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活儿该

第二十章 幸臣

    “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跳蚤,难道你想一辈子呆在这儿,哪怕尸体腐烂,被这只大乌贼当音乐盒摇着玩,直到世界末日?”

    “蚂蚱,一根线儿上的蚂蚱。”

    李阎纠正道。

    他见圣沃森不满地盯着自己,耸了耸肩膀:“我只是实话实说,如果我真有本事对付晏公,就不会被抓到这儿来了。再说,我凭什么相信你能破开七星宝刹?”

    “你是说这个?”

    圣沃森拍了拍光滑的晶壁:“给我点时间,不成问题。但如果搞不定大乌贼,我们迟早给它抓回来。”

    “这个嘛。”

    李阎眼珠转了转,正瞥见旁边一个体积更大的水泡当中,自己的属种正被囚禁其中。

    龙鬃水母,七宝刀吻等几十种属种海水中载浮载沉,呼噜噜地吐着气泡。完全失去了意识,就连拉莱耶水虎,也像喝醉了一样乱转,有的甚至一头栽倒地上,啃食起泥沙来,露在外面的尾巴啪啪地甩动。看上去十分笨拙,不复以往的嗜血狂暴。

    晏公的确深不可测,它身为战国时便横行一方的水行大妖,李阎身上无支祁的这点水法神通,在他看来比小孩子过家家也强不了太多。

    或许硬实力上,晏公不如牟尼,但能把李阎克制得死死的。

    “杨子楚!杨子楚!”

    李阎尝试叫醒昏迷的猪婆龙王,可明明近在咫尺,从属见的心灵感应却半点不见了。

    咚~

    李阎猛锤了一记气泡,掀起一阵海底波澜。

    晏公微微睁开眼皮,只当做李阎徒劳挣扎,浑然不在意。

    说来也怪,这气泡虽然能隔断法术神通,对震动倒十分敏感,杨子楚一个激灵,居然翻了个身。

    “大人?”

    杨子楚先是迷糊了一阵,随即环视一圈,又回忆起昏迷之前的一切,顿时明白了自身处境,暗叫一声苦也~

    大人啊大人,你怎么就不能消停消停两天?上次招惹了黄河河伯,我差点把小命搭上,这次的大何罗(乌贼)虽然看不出来历,但一身法力血脉缘系大荒,妥妥的上古大妖。本来自己以为傍上一个出身不凡,背景深厚的水君,从此花花世界享之不尽,谁知道是个招祸精……

    “想什么呢?”

    李阎打断了杨子楚心里的抱怨,他指了指晏公连说带比划了好一阵子。

    “你想想办法,把她引开。”

    两人也算出生入死过几场,颇有几分默契,杨子楚倒也瞧明白李阎的意思,他苦着一张鳄脸挤眉弄眼,连连推脱。

    “你们总归都是水类,有共同语言的嘛。想想办法!难道你想一辈子呆在这儿?北冰洋还喝不喝?水爆肚还吃不吃?艾斯卡还蹦不蹦?”

    李阎几句话顿时让杨子楚龙躯一阵。

    原来自打杨子楚有化作人形的本领,他就不满足待在水君宫打转儿,平时间歇,总和李阎告假在现世玩耍,只要不惹乱子,李阎也由他去,久而久之,杨子楚可谓吃喝玩乐,五毒俱全,除了爱喝橘子汽水,杨子楚还经常混迹夜店酒吧。偶有艳遇,吃喝不愁。艾斯卡是他平常爱去的夜店名字。

    杨子楚沉思一会儿,左右胡乱囫囵了几条还不清醒的属种抓在爪下,冲着晏公大声吼道:“

    “钱塘江小妖杨子楚,见过茈娘娘!”

    他吼得中气十足,周遭水草都震颤不已,本来就睡得浅的晏公顿时被吵醒,她翻过身俯视着杨子楚,目光暴躁阴鹫。

    开弓没有回头箭。

    杨子楚镇定心神,高声道:“小妖杨子楚,过去被这贼人威压。才助纣为虐。”

    他一指李阎:“今日得见茈娘娘仙姿逸态,宛见天上皓月,小妖愿意弃暗投明,服侍娘娘左右!”

    晏公的嗓子依旧阴沉:“你叫我茈娘娘?这是何解?”

    杨子楚道:“我见娘娘六目十身,必是典籍中记载的西海的神鱼茈无疑,顾才自作主张,称您是茈娘娘。”

    “六目十身便是茈鱼?不见得吧,何罗也是六目十身,世人难以辨认,可传说茈鱼色赤,我却披一身金霞,怎么会是茈鱼呢?难道你瞎了眼睛?”

    晏公说话间,触手又不经意地摆动。

    杨子楚脸不红心不跳:“茈鱼有朱草之香,何罗却腥膻无比,娘娘身上花香弥漫,必是茈鱼无疑!”

    晏公阴恻恻地道:“茈鱼有朱草之香,何罗有腥膻之臭,这本就是凡夫俗子胡言乱语,你居然也肯轻信?我来告诉你,我叫丽姜,是周昭王敕封诸侯,齐国桓公小白之姊,齐国故亡,我便是齐国正裔,四海神怪都尊我一声晏公,我不是什么茈鱼。”

    坏了,拍马蹄子上了。

    李阎直摆手。

    谁料那晏公话锋一转。

    “不过你这小龙嘴皮子倒甜。长得嘛,也算可人。”

    她得意洋洋地望向李阎:“连你的得力下属也投诚于我,我看你也不要倔了。”

    李阎面上冷哼一声,心里却冲杨子楚竖了大拇指。

    行啊小子!

    杨子楚趁热打铁:“深海寂寞,我与一众弟兄排得舞乐,谱子乃是从钱塘水君的龙宫流出,名曰《破阵子》,请晏公鉴赏。”

    说罢,他推搡着一条龙鬃水母:“下贱胚子,平素睡得昏死过去,关键时刻还要掉链子,还不醒醒?”

    晏公哈哈大笑:“无怪它们,这些水怪血脉还算雄浑有力,可惜神智衰短,精魄孱弱,比寻常水怪还不如,受不得我七星宝刹的法力。”

    只见它轻轻一拨,水泡的颜色顿时浅了许多,本来动弹不得的属种们也开始恢复了活力。

    “来吧,舞给我看。”

    “正是,正是。”

    杨子楚在诸多水种中间飞了几圈,交代些什么,只见各色水种各自舞动起来。

    这些深渊属种或凶恶神武,或瑰丽动人,卖相本就极佳,晏公在天母过海的异像中离群索居了千多年,平时摇动气泡听骨乐就是最大的乐子,那曲子古朴悲怆,本是佳作,可一千多年,晏公早也听厌了,此刻见群怪舞动,杨子楚引吭高歌,正是新奇的时候,一时间也高兴得手舞足蹈。

    至于这是不是劳什子钱塘龙君的《破阵子》,哪里有什么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