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能看见战斗力 臭猪胖乎乎

五百零七章:攻敌必救

    “一会儿动起手来,别离开太远”

    杜沙轻声轻声嘱咐一句后,便带着云秀,迎着那支精锐的东营战士走去。

    带队的,正是东营营正项庄,天生神力,具有万夫不当之勇,少年时便是樊城项氏有名天骄,十四岁破蜕凡境。

    觉醒地级六品巽风血脉,三十五岁成就凶境强者,五十岁树立武道真意后,非宗师难敌。

    时年八十三岁的他,是真正的凶境巅峰强者,执掌四方营东营,乃是项氏最为倚仗的强者之一。

    高手大抵都是有些感应的,看到项庄的第一眼,杜沙便知这是平生劲敌,连忙唤醒黑光玄鼎,玄鼎吞吐氤氲黑气,化作玄光罡罩,护住云秀周身,让外人看不清里头的情况。

    而做完防护的杜沙独自迎上了一众东营精锐,大战一触即发。

    “惊鸿殿也算是名门正派,为何要助纣为虐,行这鬼祟之事。”

    项庄负手而立在杜沙身前站定:“将这勾结血楼的贼人交出,先生可自行离去,何必趟这浑水。”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杜沙如石像般冷峻的面孔毫无表情,就像从未将项庄等人放在眼里。

    “如此,便让项某领教下,惊鸿殿的,不世绝学。”

    仿佛早就确定会动手,对于杜沙的回应项庄没有一点儿意外,袖中飞出一柄阿含刺心锥,明明是刻满佛门的堂皇法器,却莫名有种肃杀狠厉。

    杜沙虽然从未见过这样的法宝,但也隐隐有所感觉,若是想要幻化石心晶兽出来抵挡,只会被此人一锥一个,绝无幸理。

    这是有备而来,恐怕要遭!

    ……

    花了整整半年时间,本以为荒废的设计突然迎来转机,在云巅楼坍塌之后,另一只仙云飍魄竟然回到了南城小院。

    这让燕云宗师喜出望外,项庵歌更是无比重视,东营项庄并非截杀的精锐,真正的重头戏,却在南城的小院,燕云宗师亲临。

    但此举注定是无用功,另一只仙云飍魄此时已在南岗的荒岭上,发现自己扑了个空的项燕将意识沉入神器,却发现那只本该在南城小院的仙云飍魄,竟然出现在朝昌的最中央!

    战斗有时候就跟治病一样,头疼医头脚疼医脚,那是庸医的做法。

    真正的医者,明白切中要害,才能药到病除的道理。

    真正要解南城之围,扑到寒月灵隐大阵里头是不信的,因为里头都是战士,全都是磨刀霍霍等待作战的强者。

    如果自己今天有个二十万灵力,那没说的,肯定进去把能看见的项家武者都揍一顿,可偏偏眼下只有不到四万点灵力,这就意味着,得要智取,不能硬刚。

    也不知道是为了彰显自信还是方便信息传递,项氏将族长与一种谋事,安排在了项府前庭的区域中心。

    外围是日夜不断的武士巡逻,里头还有数名武宗的日夜拱卫,这样的防护力量,大约能拦下世间九成九的刺杀。

    但万事万物都有例外,就好像项氏从来没有预设过,会有一个能够突然出现在项府最中心的刺客,因为谋事房的阵法,是长年累月开着的,为的就是将这种意外降到最小。

    当唐罗悄悄出现在项府前庭的最中心,并以星核收束好所有的灵力气息之后,他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谋事房中项庵歌中气十足的命令。

    那数十种不同的呼吸声,在唐罗脑中勾勒出一张测试房里的站位分布图。

    在测试房四角中,各坐着一名凶境之上的强者,他们凝神屏息,将神魂的感知张到最大,前庭范围内,任何灵力的波动,都瞒不过这四位强者的感知。

    他还能听到,在测试房中堂,还有位依靠墙柱躲在阴影中的强者,呼吸中蕴含风雷巨力,吐纳间似有雷霆在胸膛轰鸣。

    这样的防守应该算是天衣无缝了吧,项庵歌一定是这样想的,本身就是凶境的他并不需要这样程度的护卫。

    而有了这样的护卫,怕是连宗师也难伤了吧,项乾和项燕一定是这样告诉他的,所以项庵歌无比自信,哪怕没有了寒月灵隐大阵的拱卫,还是稳如泰山的坐镇策房。

    “那么,就给年轻的家主上一课吧,什么时候,都不可以,掉以轻心啊。”

    虚空双轮狂舞,九百九十九颗虚空之胃缩胀,海量的庚金,艮土先天之气被阴阳碾收摄,气息全部收敛的唐罗,就像石块草木,而他的双眼仿佛可以透视厚墙,正对项庵歌的地方。

    作为项氏的族长,即便在如此繁忙的工作中,依旧时刻注意自己的仪态,如青松一般挺拔的上身,给人一种坚毅不屈的感觉。

    每当谋士们办公累了,只要抬起头来看看那个书写不停的挺拔身影,就会显得格外安心。

    所谓定海神针,大概就是说族长这样的人吧。

    但凡看过项庵歌十数日不眠不休处理事务的族人,大多都会心生这样的感慨。

    就好像眼下的朝昌,东城一片狼藉,继续有人主持重建工作,安置流民,与心生不满的世家沟通;

    那些在暴乱中受到伤害的百姓,需要得到妥善的安抚,削平戾气。

    而短短一年中发生数次混乱的朝昌失去了公信力,很多世家都有了离开的征兆,毕竟当初他们选定朝昌,便是因为这儿乃是龙州最和平的城市,哪怕不需要多少武装力量,也能获取大量商业利益的黄金之城。

    如果让这些离开,便是朝昌的最大损失,所以项家也要负责派人前去游说,帮助他们重建信心,还有那些早就对朝昌虎视眈眈的世家,项家也得展示肌肉,将他们拒之门外。

    这样复杂的情况,这样繁重的工作,只有真正管理过一城的谋士才会了解,什么叫欲带皇冠,必承其重。

    统领一城并没有表面上这般风光,因为重担全都压在了族长项庵歌一人的肩上。

    而项家的谋士有理由相信,朝昌可以没有太阳,却不能没有项氏族长,项庵歌大人!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