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覆汉 榴弹怕水

第三十一章 诚既勇兮又以武

    九月初四,当孙策、曹洪、乐进、李进、高干、张超、董袭七人的首级被快马送到官渡前线的时候,彼处正在激烈战斗之中。

    这是当然的,五日前乌巢一战,理所当然的给官渡战场带来了一定了结此战的希望。故此,从前一日开始,燕军便持续猛攻。

    相对应而言,中原联军则明显失去了往日的相持能力,军心士气与可堪一用的部队数量都下降到了一定程度。

    对此,公孙采用了一种极为诛心的策略以辅助正面战场前线每出现一次战线更迭,不管是谁进谁退,燕军必然给南军送上一份礼物。

    区区两日间,南军便已经收到了六份大礼,分别是受伤严重到昏迷不醒,基本只能等死的黄盖;徐盛的首级;周泰被清洗干净还缝上首级的棺椁;陈武的将旗;毛阶的将旗……第六份居然是遁入乌巢后选择投降的曹操心腹爱将,颍川杜袭杜子绪本人!

    天知道曹孟德收到这些战俘、将旗、尸首是什么感觉,但其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前线鼓舞士气了。

    实际上,所谓六次进退中曹军唯一一次成功的反扑,还是靠着曹仁的奋勇完成的……就在前一日,九月初三那天,白天时候,南军连续丢掉三道防线后,傍晚时分,曹子孝狼狈撤退回营中,却发现有一营数百士卒居然没来得及接到撤退军令,被整营困在了前线。

    羞愤之下,曹仁亲自引本阵亲兵数百夜袭救援,结果全军振动,纷纷随从,以至于南军成功救回部属之余居然杀得燕军措手不及,直接反夺了一条防线。

    但是,这种极限状态下的勇气是注定不能长久的,第二日,也就是九月初四,程普重新稳扎稳打,动员包括下马的燕军骑兵在内,以绝对优势兵力,轮番上前,曹军下午还没过一半,便又失去了两条横向方向,直接将大营暴露在了身前。

    而此时,曹孟德依旧没有露面。

    于是乎,公孙一口气将七个人头中的六个,外加黄忠的将旗,一口气全部送了过去。

    然而,出乎意料,近乎于空荡荡的曹军大营中,南军在官渡的几位主事之人,也就是曹操、曹仁和刘晔了,居然都还能保持冷静和某种表面上的从容与气度,倒是让人有些佩服了。

    “曹公!”

    眼看着帐中几人将目光对准了那六个形态各异的人头之上,作为送人头的人,连使者都称不上的司马懿硬着头皮解释了下去。“我家燕公让在下务必稍作转告……其中,令婿孙伯符是孤身逃窜途中在黄泽泥沼里伏法的,所以颇有泥污;而乐将军是在城头上与我军平原郭都尉同归于尽,死前撞翻火盆,所以被火燎烧;至于会稽都尉董袭,是被邺下甲骑给踩踏而死,所以形状凄惨;还有李退之,我家燕公说,其人虽然愚蠢,却到底算是他的旧将,他自会处置……总而言之,我军并未刻意侮辱、藏匿尸首,还请曹公明鉴。”

    “我知道了。”坐在上首的曹操从六个首级上收回目光,语气平静。“使者辛苦,替我谢过燕公。”

    “除此之外,”曹孟德越是从容,司马懿就越是谨慎。“令公子曹昂过河前被令婿遣回,应该是连夜送到了夏侯都督那里,我军虽然已经在前日便攻破濮阳、离狐、句阳三城,却并未俘获曹公子……我家燕公说,请曹公不必太忧虑,尽管放心。”

    “我知道了。”曹操微微一叹,却还是那句话。

    “还有……”司马懿心下忐忑,继续俯首以对。“我家燕公还让我转告曹公……说濮阳突袭邺下这一战,非是他侥幸察觉,恰恰相反,乃是曹公你心怀侥幸,而偏偏他又能无须心怀侥幸。此时回到根本,乃是营州兵与辽东兵本属锦上添花,早去徐州几日既可,晚去徐州几日也可,而彼时曹公却已经不能等了,所以才会有此结果!大势所趋,强弱分明,还请曹公不要不服。”

    “我知道了。”曹操一时失笑,却又转而相对。“足下言语妥帖,不知姓名来历,可否不吝赐教?”

    “河内温县司马懿,字仲达,区区阵前一卒,不敢主动报名。”司马懿依旧小心。

    “司马仲达我焉能不知?”曹操一时恍然。“邺下大学中的才子,河北闻名,更是故人之后……想当年,我初入仕途,为任洛阳北部尉,还是尊父所举,尊父可还安泰,如今在何处任职?”

    “家父身体康健,而自董卓乱后,他便一直在家闲养务农,顺便教育几个幼弟,并未出仕。”

    “这是自然,也是好事。”曹操一时感叹,竟然有些长辈晚辈之间私谈的意味了。“尊父毕竟是汉室老臣,又是个公直之人,不出仕是对的,但此番举止,必然会连累你们兄弟……我不是说此时,此时以你这个年纪,做什么都是无所谓的,反而可见你家燕公的上心调教,我是说将来的大前途,若仲达你若将来想求个大出处,你家中未免反而有些牵累。”

    司马懿茫然抬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是这样的,你们司马氏虽然与公孙文琪有旧,但一来,毕竟是数代汉臣;二来,却也毕竟是成了型的百年世族……前者自不用说,后者却是公孙文琪最忌讳的。”曹操见状一时失笑,却愈发显得和蔼起来。“须知汉燕之间,不仅是一家一姓之别,更有制度上的根本不同。前者虽然一直在打压豪强、压制世族,却终究难从根本上摆脱二者,所以世族、豪强在汉室这里终究算是国之根本;而公孙文琪乃至于我曹操,还有刘玄德这些人,我们之所以兴兵至此,本意上便是年轻时多少看到汉室倾颓,心中觉得豪强、世族皆不足以再支撑天下,所以有心清廓,更立制度……”

    司马仲达心中微动,面上却愈发显得茫然。

    “还不明白吗?”曹操也跟着愈发恳切和自然了,只是冷冷清清的中军大帐中,二人中间还摆着足足六个人头,这种恳切未免让人心虚。“其实,要说懂公孙文琪的心思,刘玄德其人或许行事更近公孙文琪一些,但只是日常浸染,天然习惯罢了。非要从治政大略上来讲,却是我懂你家燕公多一些。而偏偏你又是我故人之后,我就直言几句好了,你且一听……”

    “小子不敢。”司马懿随即拜倒。

    而曹操也不做理会,而是兀自指点道:“假使是我在你家燕公那位子上,那哪怕你司马仲达才能卓著,履历清楚,将来功劳、资历全都水到渠成,可仅凭你们司马氏的家门,却也绝不会让你这种人做到首相的!甚至狠一些,连左右两相都不给你做,最多最多就是下四相之一罢了。甚至等我死了,还要留遗言给儿子,让他也不用你!为何如此?因为将来大燕的天下防的便是你们这些延续百年的世族!实际上,现在回头去想,公孙文琪当年一开始收拢人才的时候,便天然有些这方面考量了,这是我不及他的地方。当然,也有可能是他那时候确实被世族子弟所瞧不上……”

    听到这里,原本还有警惕心的司马懿面上依旧不动,心中却是终于震动到无以复加,俨然也是想起了目前几位相国的出身……之前邺下虽然议论纷纷,也因为这七位的出身而有所讨论,但考虑到这几位当仁不让的资历和功劳,却也没擅加发挥太多。

    可是如今顺着曹操的提醒反过来一想,司马仲达却才如同拨云见雾一般有所醒悟是了,吕、娄、韩、王这几位元从的相位固然是理所当然的,固然不能因为他们出身如何便有所疑虑,但为什么燕公一开始的几位元从都是这个身份呢?

    这不恰恰还是说明了问题吗?

    至于说什么世族子弟瞧不上?司马懿反而觉得荒谬。

    总而言之,一念至此,司马懿心中几乎动摇。

    “你也不必想太多。”曹操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出来对方被说动,却又莞尔一笑。“不过是一层出身罢了,若你能如审正南一般立下殊勋,想来以公孙文琪的大度,也会对你格外高看一眼的……说到底,还是要看功劳与个人才德的。”

    司马懿赶紧再度俯身,口称受教。

    “我乏了,且回去吧,替我问候你家燕公还有令尊。”曹孟德见状便不再多言,而是挥手示意。

    司马仲达不敢多留,便匆匆告辞,然后满怀心事转回了燕军大营。

    不过,就在司马懿走后,刚刚还温润一时的曹孟德便陡然神伤,扶额遮面……说白了,曹孟德刚才的表现才是真正的失态,面对决战的全面失败,他已经不得不用这种无聊的言语和话题来遮掩自己的情绪,并打发使者了。

    因为,刚刚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眼前的首级和公孙的威吓!

    帐中寂静了好一阵子,终于是浑身烟尘血渍的曹仁扶刀出言打破沉默:“此战已败,我军再无胜机,兄长速速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往何处去?”曹操恍然抬头。

    “就按照荀文若所言,带着咱们最后的人,保着天子去淮南或者荆州……乃至于江南。”曹仁瞥了眼身侧的刘晔,毫无顾忌之意。“事到如今,不这么办还能如何?难道还能投降吗?”

    听得此言,曹孟德几乎是本能的再度看向了那些首级。

    满是泥污的那个是他的女婿兼义子;被火燎到不成样子的是他麾下第一外姓大将,从他做县令时便随他的心腹;除此之外,即便是宗族内跟自己最不和的曹洪曹子廉,也都坦然自杀,人头出现在这里;还有李退之,明明可以投降,却还是坚守了对自己的臣节……再加上之前的夏侯渊、曹纯、曹休、许褚、王必、毛阶,一条条性命在此,正如曹仁所言,他曹孟德怎么可能投降?

    事到如今,唯走或死而已!

    当然了,枭雄姿态,死这种事情除非万不得已还是要尽量避免的,因为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能保证会有一线生机……公孙这一次没有被优势冲昏头脑,下一次呢?

    这一次因为天子年幼冲动,失了汉室老臣人心,下一次汉室真要到了灭亡关头,说不得人心还会聚拢起来吧?

    更不要说,人死的越多,活着的人就越该珍惜自己……

    不是不能死!

    万不得已之时,曹孟德一定会坦然赴死,但却不能被公孙用这种拙劣的戏码给威逼至死!

    那不是他曹操!

    “我若走,你与元让该如何?”曹操稍微思索一阵,便咬牙下定了决心,事到如今也确实没必要硬撑了。

    “元让兄与子修必须立即后撤!”曹仁认真答道。“濮阳、离狐、句阳皆失,聚集在内黄的营州兵、辽东兵应该会即刻顺着这条通道南下,他们那里再不走,只会徒劳被围,于局面半点无用。但官渡这里,我却要专门留下支撑一二……因为既然要南逃寄人篱下,唯一之立足根本便在天子身上,官渡若空置,怕是你们连宛城那里都赶不及过去,便要被身后骑兵追上。”

    这是很理智的回答,曹操也只能微微颔首,却又随即看向了一直没吭一声的刘晔。

    刘子扬旋即会意:“曹公放心,咱们毕竟是唇齿相依,我自然会留在此处继续协助子孝将军,营中些许辅兵,也不会再撤。但鲁子敬那里却是我主刘豫州麾下少有的兵马了,要即刻撤到彭城。便是官渡这里,我也还是想尽量带回一些人马的,所以还请曹公不要犹豫,速速去接天子……”

    “这是自然。”曹操一声叹气。“不过我若一走,你们能撑几日?”

    “三四日吧?”刘晔看了一眼并不说话的曹仁,恳切而对。“最多三四日,官渡便撑不下去了,我和子孝将军便应该会回头去追曹公……”

    “届时我想请足下断后。”曹操闻言同样瞥了眼曹仁,便继而对刘晔说了一句颇不寻常的言语。“我们曹氏、夏侯氏几乎一体,如今局面下,子孝断无降服的道理,届时一旦被困,只有死路一条,而足下却是可以举众降服的。因为你家刘豫州还有江南二郡,或许是四郡足堪立足,还是能和公孙文琪说上话的。”

    刘子扬一时沉默,却到底是微微颔首,勉强应承了下来。

    “子孝。”曹操复又盯住了一言不发的曹仁,认真相对。“为兄知道你心中有郁郁之气,早在开战前公孙文琪只以你为一马时便心存不平了,而妙才与子和去后,你更是存了鱼死网破之意,宁死也要给公孙文琪一个好看……但你想过没有,既然子和、妙才,还有子廉皆去,若你也再去,固然是一时痛快了,我又该如何自处呢?逝者已去,生者何堪啊?答应为兄,不到万不得已,一定要保存有用之身!”

    曹仁终于动容,然后双目泛红,却是勉力咬牙颔首,以作承诺。

    “我今夜二更就走,我走后你们让人来收拾子廉他们的首级,送到沛国安葬……让人送些石灰近来,之前就不要打扰我了。”见到曹仁点头,心下松了一口气的曹操再度挥手,却是彻底无话可说了。

    曹仁和刘晔情知曹操是要亲自清理曹洪、乐进、孙策等人面容,然后以石灰存下,所以都无话可说,只能拱手告辞。

    就这样,一直到了这日晚间二更时分,明白此战再无转机,或者说中原归属已定的曹操目送仅有的几名亲卫护送曹洪等人首级往东南去沛国安葬,然后只带三四千老残之兵出营往西南颍川、南阳而走。

    然而,其人出营不过三四里,送行的曹仁也不过刚刚转身而已,身后官渡大营便忽然喧哗一时,火光耀天!

    这才二更而已,如此大规模的夜袭便已发动,很显然,公孙是算准了曹操志气已丧,所以一刻不停便乘夜发兵夺营!

    曹孟德回头望着身后火光,一时无言以对,刚准备下令回身去救之时,却忽然在马上怔住,然后瞬间不能发声……原来,随着北面火光大起,曹操却是陡然认出,自己身侧一名面色惊恐的白发老卒,居然与那日给孙子挑水泡的运粮民夫颇像,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人。

    算起来,大概已经有二十日了吧?

    片刻之后,曹操一声叹气,转身打马向南,不再回头。

    我是不再回头的分割线

    “……司马懿方弱冠,使曹营归,趣谒太祖,尽言操志气已丧,兵将丧胆,可乘夜要击也。众皆疑。太祖亦稍踌:‘小子何以知?’懿对曰:‘殿下仁念,两日夜归敌大将首级、旗帜凡七也。以臣闻之,稍前六数,操皆受首而哀,不问来使。今臣往之,操目不视首,但问臣之来历,教臣何以进仕,可知其已心力不堪也!’太祖笑而受之,隧擢懿为曲军侯,继发兵夜袭曹营不止。”《新燕书》.卷七十六.列传第二十六

    ps:感谢第122萌leonyu,也感谢在南极录制祝福视频的本初……感谢大家的关心与爱护。

    顺便,中秋第二天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