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大明新帝国 摇摇-欲坠

第九十四章 懂事

    大明的火枪已经是超越了这个时代的利器,这一点陈懋也无从反驳。

    他很清楚大明与草原各族这些年的军事力量对比,虽然过去大明一直站在上风,这是因为大明用人数堆上去的优势。

    除了用人数堆,还因为大明的国力远远超过了贫瘠的草原,这才能压的草原各民族不敢南下。

    虽然许多部落为了生存,投靠了大明,但是真正继承了北元大部分资源的势力,一直是大明的心腹大患。

    但是草原太大了,还有那无边的戈壁滩跟沙漠挡住了去路,大明不能主动出击,这样耗费的成本是大明也承受不起的。

    所以形成了一个短暂的平衡。

    陈懋一开始也在担忧,如今是因为皇上重视,一直没有少了军备,才能形成这样的平衡。

    如果以后换了皇上,大明依旧无力征讨游牧部落,坐等他们势力膨胀,那个时候,平衡就会被打破。

    柳升最开始制造的火枪,笨重,装填子弹麻烦,容易爆膛,下雨的时候还不能使用。

    很多时候,这种火枪并不比弓箭好用。

    可是,当大明新式火枪被普及以后,边军的优势就变成了单兵优势。

    这个时候,陈懋的担心彻底没有了。

    在防守中,装备了新式火枪的大明军队,能够轻易地抵挡超过大明人数五倍的骑兵。

    他在宁夏直接面对草原个部落,这几年,亲眼目睹了大明的军力因为这种新式火枪而上升,士兵们的士气,自信,都因为这种新式火枪而达到了顶峰。

    也因为这样,如今主动投诚的部落越来越多,就连西北的一些大型势力。比如柳城、火州、吐鲁番,如今都主动屈服……

    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太孙殿下在十三年的时候,推行的棉花政策。

    永乐十二年,陛下北征,殿下在北明山发现巨型铜矿。

    依靠这个铜矿带来的利益,大明完成了在漠北的驻军,并且逐渐稳定下来。

    永乐十三年,殿下在西北推行棉花政策,受到香料,茶叶等贸易的诱惑,西北各国,包括奕力把里等国,都开始大量种植棉花。

    棉花一旦开始种植,就如同星星之火迅速地普及开来。

    西北各部落原本都只是以放牧为生,除了牛羊,他们并没有什么是大明需要的。

    相反,大明的铁器,茶叶,丝绸,香料等等,都是草原上的人想要的。

    这种贸易不平等,让大明不愿意跟他们进行贸易,而他们只能来大明抢。

    大明势力越来越大,他们不敢再来抢,一些部落只能屈服投靠。但是大型势力不愿意屈服,开始转向西方,北方发展。

    棉花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不管多少棉花,大明都愿意要。而且通过棉花的种植,运输,又能养活无数人。

    只是一个小小的棉花,就彻底改变了西北各国与大明的敌对状态。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终于有了共同的利益,并且形成了一个贸易纽带。

    在十二年,陈懋刚跟朱瞻基接触的时候,还因为朱瞻基身为太孙,却亲自上阵杀敌,觉得他过于冒失。

    但是这些年看下来,他已经彻底为朱瞻基的能力而臣服。

    不论是新式火枪,还是棉花,这可都是这位太孙的手笔。

    而在大明境内,且不说大明与南洋的贸易越来越大,光是一个银行的出现,就让陈懋看到了银行对整个大明的促进作用。

    不管那些文臣们怎么评价这位太孙,但是陈懋已经成为了铁杆的太孙党。

    “殿下的意思是,虽然有了新式火枪,但是老式的已经足够用,所以暂时不拿出来。如果有人学会了我们的火枪的制造,然后再用更犀利的火枪来打败他们?”

    朱瞻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你说对了一半。技术封锁不仅仅是在火枪上,包括了各种先进技术,都应该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只有等其他人追上来了,然后我们再拿出更先进的让他们绝望。

    其次,就是不让其他人知道各个行业的正确发展方向,耗费他们的人力物力。为此,我已经决定让工部建造更大的铜炮,然后邀请各国使节来观摩。

    幼军今后的任务,除了拱卫京城安全,然后就是对夹江工业区,工部的优秀技术人才进行保护。另外,幼军要成立一支专门的精锐队伍,人数不需要太多,三千人左右就可以了,对一些不遵守专利法的商户,还有国家,进行惩罚性的打击。”

    陈懋楞了一下,没有想到朱瞻基对这方面如此重视。他皱眉想了一下说道:“殿下,臣一直以为建立一支战斗力更强的军队是可取的,但是为何不把这些人用在平叛上面呢?”

    朱瞻基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因为在我的眼里,建立一个完善的经济秩序,比叛乱更加重要。大明如今国力兴盛,兵强马壮,要是连小小的叛乱都解决不了,养这么多军队不是都成了养废物吗?成国公……”

    朱勇立刻抱拳道:“臣在。”

    朱瞻基将手枪的保险关掉,然后放进了枪套。“你身为中军都督府的左都督,孤也要交给你一个任务。我要你从全国各地军卫,抽调人手,成立一个反腐队伍。这支队伍要求全国各地的人都有,不一定需要身强力壮,但是一定要聪明伶俐。因为他们不一定会上战场,主要的目的就是进行执法行动。”

    朱勇也有些不理解,问道:“殿下,这不是已经有了锦衣卫吗?”

    朱瞻基笑道:“我要求这支队伍的所有人都会识字,因为除了反腐,查账。”

    朱瞻基没有说出来的是,他的主要目的其实不是为了反腐,而是为了收税。

    在后世,因为执政党的强盛,加上国有企业一开始占据了国内经济的主流,私营经济长期受到不平等待遇,根本无法逃税。

    等到私营经济发展起来,国家的税收政策也越来越严密,让人不敢逃税。

    但是大明现在的情况,跟后世大不一样。除开內监不算,更加有些像后世的美国。

    美国人一生有两件事无法逃避,一是死亡,二是缴税。

    在美国,杀人了还有可能逃避惩罚,但是如果敢逃税,等待他的就只有灭亡。

    这是因为美国一直都是以财团为主的私营经济为主体,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枉顾国家利益。

    所以美国政府为了征税,成立一个堪比精锐部队的税警队伍,并且专业性很强,让人根本无机可乘。

    如今的大明,撇开帮皇室控制经济的內监不说,全部都是私营经济。特别是官员和勋贵们,虽然没有直接做生意,但是已经学会建立自己的代理人。

    他们熟知朝廷的规则和制度,加上有免税的福利,所以千方百计地挖国家的墙角。

    要对付他们,就必须建立一个专业的税警队伍。他可不想过个几百年,重现原本历史中崇祯的窘境。

    明朝的灭亡,百分之九十九的原因都是自己。满清不过是抓住了那百分之一的机会,才入主中原。

    这一世,如今火枪已经广泛应用,并且形成了产业和利益链条,所以朱瞻基根本不担心会出现那样的意外。

    如今骑兵已经不占优势了,即便他们有了火枪,光靠人数来堆,也能把其他民族堆死。

    但是内部的问题还是要解决的,并且要未雨绸缪。

    特权是大明存在的基础,勋贵和官员们拥有特权是应该的,但是,这种特权绝对不能衍伸到税收上来。

    现在他还没有坐上皇位,等他坐上皇位,首先要改变的就是大明士子和官员的免税政策。

    但是现在,三十税一的商税,要是有人敢逃税,朱瞻基也会让他痛不欲生。

    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先要有一支专门的税警队伍。

    如果朱瞻基直接说,成立一个税警队伍,不管是勋贵,还是官员们,肯定会执意反对。

    所以,朱瞻基明面上只是说反腐队伍。

    只是为了从锦衣卫的手里争权,降低锦衣卫的作用,勋贵和官员们也会支持朱瞻基的这个提议。

    车队到了聚宝门外,朱勇他们从马车上下来,与朱瞻基告别。

    朱瞻基望着那高耸的报恩寺塔,想的却是等朱棣死了,一定要把报恩寺改成真理教的总部。

    这个报恩寺塔就是一个很好的噱头,将这座塔作为科学技术的中心,圣地,远比只是为了纪念某人有意义的多。

    何况,他也不想让佛教太过嘚瑟。

    “殿下,太子妃让人来报,刘承徽刚生了一个小王爷,母子平安。”

    听到李亮的恭喜,朱瞻基却有些头疼起来了。

    刘承徽这个女人很符合朱瞻基的爱好,她精明能干,并且没有底线,的确是他生活中的好帮手。

    唯一不好的是,她太精明了,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这一点,她很像朱瞻基前世的老婆格拉西亚。格拉西亚把帕丽斯欺负的变成了一个小受,面对“正妻”颜芳青,她也毫不示弱。

    虽然她知道无法跟颜芳青相争,所以就自起炉灶,在南美和欧洲建立了庞大的势力,藉此跟颜芳青别风头。

    在这个时代,等级观念已经融入了所有人的血脉中,刘承徽上面还有好几个等级,她当然不可能像格拉西亚那样强势。

    但是在朱瞻基的那些异族女人心里,她远比太孙妃更加可怕,在她面前,远比在孙娴面前听话。

    以前没有孩子,她还会安分一点,现在生了儿子,为母则强,为了儿子,她恐怕会争的更多。

    朱瞻基别的不怕,就怕她会带坏后宫的风气。

    回到了皇宫,朱瞻基先去了刘承徽的寝宫,为了迎接朱瞻基的到来,这里已经被彻底清理了一遍,没有了产房的腌臜气味。

    刘承徽一米八的个头,自己懂医术,身体保养的很好。她不像一般女人那么柔弱,生个孩子也没有伤到元气,到现在都还精力十足地坐在床上安排宫女们忙东忙西。

    见到朱瞻基回来,她立刻开心地笑了起来。“殿下,妾身幸不辱命,给殿下生了一个儿子。”

    朱瞻基笑了笑说道:“生儿生女都一样,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更喜欢女儿一些。”

    这一点刘承徽也是知道,朱瞻基很少跟儿子们亲热,对是对待几个女儿,都亲近的很。

    刘承徽笑道:“那等妾身养好了身体,再给殿下生个女儿。快把小王爷抱过来让殿下瞧瞧……”

    一个身体健壮的宫女抱着刚出生的孩子过来,跪在了朱瞻基的面前,让他能更清楚地看清她怀里的孩子。

    朱瞻基一看乐了。“这么胖的小子,你受苦了。”

    刘承徽满足地笑道:“八斤一两呢,为了这个小家伙,妾身痛了两个时辰,不过一切都值得。殿下……”

    朱瞻基从她的语气听出了她有话想说,问道:“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妾身从祖师那里知道殿下让他在研究牛痘,上个月,妾身见了祖师一面,听说他将牛痘已经分解出来了。”

    朱瞻基明白了她的意思,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分解出来不代表就能给人种,现在还要经过试验,只有等安全了,才能给孤的孩子们用。”

    刘承徽笑道:“殿下不要忘记了,妾身也是学医的,跟殿下在马林的时候,殿下的话,妾身一直记在心上。”

    实际上,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在面对各种病毒的时候,并不是毫无察觉,也不是没有各种应对手段。

    只不过,因为缺乏研究,所有人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比如大明就有种痘法,不过种的不是牛痘,而是人痘。

    只不过,人痘相当于是直接传染,死的人比救的人多,这种方法根本没有人敢再试验了。

    天花,鼠疫,流感,这都是制约这个时代人类繁衍的最大敌人。

    在马林,当地人对天花的抵抗力就远比欧洲人要强得多。

    一次两次是这样,几百年都是这样,欧洲人和马林人就对这种情况进行了研究。

    最后得出了结论,马林人之所以抵抗天花比欧洲人强,主要是因为马林的牛多。

    这是因为,在英国也好,法国也好,凡是家里养的有牛,得天花的几率就小。

    特别是那些挤奶工家庭,大部分孩子都能健康成长。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而朱瞻基知道啊,因为他们长期跟牛接触,牛痘的病毒他们已经习惯,而又了牛痘病毒的抗体,就也对天花有了抗体。

    所以在马林的时候,朱瞻基就跟刘承徽就这个问题进行了讨论,回到大明以后,就让中和子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提取牛痘进行研究,对中和子这个医术高深的老道来说,等于为他开启了一扇门。不过,如何进行病毒提取,他是一点经验也没有。

    如果大明现在直接用牛痘的浆液来感染,是非常危险的,特别是小孩子。

    刘承徽垂首说道:“看到如此可爱的孩子,妾身恨不得将一切都给他,但是却又爱也不敢爱。一想到他可能没等长大就出现意外,妾身就忍不住惶恐。”

    朱瞻基看出她虽然是演习,但是未免没有真情流露。只不过,她现在这样说,更多的恐怕还是为了试探。

    朱瞻基用手逗了一下孩子的脸蛋,他闭着眼睛,小嘴动了动。

    朱瞻基收回了目光,这才说道:“你恐怕是不解我为何让蓝良娣参与进去,生怕蓝良娣抢了你的祖师吧?”

    刘承徽连忙坐直了身体,想要跪下来,却又作势腹疼,歪倒了下去。

    虽然是作戏,但是朱瞻基还是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对着那个宫女挥了挥手。“我跟承徽有话要说,你们都出去吧。”

    所有人都立即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只留下了李亮一人守在门口。

    朱瞻基这才望着有些惶恐的刘承徽说道:“这话我今日只跟你说一次,今后你也不要在我面前演戏,孤的眼睛还能分辨黑白是非。

    蓝良娣跟你们不同,她是斗姆娘娘转世,得到斗姆娘娘在医术和相关方面的技术传授,所以,孤才允许她在宫外行事。

    但是因为得到斗姆娘娘的青睐,蓝良娣也没有争位之想,一个太孙妃,一个皇后的位置,也不是她想要的。

    你也跟我出过海,知道海外是什么样的。等孩子大了,海外的开发也有了基础,封疆海外未必就比在国内差。

    蓝良娣就想的开,一个太子的位置,一个皇帝的位置,未必就是真的好,我希望你今后也要这么想。

    还有,我知道你有心在那些异域女子里面建立势力,其实这是非常愚蠢的做法。只要守规矩,孤就是你最大的靠山,也会一直是你最大的靠山。

    如果失去了孤的信任与欢心,即便是皇后,也不是不能变的,何况是太子呢?你要想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不要一叶障目。”

    朱瞻基掂着她的下巴,让她不能躲避自己的眼神。“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有你在身边,我能省心不少,也甚是喜欢你。但是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做出错误的事情来。”

    刘承徽这才不自在地说道:“妾身只是看蓝良娣竟然能随意出入宫门,这才想的太多。请殿下相信妾身,妾身真的对太孙妃的位置不敢妄想。”

    朱瞻基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就对了。蓝良娣只是个开始,她对皇家医院并没有心思去管,等时机成熟,以后这皇家医院,我可以交给你来打理,今后,也会给这个孩子分一片富足的江山。”

    刘承徽伸手拉住了朱瞻基的衣袖,轻声说道:“是妾身错了,殿下就原谅妾身这一遭。”

    朱瞻基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说道:“我本就没有责怪你,又何来原谅一说。你也是关心则乱,好好想想,为何母妃与太孙妃就根本不在乎这件事呢?想明白了,你也就能想通了。你先好好歇着吧,等蓝良娣弄出了合格的疫苗,我会先给孩子们用上的。”

    教育了一番刘承徽,朱瞻基的心情很是愉悦。这个女人也是他的老婆里面少有白骨精女人,他现在只会嫌这样的女人太少,不会嫌太多。

    只要不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扶持她们出来做事,远比其他人更合适。

    回到了兴庆宫的主殿偏殿书房,桌面上又被放了一大叠已经汇总好的情报和奏折。

    刘万带着几个小太监正在一本本地阅读,然后汇总到一本册子上面。

    朱瞻基看了看李亮说道:“你现在是孤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不能天天跟在孤的身边做一些小太监都能做的事,更不能不学无术。从明天开始,刘万跟在孤的身边,你给孤跟在王彦身边,好好学学如何管理俗务,处理公务。”

    刘万闻言,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喜形于色的李亮,露出了一丝羡慕。

    朱瞻基的身边人,最大的势力当然是金阔一系,孙林,刘万都是他的徒弟。

    而金阔因为是朱瞻基身边最大的太监,所以他们这一系的势力也就无人能挡。

    李亮虽然是朱瞻基身边最亲近的太监,但是他完全是朱瞻基一直在保护着,不想身边的人势力失去平衡。

    现在让李亮去跟皇宫最大的太监学习处理公务,可不仅仅是给李亮一个学习的机会,更是将他作为以后的司礼监太监总管在培养了。

    朱瞻基坐下看是看公文,刘万没有了什么事,就趁机来到了前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乘凉的金阔。

    金阔却笑了笑问道:“你认为殿下这样安排是因为什么?”

    刘万不确定地问道:“平衡?”

    金阔笑了笑说道:“我们一系的势力太大,不是一件好事,就让李亮去蹦跶吧。殿下高瞻远瞩,行事有度,我们只要做好份内事,就不会怕了他张狂。他要是真的得意忘形,那才正合我意了。”

    “可是那王彦可是宫中第一大势力啊!”

    金阔笑道:“他再大的势力,还不是要给殿下老老实实做事?不要计较这些,真要有我们的人逢迎他,就趁机踢出去,我们只要能踏踏实实做事的人。”

    看到各地传回来的关于秋闱的消息,朱瞻基忍不住在想,这一次的秋闱,不知道又能选出多少有用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