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活儿该

第六十四章 牟尼的盛宴(上)

    钱五自山顶俯瞰,河道将整个渔村分隔开,许多蓝白铁皮搭建的棚屋和舢舨勾连水岸,到处停泊着破旧的汽艇。远处有林立的白色风电塔,海风迎面吹来,说不出的腥苦味。

    “就应该就是龙头所在了。”

    他说道。

    牟尼仰脸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我什么都没闻到。”

    钱五箕坐在地上,指着眼前的河道:“龙之变化,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吞云吐雾,小则隐芥藏形;隐则藏于波涛之中,升则飞腾于九天之外,何况龙脉干系神州亿兆生灵,寻常的望气士和风水术,根本无法套用。除非找到昔日太虚僧的罗经仪,并以异能洗涤干净上面积郁的地煞之气,不然的话,想点出龙脉所在只能是痴心妄想。我之前一直不明白,蒋四海为什么要收集四柱神煞,今天亲眼目睹才想通,他是想借助人命来瞒天命,炼出一对颠倒的日月,好蒙蔽龙脉。”

    他一指山麓的风电塔群:“我白天已经向村民打听过,承建这些风电塔的项目资金出自薛文海和他背后那位容先生的银行。五十四座风电塔,每一座都该有对应的凶煞坐镇,塔上装有高射灯,每个月最后一天,也就是历法的中的朔日,塔上的高射灯就会亮一整天,如同一个巨大的月亮。最初有很多村民投诉,后来薛文海使了一大笔钱,威逼利诱才压下去。这便是倒明为夜,我去看过了,除了当中最大的一座风塔的灯还没装好,这座风塔月亮已经成了气候。我如果猜得不错,差得那一道凶煞,就是十恶大败。”

    若是瘟乐,此刻一定要问一句,既然是一对颠倒的日月,月亮有了,太阳在哪儿?可牟尼却不会。他只是道:“总之,想打开龙脉,一定要到这儿来对吧?”

    “方圆十里,必有龙头,如果真有人想点开龙脉,应该就在附近。”

    牟尼听了,干脆盘腿坐下,天空下起蒙蒙的细雨,雨点沿着他的兜帽帽檐滴落,不时响起几道闷雷,牟尼面无表情地抬起头,如果不相干的人看了,只会觉得他长耳宽额,颇有佛相。

    钱五阴云天会犯风湿病,他背起手,一边锤自己的腰,一边走到树下避雨。然后从口袋掏出一只香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圈,反复打量着牟尼:“你们真的和余束是一起的么?”

    牟尼收回看向阴云的目光:“我也不知道,我加入的时候,她已经背叛了我们。”

    钱五露出了然的神色,又问:“经国先生去世以后,你们归谁领导?”

    牟尼一愣:“你说什……”

    他突然收声,目光变得锐利而嗜血,向群山环视。

    钱五也察觉到什么,默默向后退了两步。

    “别动。”

    牟尼轻声地说,钱五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人骤然一攥,身体也顿时僵硬下来。

    牟尼舔了舔舌头,眼神越过幽深的夜色,投到舢舨边的一只小汽艇上,没有意外,上面坐着的,就是今晚第一道开胃菜……

    尽管牟尼的胃口来者不拒,对他来说,大千阎浮就是一座无边无垠的糖果屋,可肚子饿了,他第一时间还是会想到阎浮行走的滋味。也正因为如此,他对阎浮行走的踪迹,几乎是八苦当中最敏感的。

    可当牟尼看到汽艇上的人时,他的表情有一点点的凝固。

    那是个左顾右盼,神色不安的胖子,牟尼敢确定,这个人的确是阎浮行走,

    长久以来,阎浮行走在他看来就是美味佳肴的便签,且千滋百味,世上绝没有一样的味道。尤其是之前那个高瘦个子,虽然血肉本身的滋味一般,可其中所蕴含的充沛生命力,让牟尼十分着迷,雨师妾的味道也不错,就是过辣了些……

    这两者牟尼即便看一眼,闻一口,都要压抑不住猎食的欲望。这是他天性的中的缺点,几乎无法克服。

    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胖子勾不起他任何的食欲,这实在是一件罕见的事。

    不要紧,还有别的……

    杨狰翻身跳下汽艇,他察觉到不知道在何处的的目光,手背上汗毛乍立。

    牟尼一扭头,目光锁定在群山之中,那里有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复古汽车,正沿着颠簸的山路奔风电塔驶去。

    坐在驾驶位上的万蝶在一瞬间血液凝固了,一种天然的恐惧瞬间摧毁了她的作战意志。可牟尼随即失去兴趣一样,移开了眼睛。

    “这个也一般。”

    换做平常,万蝶此刻已经身首异处,此刻牟尼却心心念念,只想找到李阎,或者雨师妾,来弥补自己刚才自己开胃菜是貘的巨大失落感。

    牟尼的目光求索着什么,很快,他就在风电塔的对岸又发现了一名行走的踪迹。

    任尼。

    “只是这种货色么?”

    牟尼有些失望,这时候,又一艘汽艇驶入他的视野,汽艇上是个系着蓝色围脖的男人。

    这次牟尼终于兴奋起来,看杨狰的目光似乎在看什么珍馐美味。

    ……

    轰鸣的汽艇声中,杨狰看了一眼的自己手背上乍立的汗毛,知道自己被牟尼盯上,于是默默地板开击锤。

    “牟尼的实力,应该可以在阎昭会二席中稳居前三,我也不是他的对手。考虑到一席的实际情况,整个阎昭会里,能独立杀死牟尼的人不超过十个,”杨狰回想起雨师妾的话:“我知道理论上你的十万射赤心吼有击杀普通六司的威力,不过我替你试探过了,牟尼比你快,根本来不及。正面交锋,你只有开一枪的机会。祝你好运。”

    上次裸主葬礼上他输给了李阎,也输掉了六司以下第一人的名声,没人在乎他先是和介主爱徒庞春浩打了个两败俱伤,又被纸杯限制在封闭环境,赤心吼发挥不出最大威力。

    不过杨狰也不在乎这些,他讨厌葬礼上的氛围,更反感白委员的安排,硬要说有什么意难平。他还是想和李阎换个条件再较量一次。

    “半分钟是吧?”

    杨狰握紧扳机,抬起手,枪口才和视线齐平,牟尼的脸已经顶在了枪口上。

    轰!

    瘟乐笑嘻嘻地推开门,房间里赵剑中,色空和雨师妾都在等他。

    “受宠若惊啊。”

    瘟乐做了个夸张的表情。

    色空不耐烦地瞪了瘟乐一眼:“你去了这么久,身上一点血腥味都没有?你不是去杀那个行走了么?”

    “出了点意外。”

    瘟乐糊弄过去,他笑嘻嘻地坐下:“打什么牌啊?赵先生?”

    “都可以,你们定吧。”

    赵剑中笑了笑。

    瘟乐看了一眼色空,之后才说:“那就入乡随俗,广东牌吧。”

    “好。”赵剑中点点头。

    瘟乐这才注意到,自己手边摆着两块黑色筹牌,上面画着一个命字,旁边是八个繁体数字:壹拾壹万叁仟捌佰,另一块画寿字,上面是捌佰陆拾柒

    他眼光快速划过其他三个人的筹牌,对家的雨师妾是命上的数字是壹拾叁万,寿是陆佰。

    色空的命上是玖佰玖拾玖万玖仟玖佰玖拾玖,寿是玖仟玖佰玖拾玖,两个数字都是筹牌都显示的极限,这说明色空的真实数字,可能还在这之上。

    至于赵剑中,他的数字筹牌上压着水杯,只能看到末尾数字玖,想来和色空一样,都是极限数字显示。

    瘟乐见到这些数字,心里思忖:“寿字应该是阳寿,六司代行一般都是一千年的寿命,但是因为各种损耗,这个数字会更低。我的阳寿还剩下八百多年,这一点应该没错,至于命数……”

    瘟乐还在思考,赵剑中已经开口解释:“寿字筹是指阳寿,命字筹是赢天寿对你整个人一切价值的估计。也是赢天寿的通用赌注,每打一把,要消耗一年的寿字筹。另外,命字筹里也有很大一部分的价值是寿命,所以,如果输到只剩下阳寿,那命字筹和寿字筹会同时扣除。赢来的命字筹,每打一圈会折现一次。到时候,你从谁那儿赢了命字筹,就可以向他索要拥有的,对应价值的东西,寿命,传承,记忆,什么都可以。只要牌局开始,就没办法抵赖。”

    瘟乐的脑子飞快转动。

    “底注两百命筹,每多赢一番底注翻倍。打五圈。五”

    赵剑中言罢,顿了一会才问:“有别的问题么?”

    瘟乐算了一会儿,心中陡然一寒,这种打法,一把牌就把色空和赵剑中这种巨头的命搭上也不是没有可能,更何况自己,但箭在弦上,由不得自己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