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极拳暴君 夜与雪

386章 剥夺主神碎片!

    “呃啊!”

    震耳欲聋的雷鸣震颤大地,如同飓风般的可怕拳压横扫四面八方,受到背后这雷霆万钧的一击,司成修眼眶崩裂,当场七窍之中鲜血狂喷,像是一个破皮口袋一样极速倒飞出去。

    “够硬!”

    陈冲动作毫不停歇,脚下一跨,在煌煌电光的急促爆炸中瞬间压爆空气,直接拖着一连串的激波浪狠狠撞向了犹在半空倒飞的司成修。

    趁他病,要他命,陈冲全力爆发的一拳虽然没有直接将司成修打爆,但是却已经让其受到了近乎致命的伤势,不过人魔的超快速自愈能力虽然诡异,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可能给司成修丝毫的喘息之机!

    轰隆隆

    惊心动魄的雷声如同跗骨之蛆,瞬息而至,在这一瞬间,哪怕是极度的痛楚几乎冲昏了头脑,司成修也感觉到了死神似乎已经来到了身边,正在冲他无声狞笑。

    即使是所有积攒的灵能已经彻底释放出来,急速修补着体内千疮百孔的伤势,前所未有的惊惧、悔恨依然无可抑制,充斥了司成修的心灵。

    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会有陈冲这个人魔就潜伏在身边,也没有想到对方隐藏的能力、手段如此恐怖,不管是瞬息而至的雷霆闪电,还是神出鬼没、近乎瞬移般的速度,都彻彻底底的碾压了他,让他甚至连逃走都难以做到。

    如果能够提前知道陈冲的能力,他还可以提前研究、准备,想方设法限制、克制陈冲的能力,然而谁都无法未卜先知,所以他也就落入到了如今九死一生局面。

    即便是来自于灵能的超快速自愈也是需要时间的,如果不能摆脱对方,那么等待他的只有一个下场,就是死亡!

    一切的阴谋、算计都成为了过眼云烟,恐惧、震骇,成为了司成修在这一瞬间唯一的感受,然后转化成为了一种不顾一切的求生欲望:

    “没有人可以杀死我!”

    “我虽然输了,但是你也不会赢!”

    嗡!

    令人毛骨悚然的暴戾咆哮震慑人心,四周的景象在急速的倒退,半空倒飞的途中,司成修的身体里爆起一连串的闷响,每一个毛孔之中都有耗光绽放,仿佛是一座寿命走到尽头火山,即将彻底爆发,以无穷无尽的光和热,毁灭周身的一切。

    仅仅是看到这一幕,一股仿佛大难临头般的就席卷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头。

    这一招,是司成修燃烧所有灵能,一瞬间压缩、释放身体中所有原力的压箱底绝招,也是他创造出来既没有动用过第二次、用来拼命禁忌绝招,【原之怒爆】!

    以他现在堪称如渊如海般的原力,一旦爆发出来,其威力恐怕堪比成千上万吨的炸药爆炸,他周身数十米当中,没有生灵可以存活!

    显然,意识到自己已经穷途末路、命在旦夕的司成修,打算拼命了。

    然而,就在他身上悚然的气息刚刚散发的刹那。

    噼啪!

    震撼的雷声中,一道道湛蓝刺目的雷光闪电以间不容发之势,同一时间就劈在了他的身上!暴烈的雷光爆炸中,澎湃的高压电流从每一个毛孔中钻入,他体内激荡、涌动、即将爆发的原力顿时溃散开来,在他四肢百骸中横冲直闯,直接在他身躯之上爆出一个个的血洞!

    【原之怒爆】尚未发动,就已宣告失败!

    早就了解人魔的可怕,陈冲怎么可能会小觑司成修?可惜超快速自愈也好,玉石俱焚的拼命手段也好,一切都在他释放的闪电极速下成了笑话。

    力大无穷、身躯坚不可摧,同时还能短距离瞬间移动,同时释放出速度超过100公里每秒的高压闪电,并且电能无穷无尽当这些能力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时,就形成了一个怪物般的存在。

    在这些能力面前,人魔最大的战斗优势之一,所谓的超快速自愈甚至都无法发挥出来。这就是好像战场上对射的士兵,虽然身体素质大致相同,但是一个拿着原始弓箭,一个却端着机枪扫射,能力手段高下立判!

    也正是因为这样诡异、几乎无从抵挡、防御的战斗手段,虽然司成修现今的力量和生命本质不比陈冲差多少,却依旧遭遇惨败和碾压!

    唰!

    漫天烟尘中,陈冲如同出膛的炮弹带着炽烈电光冲天而起,瞬息就来到了司成修的面前,迸发的电光狂潮在随着他的拳锋形成锥形风暴,犹如怒涛巨浪般完全将司成修身形淹没!

    本能反应下,司成修目呲欲裂,神色恐怖,只能无力的双臂架起。

    砰砰砰砰砰——!

    陈冲的每一拳就好像劈落的雷霆,拳劲刚刚接触司成修的瞬间立即爆发出排山倒海般的霸道威力,一时间巨爆声响震耳欲聋。沙崩石碎,土浪激荡,地表震颤塌陷,就如同整个荒野大地都在颤抖、哀鸣。

    狂暴的能量波纹一波又一波向四面冷酷无情地扩张肆虐,将本就破碎不堪的地表层层掀起,形成犹如海啸般的土石巨浪,覆盖了上百米的方圆,战局最边缘处的古越龙、雪心等人在这样的可怕景象下显得如此渺小,心惊肉跳的一退再退!

    足足数秒的天塌地陷过后。

    呼。

    一声微弱却清晰的气爆声中,一道身影软软的撞破滚滚烟尘土浪,抛上高空,足足扬起有数十米之高,然后重重的坠落在地。

    一切震耳欲聋的声音逐渐停歇,随后澎湃激荡的烟尘气浪迅速消散,四散的烟尘之中,一个直径超过两百米的巨型圆形冲击带在大地上显现。

    “这!”

    战局边缘处,古越龙、雪心等人呼吸顿时一顿。

    这个巨型冲击坑平整无瑕,将近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细碎的电花噼哩啪啦的在坑内闪个不停。闪烁的电光与阴沉的天色形成鲜明对比。

    而在巨坑中,一道残破、血肉模糊的身影像是死狗一般趴伏在地,身躯正在急剧的颤抖,就好像浑身上下所有的骨骼统统都粉碎了,失去了支撑一样。

    这个人正是司成修。

    此时此刻的司成修低声嘶吼,整个人就像是破皮口袋一样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除了全身粉碎的骨骼和内脏以外,他的双臂也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两个肩头已经能看到森然的骨茬和肉芽,猩红色的鲜血喷溅而出,染红了他身下的土地,看上去惨不忍睹!

    而在这道人影的不远处,陈冲的人影如同魔王般步步前进,每一步都给坚硬的地面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脚印呈现一种漆黑的焦炭颜色,并且有细碎的电花不断炸裂。手中还提着司成修两条血肉模糊、被连根撕下来的手臂!

    唰!

    陈冲脚步一跨,瞬间捏住了司成修已经断裂的脖颈,将他好像小鸡仔一般的提了起来,狠狠吐出一口血沫,狂笑中巨大的音波一波又一波冲击在地上,引起四周地面一阵颤抖:

    “怎么了?让老子看看所谓的超快速自愈,能不能把你的手凭空再长出来?”

    80万伏特的力量境界,再加【响雷果实】所赋予的强大能力下,至此陈冲彻彻底底碾压废掉了司成修,以轻伤的代价就赢得了最终的胜利。

    此时此刻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主神光球传来的躁动意味,以及司成修头颅之中魔性火种,或者说是主神碎片的波动。

    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仿佛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隔绝一样,任凭主神光球如何躁动,陈冲的大手捏在司成修的脖颈上也并没像以往一样直接将对方脑海中的主神碎片吸附出来。

    “竟然会是这种结果!”

    陈冲出手间的诡异、凶暴、无敌的姿态实在太过震撼人心,直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远远看到司成修如此无力的被陈冲抓在手中,战局边缘处,古越龙、雪心、秋梦月、伍铮、云野、金元旭等人张了张嘴,心中不但没升起丝毫的喜悦,反而冒起森然的不安和寒意。

    “嗬嗬”

    巨坑中,被陈冲死死扼住脖子提起来,司成修甚至连一丝挣扎的动作都做不出来,只能勉强张开了被自己的鲜血模糊住的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陈冲,目光死寂而绝望。

    以他现在身体内部骨骼、内脏全部粉碎的状况,他可以说是只剩下了最后半口气,连睁眼都无比艰难,更不用说是做出反抗了。

    反复一次又一次的修复千疮百孔的身体,他所积攒的灵能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彻底消耗一空,已经无法在进行超快速自愈了。

    而且修复损伤和再生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他虽然没有尝试过,却也知道想要重新生长出手臂所要花费的灵能超乎想象。他现在灵能彻底枯竭,连千疮百孔的身躯都没有余力去修复,又怎么可能能让手臂再长出来?

    “司成修老司”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方向上,刑战撑着斩马刀,步履蹒跚的走来,口中不断咳着鲜血,目光却直直的盯着被陈冲举起的司成修:

    “告诉我,告诉我,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

    听到这个声音,司成修鲜血淋漓的脸庞微微扭曲了一下,然后在陈冲的手中艰难转过头:呵呵笑道:

    “老刑,我的兄弟你现在问这些话有什么意义?”

    遭逢巨变,身躯上的重创比不过信任之人捅来的刀子,刑战的目光悲凉,缓缓道:“从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是,是么?”

    司成修剧烈咳嗽起来,一边咳嗽一边笑:

    “牛吃草,狼吃羊,人吃动物,这是天理循环!掠食者怎么会去想自己的食物怎么想?刑战,不要大义凛然,换做是你,如果单单靠着杀戮就能随随便便的变强,一条没有任何隐患的捷径摆在面前,你难道还愿意在修炼室中年复一年的枯坐,浪费自己的生命么?”

    “你不会!不光你,在场所有人,你能要是得到了火种,也会和我一样!那种想要尝试的欲望就像是魔鬼一样,日日夜夜在你耳旁萦绕低语也许很快,也许很慢,但是终有一天,你们也会推开那扇罪恶之门,踏上一条永远无法回头的路!”

    听到司成修的话,刑战紧紧闭上了双眼,而在另一个方向上的古越龙、雪心等人脸色铁青。

    低笑声中,司成修缓缓转过头,看向近在咫尺的陈冲:“我唯一后悔的是,我的觉悟实在太晚,太晚,如果我能早些想通这一点,你我之间鹿死谁手,还为未可知”

    自从获得魔性火种以后,野心、欲望和恶意扭曲滋生,但是司成修同样也经过了内心的挣扎。这种挣扎和犹疑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才做出了避难区的第一桩血案。

    而在尝到轻轻松松杀戮就能换来力量的急速增长以后,恶意最终再也无法约束,也让他心灵彻彻底底堕入了黑暗。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段时间的挣扎、犹疑,他所收割的灵能相对有限,如果他早知道陈冲的存在,提前储备更多的灵能强化自己,直接将自己的生命层次推进到界限者的极限,那么这一次的他未必会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司魁首,我对你的心路历程毫无兴趣。”

    捏着司成修的脖颈,感应着近在咫尺的主神碎片,陈冲嘿然笑道:

    “你不打算死前告诉我你的魔性火种是从何而来么?还有,你是用什么法子伪装成了刑魁首,这我也有点兴趣。”

    “想知道?”

    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司成修血流满面的脸上神色恐怖,直勾勾的盯着陈冲,勾起嘴角。

    “你这个,疯子”

    并没有回答陈冲的问题,他极端虚弱的微笑道:

    “你以为自己就是最终的赢家了么?我输了,但,但是你也没有赢”

    “就算是,是你杀死了在场的所有人,北部战区也有的是办法找出真相来。惊动那些人类战神,你一定会后悔今天的所做所为”

    “你会成为人类之敌,像丧家之犬一样,遭遇北部战区,不,是五大战区的联合追杀!此后的一生都将永远活在惶惶不安之中,永无宁日!”

    陈冲耸了耸肩,目光骤然冷酷下来:“你当老子是吓大的?不想说,那就带着秘密去死吧!”

    突!

    下一刻,陈冲食指狠狠一点,钢铁手指直接就洞穿了司成修的额头,刺入了他的大脑!

    司成修目光顿时凝固。

    下一刻,幽幽然的光芒陡然自司成修的头颅上散发出来,随后一抹莫名的波动陡然间顺着陈冲洞穿司成修大脑的手指,手臂,直接融入了身躯、脑海中。

    赫然是属于司成修魔性火种,或者说主神碎片被陈冲剥夺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