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活儿该

第七十七章 直捣黄龙

    “赵先生,您的寿筹……怎么会这样呢?”

    雨师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生老病死是很寻常的事。你总不会以为,阎浮行走可以长生不死吧?你们现在光景好,一次阎浮事件,十天半个月,大不了半年一年总结束了,我们过去可不行,我过去在一颗果实里待上几十年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果实之间的流速虽然不同,但人在其中,衰老地都是一样快。不然米力也不会死在果实里了。我在阎浮厮混得太久了,不知不觉,就剩下这几年可活了。”

    赵剑中唏嘘道:“六年不算短了,阎昭会成立到今天,以天·甲子九的时间算,才两年而已。寿终正寝可是大福气。”

    这话无疑是变相承认,自己的确只有六年的阳寿。

    “不要紧,增阳寿也不是什么难事。”

    大千阎浮,增阳寿的法子不多说,几十种还是有的,就说雨师妾自己好了,她的血肉可以是剧毒,也可以是大补。雨师妾当干女儿养的青红二蛇,就是用他自己的血肉喂养,延寿到今天的。

    把阎昭会搜罗一空,为赵剑中凑出百多年的寿元,应该没什么问题。

    雨师妾暗想。

    “你还是没听懂我的意思。”

    赵剑中摇摇头:“我问你,你的阳寿如何?”

    “七百多,我的传承特殊,动辄消耗血肉,经年累月寿数有亏,但补回来不是难事。”

    雨师妾如实回答。

    通常来讲,阎浮行走走的寿数只和阎浮认证的位业大体相关,十都一百,九曜两百,八极四百,七宫六百,六司八百,五方老有一千左右。

    “一般来说,六司的代行者,只比他代行的传承的实力更强,不会更弱。可只有寿命例外,阎昭会中,有一位椿的传承,叫,何敬业对吧?大椿以五千年为春,五千年为秋,一万六千岁为一年,可何敬业的阳寿如何呢??”

    “根据他自己所说,八百出头。”

    “我告诉你吧,无论你用什么法子延长寿命,阎浮行走只能活一千年。我啊,是实打实地活了九百九十一年。输给色空那三年还好说,剩下的就没法子了。”

    赵剑中站了起来,他的腰板还是很直,看上去精神矍铄:“小家伙们干得不错,我们走吧,还有一点手尾要处理。”

    “知道了。”雨师妾有些六神无主:“这件事我会保密。”

    “保不住的,思凡的人既然知道了。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到阎浮其他人的耳朵里。”

    ……

    海浪涌上沙滩,瘟乐站在色空身后,不断地揉弄自己的喉咙。

    色空赤脚踩在海水里,浪花打湿了她的脚踝。

    良久,海水中闪烁一点金光,一颗暗金色的骷髅被海水托着冲到色空脚下,那骷髅七孔充斥黑色余焰,正是心焰自焚的牟尼。

    牟尼见到色空,激动地颤动起来,可没有声带舌头,骷髅头被海水冲刷着,来回拍打色空的脚,海风吹过骷髅,发出“呜呜”的风声。突然,色空抬起了脚。

    沙沙沙……

    一个大浪拍了过来,掩盖了风声,色空一脚踩碎了牟尼的头骨,脸上是浓浓的厌弃之色:“没用的废物!”

    她犹不解气,一连几脚,把零落的头骨踩得稀巴烂才一脚踢开,叫海水冲刷着自己脚掌的骨头渣子。

    瘟乐只是静静地看着,一语不发。

    良久,色空才踏上沙滩,光洁的脚掌一尘不染。

    “你这次帮了我大忙。以后不要和老病厮混了,跟着我吧,没有你的亏吃。”

    “好啊。”

    瘟乐面对色空干脆地答应,尼姑背后,海水中零落的暗金色星点一点点被心火燃尽,世上再无牟尼的一点痕迹。

    “对了,我听别人说,你假扮别人,阎昭会的忍土都认不出来,那你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自己都忘记自己长什么样子了,这颗果实就要沉入叶海了,这张脸也没用了。”

    瘟乐说着,脸上的肌肉和骨骼飞速变化,最终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瘦高个,眼若大星,高鼻梁,嘴角不自觉抿起的时候有两个小小的梨涡。眼神冷冽。

    正是李阎的样子。

    “未来一段时间就拿这张脸过日子吧。”

    瘟乐笑嘻嘻地说,

    “你应该很久没回苦境了吧,这次可以和我回去看看,就当放假。”

    “好啊。”

    两个人身后裂开一道瞳仁形状的裂隙,把两人一齐吞噬。

    瘟乐眼前是浓郁的化不开的黑暗。

    色空拉着他的手,显然心情不错:“我早就听老病猜测,赵剑中的寿命没那么充裕。最多几年,为了活命,他就不得不退出阎昭会。到时候就是我们的好机会。”

    “苦境这些年怎么样?”

    瘟乐有些恍惚。

    “好极了,州壤几千万的生民都奉我为神,四季顺和,河里淌着牛奶和蜜糖,人间仙境不外如是。你到了就知道。”

    终于,瘟乐眼前出现了一点光,两人走出黑暗,踩在一片碧绿的山崖边上。

    一望无际的碧野高山,天空裂开数不尽的深红色巨洞,灼热的岩浆倾泻下来,又剧烈升腾出笼罩原野的尘霾,磅礴的火焰吞噬森林,吞噬河流,吞噬人工的坞堡和庄稼。

    厚厚的云层降下闪亮的黑色尘埃,被凶猛的天灾逼迫逃离家乡的一切生灵,在沾染尘埃后,很快死去衰朽。

    乌隆隆的天空上,巨大的黑色蟒身若隐若现,不时把天空捅破一个窟窿,那些岩浆巨洞,就是如此炮制。

    “哇哦,人间仙境诶。”

    瘟乐干巴巴地说。

    一道又一道红色的光影从天而落,它们浑身笼罩着深红的火焰,看不清真貌,只能看到羽翼的轮廓和阴影。数百道红影一齐汇聚,紧跟着红硬汇聚的地方发生了剧烈的爆炸,闪亮的白光把一切颜色和声音都遮住了。

    瘟乐捂着眼睛:“是三眼环球的羽神兵,应该是倾巢而出了。”

    色空不答话,仰起头,目光透过厚重乌云,终于看清了天空中巨蟒的头颅,那居然是个模糊但健壮的人身,人身嘴中衔一盏明灯,灯焰前坐着一个佝偻的老人,黑色布褂,双手撑着拐杖。

    卓九。

    “虽然还没有找到思凡的人,但我这次有90%以上的把握,这颗序列未定的果实,就是四实中,思凡八苦的大本营,八苦命境!请相信我,卓先生。”

    穿龙纹旗袍,拿一根金色钢笔作发簪的危月燕如是说道。

    “我当然相信你。”

    卓九站了起来:“人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