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活儿该

第四十六章 大闹活鱼谷(完)

    这一番变故来得太快太急,鲨鱼标本想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方才在活鱼谷口赶走假红旗的金刀女将就坐在鲨鱼标旁边,此刻看在眼里,一时按捺不住问道:“阿公,石帅伤重未愈,如果那安南来的小子真的侥幸赢了,难道我们真的要唯他马首是瞻?”

    鲨鱼标压低嗓音:“章何虽然已经是昨日黄花,可流散各方的太平贼势力依旧不能小觑,阮占惠是太平贼仅存的几个大头目,又是保卫广州城的好汉,让他来统领香军……也未尝不可。”

    无论是香军,汉留,太平贼,抑或是其他五湖四海的好汉,都被法台上石和尚和阮占惠你来我往的斗法吸引。

    人群边缘,一个香军女兵抱着刚擦拭干净的金刀,一路小跑着往法台方向,她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身披肥大的麻布袍,头包黄巾,只露出一张稚嫩的脸来,脸上虽然不甚干净,但仔细观察,五官确实算得上清秀。

    只是她刚过一个无人的军帐,突然有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落到女孩背后,一手捂住她的嘴,一手攥住金刀的刀背,连人带刀拉入了军帐当中。

    “丫头,你不要怕,我是你哥哥阿曜的好朋友,两年前还去过你家喝酒,你还记得我么?”

    唐盈盈睁大眼睛,来人是个铁塔般的大汉,浓眉电目,蟒蛇般的粗辫子环绕脖颈,洗的发白的麻布短打被一块块肌肉撑得隆起。

    她点了点头,她确实有印象,毕竟洪良玉这样的相貌,只要见过一次就不大会忘记……

    “您,您姓洪,你是洪大哥?”

    “好俊的记性。”

    洪良玉点点头,放开了她:“你哥哥杀了人,被官府到处通缉,他不能来见你了,所以托我照顾你,我去了唐家庄,才知道你被香军带走了,老天保佑,总算来的及。”

    “我哥哥还好么?”

    “他皮糙肉厚,总死不了的。倒是你,你好好想一想,要不要和我走?”

    唐盈盈一愣:“和你走?”

    洪良玉点点头。

    唐盈盈先是沉思一会儿,突然问道:“洪大哥,你几时进了活鱼谷,又怎么找到我的?”

    洪良玉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唐盈盈惊呼道:“这山谷到处是悬崖峭壁,又有好多把守,你怎能说进就进,连家门也不自报一声么?”

    洪良玉哈哈大笑:“这香军的看守排布还算有些章法,对付寻常的绿林好汉是足够的,却不放在我的眼里。这活鱼谷我是如履平地,来去自如。别说只有我一个,就是带你这个小丫头远走高飞,也能神不知鬼不觉。”

    笑了半晌,洪良玉又正色道:“丫头,我不与你说笑。若是有人强逼你入香军,虏你到这活鱼谷,让你受了委屈,只管告诉大哥我!多了不好说,三五个头目,我先去摘了他们的脑袋给你出气,再带你走也不迟。”

    “不是,没人虏我来。是我自愿要入香军的。”

    唐盈盈答得坚决,洪良玉见状点了点头,他暗中观察了许久,心中也料想她自愿,突然叹了口气:“丫头,你虽是女子,却有一腔热血,洪大哥喜欢你。可打仗造反是这天下一等一的辛苦事,恐怖事。也许这几天你自觉见惯了人命,却不知道官府凶狠起来,剜心剥皮不过等闲,绝不是一死了之便过得去的。何况你是个女子,这些我都不谈,”

    “我知道你是个苦命人,不是个娇嫩的娃娃。你能吃苦。可人总有一时头脑发热的时候,你要是乐意,我带你走。送你回唐家庄也好,跟我回家也好。我洪良玉虽然是个粗人,但我说的出做得到,我答应你,只要我洪良玉有一口气在,绝不让你受委屈,我有一口饭吃,就绝不让你挨饿。我会像你亲哥哥一样疼你爱你,一定比你待在香军要好,丫头,你想清楚再回答我。”

    洪良玉这番话掏心掏肺,倒让唐盈盈一时呆了,他眼里有些发红,却噗嗤一声乐了:“洪大哥,我那哥哥唐曜是个火爆脾气,也不大顾家。我从小到大,没听过这样细致的体贴话,你倒比我的亲哥哥,更似我的亲人了,洪大哥你这般赤诚,我更不想敷衍你,我现在做了香军彭大姐的亲卫,她待我很好。我想和她一样,杀光那些土绅恶霸,再造一个太平人间,叫天下再没有我这样的苦命人。”

    洪良玉听得只摇头:“再造一个太平人间,呵呵呵~这香军满打满算不过四五千人,打过仗的更少,手里火枪也就几百条,开刃的兵器算上锄耙也不足两千把,不过是打下过几个县城,小打小闹而已。丫头,你可知道,我和你哥哥唐曜是昔日五旗的水手,奉天保大龙头的旗命,五旗加起来有足足十万兵,战船两千余艘,火炮一千余门,火枪兵刃不计其数,我们打下了葡萄牙人占据的澳门,攻破过英国人把守的广州港口,这般泼天的巨浪,也不敢侈谈再造一个太平人间,何况香军这样一朵小浪花?”

    “丫头,我不怕实话给你说,在我这样的老红旗眼里,香军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就不值一提。”

    “洪大哥,你说的不对!”

    唐盈盈勃然变色。

    “我也听过天保大龙头的威名,也佩服洪大哥你的身手本领。可我家破人亡的时候,洪大哥和天保龙头是来不及救我的。那时官府和乡绅都是一个鼻孔出气。我哥哥成了逃犯,这天底下哪有公理呢?石帅这朵浪花打在我身上,救活了我的性命!我没有洪大哥你这样的见识,你觉得不值一提,我却得铭感一生了。我早把香军当做我的家。下定决心,要和相聚你的兄弟姐妹同生共死。洪大哥,多谢你的好意,我哥哥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他的福气,可你不要再劝我了。”

    洪良玉自知失言,一时默然。

    “洪大哥,我要把刀还给彭大姐去了。久了她们要察觉了,你稍等片刻,我待会再来招待你。”

    见唐盈盈出了营帐,洪良玉长出一口气,心中苦涩地自嘲:“洪良玉啊洪良玉,往你自认本领拔群,是一等一的好汉。怎么让一个十四五的丫头驳得哑口无言,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突地营帐外一片惊呼啸乱。只听七嘴八舌,争吵怒骂,说什么的人都有。

    “石和尚败了!”

    “那个太平贼打赢石和尚了。”

    阮占惠在法台上连打了几个滚,甘霖术,普度咒这些太平文疏的阳术死命地往自己手臂上施放,好半天才扑灭了佛火,他站定身姿,望向被自己打过法台的石和尚,面上涌起一片潮红:“石帅,你现在怎么说?”

    局面一时默然。

    石和尚深呼吸一口气,没等说话,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五龙教会也受了石帅的请帖,教首天保仔是昔日五旗龙头,南洋同道没有不服气的,他若与此佛宝有缘又怎么讲?””哈哈哈哈。”

    阮占惠放声大笑:“大屿山被官府打的抱头鼠窜,那个天保仔糟蹋了红旗百年基业,连郑秀那个小丫头片子都弃他而去,自己带人跑到婆罗洲去了,那天保嘴上慷慨,说死战大屿山,结果他苟且偷生,如今到福建装起了神棍,没了红旗班底,他有什么脸自居是五旗龙头?”

    他才胜了石和尚,此刻挟裹气势,一时居然无人回话

    营帐中的洪良玉本就气郁难解,听了最后这话,自打离了大屿山后沉闷负气不得自由一并涌了上来,额头青筋暴起,他挑开营帐,快步往法台方向走去,沉闷的低吼如狮子打盹:

    “放你妈的狗屁!哪个狗材敢辱没我家天保龙头?是条汉子站出来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