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初恋璀璨如夏花

第49章 少女与蝉

    粉蒸肉熟了,香气四溢,米粉糊糊和面酱的颜色让人很有食欲,轻轻一咬,内里的肉鲜嫩细腻,肥处更是入口即化,满口味蕾都是饱尝美味的感动。

    刘长安吃了一碗,秦雅南一碗,认为吃很多就能迅速长大的周咚咚小朋友两碗。

    没有给她喂三碗的原因就在于,周书玲认为刘长安总把周咚咚当猪喂,小孩子如果从小就太胖了,等到了青春期瘦不下来怎么办?

    现在周咚咚圆乎乎的很可爱,她十几岁了还圆乎乎的,只怕长安哥哥就要成为毁掉周咚咚美好的少女时期的原罪了。

    那就吃两碗好了。

    吃完早餐,周咚咚抱着几个碗,走到水池子面前手一松,碗就哗啦啦地掉下去了。

    “我的碗要是又破了,你就倒霉了。”刘长安头也不回地说道。

    “没有!”周咚咚大声说道,“要不要我帮你洗碗呀!”

    “不。”

    “要不要我帮你扫地啊!”

    “不。”

    勤劳友善的周咚咚没有事情做,只好找到小锄头,去挖自己埋在墙边的塑料小鸡去了。

    那是一种黄色的,身子拉的老长的,嘴巴红红的呈一个“o”形,按住肚子就会发出难听的,刺耳的叫声的玩具鸡,周咚咚很喜欢。

    “再过十年,周咚咚就是窈窕少女了。”秦雅南看着在墙角挖土的小小身影说道。

    “人总要长大的。”刘长安点了点头。

    “小女孩一般都会比较崇拜陪伴自己长大的邻家大哥哥,那种少女长大了,和邻家大哥哥产生爱情的故事很多。”秦雅南望着刘长安。

    刘长安不是很高兴地看着秦雅南。

    “我说的是一种现象。”秦雅南毫不退缩地回望着刘长安。

    “大哥哥和小女孩,本来就是一种圆满的状态,何必掺杂进你说的这些东西?”刘长安摇了摇头,“现在的人其实缺少感情,或者吝啬于付出感情,就越喜欢去作弄一些纯粹的感情,例如男人之间的感情,热血,感人,士为知己者死的舍身,却被很多无聊的人描述为什么基腐之类的东西,这么做的往往都是女人,女人很难理解这种男人的兄弟情怀……别侮辱为知己好友抛头颅洒热血的男人们,他们这么做绝对不是为了对方的**。这些女人的脑子里似乎只懂得什么都把基情,爱情之上扯……明白吗?少瞎扯。”

    “一个天天瞎扯的人居然在教育我不要瞎扯。”尽管刘长安的语气有些重,但是秦雅南并不怎么反感,也没有要和他较劲的意思,只是莞尔一笑。

    “你先回去吧,我白天还有点事,晚上过来。”刘长安摆了摆手。

    “行吧。”

    刘长安看着秦雅南离开,转头把正在水龙头下洗塑料小鸡的周咚咚叫了过来。

    周咚咚正在疑惑为什么自己的小鸡没有蜈蚣来吃,尽管她已经埋了很多次,也疑惑了很多次了。

    “我们去抓知了猴啊。”刘长安对周咚咚说道。

    “知了猴是什么猴啊?”

    “就是蝉。”

    “蝉是什么呀?”

    “好吃的。”

    “我们抓好多好多吧!”

    刘长安找秦老头借了一根钓鱼竿,在周咚咚的书包里找到一团凝胶泥,就是她平常拿来丢到墙上就可以黏住的东西,几块钱可以买一大团。

    把凝胶泥固定在钓鱼竿顶部,刘长安就带着周咚咚去抓知了了,周咚咚蠢蠢欲动想要自己抓,但是又屡屡失败,为了不影响抓到更多好吃的,周咚咚只好克制住自己也要玩的心情,拿着装知了的网兜跟在刘长安屁股后边安安分分的当小跟班。

    周书玲看到刘长安和周咚咚进进出出,不知道在搞什么东西,禁不住嘴角微翘,她最乐意看到的就是刘长安和周咚咚在一起,总有一种让人莞尔,不自觉就心头温暖微笑的感觉,刘长安这种和老人,小孩都相处的来的人,本身也是能够给孩子无形中很多正面的,积极的影响。

    中午刘长安炒了一大盘知了,让周咚咚给周书玲送了一份,剩下的和周咚咚吃了个干干净净。

    “原来虫子也这么好吃呀!”周咚咚靠在小椅子上,脑袋后仰看着头顶的梧桐树,从此以后虫子在周咚咚的眼神中改变了形象。

    “不是所有的虫子都好吃。”刘长安慎重地警告,“尤其不能生吃。”

    “蜘蛛能吃吗?”

    “不能!”

    “蚊子呢?”

    “不能!”

    “苍蝇呢?”

    “你直接去吃屎好了!”

    “我才不要!”

    下午刘长安一边看书,一边画扇面,晾干了再上桐油,忙活了一下午,修修补补,精雕细琢后,一把还算过得去的油纸伞诞生了。

    过得去,当然是刘长安用来送礼的眼光,如果只是以收藏的标准,那就是气韵绝佳的艺术作品了。

    刘长安发信息和安暖约好七夕晚上见面。

    安暖告诉他,七夕可以期待一下,但是不许太期待。

    不是不能,而是不许,刘长安微笑,女孩子的心思真有趣。

    白茴发了一个视频过来,说是她准备在七夕上传到网站的一个舞蹈。

    刘长安没有点开,只是回了信息“七夕的单身狗蹦蹦跳跳”,把白茴气的没有回他信息了。

    仲卿也发了信息,表达了谢意,措辞工整,十分礼貌而诚恳的样子,刘长安回了个“已读”。

    刘长安经常不回信息,也偶尔集中一下子回,这些信息并不都是同一时间接收到的。

    “已读。”

    仲卿看到这条回复的时候,有些哭笑不得,刘长安这人似乎从来就不按常理出牌,他这是表示对她的感谢既不在意,也不觉得有必要的意思吗?

    “最近一段时间,刘长安把电源线接到运输车里以后,就再也没有频繁进入运输车,或者像以前一样送食物进去,或者彻夜在其中讲课了,对吧?”三太太依然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轻轻地抚摸着那架精巧的望远镜。

    “是的。”

    “小棠和秦雅南的录音,我已经听过了。以后她们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才需要录音……小棠唱歌,读书的那些东西,实在嘈杂难听的很。”

    “明白。”

    三太太点了点头,低下头去看着望远镜里的刘长安离开了小区,又转动角度看了看那辆运输车。

    秦雅南和竹君棠认为刘长安就是叶辰瑜,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信息让三太太有点震惊,信息的来源不同,观察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真是匪夷所思的千差万别啊。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