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邻居是皇帝 青史尽成灰

第583章 死而复生的孙相公

    孙晟是高密人,后唐年间进士,和韩熙载一样,都是从北方逃到了南唐,相比起韩熙载,他幸运一些,李璟还算信任他,李弘冀掌权,也很重视这位老臣,后来因为变法的关系,孙晟和李弘冀发生冲突,被罢免了宰相。

    虽然罢相,但孙晟还保留太子太师衔,享受礼遇。

    等到叶华兵进金陵的时候,孙晟跟着冯延己等人,一起献城投降,再到冯延己和宋齐丘倒台,他就成了降臣当中,资历最深的那一个。

    只不过大周上下,并不重视他,扔在了一边。

    他有实力,也有动机,叶华怀疑他是兴风作浪的人,刚想查孙晟,结果这个人就死了,而且还是感染瘟疫死的……叶华就看了眼李肆,“师兄,最近北城这边,死的人多吗?”

    “有一些。”

    李肆答应道:“一条街,几十个人一起发病,差不多死了一半。经过我的调查,发现了这些百姓,家里没有水井,都要到街口的琉璃井挑水吃,井里有尸体,百姓饮用了脏水,感染了瘟疫。我已经下了严令,要求所有人必须喝烧开的热水。所有水井,都有专门人员,日夜守护,防止污染,水井周围,十丈之内,不能有泥水粪便一类的脏东西。”

    通过李肆的介绍,大家伙都清楚了,原来瘟疫居然也是以穷苦人居多。

    孙晟身为宰相,家中不至于连一口水井都没有。

    最近又执行严格的宵禁,人员流动非常有限,孙晟突然得了瘟疫,还暴毙了,让叶华很是怀疑。

    “我要去孙府看看,吊唁孙相公。”

    李肆立刻道:“我也去看看,居然感染了孙相公,看来是我没有做好啊!”

    他们俩要去,徐铉也站起来,“好歹同僚一场,我也去!”

    老魏眉头颤抖了两下,话到了嘴边,又改口道:“冠军侯,你要小心啊,千万不能染上瘟疫,没有你坐镇,老夫六神无主,心里慌啊!”

    叶华笑了笑,“魏相公放心,我这个人命大,一般的瘟疫奈何不了我!”

    叶华三个人要去,赵大二话不说,带着一百名最精干的士兵,贴身保护。

    别看赵大平时憨憨的,但是到了关键时刻,的确够意思,讲义气。

    这种性格,做朋友是真的不错!

    他们像是旋风一样,赶到了孙府。

    通禀之后,顺利进去。

    此刻的孙府,已经是一片白色的海洋,高大的灵棚,竖着白幡,密密麻麻,像是稻穗一般。

    在灵堂中间,摆着一口阴沉木的棺材,又大又沉,两边有香炉,火盆,还有纸人纸马,摆着九莲灯……孙晟的几个儿孙,跪在灵前,哭得跟泪人似的,眼睛都肿了。

    看到客人来吊唁,纷纷磕头,哀恸心碎。

    徐铉看了看,上前施礼,还烧了一炷香。

    “孙相公,你我同朝为官,不想你竟然先走了,没有别的,愿你早登极乐!”徐铉说完,直起腰板,退到了一边,孙家人不停道谢,抹眼泪。

    倒是叶华和李肆,他们两个都没动。

    叶华伸手,把孙晟的长子叫过来。

    “令尊是几时染病的?”

    “前天!”孙秀急忙答道。

    “为什么没有上报?”

    “回侯爷,最初以为是头疼脑热,父亲年纪大了,经常生病,可是到了昨天,就上吐下泻,还,还便了血!晚上,晚上就不成了……”说到老爹惨死,他又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举起袖子,叶华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他微微一愣,随即有了主意。

    “人既然死了,你们要节哀顺变,令尊是如何染病,可有线索?”

    “有!”孙秀道:“我们府上有个老妈子,她私自跑去城南,给家里送东西,结果她们家的那条巷子有人染病,她就把病带回了府中。”

    “那个老妈子呢?”

    “前天就死了,已经送去城外……烧了!”

    叶华和李肆互相看了下,好啊,这就叫死无对证!

    叶华想了想,笑道:“你们做得很好,瘟疫非比寻常,染上了瘟疫,一定要把尸体深埋,或者焚烧,不留痕迹,才能万无一失。”

    “是是是!我们都知道,绝不敢怠慢马虎!”

    叶华颔首,赞道:“很好,既然如此,那就请你们立刻动手,把令尊也烧了吧!”

    “什么?”

    孙秀失声惊呼。

    “侯爷,你,你不是说笑吧?”

    叶华板着脸道:“本爵岂能拿瘟疫说笑话,你们若是不赶快烧了,本爵就要亲自动手了!”

    此话一出,孙家的人都疯了,哪能让你烧了啊?

    徐铉也忍不住咳嗽,“侯爷,孙相公德高望重,似乎不该如此,我看深埋就是了!”

    “不行!”

    叶华不容置疑道:“孙相公染病非常快,死的又这么急。以我的判断,他应该和寻常的瘟疫不同,更厉害,更要命!所以,为了金陵百姓的安全,必须把他烧了!”

    老爹要被烧了!

    孙秀,还有几个兄弟,他们的下一代,全都挡在了棺材前面,横眉立目。

    “不许烧,谁敢烧,我们就拼了!”

    “没错,我爹一生功名,不能连尸体都没有!”

    “想烧就烧我们吧!”

    ……

    这几个人大声嚷嚷,悲愤欲绝。

    徐铉的确是个好人,他扯了扯李肆的衣襟,“那个李学士,你劝劝侯爷,如何?”

    李肆比叶华还横,他没搭理徐铉,直接对两边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去,取木柴来!”

    “遵命!”

    士兵冲出去,取来木柴,摆在院子中间。

    赵匡胤带着人,把灵棚的木桩给拆了,摆在地上,下面都是木头,还有人弄了两桶火油,给撒在了木柴上。

    “来人,把棺材抬到木架上,准备烧了!”

    叶华板着脸道。

    赵匡胤一步冲上去,孙家人想拦着,他们哪里是赵大的对手,被赵匡胤抓起来,像是小鸡一样,就扔到了一边。

    而后十几名士兵,一起动手,将沉重的棺材抬起,稳稳放在了木架上。

    孙家人痛哭哀嚎,不停往上冲,结果面对如狼似虎的骠骑卫,他们全都束手无策,只能瞪眼瞧着。

    徐铉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这就是降臣!

    人家用你,怎么都好说,不用你,就跟狗一样!

    虽然往日自己也看不惯孙晟结党营私的做派,但好歹他也是读书人的翘楚,位列宰相,总要有点体面吧!

    就这么活生生烧了,连全尸都没有落下,惨啊!

    徐铉在心里哀叹一声,他甚至有点意兴阑珊了,哎,找个机会,我要辞官算了,退归林下,至少能有块土埋自己。

    徐铉这么想着,那边叶华厉声道:“准备,点火!”

    “完了!”

    徐铉把眼睛一闭,就在这个当口,突然木架上的棺材动了,从里面传出啪啪的拍打声,下面的木架不是很稳,都跟着一起晃荡。

    徐铉揉了揉眼睛,果然如此!

    他气得一跃而起,不顾一切,冲到了叶华面前,五官都扭曲了。

    “冠军侯!你瞧瞧!孙相公在天之灵都被你惊动了,他不安心啊!这,这是要诈尸了!你,你快点下令,把木材都撤了,不许烧了!”

    徐铉焦急大叫,吓得脸色都白了。

    这要是惹了阴魂厉鬼,他不也跟着倒霉吗!

    叶华只是似笑非笑,懒得说话。

    李肆气得揪住徐铉的衣服,怒吼道:“徐学士,你脑子坏了!孙晟根本没死!”

    这一句话,像是个晴天霹雳!

    雷得徐铉外焦里嫩,骨酥肉麻,酸爽无比!

    “没,没死!”

    徐铉猛地回头,冲到了棺材前面,用力拍打,怪叫道:“姓孙的,你给我听着,到底是死是活!你说句话,不然,不然我就烧了你!”

    事到如今,里面的人还能怎么办!

    “徐,徐兄,我,倭没死啊!”

    这声音很低沉,可徐铉还是听出来了,的确是孙晟!

    “快,把棺材板撬开!”

    赵匡胤伸手,猛地一推,棺材板落地,轰的一声。

    孙晟穿着一身寿衣,从里面坐了起来,低垂着脑袋,比霜打的茄子还要不如,简直不敢抬头见人!

    这一出“死而复生”的大戏,来的是这么突然。

    徐铉懵了。

    他猛地伸手,揪住孙晟的前胸,把他从棺材里愣是给拖了出来!

    瘦小的徐铉,竟然有如此爆发力!

    他瞪圆了眼睛,切齿道:“孙晟,你给我说,你到底是死是活,得没得瘟疫?”

    孙晟抬头看了看徐铉,又低下了头,无奈道:“你都看见了,何必问我!”

    “那你为什么要装死?”徐铉怒吼着,吐沫星子喷了孙晟一脸,“你说,是不是你唆使人传播瘟疫的?你个丧尽天良的畜生,老子打死你!”

    徐铉是真的气坏了,他挥起巴掌,左右开弓,把孙晟的槽牙都给打掉了。这时候孙秀等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全都凑过来,哭着道:“徐叔父,别打了,念在同朝为官的份上,我爹那么大年纪了,打不得啊!”

    “呸!你们这些兔崽子,跟着你爹装死骗人,你们都该千刀万剐!”

    徐铉简直像恶鬼附体,刚刚他还在心里埋怨叶华,现在却清楚了,叶华早就看出他是装死,故意用火烧,逼着他现形啊!

    侯爷,你可真高!

    “孙晟,你现在就说,为什么装死?你到底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