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能看见战斗力 臭猪胖乎乎

一百八十九章:接妻

    而看着妹妹每日痛苦的模样,为了回到西陵而重拾武道的时候,徐长风为其高兴的同时又不由得心酸起来。

    他是了解自己妹妹的,徐姝惠从小就不是因为喜欢武道而修炼的,打从一开始,她便是想要得到家人的认可而修行,她真正喜欢做的事情,便是和家人在一起,就像小时候她老是不听的拿着一些浅陋的修炼问题,反复的询问自己。

    明明教授徐姝惠武道的女剑修便住在她的隔壁,徐姝惠也总是会穿越大半个赢城找到剑阁,让年轻的徐长风不胜其烦,一度还劝她放弃武道。

    现在想来,这些只是因为妹妹想要见自己,见见自己的家人,年轻时候的剑者只会一次次的讲解剑意,却从不曾关注到对方真正的需求,而当他反省过来的时候,妹妹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对自己的依恋,她的一颗心,全挂在了西陵那个野小子身上。

    可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那个徐氏看来如恶鬼一般的家族对徐姝惠宠上了天,而她真正的娘家却对其严苛至极,这样看起来,对徐姝惠来说,或许荣耀无比的元洲徐氏,还真比不上满手血污的西陵小族呢。

    将愧疚和无奈全都压到心底,徐长风做出了一个决定。

    以长风剑圣之名敕令,将西陵唐氏三房支脉,唐森、唐罗、唐星三人铭牌送入中赢徐氏祖祠,承认其为赢城外戚,圣地亲族。

    徐长风的决定,在徐氏掀起了轩然大波,剑圣徐凤更是破关而出,怒不可遏。

    这些事情,远在龙西的唐森他们当然不知道,因为徐姝惠寄回的信件中,全是快乐。

    比如她今天又遇见了那个儿时好友,结伴去了哪儿游玩,买了什么稀奇的玩意引得人人侧目。

    比如又带着暖暖见了什么神兽,引得小姑娘流连忘返。

    比如她又和徐氏的小姐讲起来,自己的两个儿子是如何如何的优秀,看看能不能为至今不开窍的长子说个媳妇回来。

    好像身处元洲的徐小姐成了圣地的香饽饽,每天都好忙好忙,忙得甚至来不及思念西陵的家人。

    可事情终有瞒不过去的那天,唐森虽然寡言,却是个极为内秀之人,夫妻二十年,他哪能不知道几个孩子就是徐姝惠的命。

    有些虚荣爱炫耀,不过是小时候无人关注的后遗症,等到长大了,恨不得让自己的幸福被所有人知道。

    可她的幸福在哪,应该在西陵城的府邸,一家人温暖的餐桌上,而不是只剩虚假开心的元洲赢城。

    唐森的回信,终于从开始的倾诉思念,变成了想去元洲接她,而徐姝惠这时候也知道,事情终于瞒不住了。

    但她知道,若是唐森敢来西陵,绝对过不了父亲徐凤这关,所以她只能和盘托出,并恳求唐森不要去元洲,并说因为兄长徐长风的关系,现在赢城徐氏已经承认了唐氏三房的亲族地位,再给她一点儿时间,她便能带着暖暖回来了。

    这一次,十几年来一直对徐姝惠予取予求的唐森没有答应,留下了一封书信后,便孤身上了路。

    就在唐罗等人前去武圣山参加龙州青年武道大会的时候,唐森一人也踏上了去元洲接老婆女儿的路。

    初秋的一个上午,被幽静在徐府后院的徐姝惠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婿唐森,拜见岳父大人!”

    “砰,轰!”

    徐府门前,唐森一个头磕在地上,整座徐府的大阵都被激活,半座赢城都在震颤,门房更是被震瘫在了地上。

    赢城女侠的故事,即便过去了十几年也让人津津乐道,其中不光是徐氏小姐放弃身份私奔的勇敢,更有那个双拳败尽赢城年青一代的传奇,听说那个男人叫做唐森,而他今天,回来了。

    “小婿唐森,拜见岳父大人!”

    “砰,轰!!”

    又是一个头磕在地上,而这一次,徐府大阵晃动地更加激烈了,那如地龙翻身一般的动静,更是传到了赢城的剑阁中。

    天凤剑圣与长风剑圣同时睁开了眼,与唐森设想的不同,赢城的两位剑圣和徐氏的那群剑者,平日里全在剑阁中修炼,府邸中只有一应女眷与家族护院。

    所以在徐凤和徐长风赶到府邸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一幕奇怪的景象,一个男人跪在徐府的正门前磕长头,半城的百姓纷纷聚在此处凑热闹,而那个男人身边倒了一地的徐府护卫,几位统领站在门前,一副束手无策的模样。

    侍卫统领窝囊的模样看得徐凤眉头紧皱,怒火中烧,作为名满元洲的剑圣,他将唐森的举动看成了挑衅。

    而对父亲极为了解的徐长风自然知道徐凤心中所想,便开口呵斥道:“身为府中护卫统领,面对宵小的挑衅,腰间长剑难道是给你们用来装饰的么!?”

    为首的中年统领听到徐长风的呵斥,却还是犹豫,有些无奈道:“可是姑爷”

    “什么姑爷!”徐凤终于忍不住,暴怒道:“我可没有承认这乡下的野小子是我的女婿,立刻将其撵走!”

    侍卫统领们面面相觑,却只能抽出腰间灵剑,拱手道:“遵剑圣法令。”

    而唐森在听完徐长风和徐凤的话后,不气也不恼,站起身形,转身朝着两人行礼后恭敬道:“见过岳父与大舅哥,小婿来接内子回家。”

    “哼!”徐凤看到唐森便来气,挥袖化作一道剑光遁走。

    徐长风则是看着唐森,面无表情道:“赢城便是姝儿的家。”

    “这里以前是。”唐森遗憾道:“可现在不是了。”

    深深看了唐森一眼,徐长风抬腿迈步往府中走去,错而过时,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淡淡道:“夫妻间亦有和离,亲人却血脉相连。这儿以前是,现在是,永远都是小妹的家,而你,却不一定永远都是小妹的夫君。你觉得,当善良的姝儿知道这龙西八千里水患是他夫君杰作的时候,她还能像曾经那样爱你吗?”

    督天王巡,无所不知,它们能查到的东西,远比人们能想象的,多得多!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