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邻居是皇帝 青史尽成灰

第588章 勇者,胜!

    外面的骑兵疯狂劈杀,仗着战马的冲击力,凿穿了叛贼的队伍,他们踏着尸体,来到了政事堂的前面,和众位大臣见面。

    等看到来人的时候,陈乔高兴的劲头儿没了!

    他以为是来了哪一位大将呢!没想到来人额头宽阔,目生重瞳,居然是李煜!这位六皇子不是醉心诗文吗?

    跑去了大周几年,怎么连骑马打仗都学会了?

    瞧他浑身是血,刚刚杀过人的!

    这世界太疯狂了!

    陈乔觉得心脏都承受不了,眼前不停发黑,原来李煜当了绣衣使者,不是挂名而已,是真的涨本事了!

    “下官拜见侯爷。”

    叶华点头,“你带了多少人马过来?”

    “三百,城中就有这么多绣衣使者!”李煜老实道。

    叶华毫不迟疑道:“你带着人去后面支援,防止叛贼偷袭,前面有我们撑着就行了!”

    “遵命!”

    李煜转身带着人走了。

    好容易来的援兵又没了,陈乔眼巴眼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不就要完蛋吗?他痛苦地抱着脑袋,可下一秒,头发被人揪住了,韩熙载猛地把陈乔揪了起来!

    他黑口黑脸,四目相对,怒道:“陈相公,莫非你还想给逆贼当臣子吗?”

    “不,不想!”陈乔哀求道:“韩相公,我,我会以身殉国!”

    “呸!”

    韩熙载狠狠啐了他一口,“你敢对自己下刀子,不敢杀敌,还算是男人嘛?”

    陈乔很尴尬,他这辈子别说杀人,就连杀鸡都没有干过,这不是为难人吗?韩熙载可不管,扔了一把刀给陈乔,然后转头道:“侯爷和魏相公坐镇指挥,我们去助战!”

    叶华略微沉吟,“韩相公要保重!”

    “请侯爷放心!”

    他跟陈乔也冲上去了,原来的护卫亲随,甚至家丁家将,都冲了上去。还在魏仁浦和叶华身边的,不到二十人了。

    老魏眯缝着眼睛,笑呵呵道:“国乱显忠臣,这几个人还算不差!”他说完之后,扭头对着叶华道:“侯爷,差不多就行了,你有什么高招,该拿出来了,还有,你在哪藏了救兵,也都派出来,把那些逆贼都给收拾了,老夫也好睡个安稳觉啊!”

    说完,魏仁浦还打起了哈气。

    叶华看了看他,“魏相公,你要援兵是吧?”

    “没错!难道没有吗?”

    “有!”

    叶华说着将一口宝剑,放在了魏仁浦手里,然后自己紧握着一口刀,冲着身边仅剩的人道:“弟兄们,可愿意随我杀贼!”

    “愿意,愿意!”

    “誓死追随侯爷!”

    ……

    魏仁浦真的傻眼了,难道叶华真的没有暗中准备吗?

    就凭着三千人马,还有官府的衙役,各种护卫亲随,家丁家将,拢共算起来,也不会超过五千人,真的能挡得住如狼似虎的叛贼吗?

    这就是冠军侯的水平,你丫的不会浪得虚名吧?

    老魏呆了半晌,用力跺了跺脚,罢了,老夫也拼了,反正总比坐以待毙强,魏仁浦怀着必死之心,跟在叶华的后面,也冲了上去。

    此时城中乱成一团,而就在城外钟山的一处山谷,一群人守护着三间茅草屋,在草庐当中,有几个人双膝跪坐,中间是一个十四五的少年郎,长得眉清目秀,十分好看,一双硕大的眼睛,随着一个身影,来回转动,在眸子深处,似乎还能看到一丝的恐惧和敬畏。

    这个少年正是李弘冀的儿子,金陵城破之时,他离奇消失,却没有想到,这小家伙没有隐姓埋名,逃亡躲避,居然还在金陵城外。

    站着的那个人,身量很高,很瘦,看样子四五十岁的样子,皮肤光洁,有一种不正常的白皙,竟然和女子差不多。

    只不过他眼神阴翳凶戾,四处扫着,就好像一条毒蛇。

    突然,蛇一般的双眼,落在了末座的李覃身上,此人声音怪异,明明就在眼前,却好像离着很远似的。

    “李先生,你首创报纸,熟悉民情,据你所知,北虏有多少兵力?”

    所谓“北虏”就是对大周的蔑称,李覃就是那个被叶华放回江南,授意他办报纸的那一位。

    听到对方的发问,李覃连忙跪直了身体,“北虏过江的人马,在十万以上,大约有三四万人跟着伪帝郭荣去征讨南汉,还有两万屯扎在江州,似有意剑指荆湖,还有一万人,去了寿州一线。”

    站着的人微微颔首,“照李先生的说法,叶华手里的兵马,不会超过三万?要驻守这么大的地方,他也真是胆大包天啊!”

    “叶华为人,向来如此,他用兵也以弄险见长。或许在他的眼里,有三万人马,足够保守住金陵了!”

    那个人的双眼突然一缩,厉声道:“他真的会全力以赴,守卫金陵吗?”

    李覃的心咯噔一下子,说实话,他也不知道眼前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有人称他大龙头,有人叫他尚书令,小皇子又管他叫阿父,至于还有些文士,称他为谢兄……总而言之,这是个神秘到了极点,又手段才智都是顶尖儿的人物。

    在他面前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李覃暗暗比较,他也见过叶华,这俩人究竟谁更可怕?叶华名气不小,但是他年轻,总是笑眯眯的,人畜无害,远不如眼前之人来得恐怖!

    “李先生!”

    一声低呼,把李覃叫醒了,他慌忙道:“只要金陵不乱,纵然别的地方都丢了,也不用在乎心疼!”

    此话说完,那个人沉默半晌,突然朗声大笑,十分开怀。

    “李先生睿智,叶华渡江不过几个月,他自然要全力以赴,算计自己的得失了。”他继续道:“守住金陵,确乎是不错的办法,可他忘了,城中还有我的一万精兵没动,只要等我收拾了四周的北虏,就能里应外合,杀进金陵,到时候大家伙共同辅佐公子登基,重建大唐江山!”

    ……

    商议妥当,这帮人就迅速分散离开了村庄,各自去安排行动了。

    李覃从房间出来,偷偷摸了摸脑门的冷汗。

    他本来是想把叶华卖了算了,可话到了舌尖儿,又鬼使神差,改了说法。

    奶奶的,老子真是被叶华给吓怕了,一点胆子都没有,白白错失了好机会,金陵这么空虚,要是能打下金陵,该多好啊!

    他正在想着,突然有人牵着一头驴跑了过来。

    “李先生,这是尚书令特意送给你的。”

    李覃道谢,接过缰绳,爬上了驴背。对方冲他一笑,用手推了推鞍子,转身离去,看似漫不经心,却有一张纸条,留在了李覃的手边。

    李覃没敢看,他催动毛驴,跑出去五里远,这才努力平静下来。

    悄悄展开纸条,上面只有一个符号,是个对勾!

    当看到这个符号的时候,李覃如遭雷击,浑身颤抖,背后的衣服瞬间被冷汗湿透了。

    他总算是明白了一句话,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这么隐蔽的地方,半天前才通知集聚,居然也逃不过叶华的眼睛,他是有多厉害啊?李覃觉得不管是尚书令,还是大龙头,这一次彻底栽了,虽然你们准备很久,手上的势力很强,但是跟你们对阵的根本是个妖孽!

    人怎么可能赢得过神呢!

    想到这里,李覃急忙将纸条吞进了肚子里,一阵风吹来,打了个喷嚏,裹紧衣服,匆匆离开。他已经什么都不干想了,只盼着能快点结束,日后哪怕做个农夫呢,也好过提心吊胆,夹在一群疯子之间捧着卵子过日子!

    有很多时候,胜负就在一瞬间。

    陈石和符昭信带领人马,猛攻水师大营。

    很不幸他们陷入了苦战。

    水师这边居然早有准备,他们安排马诚信刺杀陈石,一计不成,他们还有第二计,水师结寨自守,他们搭建了坚固的围墙,并且用弓弩疯狂射击。

    陈石发了疯似的猛攻,除了身上中了十几箭之外,一无所获,而此时城里已经开了锅。

    “奶奶的,拼了!”

    陈石重新披上了一层大叶甲,手里的兵器换上了巨斧,他挑选了五百人,两百人在前面冲锋,给后面人开路,用身躯阻挡弓箭,后面人带着弓弩掩护,互相配合。

    这是陈石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石头,小心!”

    符昭信的眼圈都红了,他恨不得自己冲上去,奈何他没有那个本事!只能对手下其他人道:“准备好,一会儿随我杀进去!”

    面对十倍敌兵驻守的水寨,陈石发足狂奔,身后的士兵跟着一起怒吼,地动山摇,对面的弓弩越来越多,箭失像是不要钱一样,比飞蝗还要多!

    陈石只是用左臂上的小盾格挡,保护面门,其他的部位根本无暇顾及,距离水寨越来越近,已经有二三十人,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陈石终于冲到了二十步之内,他从后背抽出三支短矛,嗖嗖嗖,三个弓箭手倒毙,营寨出现了空挡,他毫不犹豫,单手攀着木头,另一只手紧握斧头,冲进了营寨,在陈石背后,接二连三的甲士,不顾一切冲了进去。

    这时候陈石已经冲到了寨门的位置,他猛地挥动斧头,砍到了几个水兵,然后对准碗口粗细的横杆劈了下去,一下,两下,三下,四下……轰,寨门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