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能看见战斗力 臭猪胖乎乎

四百三十六章:猖狂

    “前辈学究天人自然知晓,上古妖魔中不乏智慧惊人的族群,加上与生俱来的神力,他们在对宇宙的探索上,应该是要超过我们的。”

    唐罗认真道:“而就从目前的情况看,这群妖魔不远万千星辰,也要跋涉到西贺来,这里头一定是因为西贺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们。”

    “娃娃的意思是?”

    “如果晚辈没有猜错的话,妖魔之所以会选择西贺,不是因为这颗星辰的玄奇,而是这颗星辰,是这片星团中,唯一一颗已经诞生出生命的星辰。”

    唐罗认真道:“晚辈翻阅了不少的古籍,发现一些很重要的依据,有部分妖魔族群,在牧养人族,中洲、元洲、北邙,至今还留存着妖魔庇护人类的壁画甚至瑞兽的故事!”

    “如这般的古籍,可不是唐氏这样的拓荒氏族能够拥有的。”

    世界不是黑的,也不是白的,而是一道精致的灰。

    会说这种话的人,一定是生在人族当家做主,并以自身为万物尺度的世界。

    因为只要翻翻族中的古籍,便能了解,为什么哪怕诸圣齐出,那个时代也被称作黑暗。

    那时候的人族,只是妖魔的猎物,而那些庇护人族的妖魔,是亲善人类的瑞兽么?

    不是的,他们在保护的,不是人类,而是食物!

    就像过冬前,松鼠会将所有松果儿藏在树洞里,若是有其他松鼠接近,他们便会爆发一场恶战!

    那时候的人族,便把这样的战斗,当做妖魔的庇护。

    为什么诸圣要将妖族赶尽杀绝,就连一些有瑞兽之名的妖魔也不放过。

    这便是其中根本,但这种事,已经是存放圣地中无人问津的老黄历了。

    老御主好奇的是,唐罗是从哪里看来这些的。

    “额这不是重点!”

    意识到自己失言暴露了什么的唐罗,强行将话题别过,认真道:“晚辈要说的是,妖魔之所以选中西贺人族,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开天辟地的能力,而是根据灵气的特性决定的!”

    “娃娃继续说。”

    到了王者的层次,再探究出身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所以老御主并没有深究,任由唐罗生硬的把话头转到原来的方向。

    “灵气是拥有无限可能的物质,它可以改变天地,侵染五行物质,但对于灵气最敏感的,还是生命体。”

    唐罗正色道:“生命,是传播、衍生灵气最好的媒介,虽然晚辈现在还不清楚两者的转化关系,但西贺的灵气,因为修行者越来越多而越来越浓厚,却是不争的事实。

    就同前辈收摄的这些小灵界一般,虽然建木被称作世界之树,但要维持这么多无根世界的稳定,亦是件不可能的事,真正让前辈能够御使数目如此多灵界的原因,不是建木玄奇,而是这占据着一方方灵界,数不胜数的御兽!”

    “娃娃倒是好眼力。”

    虽然神国根本被一语道破,但老御主却是笑呵呵的,甚至还夸赞起了唐罗来。

    若是换了个心胸狭隘的,圣域弱点被一个后辈点出,怕是当场就要让其虚空大葬。

    只能说这位老御主,不光手段修为通天,这股子骄傲,也颇有龙族的风范。

    “眼高手低而已,前辈严重了。在晚辈看来,每一方能够自主诞生生命的星辰,都是一种灵气变化的可能。”

    唐罗平静道:“就好像当初的妖魔肯定没有想到,人族被灵气沾染之后,会反过来,将他们给赶出西贺。”

    “娃娃的意思是,若是西贺人族故步自封,或许会重蹈妖魔覆辙?”  m

    “宇宙太大了!大到晚辈几乎可以肯定,在某一片星域中,或是某一星团里,会有同西贺截然不同的文明,晚辈不想知道这些文明同西贺碰撞会有什么结果,晚辈要做的就是,将所有可以触及的全都统御,将所有可能威胁的全部扼杀,让西贺人族在面对不论何种文明,都能碾压。”

    唐罗淡淡道:“如此,而已。”

    “你比老头子强。”

    良久,老御主吐出这样一句话:“若是能够做到,那么不论西贺走到何等光景,至圣序列都该有你之名!”

    ……

    天南、耀星城

    当空三千丈,有一片被二十八颗星耀锁阵的灵界。

    任何时候只要抬头,便能看见遮天蔽日的这抹绯红,若是神识敏锐的,还能感受到这片绯红中那摄人心魄的癫狂与杀意。

    若非有周天星斗大阵死死镇压,众人毫不怀疑这片绯红会血洗这王氏的骄傲之地。

    王禅走出宫殿,一路离开星耀宫。

    今日是每月王无敌连同阴阳御殿众师取血河真灵的日子,也是宗师境界以下者休息的日子。

    对于未曾完成灵质化肉身的武者来说,这片血神界不光是血河致命,就连血神的嘶嚎,都会惑乱道心。

    所以每月的十五,城中会清空宗师以下的修行者,等到血神界再次被封镇,才会再让他们回来。

    这一日,你能看见数以百千记的修行者,从自己的星宫出来,然后低着头奔向城外。

    在这一片浪潮中,王禅那张格外阴沉的脸,便得到了很好的隐藏。

    成为了这具身体的主宰,却并没有获得任何自由。

    受制于人的感觉着实很差,若不是有二十年隐忍的经验,他觉得自己早就该疯了。

    因为耀星城中,遍地都是王氏的强者。

    尤其是主持着周天星斗大阵的王弗灵,更是几百年来,王氏天分资质最高的妖孽。

    还有阴阳御殿的那群御主,时而来星耀城问长生进度的长老。

    他每一次面对这些人,哪怕只是一个照面,都心惊肉跳,仿佛刀尖上起舞。

    所以他深居简出,一门心思扑在这造物、阵法上,为的便是能少见人,尤其是这种人潮拥挤的情况!

    而他今天之所以会一反常态,不是他心境突破,而是他没有想到,那群控制他的人,胆子竟然这般大!

    竟然敢把探子,安排到天南王氏中来,甚至递条子,让他在族中某处见面。

    这群满脑子都是不切实际幻梦的混蛋,是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