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天才哥

0261 跟他妹妹

    不过花无语到来,花轻泪还是有感应的。

    她已经脱离普通人范畴,对气息的反应自然很敏锐,尤其是自己很熟悉很亲切的气息。

    抬起头来,目光轻而易举穿过人群看到花无语,浅浅而甜甜地笑了一笑。

    这一笑,不少人就看得有些呆。

    许多学生来看画展,除了看画,也是看人的,艺术学院的女生多,漂亮有气质的也很多,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

    孟子宁捧着玫瑰花的手都紧了一紧,心跳随着那笑容展开而乱跳起来。

    她笑得很纯净,如最天然的清泉,令人心动而又感到宁静,笑中那抹甜意,能让人整个心间都化开。

    那双眼睛,也太完美,世间怎么会有那样的眼睛?

    眸光流转之间,让得周围一切都黯淡无光,那里有不少美丽的女子,但于容颜于气质,都不过是陪衬而已。

    他旁边三个青年,都看得有点呆。

    孟子宁一眼横过去,又扫了一眼那些看着她的人,脸上很是吃味。

    不少被他目光扫过且自己觉察到的人,赶快移开眼,同为男同胞,傻子也能看出来孟大少不高兴了。孟子宁来头很大,可不是人人都能惹得起的,尽管网络与现实的传言都说这人温软如玉好相处。

    他旁边三人收回目光,“宁哥,嫂子好漂亮,她是在对谁笑呢?”

    孟子宁这才与四人一起转眼向花轻泪看着的方向。

    几米远处,一个黑长衫长发青年正向她走去。

    “我去,宁哥,情况好像有些不好啊,竟然是男的!”

    “就是,他们明显很熟的样子,咦,宁哥,看你这种淡定闲适样,你就不怕嫂子飞了啊?”

    “你们都说废话,就那长头发的家伙?穿着不伦不类,头发不男不女,虽然长相还行,可哪有我宁哥有竞争力?我宁哥往这里一坐,可许多女的都眼巴巴盯着这里!”周围还真不少女生好奇打量着这里,多金又帅气还手捧玫瑰花,惹人注目,只是对于超级富二代,敬畏的毕竟多于想要巴结的,因为暂时还没人凑上来。

    说话间,花无语已经到花轻泪面前了。

    “都别乱说。”孟子宁道。

    “你们看清楚,这人看向她的目光很宠溺,但并不是那种目光,而是一种单纯的很爱护,而她看向那人,是一种依赖,如同孩子依赖长辈那种,他们绝对不是那种关系,应该是兄妹这种亲人关系,而且,他们的神态,有几分相似,绝对是兄妹!”前天他就看见他们一起进校园的,当时还有不少人。

    旁边三人目瞪口呆,“宁哥你有过女朋友?”

    “没有。”

    “没有你是怎么看出来不是那种目光的?”

    “因为我妈有个哥哥,他每次看我妈就这样的。”还有句没说,那眼神更像他外公看他妈的眼神,但肯定是错觉,两人绝对是兄妹!

    “宁哥威武,连这都能看出来,宁哥的大舅子果然不一样,与众不同!”刚刚那说不伦不类的人,毫无节操改口了。

    “那肯定啊,嫂子都那么不一般!”

    “……”三个智障,孟子宁没再理会他们,而是看着他心仪的女子与她哥,她哥让他觉得特亲切,这就是未来的大舅子,可得想办法取得认可。

    他们坐这里,安放着不少座位,是供观赏得累了的人休息。

    坐在她们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女子差点就将刚刚喝下的脉动喷出来,兄妹?陈梦婷挺期待宁大少知道那是父女的时候的表情,同时又离得远了一些,她提醒过他们不止一次不要去招惹了,还非要去,真是的,可惜有的东西她不能乱说,不然就告诉他们实情了。

    花无语看了看女儿与两个学生铺开的画,“很好看。”

    那两个学生问,“轻泪,这是你朋友呢?”

    花轻泪点头,“嗯。”没必要解释太多。

    “我去洗手间一趟,你们先忙着。”

    她们还有几个作品要铺开。

    花轻泪对花无语笑笑,随后走向洗手间位置。

    花无语看她们的画,同时撇了一眼到十米之外那些座位处。

    神色无语,这些人,连嫂子都喊上了!

    收回目光,还不如好好看女儿的画,他已经在这儿,就放心了。

    心头也挺纳闷儿,怎么老想着阻挡任何接近女儿的人,其实女儿迟早会有喜欢的人,他也阻挡?算了,这这问题以后再慢慢想。

    花莫雨忙完了,与花家小辈们还有慕九倾正进来。

    众人估计是累了,去那些位置上坐坐,就坐孟子宁四人的后面一排。

    花家小辈们见有人捧着玫瑰花,都挺惊奇,莫不是有人要表白?这种事还挺稀奇没见过。

    花擒龙估计过去没接触什么世俗人,如今有机会就想去和别人说说话,尤其是刚刚一路进来神色变得有些兴奋,“喂,哥们儿,你要表白?”

    其余几人也好奇盯着,盯着孟子宁几人转过头来。

    几人神色懵,还有人直接来问的?

    看见几个十多岁的娃娃正盯着他们,神色变成古怪,这年头的孩子,好奇心也太重了。

    孟子宁不禁地笑了笑,“是啊,你们要给我打气?”确实挺好笑,十七八岁的娃娃,喊他这二十三岁的人哥们儿,脸上还如此好奇。而且,这些人那天也是与他心中女子一起进学校的,估计是她的亲人或朋友,得留个好印象。

    “表白谁呢?”花擒龙神秘兮兮凑过去。

    花莫雨也挺好奇,隔了两三个位置远看过来。

    慕九倾倒挺平淡,还勾着腰整理皱了的裤腿。

    孟子宁指了指花无语,“他是你们亲人?”

    “是啊!”几人点头。

    “我跟他妹妹表白,你们也给我打气。”这句话,说得半开玩笑半认真,嗯,心头还有那么几分紧张。

    花擒龙几人,立刻错愕,随后是眼睛鼓得老大!

    几人不由看向花莫雨,再看向孟子宁。

    花莫雨一脸懵逼,随后脸色发红着撇开,跟她表白?怎么可能?而且她怎么好意思,没由头心跳加速起来,她三十五岁了还没被人表过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