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活儿该

第九十九章 冤家终路窄

    北京城,护国宁漕佑民观。

    如今天子信玄,龙虎衙门设遍州府,道观更是多如牛毛。但说起这护国宁漕佑民观,依旧来历非凡。

    嘉靖年间,龙虎气逸散,妖星震动,天下乱象初显,各地妖邪难以抑制。

    如今的天师道大真人,凌霄法清妙义飞元真君,俗名义初的张天师,当时还只是个不经事的孩子,却一举修成了近千年来无人修成的太平洞极经》,是龙虎山少有的少年天师。

    嘉靖帝下旨召见于他。张义初第一次进北京城,便看出京城里妖患丛生。

    他当即出手,先后降服了金鱼池的蝎子精、永定门外沙子口的蝎虎精、西直门外莲花庵的蜈蚣精等一干妖害,在京城名声大震。

    嘉靖大喜,当即大兴土木,在京城修建占地数百间的“护国宁漕佑民观”,作为张天师入京朝觐时的行辕,更称呼比自己小得多的张义初,是当世小神仙,常常与他彻夜长谈。

    尔后四十年余,神皇帝十岁继承大统,朝堂风雨飘摇。张天师再次进京,伴驾足足十五年,才飘然回到龙虎山。

    他辅佐三代君王,是两代帝师,天师道的势力拔地而起,成了卧国器而眠的庞然大物。

    后来壬辰之战,易羽自朝鲜归来,张天师便没了消息,没有多久,甚至连太乙阁首席高功的位置也推让出去。

    这座护国宁漕佑民观,也只有有张天师的亲传弟子,在京的御前法官钱守仁把持。

    所谓“御前法官”,便是龙虎山在神皇帝面前的代言人,其地位和太乙阁首席高功一南一北,都尊贵无比。

    而今天,这位平日在道观里说一不二的御前法官,却长膝跪地,冷汗如雨水滴落,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一声声洪大铜磬,从他头顶飞过,飞出宫殿。

    幽暗的黑色大殿上,立着巨大的炭火铜盆。里头熊熊火焰纠缠成一个单膝跪地,长发摆动的女人模样。

    这铜磬每响一声,火焰便颤抖一下,铜磬声响成一片,那火焰也跃动如妖精。

    良久,萦绕玉柱金梁的悠扬磬声,才飘散干净。

    “主子息怒。”

    这火焰开口,是悦耳的女人声音,正是天威司的掌事朱焰。

    “……”

    大殿的紫金蒲团上传来一声质问:“伏线司有几成把握,劫走火屠的是杨三井?”

    “五成往上,毕竟,祁连山人失踪太久了。”

    “五成?也不少了……”

    紫金蒲团上的贵人又沉默起来,半天才开口:“杨三井这件事,不要过太乙馆的手。另外,把天威司和腥元司的人都撤回来吧,不必再抓捕火屠了,江西的事,龙虎缇骑也不要再参与。这老头子要做什么,也不干庙堂的事,由他去吧。”

    朱焰越发恭敬:“是。”

    “守仁啊,你来把这些奏折都烧掉。”贵人又叫起旁边兀自流汗的钱守仁。

    钱守仁擦擦汗才站得起来,他勉强走上去,紫金蒲团边上,全是散落的奏折,已经开过封,丢的到处都是。

    他不自觉瞥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全是御史台言官,以及国戚贵胄弹劾自己师尊张义初的内容。

    其中言辞激烈,斥责张是狼子野心,操弄神器,或是昏聩无能,延误国事。还有的更狠,把这几个月的汛情,火灾,地震,鞑靼劫掠,乃至税银欠缴的罪过,统统安在了丢失龙虎旗牌的缘由上,奏折里没一字提及张义初,却把明晃晃的刀枪扎在龙虎山身上。

    蓬!

    这些奏折被扔进了熊熊大火,带起几道火星,很快就化为灰烬。

    “守仁,你在京城待了有十年没有?”

    那人又问

    钱守仁恭敬回答:“回禀陛下,十年三个月整。”

    “你也该歇歇了,把身下担子卸了。回山见见你的师兄弟,还有师辅他老人家。”

    钱守仁失落得无以复加,却还是咬紧牙关,不叫自己的表情太过沮丧。

    张义初这辈子,只担任过朝廷两个职位,一个是十五年的御前法官,还有一个是加起来三十多年的太乙阁首席高功。世人都传说,张义初百年之后挑选传人,势必是在御前法官,和太乙阁首席高功当中挑选的。

    “是……”

    钱守仁刚要退下,那人又说话了:“对了,如今太乙阁首席高功是守字辈哪一个?”

    钱守仁先是一愣,随即大喜,御前法官虽然位高权重,但比起太乙阁首席高功来,还是差上一点,莫非陛下是要……

    他压抑心中欣喜,语气平静地道:“回禀陛下,是我的六师弟易守正。”

    “我记得他,机敏识人,是个人才,是天师道不可或缺的栋梁,这可就让我为难了。你侍奉我这么久,我总应该回报你点什么。你现在是御前法官,我叫你回去反降了职守?这叫别人怎么说我?”

    钱守仁扑通跪倒,诚惶诚恐:“为陛下分忧,是臣子的职责,若有私心求报,叫臣子受雷齑之罚。”

    “我知道你忠心。”那人想了想:“这样吧,我发一道旨,你转交给师辅,就说学生想他了,想叫他到京城来叙旧。至于天师的位子,你先担着吧。”

    天空中阴云密布,一时半会就要降下天雷似的。

    钱守仁也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走出宫殿的。

    天空中雷电翻涌,钱守仁的心里翻江倒海……

    月平县

    “有劳有劳。”

    “客气客气。”

    李阎洗罢澡,进得大堂来。青海红日前空落落的,只摆着几张黄花梨的太师椅,两张方茶桌。

    守一和魏洗海都还没到,只有一身大红的马辽慢坐着,他正慢悠悠地泼茶换水,见到李阎进来,也不说话,只是从茶壶里倒了两杯热茶,推到自己手边的太师椅能够到的地方。

    李阎没有推辞,大大方方座下,才和马辽有了上头这一番寒暄。

    “说起来,我与李镇抚,还有一番渊源呢?”

    “马公公久居宫中,怎么会和我一介武夫有渊源呢?”

    马辽脸上缀着几丝笑容:“那茶马司的监正柴玄,是我的干儿子。李镇抚在山东见过。”

    李阎把整杯茶水吞进肚子,才冲着马辽挑了挑眉毛:“哦?”

    “我那傻儿子有眼不识泰山,居然敢把歪主意打到镇抚您的身上。他也是罪有应得,遭了妖祸,染上了口吃的毛病,还养死了几匹贡马,我已经重重责罚过他了。希望李镇抚,别把这点小小的不愉快放到心上。”

    牵丝奴马辽是腥元司的掌事,与柴玄不同,此人能名列二十四将,必然是有些本领的。但是看他态度,不太像要和自己为难。

    “马公公言重了,柴大人是爱马之人,没什么坏心思。他与我临别之时,我们还约定,等差事完了,我就把飞雷送过去,叫他养几匹马驹子。至于他遭了妖灾这事,我倒是知道些内幕。”

    李阎一副开诚布公的态度,把胡三诓骗柴玄的事说了出来,但隐去了秦城隍父子的事,只说是胡三换走了柴玄的心,才叫他得了口吃病。

    “胡三,我倒是知道这么个人。”

    马辽突然呀了一声:“我伏线司的人有谍报,这胡三不正在伏龙山上么?”

    李阎听了也眉头一跳,脱口而出道:“那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伏龙山乾光洞

    牛头旃檀手持水火法棍,冲着昏黄瀑布大声叫骂:“苏都!你若还有半分情义,便出来见我!”

    张扬的笑声从水帘中传来,一团车轮大小的火球从天而降,正落在牛头旃檀身上。

    这牛头旃檀乃是木种,最怕火焰,他嘶吼一声扯下着火道袍,一个猛子扎进江水里,扑腾许久才堪堪灭了火。

    “哈哈哈哈哈~”

    一只火红凤凰自瀑布中穿梭出来,头上几只金色翎毛,煞是好看。

    “你这榆木疙瘩别再白费力气,我家十四妹可懒得理你!姑奶奶有二十八种神火,水扑不灭的也有十几种。你再聒噪,叫你走不脱我伏龙山!”

    牛头旃檀气得哇哇大叫,他舞动水火法棍,卷动飞沙走石,却伤不着空中的灵巧火凤。反倒差点叫这火鸟一口火焰吐中面门。

    “你!你等着!”

    牛头旃檀眼见要吃亏,放下狠话,带着满身焦痕逃走,火凤凰在天空中大声嘲讽。突然,她瞥见什么似的,呀了一声向低空掠去。

    查小刀扛着数丈长的龙身,几乎瞧不见他了,曹永昌亦步亦趋地跟着,正在伏龙山上的来回打转。

    “何人伤我十四弟弟!”

    那火鸟扑了过来,被查小刀一道金色请柬直击面门。

    “快救人。”

    查小刀高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