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初恋璀璨如夏花

第三十四章 墙头的美人翻过来

    周咚咚哭了一会儿,就站在那里咬着手指头看刘长安卖狗肉,一边重复着嘴里哼哼的那句话。

    不一会儿就有人看到了刘长安的阵仗,过来瞧瞧了,刘老太太擦着鼻涕问刘长安的狗哪里来的。

    “昨天晚上我帮人看工地,遇着有人遛狗,这狗居然跑过来想咬我,我一拳头砸它脑袋上就砸死了,狗主人也挺好的,没有找我麻烦,丢下狗也没要,还请我喝了茶。”

    “还一拳头,你以为你是武松啊!”刘老太太不屑地说道,“不实诚,这狗不能有狂犬病吧?”

    “那不能,这种狗基本都打了疫苗,要是狂犬病死的狗,都很瘦了,身上皮肉破绽处很多,你看这狗皮饱满的,像病狗吗?”

    刘老太太点了点头,伸出三根手指头,想了想又伸了五根手指头。

    郡沙喜欢吃狗肉的人不少,只是不大愿意去买菜市场摊贩上的狗肉,一来看上去就不卫生,二来担心狗的来源有问题,倒是这种自己杀的狗,大家都想吃个新鲜,一只一百多斤的狗,你三斤我五斤的,卖了一个早晨就卖光了。

    刘长安送了一直在这里哭着看他卖狗肉的周咚咚三斤狗肉,周咚咚一边哭,一边看着手里的狗肉,哭的更厉害了,颠儿颠儿地提着狗肉跑回家了。

    卖狗肉的时候,狗内脏也炖好了,不过也没有时间做狗肉酱了,刘长安来到学校的时候已经迟到了。

    “这时候你还天天迟到,你干脆在家复习得了。”黄善又在学校门口堵住了刘长安。

    “我昨晚上遇到一条狗,我把它杀了卖狗肉,赚了一千来块钱。”刘长安解释了一下自己迟到的理由。

    黄善伸出手指,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很清楚这绝对不是刘长安编的借口,正是因为如此,黄善才越发觉得荒唐,这种理由是他当老师以来头一次听到。

    “进去吧。”黄善摆了摆手,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看在刘长安自力更生这一点绝非普通学生能够比得了的份上,懒得和他计较。

    刘长安来到教室里,苗莹莹坐在他的位置上和白茴聊天,刘长安便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对安暖和高德威说道:“我昨天晚上杀了条狗,今天晚上去我家吃狗肉吧。”

    “不去,我要学习。”高德威依然沉迷学习无法自拔,对其他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

    “你呢?”

    “我……我……”

    “算了,我自己吃。”

    安暖拿了个纸球就丢刘长安,刘长安灵活的避开,砸中了走回来的苗莹莹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对,对,都是刘长安的错……嘻嘻……”

    苗莹莹坐了下来,看了一眼聚精会神做习题的高德威,又扭头看了一眼正趴在课桌上瞌睡的林心怀,不用说林心怀昨天晚上肯定又去网吧通宵了。

    今天白茴依然不搭理刘长安,而且带上了一个口罩,洁白的口罩上画着一只可爱的鸭子。

    中午的时候,白茴便把口罩给取了下来,脸色一整天都不大好看,因为她悄悄留意到刘长安经常看的那本《子不语》,他在《鸭嬖》那一页插了书签,他离开教室的时候,白茴顺手翻看看了一眼,就觉得自己真是手贱。

    为什么一直到了高中快结束了,才发现自己班上有刘长安这么讨厌的人?而且自己居然以为他喜欢了自己三年,简直让少女的羞耻心燃烧的脸颊通红。

    下午倒数第二节课下课,安暖发现黄善的车提前走了,没等上课便背着书包从教室后边离开了,她在班上的人缘很好,作为班长,对于班上的很多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太苛刻对待同学,偷跑一次也不怕被举报,反正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而已。

    刘长安当然也是悠哉悠哉地离开了,苗莹莹忍不住推了推旁边的高德威:“刘长安和安暖经常逃课,你怎么会和他们玩得来?”

    高德威想了想,看了一眼苗莹莹,“因为他们学习好。”

    苗莹莹白了高德威一眼,这种人上大学了也肯定找不到女朋友。

    安暖其实不经常逃课,她只是有时候要去练球而已,大部分在学校的时候没在教室,都是在体育馆,刘长安倒不是被冤枉的。

    安暖在绿柏树下的围墙边等着刘长安,不是午休,也不是放学时间离开学校,少不得会被门卫盘问,爬墙才是适合的选择。

    看到慢慢悠悠的刘长安,安暖跳了跳挥手,示意他快一点,她晚上八点之前要回家,所以要去刘长安家里吃狗肉的话,最好是逃一节课时间比较宽裕。

    “我没有翻过墙。”安暖双手背在身后,有些为难地看着高高的围墙,这一带的围墙比较老,还是那种红砖砌起来,上边插着碎玻璃的防翻墙措施,只是爬的人多了,墙上自然有这里一段那里一段的碎玻璃被弄没了。

    “你爬树都老快了,翻个墙有什么难的?”刘长安不信,体育生尤其是大球的运动选手,弹跳力都不错,翻这种墙还不是轻而易举?

    “我什么时候爬树老快了?”安暖跺脚,热爱运动也可以是淑女,淑女才不会爬树。

    “高一的时候上体育课,你们打羽毛球,羽毛球飞到树上,你像猴子一样爬上去就把羽毛球给摘了下来。”

    安暖有点儿开心自己都不怎么记得的事情刘长安都记得,不开心的是他记得的居然是她爬树的事情,而且还用猴子形容她。

    安暖抬腿就踢刘长安,被刘长安灵活的闪避,安暖瞪了他一眼,“推我一把。”

    都被揭穿了,安暖也就不矜持了,跳了一下就抓住了墙头,回头示意刘长安推她,因为爬墙还是要小心点的,有人帮忙好爬一些,免得自己费劲蹭到了一旁的碎玻璃。

    刘长安伸手就托住了安暖的屁股往上顶,安暖心头有些异样,爬上了围墙就转过身来坐着,修长的小腿晃啊晃的,“我不让你上来了!”

    刘长安就在下边看着她晃,阳光在她的背后,耳边的发丝在橙黄的光芒下一丝飘曳,柔美的脸颊上浮现着浅浅的笑意,眼眸中有着调皮而伴生的得意,嘴边哼哼出轻轻的歌曲,仿佛可以看到音符掉落出来,随着她晃晃悠悠的美丽小腿一起摇动着。

    安暖的脚跟后的筋很长,让一整个小腿拉的绷紧而纤细紧致,漂亮极了。

    “呆子。”安暖看到刘长安在浅浅含笑地看着自己,抿了抿嘴,嗔道:“还不快上来。”

    女孩子的主意可以一瞬间就改变,刚才还不让上来,现在还不快上来就成了呆子。

    刘长安爬了上去,坐在了安暖旁边,两个人在爬满了青苔,绿绿的墙头上坐了五分钟,这才又翻过去往刘长安家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