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极拳暴君 夜与雪

388章 斩草除根

    “出来吧,安全了!”

    “结束了,结束了,荒神被打退了!”

    “多亏了几位大人当机立断,提前出动拦截,避难区才会一点损失都没有!”

    “太好了,哈哈哈哈!”

    “魁首威武,魁首万岁!”

    外面,到处都是欢天喜地,沸腾喧嚣的欢呼、呐喊,成千上万的幸存者们接二连三的走上街头巷尾,一副欢天喜地的景象。

    沸腾喧嚣的欢呼声在整个避难区的上空萦绕,而在一间宽敞的指挥室中,气氛却截然相反的沉凝,甚至显得压抑。

    指挥室中心的会议圆桌上,摆放着司成修已经死透的尸体。陈冲面无表情,大马金刀的端坐于会议室上首,他的下方,刑战、雄昆、古越龙、雪心这四位界限者相对而坐。

    雄昆盯着桌面上司成修被盖起来的尸体,目光木然,好像凭空老了几岁一样。而除了他们两个以外,古越龙、雪心令人脸色诡异,如坐针毡一般,目光时不时的向陈冲瞟去。

    那种感觉就好像同处于会议室的陈冲不是人类,而是一头可怕的、披着人类外表的荒神一样。

    就在方才,虽然不清楚陈冲回避难区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但是古越龙、雪心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得任凭陈冲回到了避难区。

    在刑战的安排下,他们暂时掩盖了司成修死亡的消息,乘坐车辆穿过炮阵防线,在成百上千战士的夹道欢迎中回到了避难区。

    而后,身为卫部魁首的雄昆立刻就发现了回归的众人之间气氛十分不对,当他见到司成修的尸体,通过古越龙、雪心两人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后,更是惊骇欲绝!

    不管是司成修就是人魔的事,还是陈冲横扫全场,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将其毙杀当场的事,都令他心乱如麻,难以置信,直到现在都沉浸在极度的震骇之中。

    而除了高层以外,没有人知道身为政部魁首的司成修竟然是人魔,更没有人知道他竟然死在了陈冲的手下。

    “原来,司成修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雄昆瞳孔剧烈收缩,喃喃道:

    “避难区这段时间以来的人魔血案都是他做的?他竟然还伪造‘土地神’来袭的警报,打算和你们一起围杀老刑?”

    “为什么,他为什么会”

    显然,作为十几年风雨同舟的兄弟,对雄昆来说这真相显得如此刺痛人心,他也明白就连自己之前也落入了司成修布下的迷局之中。

    有司成修死前的表现,真相已经无比清晰,古越龙和雪心对视一眼,惭愧道:

    “抱歉,我们也是受到他的蒙蔽,险些铸成大错。司成修竟然能完美无缺的变化成为刑魁首的样子,这一点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现在看起来,他成功的布下了一个局,让我们两人对刑魁首产生误会,从而成为他手中的刀,要不是”

    不经意间的看了一眼陈冲,两人顿时停顿下来。

    直到现在,他们两人的心中还是没有想通陈冲到底是怎么知道司成修就是人魔的。

    毕竟按照北部战区的研究,当魔性火种在生命体体内时,任何手段,哪怕是借助另外的魔性火种也无法感应到。换句话说,哪怕是两个人魔面对面,他们恐怕自己都无法知道对方的真正身份!

    还有一点,就是他们一直在考虑的,那就是如今司成修的尸体之中,还有没有魔性火种的存在?

    他们所知,魔性火种必须要在人魔尸体彻底火化之后才会显现,但是两个人魔互相厮杀这样的场景他们还是首次经历,他们完全有理由怀疑,人魔之间一方是不是能吞噬另一方的魔性火种?

    就在古越龙和雪心两人念头转动中,雄昆沉重、甚至沉痛的目光从司成修的尸体上移开,转到了陈冲的身上,同样欲言又止:

    “陈冲,想不到,识破这一切的会是你。你”

    知道雄昆心中在想些什么,陈冲却根本没有浪费口舌的打算,嘿然笑道:

    “我说我是比天生觉醒的天选者还要天才一万倍的天才,并且有独特的能力识别出人魔,你们信不信?”

    雄昆顿时一愣,目光中充满惊疑,似乎在考虑陈冲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将所有人的表情和反应尽收眼底,陈冲耸了耸肩,慢条斯理的道:

    “想来我说什么都没有人相信,又何必再问?你们也不用疑神疑鬼,今天以后我就会离开避难区,我走后你们也大可以去通知北部战区。”

    陈冲很清楚,这世间有人魔这样的存在,他完全颠覆常理的实力变化绝对不是天赋能解释的了的,任何人都只会把他往人魔的方向联想,北部战区绝对不可能相信他的说辞,陈冲也绝不可能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他人的身上。

    世道如此,无可奈何。

    看到陈冲如此表态,刑战轻声咳嗽,叹息连连,其余三名界限者也沉默不语,心中念头纷乱,不知道作何想法。

    当当当。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秋梦月、伍铮两人推门而入,紧张的看了一眼首座上的陈冲:“你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还有你说的两个人我们也给你带来了。”

    说着两人让开道路,身后的士兵将两个人押了进来。

    这两个人,一个是明血的学生万山,一个是则是早已经被陈冲锁定的全能神教的暗钉,采集队的吴源。

    而此刻不管是万山还是吴源,这两个人都脸色发白,惴惴不安的看着这一房间的大人物,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而和心怀鬼胎、浑身颤抖的吴源不同,万山在发现陈冲竟然在场,甚至还坐在两大魁首的上首时,眼珠子不由得一凸,就好像见了鬼一样。

    “我点名要这两个人,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饶有趣味的扫了一眼战战兢兢的两人,陈冲先是随手指了指吴源:“这个,是全能神教的暗钉,是个吃里扒外的反骨仔,一直在不断的向全能神教传递情报”

    “魁首大人饶命!我是被逼的!”

    陈冲话还没有说完,吴源吓得屁滚尿流,不打自招,噗通一声跪下来,哆哆嗦嗦道:

    “我是被逼的啊!我交代,我什么都交代!”

    陈冲眼皮动也不动,没有理会这样的小角色,然后又点了点万山:

    “至于他他和明血两个人因为卓绯红之死,三番两次来找我的麻烦,甚至还私下抓捕了我的两个手下严刑拷打,当初我前往北部战区的时,明血更是提前在我的必经之路上设伏截杀,至于明血的下场”

    陈冲呵呵一笑:

    “各位应该也能猜到。”

    原来,明血之所以失踪,是死在了陈冲的手里?

    陈冲话音落下,秋梦月伍铮两人眼皮齐齐一跳。

    刑战咳嗽了一下,深深看向陈冲:“原来如此”

    而没有想到陈冲竟然会堂而皇之的在两名魁首的面前亲口承认,万山更是瞬间内心狂震,说不出话来。

    噼啪!

    下一刻,一道极度凝练、暴烈的闪电锁链劈在他的眉心,直接让他哼都没哼一声就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墙上,然后头脸焦黑的摔落在地,一动不动。

    被陈冲百万伏特的闪雷击中头颅要害,万山这么一个一阶超凡者自然无法承受,瞬间大脑死亡,甚至来不及反应就当场咽气。

    见此一幕,在场所有人猛地一惊,脸色微变,跪在地上体若筛糠的吴源更是肝胆俱裂,差点被吓晕了过去。

    陈冲竟然敢当着两大魁首的面杀人,他的第一直觉就是这个人疯了!

    “抱歉。”

    然而,像是随手捏死了一只蚂蚁一样,陈冲收回手,嘴里虽然说着抱歉却没有丝毫的歉意,慢条斯理道:

    “这小子和明血三番两次的想置我于死地,我忍他们很久了,诸位应该不会责怪我吧?”

    实力彻底暴露,陈冲再也没有隐藏自己本性的必要,虽然如今的万山在他眼中已经是一个根本微不足道的小蚂蚁,他却依旧当着在场高层的面,彻底斩草除根。

    指挥室中一片沉默。

    谁敢责怪?

    所有人望着万山头脸焦黑的尸体,眼皮微跳,似乎对陈冲斩草除根的狠绝霸道更多了一分认识,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个念头:

    绝不能与此人结仇!

    “好了,剩下的一个诸位自行处理,我就不在这里多待了。”

    感觉到在场人无不将自己视作洪水猛兽,陈冲哈哈一笑,缓缓站起身来看向秋梦月:

    “最后一件事,取完我要的东西我就会离开,亲爱的老师,请你带路吧!”

    秋梦月冷艳的容颜上显得有些僵硬,却只得硬着头皮为陈冲引路。

    “陈冲!”

    而就在陈冲刚刚准备离开时,刑战却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陈冲脚步一顿,回过头来。

    视线中,刑战缓缓站起身来,没有血色的脸庞上目光却异常的明亮,直直的看着他。

    “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管其他人如何看待你我刑战欠你的两条命,永远作数!如论何时,只要你有需要,随时都可以还给你!”

    陈冲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了指挥室。

    =当当当。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秋梦月、伍铮两人推门而入,紧张的看了一眼首座上的陈冲:“你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还有你说的两个人我们也给你带来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明血的学生万山,一个是则是早已经被陈冲锁定的全能神教的暗钉,采集队的吴源。

    而此刻不管是万山还是吴源,这两个人都脸色发白,惴惴不安的看着这一房间的大人物,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而和心怀鬼胎、浑身颤抖的吴源不同,万山在发现陈冲竟然在场,甚至还坐在两大魁首的上首时,眼珠子不由得一凸,就好像见了鬼一样。

    陈冲眼皮动也不动,没有理会这样的小角色,然后又点了点万山:

    “至于他他和明血两个人因为卓绯红之死,三番两次来找我的麻烦,甚至还私下抓捕了我的两个手下严刑拷打,当初我前往北部战区的时,明血更是提前在我的必经之路上设伏截杀,至于明血的下场”

    而没有想到陈冲竟然会堂而皇之的在两名魁首的面前亲口承认,万山更是瞬间内心狂震,说不出话来。

    噼啪!下一刻,一道极度凝练、暴烈的闪电锁链劈在他的眉心,直接让他哼都没哼一声就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墙上,然后头脸焦黑的摔落在地,一动不动。

    被陈冲百万伏特的闪雷击中头颅要害,万山这么一个一阶超凡者自然无法承受,瞬间大脑死亡,甚至来不及反应就当场咽气。

    见此一幕,在场所有人猛地一惊,脸色微变,跪在地上体若筛糠的吴源更是肝胆俱裂,差点被吓晕了过去。

    陈冲竟然敢当着两大魁首的面杀人,他的第一直觉就是这个人疯了!

    然而,像是随手捏死了一只蚂蚁一样,陈冲收回手,嘴里虽然说着抱歉却没有丝毫的歉意,慢条斯理道:

    “这小子和明血三番两次的想置我于死地,我忍他们很久了,诸位应该不会责怪我吧?”

    实力彻底暴露,陈冲再也没有隐藏自己本性的必要,虽然如今的万山在他眼中已经是一个根本微不足道的小蚂蚁,他却依旧当着在场高层的面,彻底斩草除根。

    所有人望着万山头脸焦黑的尸体,眼皮微跳,似乎对陈冲斩草除根的狠绝霸道更多了一分认识,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个念头:

    “好了,剩下的一个诸位自行处理,我就不在这里多待了。”

    感觉到在场人无不将自己视作洪水猛兽,陈冲哈哈一笑,缓缓站起身来看向秋梦月:

    视线中,刑战缓缓站起身来,没有血色的脸庞上目光却异常的明亮,直直的看着他。

    “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管其他人如何看待你我刑战欠你的两条命,永远作数!如论何时,只要你有需要,随时都可以还给你!”

    陈冲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了指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