问道,“要让她们留在这边么?”

    “我想把她们带回大使馆,留在我和诺蕾塔身边,”梅丽塔略做思考,轻轻摇头说道,“既然认领了这枚龙蛋,我和诺蕾塔就应该负起责任,在孵化阶段把蛋放在你这里已经让我很过意不去了而且她们也需要跟在真正的龙族身边学习成长该怎么作为‘巨龙’,否则……”

    蓝龙小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表情有点古怪地看着高文笑了起来:“否则我总觉得她们留在你这儿会成长的奇奇怪怪的……”

    高文一听这个顿时就觉得有必要说两句,然而话没开口他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在走廊上拱来拱去的提尔,被赫蒂追着打的瑞贝卡,隔山差五就溜门撬锁进来的琥珀,以及给恩雅浇水的贝蒂……顿时想要辩解的语言就在支气管里化为一声长叹,只能捂着脑门侧过脸:“……你说得对,我这儿环境好像确实不太适合未成年龙成长……”

    自己身边这些奇奇怪怪的家伙实在太多了,两个压根没世界观的雏龙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天知道会跟着学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想想果然还是让她们跟着梅丽塔回去比较保险……但话又说回来,高文也挺好奇自己身边这些不太正常的家伙是怎么凑到一块的,这怎么回头一看感觉自己跟叠buff似的收集了一堆……

    梅丽塔忍着笑看着高文表情在那变来变去,最后才轻咳两声打破这份尴尬:“使馆区离这里并不远,两个小家伙还是可以经常过来玩的我想她们肯定也会留恋这间孵化间的气息,以及……以及这里的恩雅女士。”

    一旁沉默许久的金色巨蛋中响起了轻声浅笑,恩雅心情似乎十分愉快:“如果你想带她们回去,那就等她们睡醒吧,雏龙有着比其他生物的幼崽都要强大的思维和理解能力,这也就意味着环境的突然变化会带给她们更明确的紧张和困惑,所以不能在她们睡觉的时候改变环境,而应该让她们意识到是自己的母亲带着她们从一个安全的地方到了另一个安全的地方……

    “另外,记得把她们的蛋壳和现在这些被褥毛毯都带上,这会给她们一些安全感的。

    “到了新家之后记得多陪陪她们,如果可以的话,让使馆里的其他龙族们都和雏龙打个招呼,让雏龙意识到自己生活在一个‘族群’中。但不要一次见到太多陌生的面孔,她们会困惑,甚至可能会导致难以分辨母亲的气息……”

    恩雅颇有耐心地一条条教导着年轻的梅丽塔,后者一边听一边很认真地点着头,高文在旁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心中冒出了一连串的既视感直到这教导的过程告一段落,他才忍不住看向恩雅:“你之前不是还说你没有实际照料雏龙的经验么……这怎么现在感觉你这方面知识还挺丰富的?”

    “我是没有实际孵蛋的经验也不可能有这方面的经验,”恩雅颇不在意地回道,“但我又没说我理论知识不够古法孵蛋的年代我可是记得许多事情的!”

    高文从这位昔日龙神的语气中听出了浓浓的得意和自豪,但他总觉得对方没全说实话,毕竟哪怕她保留了一些上古时代的“众神”记忆,那些从神明视角观察凡人世界而来的“理论知识”也不至于详细透彻到这种程度……这位昔日龙神趁着没人的时候怕不是找谁补过课吧?

    不过这种话他可不会当面说出口,考虑到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只是微微笑了笑,便将目光重新放在了正相拥安眠的两只雏龙身上,他看到两个小家伙在被子里拱了拱,又换了新的姿势,一个问题突然出现在他脑中:“对了,梅丽塔,你想好给她们起什么名字了么?”

    梅丽塔一听这个表情顿时有点尴尬,略做思考之后摇了摇头:“之前倒是跟诺蕾塔商量过一些,但那时候我们可没想到领回来的蛋是双黄的现在要起名的雏龙从一个变成了两个,我打算回去之后再跟诺蕾塔谈谈,之前备选的那些名字就废弃掉吧……”

    高文哦了一声,紧跟着便看到两只雏龙又在睡梦中乱拱起来,其中一个小家伙的脖子在自己的蛋壳枕头附近拱了半天,然后突然张开嘴打了个可爱的饱嗝一缕青烟从嘴角慢慢升腾。

    高文前一刻还面带微笑,看到那缕青烟才顿时脸色一变,扭头看向梅丽塔:“我觉得讨论别的之前咱们首先应该给这俩小家伙身边的易燃物品都附魔上火焰保护……”

    ……

    塞西尔宫的书房中,手执白金权杖的维罗妮卡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目光长久地望向庭院正门的方向,似乎正陷入思索中,直到开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位“圣女公主”才回过头,看到高文的身影正走入房间。

    “陛下,”维罗妮卡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微微点头,“日安。”

    “已经到傍晚了,”高文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看到渐渐下沉的夕阳挂在城市尽头的建筑群上方,巨日辉煌的冠冕在云层中映出了微微扭曲的光幕,“抱歉,我在孵化间那边多耽误了一会。”

    “没关系,而且我并没有等很久,”维罗妮卡微笑着说道,接着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那位龙族大使将两只雏龙带回去了么?”

    “是啊,雏龙还是应该跟自己的‘母亲们’生活在一起而且大使馆中也有许多她们的同族,”高文点点头,随口说道,“恩雅倒是显得有点舍不得……”

    “人性么……”维罗妮卡若有所思地轻声说道,随后摇了摇头,“真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真的会有巨龙的后裔在人类国度中孵化,有龙族使者常驻城中,来自天南地北的种族聚集在一个地方,里面甚至包括来自深海的访客……这曾经是刚铎时代某些幻想题材的诗歌和戏剧中才会出现的场景,如今竟然实现了。”

    “你刚才站在窗口思考的就是这个么?”高文有些意外地问道,“我还以为你平常是不会感慨这种事情的……”

    “我存活了很多年,所以才更需要保持自身的人格参数,失去对世界变化的感知和体悟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信号,那是灵魂即将坏死的征兆但我猜您今日召我前来并不是为了讨论这些事情的,”维罗妮卡微笑着说道,“贝蒂小姐说您有要事相商,但她似乎很忙碌,并未详细说明有什么事情。”

    “……那她多半是忘了,”高文耸耸肩,紧接着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你的本体……如今是还在古刚铎帝都的地下吧?在深蓝之井的残余结构深处?”

    维罗妮卡脸上的微笑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手中的白金权杖略微变化了一点角度,显示出她对高文的问题有些惊讶:“您为何突然想起问这个?当然,我的‘本体’确实是在深蓝之井的地下,我之前跟您提起过这件事……”

    “那你能监控到深蓝之井深处的魔力流动么?”高文一脸严肃地问道,“我是说……在魔力涌源背后的那些结构,那些能够贯穿整个星球的……”

    “您是说深蓝网道,”维罗妮卡脸上的表情终于稍稍有了变化,她的语气认真起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恩雅发现一些不太好的兆头,”高文没怎么犹豫便将自己在孵化间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了眼前这位“旧国公主”,“新生的雏龙身上有被纯净魔能侵蚀过的迹象,考虑到龙族特殊的魔力亲和体质,她怀疑这是深蓝网道中的魔力正在‘上涨’的前兆。两百万年前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贯穿整颗星球的魔力系统突然发生变化,这曾导致过长时间的极端气候。”

    “网道中的魔力发生上涨?!”维罗妮卡的眼睛睁大了一些,这位总是维持着淡然微笑的“忤逆者首领”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惊讶表情这显然超出了她以往的经验和对深蓝之井的认知。

    “这听上去确实有点匪夷所思毕竟那可是贯穿我们脚下这颗星球的庞大系统的一部分,它与大地一样古老且稳定,两百年间也只发生过一次变化频率甚至比魔潮和神灾还低,”高文摇了摇头,“但恩雅的警告不得不听,所以我想知道你这边是否能提供一些帮助。”

    “……过去几百年来,我有半数以上的精力都放在研究那座魔力涌源上,其中也包括对魔力涌源深处的监控,”维罗妮卡立刻答道,“我没发现什么异常现象,至少在我目前能够监控到的几条‘脉流’中,魔力的流淌一如既往。”

    高文皱了皱眉:“你的监控范围还可以扩大一些么?如果这真是某种大规模变动的前兆,那我们可能需要更多的数据才能确认情况……”

    “很遗憾,我有心无力,”维罗妮卡摇头打断了高文,“那是刚铎废土我在那边只有有限的资源和能源,而且还要分出很多精力去对付避难所周围不断侵蚀过来的恶劣环境,维持现状已经颇为艰难,并无余力去监控更多的魔力脉流。”

    “……我明白,抱歉,是我的要求有点过高了。”听到维罗妮卡的答复,高文立刻意识到了自己想法的不现实之处,随后他眉头微皱,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了附近墙壁上挂着的那副“已知世界地图”。

    他的视线在地图上慢慢扫过,越过帝都,越过黑暗山脉,越过广袤的黑森林和受到污染的带状平原,最终落在了那一片灰蒙蒙的、因资料不足而几乎没有任何细节的废土区域中。

    维罗妮卡注意到了高文的视线,她也跟着望去,目光落在废土的中心。

    那是废土中唯一存在“细节”的区域,是仅有的“已知”地带,庞大的刚铎爆炸坑如同一个丑陋的伤疤般静伏在一片灰蒙蒙的污染区中,爆炸坑的中心便是她如今真正的栖身之处。

    这具名为“维罗妮卡”的躯壳只不过是一具在宏伟之墙外面行走的交互平台,比起这具身体所感受到的些微信息,她更能感受到那旧日帝都上空呼啸的寒风,污浊的空气,毒化的大地,以及在深蓝之井中流淌的、如同“世界之血”般的纯粹魔能。

    “……我还能在废土中坚持很久,但这个世界恐怕并不会给您留下太多时间,”她看向高文,轻声说道,“我和我的铁人兵团都在等着您的支援。”

    ……

    黑暗山脉东南,黑森林尾部的延伸地带,巨鹰的双翼划破长空,黄昏时西下的落日余晖穿透了云层,在这些体型庞大、英武不凡的生物身上洒下了灿烂的金辉,也让下方的大地在倾斜的光线中更显现出了层次分明的阴影和线条。

    数十只巨鹰排成队列,带有皇家标记的巨鹰占了其中大多数。

    在精灵社会中拥有最古老资历的古代德鲁伊首领阿兹莫尔坐在其中一只巨鹰的背上,前后左右都是执行护航任务的“皇家鹰骑兵”,这些“护卫”飞在他附近,哪怕隔着空中的距离,老德鲁伊也仿佛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紧绷的气场这些护卫是如此紧张地关注着自己这个垂垂老矣的老头子,甚至尤甚于关注队伍中的女皇。

    但阿兹莫尔只是笑了笑,便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正在巨鹰羽翼下缓缓后退的大地上。

    利用某些精巧的魔法道具,他施展出古老的秘术,将视野与巨鹰的眼睛同步,在那额外的视野中,他看到了广袤绵延的黑森林,污染异化的废土,高耸的黑暗山脉,以及……

    在黑森林和污染区之间延伸的些许人造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