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初恋璀璨如夏花

第58章 未央宫

    刘长安对青铜棺材的印象深刻,皱着眉头想了想,尝试着回忆起当年上官澹澹的小马车,发现有些费劲。

    当一个人在原始森林里慢慢行走的时候,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平方公里的森林,一路走过去,气候有变,生物群落各自不同,但是实际上就算在其中呆上几百年上千年,也没啥特别的记忆。

    更不用说被洋流挟裹着在大洋中心转圈,在地下河里流淌无数岁年,坐在海底看着山脉慢慢隆起突破海平面形成新的大陆……这些事情最多是些支离破碎的画面和信息检索点而已,这些年岁中浑浑噩噩的状态,很难留下什么深刻的记忆。

    倒是人类文明出现以后,融入其中的生活中,有数不清的画面自觉不自觉地记录了下来,很多很多。

    关于上官澹澹的事情,记起了很多,但是要说把那时候大大小小的际遇细节都变得清晰可见,那是不可能的。

    刘长安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开始缓慢而仔细地翻看自己的记忆……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很多人都有尝试过寻找自己最早的记忆,但是往往就那么一个画面而已,要根据那个画面搜寻到当时的情景和更多细节,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刘长安平心静气,脑海里浮现了许许多多的画面,整个人仿佛置身于自己的脑海之中,亲手翻阅着……这时候的他没有接收外界的任何信息,风声,叶声,微凉的空气,蚊虫在攀爬,远处街道的喧嚣……这些干扰都被屏蔽了,就像很多电脑,在运行高负荷程序或者任务的时候,最好放下鼠标,不要到处乱点,否则就可能死机。

    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画面竟然是一条黑龙,巨大无匹。

    记忆点一:黑龙从南山出,饮渭水,所到之处山脉起伏,长达六十余里,头临渭水,尾达樊川,萧何监造未央宫,斩龙首而营之,山即基阙,不假筑,是为形胜。

    记忆点二:《诗经·小雅·鸿雁之什·庭燎》: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未央之名,从奴仆到公侯帝王,普遍使用,刘长安的记忆关注点当然是未央宫。

    记忆点三:未央宫宫城内干路有三,东西平行两条,南北其一贯穿,北有天禄宫,是最早的国家图书馆,画面中有在著作《史记》的司马迁……这个记忆点有错乱的画面,刘长安寻的是上官澹澹和她的小马车。

    记忆点四:麒麟阁,内有霍光,张安世,韩增,赵充国,魏相等人画像,麒麟阁光华冲天,甚至让刘长安的记忆开始模糊,刘长安略过了这个位置。

    记忆点五:椒房殿……木兰为栋椽,杏木做梁柱,纹理也必须十分雅致,屋顶贴服着金箔,门面玉饰,鎏金的铜铺首上海镶嵌着许多的宝石,宫殿墙壁以椒粉和泥涂抹,温暖而芳香四溢,正殿坐北朝南,殿前设有双阙……殿前设阙,绝非一般宫殿所能为,因为这里是皇后的居所。

    就是这里了……刘长安脑海里的画面定格在这个位置,仿佛行走在其中,有一种活人困顿于某个时空停滞的空间的感觉,一切都是这么清晰而颜色鲜艳,刘长安看着那风格鲜明的窗户花纹,从殿前的斜坡右边走上去,紫红色的地面,金光闪闪的壁带,珍奇的玉石镶嵌其中,刘长安穿过正殿,一直走到花园,终于看到了那辆小马车。

    两匹矮矮小小的果儿马安静的像标本,拉着那架特制的小车,刘长安走近过去,有些意外地在小马车上看到了许许多多熟悉的花纹,除了一些和祭祀生死冥界相关的图案,那些神兽龙凤云纹等等图案,青铜棺材上有的,小车上也都有,最关键的是风格完全一模一样,似乎是同一只画笔的作品。

    在刘长安静寂的记忆画面中,一个完全不应该在此时出现的少女,却提着裙子,一跳一跳,兴高采烈地跑了出来。

    她穿着皇后的便服,稚嫩的容颜中透露着与生俱来的优雅,养尊处优积累的体质改善,让她的肌肤如玉般晶莹,在这并不明朗的情境中,仿佛涂抹了一层月光。

    就在刘长安吃惊于自己回忆的画面中怎么有这么一个突然跑进来的人儿时,少女突然东张西望起来,眼眸中满是疑惑,冷哼一声:“一定是那不孝子又想偷朕的小马车了。”

    说完,她转过头来,盯着刘长安。

    刘长安一下子从记忆中惊醒过来,睁开眼睛,长吐了一口气,刚才那种感觉,仿佛时空错乱让他回到了两千年前的未央宫一样,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就好像自己刚刚明明是单独和白茴一起吃饭,回忆起来却发现其实安暖就坐在他们同一张桌子上盯着他一样!

    那一幕,那样的情景,根本不曾发生过!却出现在了自己的记忆中,栩栩如生,少女的眼神生动而威严。

    这是怎么一回事?刘长安看着眼前的车厢疑惑不解,慢慢地走进了车厢,难道是上官澹澹对自己造成了干扰?

    又或者那其实是自己的记忆,只是刚才才变得清晰?那也不对,因为其他的画面都是静止的,只有刚才那一段是动态的,而且画面中的未央宫,包括小马车都是静止的,上官澹澹跑出来,却打破了这种画面的平静。

    “你刚才用你的宝贝干扰我了?”刘长安直截了当地问道。

    上官澹澹没有出声。

    “我刚才在回忆未央宫里的一些事情,我当皇帝的时候。”刘长安接着说道。

    “有什么好回忆的!”

    上官澹澹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刘长安默然无语,有了手机,她是话都不说了,发信息多麻烦啊?除了闲扯,正儿八经的谈事情,刘长安不喜欢发信息。

    “我发现你的小马车和这具棺材有些相似的地方,它们都是你的宝贝。”刘长安接着说道。

    “我的宝贝!”

    “知道是你的,我就问问!”

    “不许问,我关机了。”

    刘长安对这个躺在棺材里不出来的“后妈”,还真没有什么办法,但是他觉得刚才自己的回忆里出现异常状况,一定和上官澹澹有关系,或者和这具神秘的棺材有关系。

    就不信你真的永远不出来,刘长安很有耐心地想,反正只是满足好奇心,这种事情迟个一百年几百年知道,也没有什么关系。

    手机可以尽情地展现现代世界给上官澹澹看,自己对这个世界都充满了好奇,不信她这个两千多年前的土包子皇太后,能够忍得住不出来看看。

    刘长安伸手指了指棺材,耗着吧,看谁耗得过谁。

    刘长安没有用最费劲的方式继续回忆,而是坐在那里随心所欲地回忆着自己记在脑海里的许多人和事。

    一会儿,空气里的湿气渐渐增加,夜里下了一场雨。

    刘长安淋了一晚上的雨,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他缓缓站了起来,回到家里脱掉衣服再冲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天都亮了。

    阴历七月七日雨,刘长安早就知道了,毕竟他会用水碗放针占卜,还会抓蜘蛛看结网,对气象症候也十分了解,但知道今天下雨是因为他去看了天气预报。

    天气预报十分准确,刘长安并不像常人那样觉得下雨很烦,无所事事的人往往会觉得下雨让自己更加心安理得。

    吃早餐的时候,白茴发来了信息,没有问刘长安和安暖在哪里约会,而是祝刘长安七夕快乐,像牛郎和织女一样幸福……这好像有些不对吧?刘长安也不在意,回了两个字:反弹。

    “你是小学生吗?”白茴又回复了。

    刘长安没有理她了,秦雅南也给他发了祝福信息,还配了一张她抱着竹君棠的自拍照,竹君棠正张着嘴睡觉,原来仙女睡觉也是这么副模样啊。

    “下次我把这张照片给竹君棠看。”刘长安保存了,以后竹君棠来烦人,就拿照片出来,说不定有用。

    甚至还有高德威的短信:长安,七夕快乐,我已经到了学校,陌生的环境却让我想起了熟悉的附中,想起了你和同学们,我决定今天看完《Inruin  he Explii Finie Eleen eh Fr Nnlinar ransien ynais》,这本书的电子版花了我800多,我也不知道我看这玩意干嘛,一个女孩子推荐给我的,她让我今天和她一起去图书馆讨论,终于又可以享受好好学习的感觉了。

    “加油。”刘长安笑了起来,于是想起了苗莹莹,当然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

    收起了手机,刘长安伸手摸了摸头发整理,抬头望去,约好了今天见面的少女,正举着一把大伞,把两个袋子小心翼翼地捂在胸前,避开了水坑,看着刘长安走了过来,脸上盈满了微微羞涩的笑容。

    毕竟是在一起后过的第一个情人节,女孩子总是喜欢有些仪式感的,她说今天要在他家里见面,一大早的淋着雨也提前赶了过来,刘长安很喜欢她的认真。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