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斩龙(通吃道人) 通吃道人.QD

第0500章 暴力摧毁

    葡萄牙人经营果阿的上百年时间里,特别注重修建各种宗教建筑。他们不惜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用几十年的时间来修建大型教堂。

    在果阿的众多教堂中,仁慈耶稣大教堂地位最高。因为这座用红砖构建的恢弘建筑内安放着一位圣徒的遗体天主教第一个前往东方的传教士,耶稣会创始人之一,方济各沙勿略。

    就是这家伙把亚伯拉罕神系传到了印度和日本,欧洲殖民者能接二连三的攻略印度,都是他开创的局面。他甚至想到中国也坑害一把,结果明廷不允许,让他死于海岛。

    因为安放了这位圣徒的遗体,仁慈耶稣教堂一向受到罗马教会的重视,也是当前果阿总主教弗朗西斯泽维尔安身之所,是葡萄牙人经营果阿的重要洗脑场所。可就是这么要害地点,却在一瞬间就面临毁灭之境。

    周青峰秉持‘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大胆的对果阿发动了夜袭,成功的将这座葡萄牙人的远东支柱变成了沸腾的汤锅,到处都是火点。

    由于古代军队素质差,能进行野战,敢于主动迂回的将领和士兵可谓是屈指可数。承平百年的果阿显然不可能有这种军队。因此由和卓带队,火凤冰凰协助,近卫队精锐执行的夜袭就太过出乎葡萄牙人的预料。

    在仁慈耶稣大教堂的对面是圣卡塔琳娜教堂,那座用了葡萄牙人八十年时间才建成的大教堂在夜袭开始没多久就被炸了上了天每名近卫队士兵都背着十公斤的炸药包,火凤砸开了教堂主殿的穹顶,将几十个点燃的炸药包一股脑丢了进去。

    当炸药包释放自己蕴含的高温高热能量时,犹如夜空中绽放的甚大焰火,蔚为壮观,令无数人惊呼悲叹。

    果阿的葡萄牙人其实对于敌袭有所防备,他们在白天就大肆抓捕所谓‘东方奸细’,处决了数百名来路不明的土著,动员了上万名城内的葡萄牙居民构筑街垒进行协防。宗教裁判所的神父不停巡逻,做好了万全准备,誓言抗击任何来袭之敌。

    可当来袭之敌真的杀上门,城内的殖民者们就发现自己所谓的充分准备还远远不够充分敌人根本不比神术,不比人数,不比信仰,不讲究任何已知的规矩。他们很干脆的用炸药炸,炸出一条血肉和废墟堆积的前进之路。

    负责投掷炸药包的是战力无双的火凤,当她飘在半空向果阿城飞来时,城市最外围的葡萄牙士兵和居民都高呼着要拼上性命捍卫主的荣耀。压阵的几名神父更是赞美上帝,勇敢的迎上去,要在魔鬼面前验证自己信仰的坚贞。

    这些勇敢者都得偿所愿了……

    在幸存者颤抖的描述中,魔鬼从黑夜中飞出来,完全无视上帝的威严就开始了屠杀。飞出去除魔的几名神父连魔鬼的边都没挨着,就在半空中纷纷自燃,被烧成一团团的焦炭掉下来。

    躲在街垒后的葡萄牙人也遇到了一个带着童音的小恶魔。她以极快速度冲进了人堆,丢下个五公斤的炸药包,转身就跑等发现炸药包没点火后,她竟然还敢跑回来点个火再溜。各种刀斧火枪都没能阻止她的行动。她竟然还一边跑一边笑。

    等到炸药包发生剧烈爆炸,街垒和驻守的人员统统炸成了灰灰,这个小恶魔还在不远处用两根手指塞住耳朵瞪着眼看,拍手称快。

    除了这一大一小两个会飞的强力女魔鬼,还有数百名魔鬼士兵排着队,喊着号令从黑暗中杀出来。他们用精准而致命的排枪火力将试图堵住防线的葡军士兵成片打死,勇气和信仰在他们面前都成了空谈。

    圣卡塔琳娜大教堂是这些魔鬼遇到的头一个抵抗据点,有数百名葡军士兵和持枪居民在教堂内据守。泽维尔总主教亲自鼓舞了那些勇敢的天主信徒,看着他们在神术的加持下端起各种武器枪械,砸破教堂的窗户构成火力点,向入侵的魔鬼猛烈开火。

    每一座教堂就是一座战斗的堡垒,在遭遇些许挫折后,城内的葡萄牙人都意识到光靠脆弱的街垒是不足以阻止魔鬼的进攻,唯有坚固的教堂才能遏制敌人前进的脚步。

    大量武装人员迅速涌进教堂,教堂内的神父们也不断将他们组织起来,并且调动教堂内的圣力进行防御。

    结果……,火凤强行破开了圣卡塔琳娜教堂的穹顶,一口气丢了几十个炸药包进去。

    都说火药是中国人发明,却由西方人发扬光大。可在化学家搞清楚硝酸钾的制取方式前,西方人想获得大量黑火药也是很难的事情可对于‘革命军’来说,工业化硝田就是纸上记录的一连串无机化学反应方程式。

    像火凤丢炸药包的消耗方式,对于当前果阿的葡萄牙人来说是堪称奢侈的暴力破解教堂建筑确实坚固,经历风雨几百年都还安然无恙。可我用炸药直接炸,这总可以了吧。

    两三百公斤的黑火药从穹顶的天窗落下,这让教堂内正不断祈祷,不断鼓舞,不断顽抗的葡萄牙人陷入某种死寂。谁也没想到敌人不从正面冲过来挨枪子,反而从头顶上丢炸药包。

    轰……

    黑夜中一道雷光闪动,圣卡塔琳娜教堂内发生了一场伤亡惨烈的浩劫。所有漂亮的彩色镶嵌玻璃窗都在顷刻间爆裂,大量火焰连带浓烟喷涌而出,犹如一个火光冲天的地狱。

    穹顶建筑的特点就是顶部结构轻而脆弱,在剧烈的爆炸中整体教堂穹顶被气浪直接掀开,滚滚浓烟嘭的一下喷了出来。这场景乍一看就好像熔岩喷发的火山,势不可挡。就这么一下的功夫,耗费葡萄牙人近一个世纪才建成的大教堂就被摧毁。

    这座教堂有漂亮的方形钟塔,有两座音色优美的镀金大钟,有华丽的天主装饰,有精美的人物雕塑,有着让信徒激动人心的伟大和气势,这一切都在这么不讲道理的暴力拆迁中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教堂内数百名坚强的葡萄牙人。

    整个果阿的葡萄牙人都目睹了这一幕,这摧枯拉朽,催坚破障的力量太过强大了。足以让他们铭记百年。

    泽维尔总主教过去一向觉着世间最强大的毫无疑问便是信徒对主的信仰。现在看来这信仰远远比不上丢十公斤炸药包来得痛快。

    圣卡塔琳娜教堂背后就是仁慈耶稣教堂。包括泽维尔总主教在内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约莫两百米外的圣卡塔琳娜教堂毁于战火。这等狂暴的攻击让他们第一念头就是撤退,可他们无处可撤啊仁慈耶稣教堂内可是存放圣徒遗骨的地方。

    “我去唤醒沙勿略的圣魂,你们务必守住防线,便要时刻便为主牺牲吧。耶和华将会收容我们的灵魂。”泽维尔总主教脸色铁青的下达命令,转身进入教堂内,走向一具银棺。

    而在教堂外,一排一排近卫步兵端着火枪从被炸毁的圣卡塔琳娜教堂废墟旁走过。负责指挥他们的和卓骑在‘狗肉’背上,高声呼喝构成排枪阵型。

    城内现在到处都是火光,视线不成问题。按照乞儿向导的指示,前头那座高大的教堂就是城中最重要的宗教建筑。在教堂四周不但构筑了大量街垒,驻守了上千葡军,甚至还有几门轻量的六磅小炮蹲在防线后头。

    按照周青峰的命令,普通葡萄牙人和军队士兵都可以放下武器投降。唯独这些专门负责洗脑的宗教人员绝对不能放过,务必全部处决。

    可敌人绝不会束手就擒,近卫步兵的队列一冒头,对面的几门火炮就开火。虽说六磅炮的弹丸小,装药少,可炮好歹是炮。一条线的打过来,一瞬间就带走了四五条性命,步兵根本防不住。

    和卓当即命令队伍后撤,同时要火凤上去再丢炸药包。可等火凤真的上去了,仁慈耶稣教堂的穹顶上却放射出一道强大的圣光,一个灵魂虚影将火凤和冰凰都给缠住了。

    “见鬼,得靠我们自己啦。”和卓知道己方攻势不能停,必须不断的给与敌人重创,不断将敌人打退,使之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乃至士气崩溃。“火炮,我们自己的火炮呢?”

    相比葡萄牙一堆动辄成吨重的火炮,近卫队营属火炮可就轻便多了,只有三百多公斤,可以跟随部队前进。随着和卓的一声号令,一根一百五十毫米口径的炮管就在黑暗中隐蔽就位,虽然来不及构筑炮位,可火炮发射的威势却丝毫不减。

    炮声一响,炮弹直奔教堂方向而去。

    教堂门口就摆着两门防守的六磅炮。

    这是紧急状况下,葡军唯一能比较轻松机动的火炮。两门炮都被教堂内搬出来的大量长椅方桌围住,作为保护。可面对飞射而来的弹丸,这些堆积的木制家具就跟纸做的一般脆弱,被击中的那一刻就全部漫天乱飞,没能起到任何防御作用。

    街垒后的六磅炮也被飞射的弹丸直接摧毁,青铜铸造的炮管被打的跟炮车分离,带着旋转到处乱飞。就是这间接的余势就将附近防守的葡萄牙人打的骨断筋折,纷纷吐血。

    黑暗中的炮火来的突如其然,而且他们装填的速度也超乎防守方的想象。那怕没有构筑阵地需要人力进行复位,跟随而来的两门营属火炮还是能打出一分钟一发的高射速。相比之下对面的六磅炮还没他们打的快。

    两门营属火炮在正面不断轰击,和卓却立刻带领自己的士兵绕过圣卡塔琳娜教堂的废墟,从侧面寻找道路接近仁慈耶稣教堂。大量的葡萄牙人正在炮击下四散逃窜,可当他们发现自己退路被截时,迎面的排枪正在发挥火力。

    砰砰砰……

    闪耀的火光下,城市内相遇的敌我双方甚至距离不到二十米。燧发枪的枪口焰在频繁亮起,成排的葡军士兵和城市居民就在这接连不断飞射的弹丸下化作无名之鬼,尸横遍地。

    炸药,排枪,火炮……

    整个果阿城不断回荡人类的吼叫和嘶喊,过去都是葡萄牙人派兵袭击土著人的村落和城市,将死亡和悲痛施加在别人身上,今天他们头一回遭受了同样的惨状。

    当火凤现出金身开始焚天灭地,守护果阿的沙勿略圣魂也在高温中挣扎变形,整个城市都陷入一片恐慌。无论是在城内指挥抵抗的柯迪诺总督,还是在要塞方向指挥进攻的科斯塔勋爵都感到到手脚冰凉这简直是审判末日。

    这一刻,周青峰正在自己要塞的火箭排阵地前喊道:“给敌人一个终身难忘的火力覆盖,让他们将今晚的恐惧和无助记载到历史当中去,让他们的后代都牢牢记住今天的悲惨和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