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活儿该

第十一章 神怪与学者(完)

    第十一章神怪与学者(完)

    圣沃森骂完就转身离开了船长室,

    “圣沃森先生,你是接受过圣女王勋章的,你应该为此抱有责任和荣誉感。”

    安德烈言辞依旧古板。

    “主不在乎,我也不。”

    圣沃森重重摔了一下房门。

    ……

    空气中血腥味弥漫,轮舵上趴着一具血迹斑斑的白骨。

    尽管勉强逃出了黑色暴雨,但船上各处依旧残留着强腐蚀性的祸水。经受长达六分钟的黑色暴雨,叫这艘由七千吨吃水的“埃德加”号(edgar)改装的龙旗大船伤痕累累。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可领!

    “钱督,弟兄们顶不住了,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依我看,我们可能是遭了黑茶潮。”

    徐龙司嘶哑着嗓子。

    钱勇昭目眦欲裂,却迟迟不肯下令撤退。联合舰队的阵型已经被冲击得七零八落,官府的新式水兵操练不久,又遭逢巨变,这时候下命令撤退,怕是自乱阵脚,一旦红旗主力趁机杀到,联合舰队就有全军覆没的风险!

    过去南洋流传种种传说气象,其中以天母过海作为诡异,黑茶潮最为凶险。号称遇者无救,直到今天除了一个黑茶潮的名头,南洋海员也对黑茶潮一无所知。今日种种,神也怪也。叫钱勇昭不禁怀疑,难道真是天命亡我?

    “钱督!钱督!”

    朱贲跳着脚大喊:“浪!浪!”

    他话没说完,数米高的海浪拍在埃德加船上,甲板倾斜,海水滔天之际,数颗官兵的人头凭空而起,连同数根桅杆一齐被斩断。

    徐龙司抓住一根缆绳稳住身形,只觉眼前血光迸溅,紧跟着是剧痛,他下意识摸了摸胸口,入手湿漉漉软塌塌,除了几片破布,居然摸了一个空。

    染血的龙子大枪洞穿了徐龙司,在半空中一个回旋,挑落船上帆布,只听扑棱棱一阵响,吃风的帆布猎猎落地,露出甲板上李阎的身型来。

    徐龙司盯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张口吐出数块脏器碎片:“你,十娘,我……”

    李阎看也不看他,径直走过,逼视着眼前的钱勇昭,眼中黑色涟漪逐渐平息。

    “你便是天保仔了?”

    钱勇昭面色沉着。

    李阎点点头,龙子大枪倏忽飞起,枪尖先穿过对方胸口,又穿过提督大氅,血污以枪身为中心逐渐蔓延,枪头戳入木板半尺多深。钱勇昭死时半跪半立,头颅昂起,双眼直视李阎,表情无喜无悲。

    在大枪搅碎钱勇昭心脏的那一刻,李阎胸口赫然一抽,好像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钻进了自己心肝一样,但只有短短一瞬间。

    “您杀死了联军统领钱勇昭。”

    “您的必选阎浮事件进度大为提升。”

    “阎浮行走大人请注意,钱勇昭被海神鸦摩多钟爱,你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鸦摩多的注意。鸦摩多为南洋海域正神,请千万注意安全。”

    李阎呼吸了一口冰凉的口气,余光瞥见朱贲,他正拼命身体塞进木桶,只有屁股露在外面。

    李阎眯了眯眼,他本来想杀了朱贲了事,可想到又冒出一个劳什子鸦摩多,他又改变了注意。

    “朱总兵,你这样死法,未免太窝囊了吧?”

    朱贲体若筛糠,好半天才从木桶里爬出来,义豕的确拿得起放得下,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天保龙头饶命啊,天保龙头饶命啊。你看在我们过去并肩作战一起打红毛鬼的份上,饶了我这条狗命吧。我跟十娘,那也是多年的故交啊。实在是官府威逼,我,我没办法啊。”

    他声泪俱下,一抬头,才发现李阎人已经不见了,只有远远一句话飘来:“你的人头暂且寄在身上,我还会找你的。”

    海浪翻卷,李阎踏浪前行,中途又击沉了几艘铁甲舰,眼见海上群舰望风逃遁,李阎暗想,自己或许是太过小心了。

    ……

    “鲁奇卡!收拾一下,我们回广州。鲁奇卡?”

    圣沃森不知道从哪儿找出一顶礼帽待在头上,遮住自己的秃脑瓜顶。

    “先,先生。”

    少年从角落里畏手畏脚地走出来,他头上顶着一个木质的手提箱,小心翼翼地跨过地上腐烂的水兵白骨。:“你要小心点,刚才这里……”

    “把行李准备好,我们要离开这儿了,小混蛋。”

    圣沃森没有注意到的是,一点残存的祸水从桅杆上滑落,正砸在他的肩膀上。

    刺啦~

    “草!”

    圣沃森像是裤裆被人攥了一把似的尖叫起来,他连忙扯开糊烂的西装,可肩膀还是溃烂了一大片。

    滴答~

    祸水沿着桅杆边缘一滴一滴落在橡木甲板上,没一会儿就把坚韧的橡木腐蚀出一个碗口大小的坑洞。

    “先生,您还好么先生?”

    鲁奇卡也跟着尖叫起来,他打开手提箱,里面居然是粉红色的血肉组织,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和玻璃器皿镶嵌在血肉中。

    “医用酒精,绷带在哪儿啊。”

    鲁奇卡翻找着。

    最初的剧痛过去,圣沃森回过神来,开始注意起地上弄伤自己的祸水,他蹲在坑前久久不语,活像个看秧苗的农汉。

    “鲁奇卡,把hp试剂给我。”

    “哦哦,是,先生。”

    鲁奇卡从手提箱里取出一只滴管交到圣沃森手中,沃森随即把一滴无色的液体滴到坑中,没一会儿,坑里的祸水沸腾起来,紧跟着,几只指甲盖大小的触手怪物争先恐后地从坑中爬出,但是没走几步就摔在地上,抽动了一阵子,就结成了灰白色的蛋白质硬块。

    “啊哈~赞美我自己。”

    圣沃森干脆从鲁奇卡手里夺过手提箱,自顾自挑弄了起来。

    忽然,鲁奇卡无意中见到怒卷狂涛和乌云再次逼近自己这一边,一瞬间感觉呼吸都凝固了。

    啪嗒。

    有人轻轻落在船尾板上。正落在鲁奇卡面前。

    背后圣沃森依旧醉心研究,鲁奇卡咽了一口唾沫,从腰上抽出一柄刺剑,对准了李阎。

    李阎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圣沃森,眼中黑色涟漪波动了好久,但居然毫无反应。

    “劳驾。”李阎说:“舰长室在哪儿?”

    “我不会告诉你的。”

    鲁奇卡坚定地说。

    “左转第一间,门上有金鹦鹉标志的就是了。”

    圣沃森随口回答。

    “多谢。”

    鲁奇卡瞠目结舌,但他没有阻止眼前这个浑身血腥味的中国男子去舰长室的勇气,只是捂着脸:“先生,这太恶劣了!他是刺客,他会杀了安德烈舰长的。”

    “所以呢?。鲁奇卡,死人有什么稀奇?我们只是搭他的船旅行作业,黑斯汀付过账了。我救了你的命,你刚才冲上去的话,下场可能比被人踩了一脚的烂番茄还要惨。”

    “可你出卖了安德烈船长,他一路都照顾我们,可你却出卖他。他是个好人。”

    “在智力低下的人眼里,刽子手也可能是好人,因为他不会随地吐痰。安德烈就是那个不随地吐痰的刽子手。而你就是那个智力低下的人。瞧瞧你,一个笃信骑士精神的印度刹帝利?简直像一盘苦瓜鹰嘴豆乱炖一样恶心。”

    “先生,你这么厌恶周围的环境,那你为什么不去改变它呢?我认为你在逃避。你根本没有勇气面对现实。”

    “激将法对我没用,我来告诉你,若干年后,教室里会挂上我的画像,下面写着:勇气的赞歌只是人类一厢情愿,世上只有我和真理永存不朽。”

    “先生,不朽的上帝绝不会见死不救。”

    “好了,小家伙。”圣沃森不耐烦地站了起来:“我决定去救那个安德烈,但不是因为你的话,是因为刚才那个人对我的研究很重要。”

    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还有,上帝是个烂人,你最好别指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