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活儿该

第四十二章 四废

    高雄港口,香蕉码头。

    “明珠大厦事件以后,警方出现严重伤亡,明明抓了人,案情却不明不白。这引起了全港警察的公愤,专案组对藏尸案的追查明松暗紧,目前已经基本锁定了刘世青,也就是乌头青的行踪,乌头青离开香港以后,一直藏在高雄港,受到本地角头的保护,警方决定对乌头青进行联合抓捕行动,具体行动时间是今天下午三点,抓捕之后立即审讯,不给任何方面反映的时间。但是因为高雄当地鱼龙混杂,这次联合抓捕行动的风声其实已经泄露,乌头青准备十二点在香蕉码头坐船离开,现在应该快到了。”

    电话里传来办事处总负责人,也就是忍二的声音。

    查小刀刚刚下船,他一身花衬衫,嘴里咬着苹果。眼里瞥着来往人流,一竖大拇指:“不亏是润物细无声的八百万忍土。”

    “李阎先生作为二席代表,只要乐意花费阎浮点数,就有权利指挥我们做情报上的工作。可八百万忍土的所有权属于后土和赵先生两人,二位的行为,我们必须向赵先生如实汇报。这一点请您谅解。”

    “明白。”

    查小刀的目光在人群中游曳,突然,一个匆匆忙忙的人影提着斜跨背包走进卫生间,正是乌头青。

    查小刀狠狠地咬下一口苹果,也跟着进了洗手间。

    乌头青摘下口罩,在镜子前洗了把脸。重重地呼了一口气。

    这阵子东躲西藏,他过的非常狼狈。

    和瘟乐还有薇薇安不一样,乌头青只是因为钱才为薛文海做事,他虽然也算薛文海的心腹,可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乌头青早些年喋血街头,几次被人追砍,扶着肠子逃亡几条街都没有死,后来因为四废命格被薛文海看中。

    这种命格很奇特,主牢狱之灾,一事无成,霉运缠身。可又偏偏寿命绵长,什么死劫都能挨过去,说白了,注定一辈子倒霉,想自杀都难。

    薛文海对乌头青许下重金,让他和瘟乐组成搭档,两人背地里做了不少损阴德的事,乌头青几次险死还生,都因为四废命格,总能误打误撞地逃出生天。

    这次估计也一样吧……

    乌头青抬起头,突然看见镜子里径直朝自己走来的查小刀,他察觉到不对,抡起背包往后一甩,紧跟着眼前一黑,直接昏迷了过去。

    失去意识之前,乌头青最后一个念头是:“这次不灵了?!”

    医院的走廊上人来人往。

    李阎和忍一走到病房门前停住脚步。

    “消防员在火场里救出了昏迷过去的金家姐弟,立刻把姐弟两人送往了最近的医院救治。金中的左腿因为烧伤过于严重,已经被截肢,现在人还在昏迷,不排除脑损伤的可能。金露倒是没什么大碍,人还在医院疗养。她强烈要求要见你,好几次给办事处打电话。”

    李阎捧着一束康乃馨,安静地聆听着,直到忍一说完才点点头。

    “我明白了,麻烦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对了,这个世界的纸币对阎浮已经没用了,如果您要和她谈条件,可以尽量要求古董药材之类的异物,或者是贵重金属。”

    李阎听了不自觉挑了挑眉毛。

    忍一察觉出李阎的情绪,立刻低头:“是我多事。”

    “不,你贴心嘛。”

    说完,李阎不再理会忍一,他推开病房的门,金露坐在一架轮椅上眺望窗外,整个人十分憔悴,

    听到门的动静,金露才把目光转移到进门的李阎的身上,目光出乎意料地平静。

    李阎把花放在桌子上,坐在在金露面前:“节哀顺变。”

    他斟酌尺度,过了一会儿才开口:“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您尽管说,力所能及,我不会推辞。”

    金露怔怔地盯着李阎,嗓音有些沙哑:“李先生,之前警察找过我,说在郊野公园发现了我叔叔的尸体,是您报的案。他找过您么?”

    金露盯着李阎的眼睛。

    “对。”李阎承认得很痛快:“金隆洋先生当时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有人要杀他,约我在大帽山见面,可我到的时候他已经……”

    “李先生。”金露突然打断了李阎:“我叔叔当时,承诺支付给您什么报酬?是钱,资产,还是别的什么?”

    李阎抿了抿嘴,想了想才回答:“做人总要讲点人情味的,我和金隆洋先生也算点头之交,他当时的确说过这种话。不过人命关天,我只和他约好了见面的地点就动身,可惜还是晚到一步。”

    金露目光闪烁了一会儿:“对不起,我有些唐突。”

    “没关系。”

    “李先生,我可以信任你么?”

    金露目光殷切,但李阎不为所动:“还是那句话,有什么能帮你的,我尽力而为。”

    “我怀疑我父母是被人害死的,对方在图谋我家祖传的冥扎。我想请你为我调查真相,我认识的人里,也只有您有这个能耐了。”

    李阎反问道:“怀疑?就是说金小姐其实什么确凿的证据?”

    金露有点茫然地摇头道:“我平时睡得很早,等我睁开眼,火已经很大了,如果不是我弟弟金中叫醒我,我可能已经葬身火海了。”

    李阎想到警署的煤气爆炸,这在别人看来的确是巧合的意外事故,即便请人调查,也只能得出“设备老化”之类的结论,再者,如果金露知道真相,薛文海?未必会放过她们姐弟。

    “我爷爷死以后,家里没有按照遗嘱,把冥扎作为陪葬品,而是立刻分家,把伯清基金会的资产,连同冥扎一起分掉。说好了是五张冥扎,我爸,我和我弟弟,我叔叔金隆洋,还有我表弟金华人手一张,可是我叔叔这个人很自私,我估计他压根没有把冥扎给我表弟,所以我表弟活得好好的,他却出事。我家发生火灾,我叔叔横死,现在所有冥扎都不翼而飞了,那些冥扎水火不侵,没理由找不到的。”

    李阎听了,从衣服的内兜里掏出两张折叠过的脸谱,递还给金露。

    金露满脸不可思议:“这是怎么回事?”

    李阎把当时大帽山的经过,连同薛文海的事一并说了。

    “如果金小姐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听听这个。”

    说完,李阎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播放了一段自己和叶诗茹的电话录音。在叶世茹那句做功课说出口的时候,他就按下了录音键。

    “我人货都想要,包括金门剩下的几张脸谱。”

    金露听到这儿,整张脸变得雪白一片。

    “这个人叫叶世茹,是薛文海的干女儿。如果金家过去和翰林冷链有来往,你应该认识。”

    “我认识薛文海!金家和他有生意的往来,认识快十年,薛文海参加了我爷爷的葬礼,他还哭得很伤心呢。”

    金露的眼睛里蓄满了怒火,好半天才压制下来。

    “李先生,感谢你告诉我这些,我该怎么报答你?”

    李阎笑了:“我什么都不要,但我的确想请你帮我个忙。”

    “你说。”

    金露咬紧牙关。

    “……”

    李阎刚出病房,手机就传来震动。李阎摁下接通键,电话里传来了查小刀的声音。

    “搞定了。我把乌头青丢在警察局门口,现在已经开始审讯了。”

    “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