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活儿该

第五十四章 黑色三分钟

    “砰~”

    瘟乐耳边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他抬起头,眼前是一具血淋淋的尸体。紧跟着,牟尼佝偻着腰,也从光秃秃的门洞里挤了进来。

    他足有两米三四的身高,不知道从哪弄来一件黄色雨衣,兜帽下的双眼和鼻梁都被遮住,只露出两片厚实的嘴唇,腮帮子鼓鼓的,似乎正咀嚼着什么。

    “阎昭会的人在找我们么?”

    瘟乐似笑非笑地盯着尸体。

    “我在他身上找到了这个。”

    牟尼的手里攥着一团散发淡金色光芒的棉花糖,居然想活物一样剧烈挣扎。仔细观察,这团棉花糖上面还残留着几个深色的缺口,像是被撕咬的痕迹。

    瘟乐目光闪烁:“忍土?”

    突然,牟尼抬起胳膊。他手上的“金色棉花糖”似乎察觉到什么,挣扎地更剧烈了。可这显然是徒劳的。牟尼张开嘴,在“棉花糖”身上撕咬下拳头大小的一块儿,嚼了几下才咽进肚子。

    “棉花糖”的身体轻轻抽搐,挣扎的力度也慢慢微弱下来。

    五阴炽盛转过身,也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这就是八百万忍土?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世间万物皆不出六道十类,它们算什么?”

    “应该算恶鬼道吧。”

    牟尼轻声细语地开口:“口感和冰揭罗天童子的魂魄差不多,很弹牙,嚼劲也够。还有回甘。”

    “冰揭罗天?”

    瘟乐探询地看向五阴炽盛。

    “冰揭罗天童子,是佛门二十诸天之一鬼子母神最疼爱的小儿子。牟尼曾经试图捕食鬼子母神,但最后失败,到今天也念念不忘。”

    瘟乐仔细打量着牟尼,似乎还想问点什么,却被五阴炽盛打断了。

    “你在阎浮的下层行走当中潜伏了一年多,冒充各种行走打探消息。对八百万忍土了解多少?”

    瘟乐只好压下好奇心,向五阴炽盛解释说:“忍土同样出自一颗行将木就的腐朽果实。本来是一种近乎永生不灭的恶鬼,他们像瘟疫一样四处夺舍。所过之处,群魔乱舞。最后被阎昭会收服。八百万只是虚数,这种生命的具体数量,在阎昭会里,也只有十主级别的人才清楚。”

    “传说八百万忍土之间的感受和讯息彼此勾连,无论视觉,听觉,甚至痛觉,情感都可以彼此分享。同时,他们也能把这些讯息传递给其他生灵,类似佛门的他心通。这让八百万忍土成了赵剑中和后土手里最可靠的后勤情报网络。赵剑中等人就是以这种生物为基础,发明出阎浮点数作为基础货币流通,构造了现在这个发达无比的阎浮体系。这些年阎昭会能高歌猛进,后进不断涌现,八百万忍土居功至伟。”

    两人交流的同时,牟尼几乎把“棉花糖”整个啃食干净。甚至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怎么样,吃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没有?”

    五阴炽盛问。

    “他们的老巢在弥敦道一百号。赵剑中从头到尾没露过面,剩下的人里唯一的六司是雨师妾,是个难缠的的角色。”

    五阴炽盛沉吟了一会,突然冲瘟乐展颜一笑:“要不要一起去打个招呼。”

    “你们两个去就够了,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这个恐怕不行。”

    五阴炽盛断然拒绝了瘟乐。

    突然有点冷场。

    “我不喜欢别人敷衍我,你应该更坦率一点。”

    瘟乐眼皮都不眨:“薛文海虽然死了,但是他留下许多命煞和法器,只有很少的人知道在哪儿。我刚才是想自己独吞,对不起。”

    “没关系,那些都是你的了。我们没兴趣。我们走。”

    五阴炽盛叫了牟尼一声,一高一矮走下楼,牟尼的舌头舔舐着牙齿,兜帽下看不清他的神色:“这种叫忍土的恶鬼味道很不错,我路上想多抓几个来吃。”

    “随你。”——

    早晨六点,中兴保德办事处地下车库二层。

    李阎端详了一眼冷柜当中金伯清的尸体,他已经叫办事处的人整理过金的遗容,老人惨白的脸此刻看上去安详了许多。

    砰~

    李阎轻轻关上后车厢的门,回到驾驶室双手握住方向盘,查小刀正坐在副驾驶上吞云吐雾。

    冷车发动,顺利地驶上公路。

    “你情愿把叶诗茹交出去,也要拿回金伯清的尸体。嘴上说是答应过金家后人,不能爽约。但其实是拿金门当幌子,迫使雨师妾放弃优先集齐四柱神煞,至少在阎昭会这方面,茱蒂就暂时安全了,我说的对吧?”

    李阎白了查小刀一眼,没顺着查小刀的话茬聊。

    “雨师妾还算靠得住,天塌下来叫她去顶,我们三十六计走为上,千万别恋战。”

    查小刀打了了哈哈:“这种话平时都是我来说吧?你在燕京时候的胆气哪去了?”

    拐过几条马路,查小刀挥舞着手里的香烟,模仿《跛豪》里的台词:“我做梦也没想到你变得这么堕落,现在住洋楼,买洋货。娇生惯养,你们不要忘了当初我们住大杂院,喝米酒,吃路边摊,和人拼命,说干就干,哪有那么多废话?”

    李阎目视前方,嘴里说道:“我现在有家有业,红旗彩旗都忙不过来,要拼命你自己去拼,我回家陪丹娘喝汤。反正你光棍一条,回去也只会喝啤酒看球赛。”

    “诶,骂人不揭短啊。”

    路上已经陆续有的士和茶餐厅开门。汽车拐过路口,和一高一矮两道人影错过。

    牟尼突然回过头凝视驶过的冷车,痴痴发呆。

    “怎么了?”

    五阴炽盛开口问。

    “是阎昭会的人。”

    五阴炽盛哦了一声:“小角色而已,不用管他们。”

    牟尼闷闷地应了一声。

    两人走过街口,依稀已经能见到中兴保德的办公楼。

    牟尼有些心不在焉,五阴炽盛叹了口气,她四处看看,街边有一家卖维他柠檬茶的小铺子开门,这才开口说道:“试试他们的斤两也好,三分钟,我喝完汽水,你一定要回来。”

    “没问题。”

    “那还不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