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能看见战斗力 臭猪胖乎乎

十五章:猛虎和羊

    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那些自以为的安全足够,只要一次现实的残酷试炼就会斑驳不堪。

    纵观整个西贺武道史,二十六岁的宗师也足以震古烁今,但在这场人心向背的讨逆浪潮前,好像也显得微不足道。

    离开瞿塘城的议事厅,唐罗在药庐中见到了被毒伤折磨的唐家武宗,想要用金、土两昧先天之气祛除毒气。

    虽然族中前辈们说着死马当活马医,但眼中的希冀又难能瞒得过唐罗。

    沉意调气,两昧先天之气游走全身,曾经无往而不利的手段却无功而返,那先天草木的灵土在气海丹田如跗骨之蛆,绝非外力能够清除。

    面露黯然之色的唐罗停止度气,众人体内灵毒的情况说明。

    “这又有什么好抱歉的,只怪我等修行不利,若是能修到五品开了神藏,哪会被毒伤,归根结底,还是咎由自取,罗部长不用介怀,但有一条!”

    中毒的老迈武宗笑嘻嘻道:“老夫那孙儿天羽如今在将星馆效力,拜托罗部长好好调教,只要能成才,不论什么方式都行,拜托了!”

    “宗老放心。”

    素来不爱许诺的唐罗认真道:“我一定会将天羽培育成才!”

    “哈哈,那老夫就放心了。”

    看到唐罗如此郑重的许诺,其余中毒的宗老眼睛一亮,虚弱地凑到唐罗跟前,七嘴八舌的开始絮叨。

    “老夫身受剧毒命不久矣,孙儿向荣便拜托罗部长了。”

    “还有老夫的外孙高爽,一并托付给罗部长了。”

    “幼子唐越,拜托罗部长了。”

    十几位本脉武宗轮番上前,得到唐罗的承诺后便喜不自胜的退走,仿佛身上未解的灵毒根本无关紧要。

    那种松弛和解脱让唐罗突然有些明白,其实这些本脉高手早就明白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而真正让他们担忧的,并不是这十死无生的前路,而是他们的后人。

    突然间,唐罗有些明白世家的意义,最重要的从来都不是辉煌,而是延续。

    ……

    龙州历1791年十一月初

    安东城正义联盟大军开波,数百凶境兵分两路,一波压向瞿塘,一波终向阿兰山。

    得到消息的瞿塘城众人明白,这是正义联盟势在必得的总攻,而眼下己方不少武宗被灵毒所累,根本没有正面迎战的实力,唐志当即拍板,弃城突围。

    而断后的人选,便是自告奋勇的唐罗:“就让我最后为族里做些什么吧。”

    就这样,除了唐罗,瞿塘城又留下两队精锐武宗策应,共同面对安东城的大军压境。

    携靠在瞿塘城东面最高的城墙塔楼上,唐罗身边站在两队视死如归的唐氏武宗,其中还包括瞿塘城的首座唐怀狱。

    八个人站在塔楼上,却没有大战之前的紧张氛围,只是有些小抱怨。

    比如因为泊马城灵毒的事件,导致这些日子瞿塘城的武宗根本不敢吃灵食兽肉,只能以随身携带灵液充饥。

    这天天喝灵液,身体倒没什么大事,就是腹中饿得慌,感觉能吃下一头牛。

    是真的能吃下一头牛!

    还有关于玄机宗的吐槽,唐氏跟他们做了几百年的生意,从来不知道,还有破玄玉这种东西。

    搞得他们囤积起的海量百里玄机玉都成了摆设,这种研究灵器的宗门心都好脏云云。

    就这样没有边际地扯着闲篇,极远处的云层被荡开,露出了英武不凡的龙骧战车。

    唐罗抬头一看,当即变了脸色:“怀狱首座,立即带人离开瞿塘城,追上撤离的族长他们,告诉他们,正义联盟的总攻来了!”

    瞿塘城首座唐怀狱本想拒绝,但听到唐罗的后半段,却生生顿住了话锋。

    “一、二、三六、七!”

    唐罗不自觉的走到塔楼最前,双手握着石制的栏杆,寒声道:“整整七位宗师的阵容,正义联盟还真是看得起我!”

    “我会尽量给瞿塘城撤离争取时间,让族长他们加快速度。”

    作为武堂首座,唐怀狱明白什么时候还坚持,什么时候必须得放弃。

    在听到对方出动七位武宗后,他已经不再对撤离有什么意见了,向部署比了个手势,又朝唐罗道:“罗部长无需硬撑,若是不敌便退往兰山城。”

    “多谢关心。”

    唐罗摆了摆手道:“我自有分数!”

    言罢,唐罗登栏而起,如一只大鸟般飞出城楼,虚空胃中储存的虚空能量咕咚咕咚反刍,被激活虚空双轮轰鸣转动,充盈全身的力量让唐罗身形爆涨,昂扬的战意直冲天际。

    风云涌动化作神兽玄武法相,玄蛇、天龙化作灵兽背光,脚踩河图洛书的虚空宗师虽只有一人,却也有股威严神圣的气魄。

    两方相遇,五位豪族宗师自龙骧战车中鱼贯而出,神情如平湖般波澜不惊。

    段狰爻脸上是瞒不住的得意:“正邪有分,人心向背。龙西唐氏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你证道宗师却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实在太可惜了!”

    “可惜么,还好吧。”

    踏在玄武背上的唐罗淡淡道:“看来上次我表象得还不够好,所以狰爻宗师以为,只要再请几位世家宗师过来,就能扭转战局。那么这次我一定好好表现,让诸位明白,羊群再多也打不过猛虎这个简单的道理!”

    一对七还敢如此嚣张,五位来自世家的宗师脸色沉了下来,后方的正义联盟精锐更是叫骂开了。

    “狂妄!”

    脸色青黑的段狰爻怒道:“希望一会儿本宗破了你的虚空灵体后,你还能这般猖狂!”

    “慢着!”

    唐罗扬起手,制止了要变化恶首龙狰的邪王宫宗师,朝龙骧战车鱼贯而下的几位宗师道:“在动手之前,我想同诸位说几句心里话。龙西联盟与刘、沐、农、何四家,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几位宗师一定要趟这趟浑水吗?”

    幻胧宗师刘邈天上前一步,眉宇间尽是凛然正气:“吾等四族乃是上古圣贤之后,秉持人间正道,唐氏千年多行不义,吾等代天行罚,岂算无仇无怨!”

    “行了行了,我知道刘家的态度了。”

    唐罗摆摆手,直接略过了幻胧宗师,朝其余几位问道:“那么诸位呢,也是一样的想法吗?唐家就是罪该万死,万劫不复?”

    “善恶到头终有报!”

    玉鼎宗师农天心幽幽道:“因屠戮而盛,亦因屠戮而亡,今日果他日因,唐家时辰到了。”

    “自古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唐氏落得如今举世皆敌,天骄该明白,此并非私怨!”

    断阳宗师沐连阴寒声道:“今日吾等不光要斩灭唐氏这支龙州旧恶,更要将天骄打醒。”

    “龙洲四大豪族恪守正道同气连枝共同进退,今日便要唐家对那逝去的亿万冤魂,做个交代!”

    先天宗师何月禅拔除腰间神兵,做了个最后的终结陈词。

    沸腾的雄浑灵力影响着周遭的空间,似御似界的光轮自五位宗师体内荡出,唐罗笑笑。

    “诸位的正义之心唐某已经明白,既然正邪不两立。”

    露出一口大白牙,唐罗森然笑道:“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玄武咆哮,狂风骤起灵雨涤荡,以一敌七的唐罗竟率先出手,这一次他没有变化巨人之体,反倒以大小如意心咒,将自己的身体收缩至正常人的大小。

    就如同段狰爻判断的那样,虚空巨人的灵体虽然坚韧,但超越三十万灵伤的合击确实能够破防。

    若是灵伤达到三十五万,甚至可以透体而入破坏他体内的灵阵,若是不灭战体被破,他就会减少十二万的灵体双防,再想以一敌众就是在骗自己。

    如果在没有得到大小如意心咒前,段狰爻的应对不可谓不机智,可现在的唐罗已经不一样了。

    化身正常人体型的唐罗灵活非常,但这并不意味他的劲力会减少,速度更快,力量更集中,并对第三次灵力质变初期的攻击免疫,让这场一对七看起来并不简单。

    有时神来一笔的斗转星移更是能将这群自我感觉良好的世家宗师打得哀嚎连连。

    除非他们不用灵技,不然他们的存在,就是补齐唐罗攻击力短板的最佳助力。

    明明是以寡敌众,却也能打个有来有回,这让后头山呼海啸助威的正义联盟精锐,几乎把眼睛都瞪出来。

    ……

    话分两头

    唐怀狱带着六名武宗后发先至地追上瞿塘城撤退的唐志等人时,却发现这边也已开始大战。

    纵向兰山城的联盟精锐与瞿塘城撤走的部队相遇,双方大打出手。

    在盗火宗师萧锦林的带领下,龙西联盟一方虽然人数不敌正义联盟精锐,却也打了个有来有回。

    特别是在唐怀狱带着两支武宗小队偷袭正义联盟后,更是让战争的天平倒向己方这边。

    在那群中州真传离去后,正义联盟中的指挥水平就大幅度跳水,特别是在颓势的时候,根本组织不起什么有效的进攻。

    就在唐氏一方觉得胜券在握的时候,己方后头却传来噩耗。

    “有刺客偷袭后方,几位武宗上前阻拦皆被毒煞所侵,族长已被毒雾笼罩,虽被抢回,但陷入昏迷,情况危急!”

    唐志的遇袭让整个后撤的龙西联盟有些混乱,萧锦林更是放弃了好不容易打下的优势,领着众人匆匆撤离。

    吃了大亏的正义联盟因为没有足够的高手,也不敢追击,只能远远吊着,就这样眼睁睁看着瞿塘城一众退入几百里外的兰山城中。

    随行的唐青衣从唐志昏迷起就在利用手头上有的丹药为其解毒,但试便了全部携带的,唐志还是没有一点儿好转的意思。

    更要命的是,唐罗在龙州武道大会赢下的三枚神丹,已经在半年前就送入呈州的灵界。

    眼下唐氏根本没有可以医治唐志的丹药,心急如焚的唐青衣没有办法,只能朝萧锦林道:“青衣已经试遍了所有方法,但族长还是昏迷不醒,眼下有能力医治族长的,或许只有无双城中的孙金方老先生!只是孙老先生如今在赤霞山,来回还要经过正义联盟布下的防线,此事只能拜托萧族长了!”

    听到唐青衣请求的萧锦林并未推辞,化作一道灵光便往赤霞山掠去。

    ……

    虚空界限、万象森罗

    虚空界是无尽虚空的里世界,哪里又无数个不稳定的灵界通道,每一个都能通向未知,古圣将这片空间,称作虚空乱流。

    一方方或破碎,或完整的灵界在诸界流浪。

    它们有些是小千中千世界的碎片,更多的则是文明寂灭后的遗迹。

    在这片静寂无声的空间里,灵界碰撞消散,就像是一个个文明,无声地开始,又无声地熄灭。

    不论曾经多么辉煌的文明,化作碎片灵界后,都会来到这片虚空乱流中,寻找末路之后的路。

    每个灵界虽截然不同,但模样却是大同小异,纯白的界壁包裹着灵界,就像是一个个飘荡的泡沫。

    但在这无数灵界中,有一颗泡沫的颜色与其他所有都不一样,被血色灵璧包裹着在乱流中横冲直闯,还偶有声音传出。

    “狐狸别怕,有四口灵泉做基,绝不会让虚空乱流毁了你的界心!”

    “狐狸,你怎么还没醒啊,四口灵泉都快干了,要是再撞一次,我俩都得玩完。”

    “狐狸,我们运气不错,刚刚撞碎的小灵界里有些界心碎片,你把它们吞了,应该很快就会恢复吧!”

    “灵泉干了,但没有关系,我可以将血奴体内的能量抽走再续灵璧,你可得快点儿醒过来啊!”

    “哈哈哈哈,这是一方有生命的灵界,太好了,太好了!等老祖吞了他们的本源,又能撑好久!”

    “啊,如此精纯的煞气,若是能以此凶煞重新铸体,就算是苍龙敖复生,我也无惧,得想个办法将这些煞气留住。喂,狐狸,你快点儿醒,再不醒我们就只能和它错过了!”

    “狐狸,你欠我能够铸体的煞气,这个账我先记下了,等你醒了之后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