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邻居是皇帝 青史尽成灰

第514章 传说中的岁币

    输人不输阵,任天行跑来见叶华,也是有所准备的,这个大海盗要告诉叶华,老子虽然低头了,可却没有下跪,别想予取予求,老子不受这个!

    奈何老娘被弄了过来,他是彻底落了下风,可任天行还有些别别扭扭,他可不想被叶华看扁了!

    “侯爷,请看吧,这个人或许侯爷会认识。”

    两个水手,押着一个家伙到了叶华面前,不用动手,直接就跪在了叶华面前,磕头如捣蒜。

    “拜见侯爷,拜见侯爷!”

    叶华扫了一眼,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

    “你叫李覃是吧?”

    被认出来,此人趴在地上,烂成了一滩泥。

    任天行抱了抱拳,笑道;“侯爷,就是这个兔崽子,最能编排你,说的那些事情,简直匪夷所思,他讲你长得像鬼一样,每日吃人心,好女色,贪财好利,还说你家的马桶都是玛瑙的……我把他给侯爷抓来了,听凭侯爷发落!”

    叶华微微点头,瞧了瞧李覃,用脚踢了两下。

    “你也是世家子弟,虽然本事不行,但是在文章里,道德自居,全是圣贤之道,貌似是高古的君子!怎么,你背弃大周,逃到了江南,就信口雌黄,这前后差别,未免也太大了吧!”

    李覃趴在地上,脸骚得通红,低声道:“侯爷见谅,小的,小的生活所迫,不得不为!”

    “呸!”

    任天行狠狠啐了他一口。

    “你还生活所迫?有手有脚,你去扛包赚钱啊!天天在秦淮河流连,跟一群青楼女子饮酒作乐,写文章戏曲,你不是挺高兴的吗?”

    李覃更加无地自容,他要不是在秦淮河的花船喝醉了,怎么会被任天行的手下抓到,这个后悔就不用说了。

    “小人,小人不过是苦中作乐,强作欢颜,而已!”

    任天行听着他的话,直接抽出了一把匕首。

    “侯爷,什么叫文人无耻,算是领教了,他牙尖嘴利,还敢狡辩。我先把他的牙齿都剜下来,然后再把舌头割了!”

    任天行说到做到,他这些年,不知道剐了多少大胡子,动作十分娴熟,探手就掐住了李覃的脖子,将嘴巴捏开,匕首就要下去了。

    “等等!”

    叶华拦住了任天行,李覃死里逃生,惊恐万状,身上的衣服都被冷汗湿透了,汗珠顺着鼻子尖不停往下流。

    “别那么紧张,也不用害怕,我可以放你回去,也可以让你继续过好日子。”

    “不!”

    李覃惊恐大叫,而后痛哭流涕,以头杵地。

    “侯爷,饶了小人吧,小人有罪,小人无能!小人不该偷偷跑去江南,还请侯爷念在小人并没有和南唐逆贼同流合污的份上,给小的一条活路,小的,小的哪怕去做书吏也行啊!”

    “呸!”

    任天行一口痰,摔在了他的脸上!

    这伙还往脸上贴金呢,你是太没用了,李弘冀都懒得用你!

    “别吓到他。”

    叶华呵呵两声,“李覃,你想回大周,是绝无可能了。我现在可以放你去江南,到了金陵之后,你要继续写文章,继续跟江南的士人高谈阔论,结交朋友……对了,我还可以出钱,帮你弄一个报纸。”

    “报纸?什么是报纸?”李覃傻傻问道。

    “就是登载各种消息,刊登文章的载体。说白了,就像诗集文集一样,不过内容都是最新的,三天一版,五天一版,面向江南的官绅市民发行。”

    李覃虽然是个废物,但是组织过不少文会,每次都会把写的文章诗词集结到一起,刊登抄录,在士林传播。

    叶华所说的报纸,应该也差不多,只不过加入了时政消息,逸闻趣事。李覃很熟悉金陵的情况,别看老百姓困苦,可上层人都过得滋润着呢,有钱人,学子,官绅,少说也有几万人,要是能有十分之一,购买他的报纸,都是一笔财源,而且靠着报纸,还能左右士林舆论,这,这可是个好东西啊!

    “侯爷,你当真让小人去干这个?”

    叶华笑着点头,“本爵还会说假话吗?我现在就放你回去,顺便给你一笔钱,你要去联络印刷排版的工匠,还要找到合适的写手,三个月之内,我要看到报纸出现在金陵,能做到吗?”

    “能!”

    李覃咬牙,“小的一定办到,只不过……”他咧嘴凄苦道:“李弘冀是不会允许小的替大周说话的,报纸怕是办不下……”

    “谁让你替大周说话了!”叶华哼了一声,“你的狗嘴里,还能吐出象牙?”叶华毫不客气道:“你就好好发挥捕风捉影,罗织编排,无中生有,恶意栽赃的本事,说的越难听,越夸张越好,总之,你要记住了,编的好了,以后大军进金陵,你能保住狗命!编不好,你就是二罪归一,到时候就剐了你!”

    李覃死里逃生,还能说什么,只能没口子答应,叶华其实也懒得多看这样的哈巴狗,交代清楚,就赶快让赵二带走了……

    全程目睹一切的任天行,起初是大惑不解的,叶华是不是有病,居然花钱让别人骂自己,这不是犯贱吗?

    可又琢磨了一会儿,任天行的身躯就不由自主颤抖起来,他甚至不敢抬头和叶华对视了!

    可怕,太可怕了!

    李覃这种家伙,就是个没用又恶心的癞蛤蟆。

    按照任天行的想法,干脆杀了就算了,实在是找不出存在的价值。

    但问题是叶华就找到了,他把李覃送去了金陵,还给了他报纸这个大杀器。从此之后,李覃就能左右江南的舆论,谎话说了一千遍,也就变成了真理。有这家伙不停灌迷魂汤,南唐上下,早晚会迷糊的!

    一个废物,愣是给榨出了油水,发挥出价值!

    好一个厉害的冠军侯,在这家伙的眼里,八成所有人都是工具,区别只是要怎么用而已。德才兼备的,能做事的,自己留着,什么用处都没有的,塞给对手,烂泥扶不上墙的,还能去混淆视听。

    真他娘的一点也不浪费啊!

    相比起叶华,他这个海贼王的手段,实在是不够看的,简直天壤之别。

    一个战忽局,彻底吓住了海贼王。

    任天行想了想,急忙将叶华拉到了一边。

    “侯爷,你是这份的!”他竖起了大拇指,“姓任的服了!不过我还有件事想不通。”

    叶华笑道:“但说无妨!”

    任天行用力吸口气,然后压低声音道:“侯爷,你这么大本事,为什么还屈居人下,给那个昏君做事啊?姓任的这点能耐,都能聚集上万兄弟,在海上称王称霸,以侯爷的本事,坐上那把椅子,不跟玩似的!没有别的,侯爷要是愿意竖起大旗,姓任的就给你当马前卒,冲锋陷阵!”

    真不是海盗,就是够野的!

    跟他讲什么忠君报国,估计是半点用处都没有。

    叶华耸了耸肩,“在京城,比我本事大的人多了,想想吧,韩熙载都能把你玩弄于鼓掌之中,他在我大周,也仅仅能当个御史中丞而已!”

    “啊!”

    任天行的脑门见了汗,他奶奶的,真的这么可怕吗?

    那开封岂不是吃人的魔窟?要不老子还是在海上混日子算了,可,可大周又有了指南针,想跑都跑不掉,实在是伤脑筋。

    任天行愁眉苦脸,倒是任母,老太太很明事理,她见儿子蹲在地上,就走了过来。

    “别想了,当初你是官逼民反,不得不反,可你还能当一辈子贼吗?朝廷肯用你,就投降了吧,当了官,也能光宗耀祖,替你们家争光添彩!”

    任天行看见老娘,就止不住流泪,这么多年了,母子俩还是第一次相见,滋味难以形容。按理说,他是该听老娘的话,可他手下那么多人,如果投降了大周,朝廷翻脸无情,又该怎么办?

    叶华看起来,还是个正人君子,值得相信,可大周朝廷,究竟还有多少妖孽,他这个身板,能不能扛得住?

    正在任天行发愁的时候,赵二去而复返,他快步到了叶华面前。

    “师父,弟子让人把李覃送走了,不过李覃临走的时候,告诉弟子,他听说,吴越那边,要把国库存银,交给南唐,充作岁币,换取和议!”

    “什么?”

    叶华眉头紧皱,“消息可靠吗?”

    “可靠!”赵二道:“李覃为了活命,不敢欺骗我们,而且这笔钱还不少!”

    “不少是多少?”

    “至少这个数!”赵二伸出了两根手指头,“应该有二百万两!”赵二的声音都变了,“师父,咱们该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