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极拳暴君 夜与雪

336章 飙戏

    苍穹之上,厚厚的阴云笼罩,覆盖荒野大地的风雪也渐渐的变小了。

    呼呼呼

    如同刀子般的寒风扑面而来,陈冲眼带护目镜,骑着机车在茫茫雪原上穿行。

    避难区距离北部战区的直线距离都有600余公里,而安全路线要避开一些危险区域和不适应载具通行的地形,所以实际路程远远不止600公里。经过近三个小时的长途跋涉,陈冲已经远离避难区两百公里,堪堪才走过不到四分之一的路程。

    这一方面是冰天雪地中雪地机车开不了多块,另一方面就是一路上层出不穷的辐射种听到机车的动静就会赶来围追堵截,让他耽误了一些时间。

    继续在雪原上骑行十余分钟后,陈冲视线前方数公里,一片延绵险峻的冰封大峡谷赫然在望。

    “这个峡谷”

    护目镜之后,陈冲的目光一动:

    “这应该就是龙岩大峡谷,看来我所走的方向没有出现偏差。”

    冰天雪地,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在这样的环境下就算是有地图和指南针的指引也十分容易出现偏差,不过看到前方的大峡谷后,陈冲顿时松了一口气。

    两侧的雪景急速流淌而过,很快陈冲就接近了峡谷入口处。

    放眼望去,峡谷中央的地势狭窄,两侧隆起的崖壁险峻陡峭,犹如撑天的石壁,自然的雄奇伟力可见一斑。

    实际上这处峡谷原本不存在,是在灾变后经历全球范围的剧烈地震、板块运动才形成的。

    陈冲自然不清楚这些,他既没有减速、也没有停留,就这么直直的驶入了峡谷的入口。

    而就在他刚刚驶入峡谷时。

    轰隆!

    下一刻,他的头顶上方,陡然传来山崩地裂般的巨响!

    正在匀速前进的陈冲陡然一惊,猛地的抬头,然后就看到头顶天空瞬息变暗,赫然是数十米之高的陡峭峡谷崖壁正在寸寸崩裂,然后大块大块的巨岩混合着土石,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

    “该死!”

    此时减速停车显然已经来不及,陈冲怒啸一声,脚下猛地一蹬,高大的身躯陡然间像是鸿毛一般向后飘起,而他座下的机车却去势不绝的继续向前驶去。

    轰隆隆隆!

    下一刻,成百上千吨的土石轰砸在地,庞大的动能冲击下顿时掀起海啸般的雪浪,混合着土石像是四面八方滚滚涌去!哪怕是有厚厚的积雪作为缓冲,整座峡谷依然像是发生了地震一般,震动不绝!

    “什么人!”

    滚滚的雪雾、沙土四下飞溅,将自身尽数笼罩,陈冲一边惊怒大喝,一边向后疾退,想要离开这个范围。

    嗡!

    也就是在这时,沉闷的气爆声中,一种充斥着凋零、死寂、毁灭的恐怖感觉陡然从陈冲头顶上方倾泻而下,同时一道森然、暴烈的红黑色气柱,陡然间撕裂了滚滚的雪雾烟尘,向着他轰杀而至!

    “喝!”

    电光火石之间,清楚的感觉到这道气柱中蕴含的惊人能量,陈冲避无可避,一声狂吼中双臂携带雷霆电光齐齐轰出!

    轰!

    陈冲的双拳和汹汹气柱撞击在一起,磅礴的力量碰撞下顿时产生惊人的化学反应,一股球形波纹力场急剧扩散,一时间如同惊雷亟爆,把空间划分成了红黑白三色!

    这股波纹所到之处,空气发出鞭炮的细碎炸响,同时无与伦比的力量波动瞬间摧枯拉朽的崩碎了方圆十余米之内的所有物体,陈冲周身所有飞射的岩石,统统都在波纹扫过之后变成了粉尘。

    下一刻,仿佛红黑两色所蕴含的力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这股波纹力场迅速朝着陈冲所在的方向推移,狂奔,看上去,仿佛陈冲自身连同他所处的那一半世界都会随着这堵气浪的扫过而彻底粉碎!

    噗!

    陈冲陡然闷哼一声,一口逆血喷出,而他强壮好似铁塔般的身躯像是一根稻草一样,在可怖的红黑两色冲击中猛地扬起,轰然倒飞了出去!

    轰隆一声,陈冲无力倒飞的身影好似离弦的利箭,跨越十余米的距离狠狠的撞在了峡谷崖壁之上,直接轰出了一个大坑,然后摔落在地。

    咚。

    而陈冲的身影刚刚落地,滚滚的雪雾烟尘之中同样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阴冷、森然的低笑声飘了出来:

    “太弱了,太弱了,中了我的绯红杀意,你现在应该很痛苦吧”

    沙沙的脚步声中,一道气焰飘飞,充斥着死亡和不详的身影走出了烟尘,以阴戾无情的目光看向了崖壁之下艰难站起来的陈冲。

    这个人,自然就是提前数个小时就赶到这里埋伏陈冲,并且暴起之下一击建功的明血!

    “明,明血居然是你!?”

    二三十米外,衣衫染血的陈冲吐出一口血沫,在辨认出来人的身份后,眼神之中尽是惊怒和不可置信。

    他仿佛受了什么极重的伤势,剧烈的咳着血:

    “同,同为战部高层,你竟然在这里设伏截杀?”

    “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暗算我!?”

    明血背负着双手缓步逼近,脸上却露出冰冷的嗤笑:

    “死到临头的装蒜,你觉得还有意义么?你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能神不知鬼不觉?”

    “陈冲啊陈冲,告诉我,当初在工业据点袭击我,抢走齐岳和白鸦的人,是不是你?”

    实际上,虽然明血的实力呈现爆发性的增长,但是突袭之下陈冲如此不堪一击多多少少还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一击碰撞之下,他已经发现陈冲一触即溃,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而他印象中袭杀自己的黑袍人比起眼前的陈冲实力强横的多,而且体型似乎也要更加强壮魁梧一些,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不过面对明血的发问,陈冲撑着岩壁,勃然色变:

    “你,你在说什么?!齐岳和白鸦是被你抓走的?!”

    他不知道?

    那个黑袍人真的不是他?

    那当时对方为什么救走齐岳和白鸦两人?

    注意到陈冲的反应,明血的眉头顿时一皱。

    “算了,是不是你,都不重要。”

    没有过多纠结这个问题,明血阴戾的脸庞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唯有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缅怀,轻声自语道:

    “你杀死绯红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今天?等到我把你的人头摆在她衣冠冢上的时候,她一定会瞑目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