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远瞳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涌泉

    妖精是一种很执着的生物,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出来。

    事实上这个在洛伦各族眼中都颇有神秘色彩的、只生活在先祖之峰地区的小个子种族有很多让外乡人意想不到的特质,她们全民皆兵,她们勇猛善战,她们擅长制造重型机器,她们脑袋一热就会把神圣的圣山挖个大洞,而且她们还有令人叹为观止的犟脾气,当发现圣山太硬的时候甚至不惜把战略兵器级别的巨型魔像干到报废也要在山里钻个洞出来。

    并且在发现这个洞没什么用之后立刻决定用它来腌辣白菜。

    但她们都是好妖精,勤劳,诚恳,并且理智聪慧,这一点毋庸置疑。

    “原本我们是打算把这个洞窟挪作他用的,毕竟这么好的一个天然深窖,而且还是好不容易挖出来的,就这么放着总有点浪费,但在那之后不久我们就得知了‘起振焦点’的事情,所以临时更改了方案,”史黛拉飞在弥尔米娜脑袋旁边,一边叨叨一边伸手指着这洞窟中的种种设施,“虽然我们没办法往下挖了,但这里的魔力贯穿山体,通过监控魔力流动,我们可以大致了解更深处都发生了什么。在这座洞窟正下方存在一片极为活跃的能量场,其范围几乎占据整个先祖之峰的三分之一,它就像一个灼热的‘核’,维持在某种惊人而平衡的状态……

    “周围这些裂隙都是原本就有的,是魔力焦点的天然渗透带,我们没有进行任何……改造,您在这方面肯定比我们专业,由您来决定如何利用这些东西。

    “洞窟边缘的这些支柱不只是支撑结构事实上由于这个洞窟坚固异常,它本身也不怎么需要额外的支撑。这些支柱以及顶棚上的钢铁大梁共同构成了一个整体,其作用是传导魔力并将其与上方的魔网枢纽塔相连,我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监控洞窟的状态,到时候您也可以利用它们来联络外界……”

    “哦,这是个不错的思路,那我就不需要额外构筑魔力通道了,”弥尔米娜点了点头,眼角带着笑意,“毕竟当我开始‘工作’之后,这里就会被完全封闭起来,我需要一些稳定的对外联络渠道。不过……别的我都明白,最中央的这把椅子是怎么回事?”

    一边说着,这位万法主宰的目光一边不由得落在了洞窟的中央那里赫然安置着一张醒目而巨大的座椅,它通体仿佛黄金打造,其表面又有着复杂的管道与线缆结构,座椅被固定在一个遍布符文的大型基座上,其上方又延伸出大量管道,与洞窟的顶棚相连,真是要多醒目有多醒目,而且画风跟周围的魔导装置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她从升降机里出来的时候就想问了,直到现在才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哦,这是给您准备的,”史黛拉立刻点了点头,“虽然您没说您需要什么‘家具’,但我们还是给您准备了它,顺便一提这是高文·塞西尔陛下主动交待的事情,连座椅也是他亲自设计……”

    “……这东西的画风怎么看着怪怪的……”弥尔米娜眼角忍不住跳了一下,她本想说自己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但一听这是高文给准备的“好意”,便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只是表情不免有些古怪,“为何如此奢华?这一点也不像是……”

    史黛拉一听连连摆手“不不不,一点都不奢华!外面那层是镀的铜高文陛下说主要是为了好看。”

    弥尔米娜“……那椅子上面的管道和基座周围延伸出去的线缆又是干什么用的?”

    史黛拉“哦,那是装饰,高文陛下也没说是干什么用的,我猜他是参考了白银精灵那座群星圣殿里的‘统御之座’……”

    弥尔米娜想了想,愣是没想出来该怎么把话接下去,只好摇摇头来到了那夸张又醒目的黄金王座前,犹豫了一下才慢慢坐下去“……好吧,大小倒是挺合适,而且舒适度和视野也挺好的……”

    她这边话音未落,一直站在旁边没吭声的技术主管就突然来了一句“可我怎么总觉得您坐在这上面有点不吉利呢……这画面就好像您下一秒就起不来了似的……”

    弥尔米娜一摆手“什么叫不吉利,别信这种唯心的说法,作为一个研究人员你得讲魔法和逻辑,我觉得坐在这儿还挺舒服的。”

    技术主管“……”

    “好了,大致环境我了解了,闲话也说够了,我想我们并没多少时间可以浪费,”弥尔米娜挥了挥手,她端坐在那专为自己准备的华丽座椅上,缓缓环视着洞窟边缘那些仿佛流水光波般涌动的魔力炫光,语气变得郑重起来,“无关人员撤离这里吧。”

    “您这就要开始么?”史黛拉微微睁大了眼睛,“我们其实还给您准备了一些欢迎……”

    “诺依人的神明在群星间跋涉了一百二十六年,却在最后一步化作宇宙中的一道清辉,我们已经在这颗星球上蹉跎了成千上万年,如今距离最终的倒计时也只有一年半的时间,”弥尔米娜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妖精女王,“开始吧,无关人员撤离,封闭竖井,关闭平台,让我们把所有的庆典都放在这座洞窟再次开放的那一天。”

    迎着这位女士平静却不容置疑的目光,史黛拉在空中微微后退了一点,随后她才低下头“……我明白了,那么现在开始执行撤离及封锁流程,十分钟后由您接手所有系统。”

    “期待一年半后与你们一同庆祝,”弥尔米娜微笑着,轻轻点头,“希望那时候我们可以在蓝天下共同宴饮。”

    片刻之后,撤离流程开始按计划执行。

    洞窟中工作的技术人员乘上了升降机,与妖精女王和技术主管一同回到了地面,而在平台周围工作及待命的各个队伍也同一时间收到通知,开始分批有序乘车离开。

    史黛拉与技术主管留在了最后,他们站在最后一辆准备撤离平台区的车旁,静静注视着那座被灯光照亮的竖井,两分钟后,机械运转的声音从平台深处传来,竖井的地面结构随之开始缓缓下沉,又有沉重的“咔咔”声不断从竖井中响起,听上去由远及近。

    那是一道道合金闸门在逐一闭合。

    原始状态的深蓝脉流对普通人而言十分危险,而弥尔米娜接下来的操作将会把那些原始的深蓝脉流直接牵引至圣山的浅层,并按照蓝图所标注的方式将其“投射”到先祖之峰表面的数十个特定“涌源”,在她将一切稳定下来之前,整座圣山都将属于极度危险区域,因此在圣山上的所有人包括在山顶工作的枢纽维护团队以及居住在山里的妖精和兽人们都必须全部撤离圣山。

    普通居民的疏散已经在昨天完成,今天撤离的则是山里的普通工作人员。

    另外,即便弥尔米娜成功稳定了深蓝脉流、先祖之峰各处恢复安全,那座安置着“王座”的洞窟也不会打开,出于安全考虑,它会被始终封闭,直到这个世界得救。

    或直到末日到来。

    “走吧,”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在技术主管和史黛拉的脑海中,“我已经找到脉流,接下来就要尝试进行引导了,你们留在山上很危险。”

    最后一辆车也终于撤离了平台,开始向着山下的夜色疾驰而去。

    过了不知多久,史黛拉从副驾驶座椅旁的小袋子里钻了出来,她拍打着翅膀来到车子后面,整个人都贴在后车窗上,有些出神地眺望着那片正沐浴在星光中的山峰。

    一种低沉的轰鸣声渐渐从山体深处传了出来。

    起初,这声音很微弱,就如同幻听般模糊低缓,但仅仅过了十几秒钟,轰鸣声便渐渐由低沉转向高扬,仿佛有雷霆在山体深处涌动,又仿佛这整个先祖之峰都化作了一个即将醒来的猛兽,在广袤的奥古雷荒原上发出了压抑而旷野的咆哮!

    轰鸣声终于传到了山脚下,传到了一座座临时安置居民的聚居点,传到了旷野之间的乡村,传到了圣盔城中。

    无数的居民从家中走了出来,在这个夜晚,整座圣盔城都无人入眠,兽人,灰精灵,灵族,妖精,人类……他们在这寒冷的冬日走上街头,身上披着厚厚的冬衣,或者裹着厚厚的毛毯,老人相互扶持,年轻人相互依偎,一双双凝重、紧张的眼睛注视着他们的圣山,唯有懵懂无知的孩童无法理解这一夜的意义,他们将这无人入眠的夜晚当成了某种节日,在大人脚边跑来跑去,大呼小叫。

    而圣山深处传来的轰鸣声终于盖过了城市中所有的声音,站在街头的人们也终于感受到脚下传来了连绵的震颤。

    突然间,一抹蔚蓝的光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在先祖之峰朝向圣盔城的一侧山体表面,蓝光就如一处涌泉般骤然乍现,那是第一道裂口,而在极其短暂的延迟之后,一道绚丽的光流骤然从这裂口中喷涌而出!

    那光芒如泉,在夜色下直冲天际,然后又在星辉掩映的夜幕中划过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仿佛被某种惊人的伟力牵引般弯曲下来,涌入了山体表面的另一处裂口中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更多的裂口开始从山体表面浮现出来,就仿佛整个先祖之峰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几近爆裂的容器,连绵不断的蓝光则从中透体而出,而每一道裂口在短暂的延迟之后便会喷涌出一道几乎与先祖之峰等高的光流,这光流又会被不可见的力量强行扭转,按照预定的轨迹连接在山体上的其他裂口中。

    一道道深蓝脉流就这样在山体中穿行,连接,大大小小的“光弧”如太阳周围弥漫出的灼热射流般在夜幕下相连,并逐渐构筑出了一个全新的魔力循环网络。

    轰鸣声一刻不停,先祖之峰的震颤连绵不断,这一幕壮观绝伦,也惊心动魄,圣盔城中的居民从未见过如此惊人的奇观,甚至连那些博闻广识的师和大学者们此刻也在震惊中瞪大了眼睛。

    但对于那些关注着“魔网观测装置”工程的人而言,他们并没多少闲情逸致来欣赏这番“景色”。

    斯度尔站在圣盔城中最高的法师塔中,他面前的窗户上镶嵌了一整块秘法水晶,而在秘法水晶对面,便是那正在发生惊人变化的先祖之峰。

    先祖之峰上的每一道魔力喷涌,对于普通人而言只是一幕壮观却无法理解的“风景”,而在斯度尔面前的水晶上,却可以呈现出一系列清晰的能量逸散纹路以及大量与之相关的读数。

    此刻这位灵巫之王正全神贯注地关注着先祖之峰的变化,他透过秘法水晶观察那些冲上天空的脉流,计算着它们每一道的读数,而在他身旁的半空中,则漂浮着一张又一张复杂的图纸。

    那是“起振焦点”的能量流动示意图,以及大量用于辅助计算的预填表格。

    “编号17,脉流符合预设值……编号22,脉流符合预设值,编号23……”

    “……所有脉流均符合预设值,我这里观察到它们正在按照蓝图所需进行微调。”

    斯度尔抬起头,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

    “看样子‘高塔女士’游刃有余,”旁边的一台魔网终端中传来了雯娜·白芷的声音,这声音略带噪音,终端上空投影出来的全息画面也带着不正常的抖动,显然先祖之峰所释放出来的强大能量场干扰到了通讯设备的正常运行,“威克里夫那边已经收到了‘石窟’传来的信号,女士正在将目前已经确定下来的先祖之峰能量网络参数和节点分布图发给我们。”

    斯度尔抬头看了一眼房间角落,看到有一台打印装置正开始运转,一连串纸张正从打印口中吐出。

    “我这边也收到了,”灵巫之王微微点头,“通知矮人和塞西尔人的工程指挥官吧,明天就可以开始施工先祖之峰可能还需要几天才能彻底稳定下来,但在那之前,我们可以先在平原上建起‘感应环’的第一座节点。”

    同一时间,远在大陆北部的紫罗兰海峡中,主力战舰寒星号正沐浴着星辉,静静地漂浮在离岸四海里的平静海面上。

    莫迪尔躺在自己的单人船舱中,轻柔的海浪让船只微微晃动,他感觉自己已经昏昏欲睡,可不知为何,他却始终无法沉入令人安心的睡梦。

    每次一闭上眼睛,他就总会忍不住想到那座消失的普兰德尔城,想到消失的紫罗兰王国。

    辗转反侧之后,他终于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披上一件外衣来到了舷窗旁。

    从这个位置,他可以看到那片在星光照耀下的孤寂海岸,以及海岸两侧锯齿般参差不齐的岩石和峭壁。

    清冷的星光照耀在海滩上,也照耀在海面上,又有光辉透过舷窗,洒进了这间没有灯光的船舱。

    “真不敢相信,一个国度真的就这么没了……”老法师咕哝着说道。

    “真不敢相信,这里竟然诞生了一个国度。”另一个声音在他身旁咕哝。

    莫迪尔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本厚厚的黑皮大书静静地躺在窗台前的海员桌上。

    srpt>;/s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