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初恋璀璨如夏花

第一章 大家好,我叫刘长安

    郡沙历经三千年城市名字不曾更变,刘长安记得殷商之世,郡沙属扬越之地,是百越部落的分支所在。

    春秋战国时期,郡沙属于楚国黔中郡。

    秦朝全国三十六郡,郡沙为其一,而后西汉则有了郡沙国,为郡沙王封地,下辖十三县。

    如今的郡沙,除了博物馆里的东西,城市中已经不见一点当年的古迹,抗日战争时期的郡沙大火,与花园口决堤,ZQ防空洞惨案并称三大惨案,也因为那焚尽一切的大火,与斯大林格勒,广岛和长崎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损毁最严重的城市。

    举国之力侵华的国度里,原子弹下无冤魂,可郡沙不应该如此,重建之后没有了焚烧和伤痛的痕迹,似乎也逐渐被人遗忘。

    这里是他在血与火中战斗过的地方。

    更多的记忆在刘长安的脑海里慢慢复苏,他躺在宝隆中心隔壁的工地里一动不动,浑身疼痛无比,深呼吸了一口气,便能够感觉到胸腔和背脊传来一阵阵疼痛,让他清醒地认识到骨折的情况十分严重。

    抬头望去,身旁的宝隆中心是郡沙最高的楼,即便是在深夜,玻璃外墙内嵌的灯光依然映照的大楼犹如通往天国的玉梯,璀璨生辉。

    今天难得地可以看到星空,一挂银河从东北向南横跨,宛如星光灿烂的激流,一泻亿万里。

    斗转星移,月光渐渐单薄,高耸的城市边际线遮挡了日出的火烧云和第一缕晨光。

    刘长安再次睁开眼睛,感受着清晨的空气,哪怕是雾霭严重的城市,黎明之后的空气似乎都会格外的不一样。

    远远地听到工地机械启动的轰鸣声,刘长安抬头看了一眼工地隔壁高耸入云的宝隆中心,翻身爬了起来,纵身一跃,双手抓住墙头跳了过去,稳稳地落地。

    摸了摸屁股,裤子自然是破破烂烂的,刘长安脱下了外套,围在腰间,遮掩了屁股上的破洞,裸露着上身沿着工地围墙行走,和任何一个在工地上忙活的年轻人没有什么区别的模样。

    只是皮肤白皙了一些,没有那种日积月累的辛劳沉淀的古铜肤色,更没有粗糙的毛孔和坚硬的肌肉线条。

    刘长安扭了扭脖子,就听到一个穿着咔叽蓝工作服的中年男人喊了一声,“小伙子,要找活不?”

    刘长安低头看了看自己沾着泥的裤子,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啥活?”

    “清理一下那堆碎砖,填到水坑里去。”中年男人说道,看到刘长安犹豫的神色,不耐烦地说道:“就一天的活,工资日结,干完就给你。”

    “好。”刘长安露出两排牙齿的笑。

    大型建筑基本上使用钢筋水泥灌胶,只有工地临时墙体才用得上灰砖,旁边宝隆大厦的车队占用了尚未完全修好的车道,工地的设备开不过来,这水坑就只好用人工填埋了。

    刘长安没有换工作服,范建给了他一个安全帽戴在头上,工作服可以不穿,但是不戴安全帽是绝对不能进入工地的,哪怕这里只是最外围的位置了。

    刘长安忙活了一上午,就把水坑给填了,然后去找范建结钱。

    “一天的活,你一上午就干完了?”范建有些不相信,跑过来检查了,这才笑了起来,“小伙子看不出来,你还挺能干的,叫什么名字?”

    “刘长安。”刘长安接过来两百块钱,签了字就准备离开了。

    “留个电话吧,再有活我叫你。”范建随意地说道,工地也不能随便招人,今天也只是因为时间太早了,手下的人又被调去干别的活了。

    刘长安笑了笑,在条子上顺便写下了自己的电话,他知道以后多半是没有活的,今天大概是凑巧。

    范建觉得他笑起来倒是挺好看的,牙齿又白又干净,估计刚刚出来找生活没多久。

    随手把条子放在一沓签字条中,范建继续巡视工地,他所在的这片工地属于宝隆中心的配套设施,作为主体工程的宝隆中心大楼已经建成完工投入使用,楼高452米,总建筑面积将达到98万平方米,尽管这栋楼的高度在全国排不上太前,但是基坑深度倒是全国第二,作为参与建设人员之一,范建多多少少有一点骄傲。

    “你好。”

    范建刚刚转悠了一圈,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制服套裙的女人走了过来打招呼。

    范建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槟榔,然后讪笑了一声,“你好,有什么事?”

    “我想找一下你们工地的一个小伙子,他刚才在那片地方干活。”女人指了指。

    范建愣了一下,那不是刚才刘长安干活的地方吗?范建不由得再次打量眼神的女人,标准的秘书或者助理的风范,身材高挑而性感,双腿尤其修长,没有穿丝袜,光洁的脚背在镂空的黑色高跟鞋里隐隐约约,有着男人最欣赏的胸部线条,脸上没有多少微笑,却也不至于感觉太冷漠。

    关键是,戴着无边框眼镜的脸庞,年轻而美丽。

    范建见过陪伴着公司高层来视察的女秘们,可显然从气质身材到容貌,都不是一个档次。

    “他叫刘长安,不过他不是我们工地上的人,是我临时找来干活的。”范建心里琢磨着,这年轻女人和刘长安什么关系?一个搬砖干活的小民工,一个美丽高傲的高级白领,能有什么交集?

    年轻女子皱了皱眉,回头看了一眼后方。

    范建这才留意到年轻女子身后不远处还站着一个穿着尤其美丽的少女,正双手插在兜里,懒洋洋地抬头看着天空,并没有看向这边的模样。

    她手里还牵着一条狗,极其凶悍的罗威纳犬,工地上也养了一只,但是看面相和体格,明显和对方的这条狗无法媲美。

    “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年轻女子继续问道。

    “有。”范建说道,然后赶紧去那一堆条子里找。

    好一会儿,范建才找到了那张条子,把电话号码报给了年轻女子。

    “辛苦了。”年轻女子记下了电话号码,转身离开。

    范建从兜里拿出了槟榔,塞了一个到嘴里,看着女人背影那扭动的腰肢,嚼动着槟榔生出了更多的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