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活儿该

第十七章 天保仔之死(下)

    “阿qiu~”圣沃森重重地打了个喷嚏,他咕哝着说:“我有点饿了。诶,你呢?”

    说着,他捡起积水中的一团绿油油的藻类,拿舌头舔了舔,然后龇牙咧嘴了一阵子,还是没敢下嘴。

    李阎眼观鼻,鼻观口,突然抬手轰出一记大枪,吞刃砸在一片琉璃色的气泡壁上,泛起阵阵涟漪,最终归于无形。

    李阎唱出了一口气,不顾形象地坐在积水当中,发觉屁股有些硌得慌,伸手才摸出一只弹壳来。

    李阎摇了摇头,把子弹丢到一边。

    两人被困在这儿已经有十五万次心跳,这期间,李阎尝试了各种杀伤性的方式破开气泡壁,包括枪剑七大行,龙吐雾,疯狂的肖克,甚至急病乱投医的发动了赦魂水,但最终都没有效果。

    这是一颗有数千平方米的巨型气泡,堪比小型体育场,气泡里,各处散落着森森人骨。脚下有刚刚没过脚踝的积水,气泡壁上爬满了各色散发的荧光的藻类植物。

    关押李阎和圣沃森的气泡并不是唯一的,漆黑的海下,这样的荧光气泡一共有七个,大小不一,其中最大有几万平方米,最小的也有两三百平方。一只巨大的金色乌贼栖息在七个气泡身边,貌似酣睡。

    毫无疑问,这便是晏公的本体了。

    仔细观察,晏公似乎把这些气泡当成了藏钱罐,鱼缸,收藏柜一类的东西,甚至给藏品分门别类,规划得很有条理,

    有的气泡里专门盛放金银财宝,金银元宝,各类宝石,瓷器木具,宝光彼此掩映,晃得人睁不开眼。

    有的气泡是各式各样搁浅的战船,从中世纪诺曼人的尖底船到当下最新款的铁甲舰一应俱全,船漆复杂的纹路和鲜艳的旗帜表明,气泡似乎拥有某种抗氧化,乃至阻止时间流逝的特殊魔力。

    最大的气泡专门囚禁凶猛强大的海洋生物,李阎的猪婆龙王和拉莱耶水虎都在其中,

    至于李阎和圣沃森所在的气泡,毫无疑问,是专门囚禁人类的气泡。

    更麻烦地是,李阎被囚禁在气泡内,连水君宫也被隔绝,甚至强制回归的召令金牌也无法使用!

    忍土给出的文字讯息分别是:

    “同为水君,你的水君宫过于弱小,受到晏公“七星宝刹”的压制。”

    “未知的力量隔绝了后土的感知。无法准备定位。”

    李阎有些头疼,一不小心,自己似乎踩到悬崖边上了。

    不出意料,晏公展现出的实力,应该在六司巅峰,比雨师妾要强不少,但比牟尼要弱。

    不过李阎心理素质过硬,倒没有明显展露出过于悲观的情绪。

    理由有二,

    晏公当初曾尝试躲在自己的空间印记中偷渡一截触手到天·甲子九,最终失败。这虽然是个小插曲,但李阎印象深刻,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其他果实世界里有能窥破他行走身份,甚至反过来利用行走的强大存在。

    这也说明,晏公有和李阎沟通的需求,不太可能用这所谓的七星宝刹关李阎一辈子。

    第二是圣沃森有恃无恐的态度。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李阎可以断定,这个满嘴烂话的老头绝不是一个舍己为人的好好先生,他豁出性命拯救安德烈和联合舰队,或许有几分情谊和利益的考量,但不可能为此就有和李阎同归于尽的死志。

    加上晏公那句“你们两个真是不知死活。”,圣沃森摆明了和自己一样见识过天母过海的奇观,和晏公也打过交道。

    “我说,聊聊?”

    李阎向圣沃森搭话。

    圣沃森耸了耸肩膀:“我劝你接受现实,我们两个后半生就要在这个鬼地方相依为命,靠吃海藻生存了。”

    李阎虚着眼睛看着老头。

    “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刚才计算了这里的海藻数量和生长速度,如果不出意外,我们会在八个月以后吃光所有的海藻。不过幸运地是,这类海藻不好消化,即便排泄后,也可以二次进食,只是那味道就……”

    圣沃森一边摇头,一边面不改色地扔了一条海藻到自己嘴里,然后递给李阎:“不先来点新鲜的么?”

    “你刚才吃的不是海藻,是事前准备混在里面的鱼干。你说这些只是想骗我情绪失控,或者骗我吃掉那令人作呕的海藻。”

    圣沃森瞥了瞥嘴,把海藻扔开:“你可真没意思,换成鲁奇卡,他一定会惊声尖叫,像头小母鹿一痛哭流涕。说实话我有点想他了。”

    “那孩子只是个普通人,如果当时他留在船上,有可能会被我顺手杀掉,也可能被晏公波及,没等被关进气泡就死掉了。”

    圣沃森往嘴里丢着鱼干,散漫地说:“海盗先生,毫无疑问,你毫无幽默感。”

    “我的幽默感很珍贵,你又不是油光水滑的大姑娘。”

    圣沃森听了放声大笑:“这才有点意思。”他话锋一转:“你知道这怪物的名字?”

    “我曾经和他打过交道,倒是你,现在大家同病相怜,都成了别人鱼缸里的金鱼,你满意了?为了那个安德烈。”

    李阎盯着他。

    “如果我想离开这,随时都可以,”

    “哦?我倒想见识一下?”

    “我想多研究一下这里的水质环境和生物不可以么?”

    圣沃森和李阎逗着闷子,心里也沉甸甸的。

    他的确和晏公打过交道,那是刚来远东不久,他利用药物和设备,大肆捕杀海洋生物,并诱导性地释放耶稣,结果引来了天母过海,当时圣沃森不惊反喜,很是闹出了一番动静,从晏公手里假死逃生。

    可这次被抓进了古怪气泡,圣沃森惊讶地发现自己失去了对珍珍的感应。假死那一套未必还能管用……

    就在此时,那体型庞大的金色乌贼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明白杨总督的意思了,我们愿意配合贵国的一切行动。”

    哈尔特穿着一身红棕色的羊毛衬衫,他生得白净儒雅,两只深邃的小眼睛流露商人般的的精明。

    “那真是再好不过、”

    杨晟把西洋茶盅放下,他知道哈尔特一定有条件要拿捏。

    “只不过,我们也希望贵国对维护我们双方的友谊和合作,做出一席努力。”

    杨晟面不改色:“领事有话直说。”

    哈尔特伸出一根手指:“首先,当初我们签订合约,贵国答应我们两个条件。”

    杨晟听到这儿直到他要老调重弹,只是笑笑不语。

    “一是许传耶稣教;二是兴办海关税务司,由我们与贵国共同管理海关,条约明确规定,海军衙门总理大臣,哦,也就是杨总督您,邀请英人推行帮办税务,严查漏税、判定口界、派人指泊船只及分设浮椿、号船、塔表、望楼等事。可是,这几年来……”

    哈尔特摇了摇头:“总督大人,你并没有履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