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极拳暴君 夜与雪

第245章 逼近!

    当夜莺等人的车队彻底消失在旷野上之后,宋威此刻却来到了一栋格外规整,甚至勉强称得上是富丽堂皇的一栋庄园之中。

    穿过庭院,一直来到庄园最深处,宋威就好像进入了一座植物园一样,入眼之处郁郁葱葱,各种各样的植株、藤蔓、花朵违反常理的纠结缠绕,野蛮生长,几乎填满了所有的空间。

    宋威像是来到了什么危险之地一样,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走入了这片茂密丛林,来到了最深处一座木屋之前。

    看着这座木屋,宋威停下脚步,就好像里面藏着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眼神之中流露出明显的畏惧之色:“首领,是我。刚才”

    “外面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木屋之中,一个年轻、稍显青涩的声音响起,随后木屋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名少年人微笑着走了出来,直视着宋威的双眼,目光中闪动着莫名的光彩:

    “宋威,你不错,我原以为你会耍些什么花招,这群银环避难区的人过来,你就没有心动么?”

    这个少年人年纪看上去大约十八九岁,身穿深绿色的作战服,身形单薄,容貌俊秀且苍白,而他的眼眸时刻泛着一抹幽幽的翠绿之色,仿佛蕴藏着难以言喻的凶险,让他整个人充满了一种诡异、莫测的气质。

    “怎么会”

    看着面前的少年人,宋威的眼神闪过一丝至深的恐惧,然后勉强笑道:

    “我怎么敢在首领面前耍花招?”

    身为白磷营地唯一的超凡者,宋威竟然是在称呼眼前的少年人为首领。

    “银环避难区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被称作首领的少年人缓步走出,整个人好像和周围苍翠的植株融为了一体,唯独他看着宋威的神态却透露出一种居高临下,生杀予夺的味道:

    “好了,现在告诉我,这行人是由谁带领的,人员配置如何?”

    宋威皱了皱眉想了想:“随行的大约有四十余人,似乎都是觉醒者。不过居然全部都是女娃娃,而且看上去都有些生涩。至于为首的那个叫做夜莺,应该是主事人。另外还有和她一样穿着的有五个,应该都是超凡层次的人物。”

    “夜莺?全部都是女人?”

    少年人目光猛然一动:

    “蔷薇训练营?难道她们是出来实训的?”

    宋威显得似懂非懂,问道:“首领,蔷薇训练营是?”

    “哈哈哈哈哈”

    然而并没有理会宋威的询问,少年人陡然放声而笑,苍白清秀的脸庞上显露出一种兴奋、残忍而扭曲的神采:

    “居然主动送上门来,那么我该怎么招待他们呢?”

    听着面前少年人恶毒的大小,宋威心中毫无来由的升起一股寒意,以及一股未知的恐惧。

    听意思,他好像认识这些人?

    宋威头颅低垂着,心中却猛然闪过一个念头:

    难道他就是银环避难区叛逃出来的?

    在大半年之前,他还是白磷营地货真价实的首领,在这小型聚集地中好像是土皇帝一样的存在,虽然物质十分匮乏,但是能在这世道中过的也算十分滋润。

    然而他土皇帝般的生活,在眼前的少年人为首的一群游荡者出现后,就夏然而止了。

    所谓的游荡者,就是因为犯下了罪行,为聚集地所不容,却因为种种原因逃出在外的流亡者、叛逃者。因为没有聚集地会轻易的接纳身份不明的人物,所以这些游荡者大多只能风餐露宿,最终悄无声息的死在荒野之中。

    不过显然,以少年人为首的游荡者实力强的可怕,显然不在此列。

    宋威清楚的记得大半年前的那一个夜晚,这个少年带着几个实力强大的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住所,并且以雷霆之势杀死了上上下下所有的守卫和仆人,而宋威身为白磷营地的首领更是不济,在少年人的面前连一招都没有撑过,就被打的半死不活。

    这种实力的强大,深不见底,令宋威无比绝望,而且不仅仅是实力,面前的少年人还拥有如同鬼神一般的特殊能力,更是让他心中无法升起丝毫的反抗之心。

    他甚至怀疑,这个看上去年纪十八九岁的少年,不是超凡等阶的新人类,而是一个开启了二阶基因锁的掌控者!

    从此以后,明面上宋威依然是白磷营地的首领,实际上整个聚集地却已经被这个少年人还有他的几个手下彻底控制,他已经沦为了一个傀儡。

    而哪怕这一次银环避难区的车队到来,他也压根不敢吐露实情。

    夜莺车队的实力的确强大,然而这伙鹊巢鸠占的游荡者实力也不弱。宋威根本无法确定夜莺她们会不会为了自己这么一个小首领出头。而万一打虎不死,他恐怕就下场堪忧。

    然而不管宋威的心中作何想法,少年首领却轻轻踱着步,一边思索,一边浑身轻微的颤抖。

    那似乎是一种好像变态一样,兴奋的颤抖。

    “好,真好”

    少年的口中发出近似于呻吟的呢喃:

    “我等不及了”

    随后,他目光幽幽,看向宋威:“你立刻,去把蝎子他们召集到我这里来!”

    与此同时,一片寸草不生,风沙席卷的苍茫旷野之上。

    轰,轰,轰

    天地之间,一阵又一阵频率一致的闷响声在风中飘飘荡荡,仿佛是有战鼓擂动,又好像是有远古时代的巨兽在大地上奔腾着。隐约可以看到在苍茫旷野上,一道影子身后拖出一条扭曲的气浪,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急速奔腾着。

    这是一个身躯极其强壮,全身都裹在黑袍中的人影,除了一双幽深到极点的眸子以外几乎看不到任何裸露的部位。而他每一步的跨越都有四五十米的距离,高速移动下,他身后脱出一连串的残影,还有好似怒龙一般卷起的烟尘。

    震天动地的脚步声中,他明明是一个人,给人的感觉却好像千军万马冲锋一样其实磅礴,无可抵挡!

    就这样,黑影以比重型机车还要迅猛的速度一路在旷野上奔行,穿过戈壁、山地、林地,期间不断停下来掏出地图,修正路线,然后继续向着某一个方向行去。

    唳!唳!唳!

    这个时候,在人影途径一处坡地时,高空之上,一头一直盘旋嘶鸣的凶恶影子明显发现了地面上闪烁的人影,顿时兴奋的鸣叫一声,然后猛烈俯冲而下!

    这赫然是一头鹰头狮身的异形辐射种,仿佛制霸天空的王者。它的翼展接近十米,仅仅是身躯部位都比一头成年大象要大的多,而它这么俯冲下来,就好像是一架超音速的喷气战机一样,一双探出的利爪狠狠撕裂气流,让人毫不怀疑哪怕是一座钢铁堡垒,都会被它撕碎!

    这头一看就极难对付的辐射种凶恶到了极点,在震耳欲聋的风声中转眼就俯冲近百米,一双森然利爪即将抓在狂奔人影的背后。

    然而。

    轰隆!

    下一刻,正在狂奔的强壮黑影毫无预兆的扭身、挥拳!他的拳头上带着一副机械般的金属手套,一拳之下,空气毫无阻碍的为之崩灭,形成了一条长达十数米的环形真空通道!

    而在这真空通道中,似乎有难以想象的沛然大力直接传递到了俯冲的巨兽身上,直接就将这头凶威赫赫的辐射种当空打爆!血雨倾盆!

    轰轰轰轰

    血肉内脏当空洒落,空气爆破声余势不绝,黑影这一拳竟然打出了好像晴空落雷般的浩大声势。而他看也不看自己造成的结果,继续猛力狂奔,好像没有人能改变他的目的地一样。

    他的身影一闪而过,唯有风声中,一道沙哑的声音缓缓飘散:

    “神灵在上,赐予我一点好运吧”

    “让我找到那个小子”

    当然不清楚有未知的危险正在逼近,此时此刻的陈冲跟随车队,已经来到了一处山林的脚下。

    夜莺的带领下,车队七拐八拐,终于寻找到了一处合适的停车地点,然后十辆越野有序的停靠,熄火。

    “所有人下车!”

    唰唰唰。

    知道这里应该就是实训地点,所有学员们迅速开门下车,几秒钟的时间就集结在了车辆之前,一脸紧张而兴奋的神情。

    “我当时哪里,原来是酒猿岭啊。”

    余杭跳下车来,似乎知道这里是何处怪叫道:

    “夜莺选的地方还真是刁钻,这是诚心不想让这些小菜鸟们好过啊!”

    酒猿岭?

    这是什么破名字,难道山上住着能下酒的猿猴么?

    陈冲也走下车来,打量着面前不远处这一座连绵的山林。

    这片山林怪石嶙峋,林木稀疏,山风在怪石和林木间穿行,竟然发出鬼泣一般的呜咽声,让人闻之身心发毛。

    陈冲打量一番,微微点了点头。虽然说逢林莫入,不过山林覆盖的植被称不上茂密,想来里面出没的辐射种也不会太多。说起来这些学员的自身素质、武器装备都是上佳,唯独缺乏的就是经验,夜莺既然选择这里显然是认为这里既能对蔷薇营的学员起到有效的磨练,又不会危险到她们无法应对。

    “兄弟,咱们这一次能沾点光了。”

    通过之前短暂的交谈,余杭似乎觉得陈冲很对自己的胃口,凑过来呵呵笑道:

    “我跟你说,这里之所以叫酒猿岭,就是因为山上有一种古怪的猿猴镭辐射种,它们在变异后竟然衍生出一种酿酒的本领,而且它们酿出来酒比起特殊研究的一些灵性萃取药剂效果还要好,我看夜莺就是打算让这群菜鸟去找那些猴子的麻烦,我们也有机会搞到点过过瘾。”

    猴子会酿酒?

    听余杭这么一说,陈冲顿时大开眼界。

    “好了,目的地已经抵达。现在我来安排分组计划!”

    这个时候,从一张张青春的面孔前经过,夜莺巡视着面前跃跃欲试的学员们,高声道:

    “所有学员,分成三组!每组十四人,以抽签的方式决定!”

    “我和赵均烈教官,带领一组!”

    “冷羽、刘祁隆教官,带领一组!”

    “陈冲,余杭教官,带领一组!”

    “你们,有问题么?”

    当然不清楚有未知的危险正在逼近,此时此刻的陈冲跟随车队,已经来到了一处山林的脚下。

    夜莺的带领下,车队七拐八拐,终于寻找到了一处合适的停车地点,然后十辆越野有序的停靠,熄火。

    “所有人下车!”

    唰唰唰。

    知道这里应该就是实训地点,所有学员们迅速开门下车,几秒钟的时间就集结在了车辆之前,一脸紧张而兴奋的神情。

    “我当时哪里,原来是酒猿岭啊。”

    余杭跳下车来,似乎知道这里是何处怪叫道:

    “夜莺选的地方还真是刁钻,这是诚心不想让这些小菜鸟们好过啊!”

    酒猿岭?

    这是什么破名字,难道山上住着能下酒的猿猴么?

    陈冲也走下车来,打量着面前不远处这一座连绵的山林。

    这片山林怪石嶙峋,林木稀疏,山风在怪石和林木间穿行,竟然发出鬼泣一般的呜咽声,让人闻之身心发毛。

    陈冲打量一番,微微点了点头。虽然说逢林莫入,不过山林覆盖的植被称不上茂密,想来里面出没的辐射种也不会太多。说起来这些学员的自身素质、武器装备都是上佳,唯独缺乏的就是经验,夜莺既然选择这里显然是认为这里既能对蔷薇营的学员起到有效的磨练,又不会危险到她们无法应对。

    “兄弟,咱们这一次能沾点光了。”

    通过之前短暂的交谈,余杭似乎觉得陈冲很对自己的胃口,凑过来呵呵笑道:

    “我跟你说,这里之所以叫酒猿岭,就是因为山上有一种古怪的猿猴镭辐射种,它们在变异后竟然衍生出一种酿酒的本领,而且它们酿出来酒比起特殊研究的一些灵性萃取药剂效果还要好,我看夜莺就是打算让这群菜鸟去找那些猴子的麻烦,我们也有机会搞到点过过瘾。”

    猴子会酿酒?

    听余杭这么一说,陈冲顿时大开眼界。

    “好了,目的地已经抵达。现在我来安排分组计划!”

    这个时候,从一张张青春的面孔前经过,夜莺巡视着面前跃跃欲试的学员们,高声道:

    “所有学员,分成三组!每组十四人,以抽签的方式决定!”

    “我和赵均烈教官,带领一组!”

    “冷羽、刘祁隆教官,带领一组!”

    “陈冲,余杭教官,带领一组!”

    “你们,有问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