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能看见战斗力 臭猪胖乎乎

一百一十二章:觊觎

    若是弟子们的年岁再长一点,或是修为再高一点,都可以采取下灵种或是灌顶的法门,让孩子用身体去参悟,用睡觉的时光去精进。

    若是孩子们的理解能力再强些,或是感悟能力再敏锐些,也能通过观察真正的神兽来加深印象,达到快速感悟的效果。

    所谓武道研究者,解决的是武者遇见的难题,可服务对象偏偏是不满八岁的孩子,这明显超纲的困境让所有关于武道的设想都成了空想。

    因为孩子太脆弱了,即便是最低级别的灌顶和灵种都会对他们的识海带来不同程度的损毁,神兽的凶猛气息更会夺去他们的心魄。

    至于煌煌大言于这些孩子来讲,更是陌生的天书,在穷尽己身武道经验还未寻见解法后,唐罗放弃了死磕。

    招来杜霆和四位分班教习,宣布将要离开学院一段时间。

    鉴于前次五转龙门的惊喜,无双城一众并没有恐慌,而是心怀期盼。

    上下招呼打完不过半日,唐罗便直接钻入云层,不知所踪。

    无双院长离开无双学院的消息仅过了半日就传遍陵江两岸,也让很多世家的心思活泛起来。

    自徐氏将弟子送入赤霞山后,对无双学院的猜测便从未停歇。

    常有世家借着给孩子送物资或给学院交束脩的旗号,顺带招来自家弟子“关心”一阵。

    这一来二去之下,很多秘密也就通过这种形式流出。

    “嬴城送来的三百徐氏弟子,都是为了学习这部五行圣灵筑基才来得龙洲。”

    “若能习成五种圣灵姿态筑基,便能五行和合凝聚一口后天真气,且会随着修为境界同步提升,易经伐髓,护持脏腑,疗愈暗疾,外运杀伐,妙用无穷。”

    连圣地都派弟子前来修行得筑基法对于修行者世家来说,可比神通奥妙更能吸引心绪。

    只是谁都知道,那位不知深浅的神秘院长就在无双城内授课,外头还有将星馆的战士日夜把手,这才息了动脑筋的想法。

    但如今看守龙门的妙微真人远在大临,将星馆的两位统领离境数月,无双院长又离开赤霞,如今的无双学院中只剩一名杜家长老与那位屠妖宫主,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泊马城、典心斋

    “如今无双学院中无有强者坐镇,知晓派些武宗级强者便能混入其中,这是无双学院的教习名单,里头有过标注的,便是负责传授“五行圣灵筑基”法的。这是他们的画像!”

    浑身裹在黑色罩袍中的男子有着沙哑低沉的嗓音,朝着房内另外几名或是蒙面,或是以兜帽遮住半张脸的几人说道。

    “哼,先生倒是好算计,可院长他们走了,别忘了学院内还有尊凶神,武宗级强者混进去容易,但要想要出来,怕是难了。到时牵出萝卜带出泥,谁能承受院长的怒火?”

    “申屠季辉却是难缠的对手,可他又有什么理由为无双学院拼命。再者说,这次进入学院并非攻坚,只是要从得传“五行圣灵筑基”的教习手中拿到真功,申屠季辉纵然凶猛却也只有一人,有何惧哉?”

    浑身被裹在黑色罩袍的男子蛊惑道:“这可是连元洲圣地都觊觎的筑基法,若是得到修成,便能让本家弟子的族力远超同济,冒点儿风险又算得了什么呢,以诸位的家底,谁还挑不出几位查不见跟脚的武宗级强者呢!”

    这场隐秘的盛会,几人都不愿意用真面目示人,但彼此都能笃定对方的来历不凡。

    毕竟,能够接到会议的暗花本就代表着各人的能量。

    短暂的安静过后,几人确定了合作的意向,就像神秘男子说得那样,若能得到圣地都愿意修行得筑基法,冒点儿风险又算得了什么。

    敲定行动的时间,十数名黑衣蒙面的武宗级强者连夜出城,直奔赤霞山。

    这些无有跟脚且查不见来历的,大多都是氏族豢养的家臣死士,为的就是趟平最险恶的任务。

    而得到无双学院的筑基法,很显然就是风险极高收益又极大的哪一种。

    隐在云上的十余位武宗强者小心翼翼地收敛气息,借着子夜的黑云掩护,慢慢往无双城靠近。

    根据黑衣男子提供的情报,无双城的外围渡口和正在新建的三座船坞都有凶境坐镇,所以最好是直接越过水晶大殿,从学院后山降落。

    待落得山上后化整为零,即便有了警讯,也足够众人掠出得传正法的教习。

    简单粗暴的计划往往会有奇效,十几位高来高区的武宗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无双城,并悄无声息地靠近学院后山。

    可就在一行人将要降落的时候,一轮红日自山间跃出,照亮漆黑的夜空,融化凛冽的飞雪。

    若非十几人具是黑衣蒙面,定能照出惊怒错愕的脸。

    火红的剑阵来的实在突然,更重要的是剑阵中所蕴含的雄浑杀意,前所未见。

    众人忙不迭地运起功法抵挡,却如冬雪见暖阳般被笑容,烈阳金轮翻滚着冲袭天边,碾过了这支武宗联队。

    四名武宗连惨叫声都没发出,就被烈阳化作飞眼,剩下的人肝胆俱裂,四散而逃。

    而山间又有数千道剑光冲天而起,化作流萤死命追击。

    炎阳剑派的弟子奉剑尊之名守卫无双学府,本以为是个苦差,却没想到龙洲的武者乖巧的厉害。

    守了十几天连点儿异常都没见到,此时突然出现一支穿着夜行衣的武宗,哪还不得玩个痛快啊。

    没有任何示警呼救的举动,驻守后山的几名弟子御剑而起,追着十几人就出去了。

    后山又恢复了平静,只有那莫名的暖意还有刚刚绽放的光明,记录着刚刚一场惊艳对决的余韵。

    只是仓皇逃窜的武宗还有追猎兴起的两拨人都没发现,在赤霞山的山壁上,两个湿漉漉的人影如壁虎般在山壁间游动,速度惊人。

    数百丈的高山对两人来讲如履平地,百十息功夫便翻到了后山,若山魈般垫脚祟步,靠近教习的居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