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能看见战斗力 臭猪胖乎乎

三百二十章:苍天有眼

    杨凡从未见过“平安”号的船长,但从与水手的交谈中不难看出,船工们敬他若神。

    博学又宽容,神秘而强大,这便是“平安”号上的人对他们船长的一致评价。

    而真正见得平安船长真容后,杨凡就隐约能够感受到这些敬畏的由来。

    此时海面上满是咆哮的怒涛,天上黑云压顶,电闪雷鸣,而这个从船长室走出的男人却十分平静。

    这份平静甚至感染了慌乱的水手,或是说,当水手们看见船长出现后,便迅速的定心。

    就同以往那样,不论何等狂暴的风浪,只要船长大人一出现,就会风平浪静。

    所谓笃信,大概就是绝境中的一束光,而船长,就是这些水手们心中的光。

    可遗憾的是,这次的风浪并没有因为男人的出现而缩小,因为此次并非天灾,而是人祸。

    航船数十年的常平安仰着头,感觉到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正在酝酿,还有两侧的海潮下,是不知道多少张阵图的叠加。

    理智告诉常平安,此时最合适的策略,便是弃船而走,但看着哗哗的浪中,水手们相互大喊,拼命的降帆舀水。

    常平安低下头,因为他害怕再去感受云中的力量,会让他失去抵抗的勇气。

    ……

    突如其来的巨浪,让杨凡心中警铃大作。

    这些年同米白在陵江七城游荡,经历过的危险可以写成一本书。

    而这本厚厚的书带给杨凡最重要的经验,便是如何判断危险。

    海浪确实可怕,但这世上多得是比海浪更可怕的东西,比如人心。

    这突然出现的海浪里头有灵气的味道,而神秘船长久久凝实天空,更是坐实了杨凡的感受。

    这些人是冲着自己来的!

    莫名的,杨凡心中升起这样的感觉,并紧了紧背上的剑。

    ……

    这世上但凡拥有能够翱翔高空器具的势力,都没必要同一艘客船为难。

    而但凡这种可能出现了,那只说明势力的目标,是船上某位船客。

    天外云后,邬兰率领的火部精锐阵师,正按部就班的运作海浪。

    无双内院大弟子死于海难,无双内院大弟子死于袭杀,结局虽然同样是死,确实性质截然不同的两件事。

    这就是为什么,能用一道凶境合击解决的事,邬桓会召集那么多阵师,花那么多气力,资源,在海上兴风作浪。

    杨凡一定得死于海难,这是代都督的意思,那么火部要做的,就是让代都督的意思,成为现实并不计成本!

    涌浪阵。

    巽风咒。

    在海面上,这些个阵师的力量变得十分惊人,虽然平安号是艘很有规模的客船,但面对动则千尺的巨浪,也就是几个扑腾的事。

    再然后,无尽之海中的凶鱼恶鲨,还有这无边无际的水域,会将所有生者,沉入海底。

    不要担心会有幸运的客船经过,火部的巡天神舟会日夜巡弋不停,将所有幸运的可能性抹去。

    只是,为什么都过去了那么久了,平安号还没沉?

    邬兰双手抱胸,俯视着在巨浪中时隐时现的大船,眉头微皱,心中暗道:“这些阵师吹得厉害,搞这么半天却还没将船沉了,换做火部精锐小队,只消一轮合击下去,直接将船和这小子都打成齑粉,这茫茫大海上,谁能知道船是怎么没的!”

    想到此处,对阵师们的效率越发不满意,便朝着身旁一位阵师喝问道:“这都半天了,怎么平安号还未沉底?”

    “回禀镇抚使,这船上好像有位了不得的高手,将拍打船体的巨浪全都驱散了。”

    小心观察着邬兰脸色的阵师连忙安抚道:“但镇抚使放心,再给我们一点时间,定然能将平安号沉海!”

    “老子等得,巡天却等不得!”

    双手抱胸的邬兰用鼻孔朝着阵师道:“百息后若是平安号还未沉,你便自己去同巡天解释。”

    想起要面对那个气息如修罗般的巡天,阵师吓得脸色苍白,也顾不得回答邬兰,迅速落入那群操风弄浪的阵师中间。

    ……

    风浪变得更强了,这让常平安压力骤升。

    即便是天生水灵体,面对着几乎没有任何停歇的浪涌,也是毫无办法的。

    就跟老话说得那样,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只是让常平安怎么也想不通的是,明明只是趟平常的从朝昌跑元洲的活儿,怎么就会出现这种事?

    挥手斩出一记湛蓝色的灵光斩断巨浪,常平安实在想不明白。

    “他们是冲我来的。”

    正在疑惑时,常平安听见一个声音,然后见看见一位年轻的船客来到的舵轮边上。

    “你说什么。”

    常平安皱着眉问道。

    “我这儿有些玄机玉,还有一封信。”

    杨凡并没有重复自己的话,而是平静拿出从内城中领来的玄机玉,还有本该由他带到元洲的邀请函:“他们是冲着我来的,看这情况,是想将这场袭杀做成海难,我应该是走不脱了。”

    晃荡的舵轮胖,杨凡表情洒脱的耸耸肩,将玄机玉和信笺一股脑塞到常平安手上。

    “这些是十里玄机玉,船长可以多试几次,看看能不能逃出风暴的范围,若是能出去的话,就将这封信送去元洲嬴城,还有这把剑。”

    说着,杨凡又想将背后的平事剑给解下,却发现这柄剑像是黏在了后背,怎么也取不下。

    费劲拔了两下后,他摊摊手道:“好吧,没有剑了!”

    ……

    常言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隔墙还有耳呢,何况督天王巡这么大的动静。

    只是监查天下消息的是督天王巡,所以只要王巡内部不出问题,谁都不晓得火部的巡天神舟调动。

    安景天是这样盘算的,可他忘记了,如今的督天王巡,已经不是当年的督天王巡。

    当年王巡号称无所不查,无所不知,而今的王巡,顶多算是消息灵通。

    这位神庭宗师怎么也想不到,这场自鸣得意的袭杀设计,竟会迎来两位观众。

    龙洲赤霞山的无双学院中,唐罗双手交叉横在胸前,饶有兴致的望着氤氲镜像中的画面。

    汹涌的海浪,颠来倒去的客船,还有躲在云后,那些操风弄浪的阵师。

    同样的画面亦出现在嬴城剑阁顶层的议会上,只是相较于无双学院顶层的个人影院,这儿就有些热闹了。

    各个剑派的剑尊,各家的剑宗,还有三军的统领以及,白玉剑阁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