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斩龙(通吃道人) 通吃道人.QD

第0501章 上帝,请不要为我哭泣!

    最早打响夜袭炮声的是亲自指挥骑炮排的武大门。这个高大的汉子借着夜色掩护,偷偷摸摸的带着两门新式骑炮,出现在葡萄牙清剿部队后方营地外,炮口瞄准了对方的马厩潘吉姆的地域很小,东西南北纵深不过六七公里而已,能快速机动的骑兵威胁太大了。

    “来,三秒真男……,不对,不对。三分钟真男人!”武大门一开口便成了笑话,引得骑炮排的众人在黑夜中呵呵直笑。

    只是笑归笑,开火后却真的见功夫。

    改进型的骑炮由两脚炮架布设在简易构筑的斜坡坑底,开火后自动复位下滑,装填手们以飞快的速度清理炮膛,重新装弹。虽然新骑炮口径变大,可在不精确瞄准只追求爆发射速的情况下,还是能达到每分钟五发的弹雨效果。

    轰轰隆隆的三十发炮弹打完,骑炮排立马开溜,准备像刺客般躲进黑暗中蛰伏。可就当他们将滚烫的火炮拖走时,有些炮兵却惊喜的喊道:“营长,你快看。”

    葡萄牙人在道路两边简单修建了马厩,里头是葡军骑兵的三百多匹马。三十发炮弹打过去,立马将马厩里可怜的战马打的血肉横飞。连带照顾战马的土著士兵也是鸡飞狗跳。

    几辆运输草料的马车被炮弹击中,当场烧起大火。火光下能清楚看到敌方人员在到处乱窜,根本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击。不但土著士兵在乱跑,就连葡军军官都在乱跑。

    “营长,马啊,那些马呀。”骑炮排的士兵们看到这等乱局,一个个都眼红。他们盯上的是敌方混乱中失控的三百多匹战马虽然现场混乱,可被打死的战马只是小部分,大部分战马受惊脱缰之后正在到处乱跑。而周青峰这次来果阿的本意就是为了战马。

    “奶奶个熊啊,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若是高大牛来指挥,他肯定严格执行战场纪律,对那些乱跑的马儿理都不理,完全按照作战计划来打。可武大门这个愣货却是心头胆大,他一挥手就喝道:“留五六个人先把我们的炮送走,剩下的跟我上去抢马。都把自己的枪拿出来,看到不顺眼的就一枪轰过去。”

    武大门说完,又加了一句:“对了,抓那些养马的当俘虏,让他们给我们驾车牵马。我们人太少,占这个便宜得人多才行。现在听我号令,上啊!”

    骑炮排三十几号人一同伺候两门炮,这时候要去抢劫真心人手不够。武大门领头就打起了俘虏的注意,他早就发现这果阿的土著都特别乖觉,遇事不反抗,那怕去死都逆来顺受。

    刨除伺候火炮的,武大门用自己的军阵链路将剩下的士兵链接起来。大伙全部端出用于自卫的短管霰弹枪,嗷嗷叫的就朝约莫三百米外的敌军马厩方向跑去。

    马厩方向几辆草料车烧的正旺,到处都是仓皇乱窜的人头。好不容易有负责任的葡军军官站出来重新组织人手,黑暗中就出现一群如狼似虎的‘抢劫犯’。

    “打那些大鼻子穿军装的。”武大门吼了一嗓子,亲自瞄准一名佩戴军刀的葡军军官就轰了一枪。三十毫米口径的短管霰弹枪不但是火枪骑兵的制式武器,也是近卫队内所有勤务和非直接战斗人员的自卫武器。一枪打过去就能把人打成流血不止的筛子。

    中弹的葡军军官当场倒飞,摔倒在地。其刚刚聚拢起来的一批土著马夫顿时惊骇欲死。武大门却端着空膛的霰弹枪上来抓人,推搡着要他们去牵马驾车,跟随自己离开果阿的土著也有天赋,他们在上百年的驯化中学会了如何以最快的速度体察上位者的意思。

    这伙凶神要我们牵马?没问题,我们立刻就去牵马。

    凶神们还要我们去把运载马料的车辆拉过来?这也好说,我们马上就办。

    武大门将手下的士兵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去轰葡军,抓土著俘虏。一部分负责看守俘虏,确保他们不会逃跑。两部分还轮流交替,打空了弹药的士兵抓住俘虏就回来负责看守。看守的士兵抓紧时间重新装填,装填好了就去抓俘虏。

    着火的马厩附近枪声隆隆,黑夜中不断有葡军被打死打伤,更多乱跑的土著士兵和马夫则被抓回来。这些俘虏负责给武大门等人收集乱跑的战马。仅仅十几分钟的时间,武大门就控制了超过七十多名俘虏和近两百匹高头大马,还包括七八辆运载马料的车辆。

    当发觉自己控制能力快到极限,武大门立马见好就收,开开心心的带队离开。等葡军大部队聚齐杀过来重新控制局势,就发现己方马厩里已经抢掠一空除了开头被火炮打死的马匹,还有些战马是因为带不走被刻意屠杀,就是不给葡萄牙人留下。

    安东尼阁下在炮击开始时就挨了马匹后腿一蹄子,等他痛醒就发现身边多了好些端着粗大枪管的东方士兵。他干脆趴在地上装死,纹丝不动,直到己方人员赶到才痛哭的爬起来。

    “那些东方魔鬼抢走了我们的战马。”安东尼捂着胸口,向赶来的神父寻求治疗。可当他抓住一名神父的手像个孩子般要哭诉一番,却发现这名神父压根没管自己,反而呆呆傻傻的看向东面果阿城的方向。

    城市方向怎么了?

    安东尼扭过头,也跟着呆愣难言。三公里外的圣卡塔琳娜教堂被爆破了,穹顶喷发,火焰冲天。没一会圣徒沙勿略的圣魂跟火凤大战,被显出金身的凤凰用烈焰焚烧,连带整个仁慈耶稣教堂也变成了一个大柴堆,烧的映照半边夜空。

    果阿城内教堂极多,火焰也就极多。汹汹烈焰构成一片火海,仿佛要烧毁整座城市。

    “哦……,上帝啊!”神父当即悲泣,无力的跪地哀嚎。这些神棍最强最自豪的就是信仰,可当神圣的教堂都遭到劫难,他们最强的心理防线也随之垮塌。

    “神父,神父,快给我治疗。我胸口疼的难受。”安东尼刚刚被马踢的时候,胸口麻木的没有感觉。可现在随着时间推移,他是越来越痛,已经到了浑身冒冷汗的地步。

    可是相比安东尼这点疼痛,更可怕的事情发生在神父身上。当对方试图给与治疗时,却发现自己体内的圣力正在消散点点圣力从他们体内飘出,犹如星尘飞舞,慢慢化为无有。教堂被毁,神职人员的信仰动摇,力量源泉就迅速枯竭了。

    “不,不,天父怜悯我,不要抛弃我。”神父正在惨嚎。他们的神术体系跟东方靠修炼的来的大不相同,是靠坚定信仰作为根骨,聚集信徒愿力凝练得来。这种力量来的容易,失去的也容易。

    失去圣力的神父连个普通人都不如,他们会力量被反噬,被吞没,被消融。安东尼就眼睁睁看着眼前的神父在迅速衰老,干瘪,枯萎,最终成为一个丑陋可怕的活死人。

    “上帝啊!”安东尼还是习惯性的喊了一声,他连忙松开神父的手,忍着胸口的疼痛远远躲开。不但他在躲,其他葡军士兵也被身边神职人员的变化吓了一大跳。他们平日视为最神圣最可靠的神父居然变得跟魔鬼一样,甚至比魔鬼还更加可怖。

    “我得去找我的叔叔,现在只有他才能帮助我。”安东尼忍着疼,想办法找来一匹马。他要继续向西,向敌人要塞方向而去。他的叔叔科斯塔勋爵正在前线指挥炮战,刚刚两门四十八磅重炮的怒吼可是震耳欲聋,威震四野。

    和安东尼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大量葡军都觉着被纵火的果阿城肯定有大量敌军,现在只能向己方势力最强,有大量火炮护身的科斯塔勋爵靠拢才行。他们沿着道路迅速向西,希望能得到团体的庇护……

    可就当安东尼等人摸黑走到半路,却看到远处的夜空连续亮起一连串的流星。这美丽的流星是如此的耀眼,甚至可以称之为灿烂之光。它们先向空中飞起爬升,在漆黑夜空中留下美丽的轨迹,过了一会却又迅速坠落。

    安东尼拉住了马的缰绳,呆呆的看向前方,心头剧痛。他第一时刻还以为这流星是自己叔叔制造的,但他很快明白一件事科斯塔勋爵手里可没这个玩意,能搞出这动静的只可能是西面的那些东方魔鬼。

    流星坠地,立马炸开成片的焰火。剧烈的爆炸在地面铺开,犹如一张绚丽的火焰地毯。一张一张燃烧的地毯又连接成片,覆盖了前方偌大的区域构成火海。火海之中,是殉爆的弹药车,是被炸飞的火炮,是成为燃料不断乱跑的人影。

    “不,不,不要这样。”这会轮到安东尼从马背上跌下,悲痛哀嚎。他身边跟随的葡军士兵全都陷入呆滞,大家的脑袋里都是一片空白。“主啊,不要抛弃我们?我们需要你的引导。”

    可惜上帝不存在,更不会降临。会降临的只有一发又一发呼啸升空的重型火箭弹。随着制造工艺的提升,‘革命军’制造的火箭弹都不再使用滑轨发射,而是用定向炮管发射,这样可以获得更大的初速,更好的精度也就可以玩大规模的火力覆盖了。

    周青峰站在自己要塞的墙头,冷冷看着一千五百米外正在进行弹幕徐进的覆盖火力。他不言不语,甚至面无表情。

    文若兰紧张了一夜,此刻也跟着上了城墙,当看到这灿烂却毁灭的一幕,不由得低声叹道:“过去术法高深之人便是英雄,今后科技强大的王者才能登顶。”

    周青峰顿时为此开怀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