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能看见战斗力 臭猪胖乎乎

三百八十九章:神谕无敌

    “这些村民真是太好笑了,之前我们让他们自救,他们说什么都不干。可这安欣一来,只一句话就要他们抛家舍业,他们连个磕巴都不打,就同意了,你们说是不是有病?”

    唐念凡是不能理解的,他更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领队会在任务失败后,继续让他们留在虔溪村。

    只说让他们好好看,看什么?

    看村民如何犯蠢么!

    “就给村民五天时间,便要带他们离开,这货难道以为这些村民和她一样能飞?从这儿到中洲,怕不是得有千多里路,这些村民就没想过,凭他们带的那点儿东西,能不能走到?人说什么信什么,死了都是活该,真的!”

    唐念凡真是越想越气:“这儿是百里一族的祖地,世世代代祖辈皆是埋骨与此,就因为安欣神使一句话,他们就连故乡都不要了,带着祖宗牌位就要迁徙,有些混帐甚至因为安欣一句话,竟刨开了祖坟,说要将先祖遗体火化,然后将骨灰带走,你们说这些混帐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

    除了最初一日,这几天唐天羽和唐念凡除了捕猎外,已经不往外走了,因为他们只要一看到愚蠢的村民,就会觉得无比闹心。

    只有裴沐,还见天的往外跑,只是他的关注点,却没有在村民身上,而是每日跟着观察安欣。

    他发现,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使,除了第一天指引迁徙,定下期限后,便去了月牙山上,东游西荡,还时不时闹出动静。

    有次裴沐实在忍不住心中好奇,偷偷跟着安欣上山,但两条腿终究比不过两对翅膀,等他找到人时,天都已经快黑了。

    如愿以偿的找到了目标,裴沐却有些失望,就像唐念凡等人判断的那样,这位女神使,气息弱得不行,就像鏖战整日后的脱力,就连六识都变得得无比迟钝。

    他都观察好一会儿了,对方都没发现,只是一个劲儿的调息,等调息完了,就仰头望着星斗发呆。

    说实话,裴沐是没看出来这每日的夜空有何不同,但安欣就能一直看,且一看就是一晚上。

    这样的行为,让裴沐很疑惑,因为他心中的怀疑同唐念凡两人一样,以虔溪村现有的族力,其实是没有能力支持这样路途极远且气候险恶的迁徙的。

    如果要强行迁徙,要么安欣提供足够食物,要么对方迅速提升迁徙村的族力,若只凭信仰精神,怕是这场迁徙会成为虎头蛇尾的惨剧。

    但安欣却好像看不到这些一般,只一个劲儿的催促村民尽快,颇有种穷兵黩武的感觉。

    他倒不觉得安欣是在欺瞒村民,因为就从村民看待安欣那种狂热的眼神判断,哪怕神使是他们跳崖,他们都会觉得这是通往极乐的捷径。

    所以,你说有这样影响力的安欣去骗村民,应该不至于,可这位神使究竟是要做什么呢?

    ……

    五天时间一晃而过

    已经整理好所有的虔溪村民站在村头的平地上,接受神使安欣的检阅。

    挺着大肚皮的村长百里卢良和恭敬的老庙祝百里邱心站在最前,身后则是拖家带口,背着厚厚行囊的村民。

    无信者百里无常则同杨凡等人一起落在最后,离最尾的村民还要隔开一段距离。

    唐念凡双手抱胸,嘴角噙着不屑冷笑,看着远处正在说话的安欣,扭头看看堆放身旁布袋和鱼娄,信心满满。

    “没有足够的食物支撑,这场迁徙就只能是个闹剧。你们看着吧,那所谓神使很快就会原形毕露,就同石滩那夜在教官的金刚伏魔杵下那般无所遁形。到了那时候,虔溪村民就会知道,谁才是他们真正值得相信,依靠的人!”

    或许是那晚斗战时跟木头一样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几名队员竟然下意识觉得,这位一意孤行的安欣神使,又要玩脱了。

    只有同几人站在一起的唐星,表情平静,无悲无喜。

    虽然虔溪村只是个小村子,但乡土情结并不会因为人数的多寡而有所增减,只不过神使喻令大过天,随着安欣一声令下,村民便只能拖家带口,一步三回头的往村外走。

    迁徙开始了,但唐念凡脸上的嘲讽之色更浓:“万里的冰封冻土,即便安欣有能力开出一道供人行走的大道,以这些村民的脚程,大半要冻饿死在路上。你们看着吧,最后就算抵达中洲,虔溪村民也得要死伤大半,但只要有一个抵达了,神圣的功绩却不会减少半分,真是聪明的办法呢!”

    虽然唐念凡的话有些偏激,但几人看着向村外走的虔溪村民,却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

    他们是真正从山那边过来的,甚至亲眼看见东岚山上雷如雨下,冰封万物的场景。

    自然知道外头的局面有多恶劣,想要靠两条腿走出这场天灾?

    除非虔溪村的村民全都有蜕凡境界才可以,而即便有了这样的境界,也只能支持他们走到东岚山脚,那片受灾最严重的地方而已。

    这种道理他们知道,他们相信,村中有些人也会知道,可为什么明明知道的情况下,他们还要跟从安欣走这样一条必死之路呢?

    唐念凡将这场迁徙说成闹剧,并非没有理由的,因为仅仅是从村口走到月牙山北面的阙口,村民就花了整整半个时辰。

    负重在雪地前行的体力消耗,是轻装简从的十倍,很多身体并不强壮的村民,就已经走得气喘吁吁。

    而这点儿路程,相比于迁徙的长度,甚至连开始都谈不上。

    一些原本狂热笃信的村民在疲劳的冲击下,也开始恢复清醒,抬头看看一望无垠的白色,脸上浮现惶恐之色。

    畏惧使人停步,相较于投身茫茫不见边际的冻土,亦有村民扭头望向熟悉的家乡。

    “这场迁徙是超过绝大部分村民承受极限的,我们不能等到惨剧发生,再做行动。”

    杨凡沉声道:“相信这会儿,应该已经有不少村民意识到这是条死路,我们是时候出现提醒村民了。即便是要迁徙,也得等到凛冬过去并积蓄足够食物,这样鲁莽行动,实在太不明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