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初恋璀璨如夏花

第七章 以雅以南,以龠不僭

    刘长安和安暖去吃了苦瓜炖鱼,是很少见的特色菜,就算是在发源地郡沙,也没有几家有这个菜。

    鱼是鲟鱼,烧汤熬制,鲜嫩滑爽,吊锅架在火炉上,苦瓜切片,新鲜入锅,先吃鱼肉,然后喝汤,汤味尤其清新而鲜美,让人回味无穷。

    安暖借口问无线网络密码,先去结了账。

    “我在APP上抽中了霸王餐,可以免单。”安暖回到座位上,露出得意而欣喜的笑容,“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你说什么我都信。”刘长安微笑着说道。

    安暖脸颊一红,她知道刘长安的生活条件很一般,自然会有所怜惜,她并不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女孩子,一顿苦瓜炖鱼差不多就得两百块了,对于安暖来说算不得什么,却可以让刘长安旷课一天辛苦赚钱。

    安暖也不想让刘长安知道她的心思,毕竟是女孩子,有着自己的矜持,而且她也不愿意刘长安因此生出些伤到自尊心的情绪,尽管他平常看上去总是漫不经心,万事不萦于心的样子,可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哪个没有点虚荣心和骄傲?

    “我都不知道你篮球打的这么好。”安暖试图转移话题,夹起一片鱼肉含在唇瓣间吹了吹。

    鱼肉细嫩,安暖的唇红润娇柔,尽管鼻子上有点摩擦的痕迹,却也无碍观瞻。

    刘长安收回落在她唇间的目光,摇了摇头,“我只是投进了个球而已,你哪里看出来我篮球打的好?”

    “那也很厉害了。”安暖眼波澹澹,仔细想想还是有些不可思议,他能够那样子发排球,能够那样子投篮,可是刘长安要说他不会打排球和篮球,安暖也是信的,因为认识三年了,安暖从未见过刘长安上场,最多就是体育考试时的排球和篮球基础考试成绩还算不错而已。

    “高考后……我陪你练习排球吧,这件事情,我是有把握的。”刘长安犹豫了一下说道,他知道安暖的愿望,代表附中拿到那个排球联赛的冠军,附中排球队在刘长安眼里自然是不够看的,但是在这次的排球联赛的参赛队伍里,实力却算名列前茅了,作为主力的安暖如果能够发挥出色,说不定能够得偿所愿。

    “好啊。”

    安暖嘴角微微翘起,显露出瓷白的牙齿,那笑容便在嘴角荡漾开来,眉眼间都是淡淡的,甜甜的,带着些期待和惊喜的笑容。

    认识三年了,刘长安极少会主动提出来为别人做点什么。

    “我是一个能值一顿苦瓜炖鱼的陪练。”刘长安说道。

    原来是这样……只是一份回礼,安暖依然笑着,轻轻点头,刘长安就是这种心性啊,刚才自己怕是想多了。

    吃完苦瓜炖鱼,各回各家,安暖家在湘南大学的教师小区,刘长安则要走一段路到郡江大桥,步行过桥后再有十五分钟的路程……以刘长安晃晃悠悠,走走停停的走法,半个小时也很正常。

    街市繁华,往来的许多陌生面孔,构成了市中心的熙熙攘攘,或冷漠,或勉强,或微笑的种种面孔擦身而过,刘长安停住了脚步,抬头看着户外大屏幕上播报的电视节目。

    《云中歌》。

    杨颖饰演着虚构的人物云歌,毛晓彤饰演历史上年纪最小的孝昭皇后,孝昭皇太后,孝昭太皇太后……这位堪称传奇的女子,六岁成为汉昭帝的皇后,成为太后的时候不过年方十五,却能够把刚刚当上皇帝的刘贺给废了。

    野史传说,这位孝昭太皇太后终其一生都是处子。

    电视剧里演绎的人物,终究没有那份君临天下的底气,哪怕那时候权势最大,能够把握皇帝废立的是她的外公大司马霍光,孝昭的权柄并不能和曾经的吕后相提并论。

    可汉代的皇太后是能够自称“朕”的,能够废立皇帝,废掉刘贺的诏书也必须出自她手。

    十五岁的孝昭,那份气质已然让内涵单薄的女明星们无法驾驭。

    这大概就是历史书中孝昭留下的痕迹。

    刘长安依然笑了笑,那是2100年前的事情。

    他想起了那时候的一句诗: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这终究是很难做到的事情,短暂的人生,难以妄言永远,哪怕是刘长安也不曾能够保证永远,这句诗诞生也过了两千年,诗中这份心情的少女,也做不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刘长安往家里走,路过菜市场,尽管各种食材摆放的琳琅满目,但到了这时候新鲜的已然不多,尤其是蔬菜比早间便宜许多,一大把一大把的白菜,小葱,辣椒都是一块钱几块钱打包卖,刘长安踩着分不清颜色的地板,挑选了一些小葱,买了一块五花肉,再加上一小包胡椒也不过花了六块钱。

    晚上吃了自己烙的肉煎饼,加上一碗撒了胡椒粒的羊杂汤,刘长安依然去麻将馆打了一晚上麻将,赢了十二块钱,马老头说以刘长安的水平一定可以参加社区麻将大赛夺冠了。

    马上有人赞同,有人质疑,有人觉得胜负之手五五,讨论半天才想起来社区麻将大赛是老年人麻将塞,限定年龄五十五岁以上才能参加,总是和刘长安一起慢慢悠悠的打麻将,一时间让人忽视了他并不是老年人群体中的一员。

    刘长安表示十分遗憾。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刘长安听着门外收音机播放的黄梅戏《天仙配》一阵阵地走远又回来,醒了过来,照例洗漱之后就准备去跑步。

    今天的路线可以往火车站方向,到达火车站广场之后再绕回来,不再走宝隆中心的路线,这样就不至于遇到无所事事的竹君棠了。

    城市很大,人很多,郡沙将近八百万人口,哪怕只是市中心这一块,要再次相遇也很难,刘长安不在意被竹君棠发现什么,却也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并没有热情和兴趣去满足一个少女的好奇心。

    刚刚打开门,刘长安就看到大梧桐树下停着一辆厢式货车,防弹轮胎,漆黑的外观,厚重的车门和射击孔,足以说明它绝对不是普通民用的货车。

    几个老头老太太正在饶有兴趣地指指点点,老年人起的早,找到点新鲜事就可以讨论好几天。

    听到有个老人说他在越南见过,刘长安笑了笑,然后就看到这辆货车车厢上的一个侧门打开了,滑梯一节节折叠着落下,一个穿着黑色小西装和长裤的女子走了下来。

    女子身材高挑,柔软的耳垂上挂着两粒简洁的钻石耳坠,长发松散地束在一起,整个人却依然散发出干练而优雅的气质。

    刘长安可以看到车厢里还有人影,脚步声沉稳而有力,散发着某种隐匿而血液热烈的气息。

    “刘长安先生,您好,初次见面,我是秦蓬的曾孙女,秦雅南。”女子走下楼梯,矜持而略带审视地看着刘长安,尽管她的言辞不失礼貌。

    “以雅以南,以龠不僭。”刘长安点了点头,回过神来,打量着秦雅南,想起了某个女子同样怀抱婴儿温柔的笑,也想起了《小雅·谷风之什·鼓钟》里的句子。

    “先生博学。”秦雅南嘴角微翘,这个年代还读《诗经》的年轻人真的很少,更何况还不是诗书世家,遇到一个贫穷落魄的年轻人,张口就能道出她名字的来历,秦雅南并不认为是自己刚刚好就遇见了一个才子,多半是知道她要来,已经做好了功课。

    “我只是刚刚好认识给你取名字的人,知道你名字的来历。”刘长安微微笑,秦蓬的曾孙女,眉目间的感觉竟然像极了秦蓬去世多年的夫人叶巳瑾。

    只是叶巳瑾没有秦雅南这般身高,这般身材,更多了一些楚楚可怜的气质,不像秦雅南一样冷冽刺人……除了这些,倒像是一个双胞胎姐妹似的。

    尽管秦雅南留意着言辞,刘长安依然能够感觉到对方隐隐约约的冷淡,可这并没有什么关系。

    “名字是曾祖父找朋友取的,您认识我曾祖父?”秦雅南嘴角的笑意更多,微微收敛的眉眼间压抑着一份不耐,她本就不愿意来和一个薄有心机的年轻男人装模作样。

    可这是曾祖父的吩咐,秦雅南没有办法,她实在不明白曾祖父为什么要如此安排。

    这个自己称呼为“先生”的年轻人,怎么可能认识自己曾祖父?曾祖父秦蓬除了这次寿诞回了老家,已经很多年没有离开过京城了,等闲人物根本没有机会见到他,更不用说听曾祖父讲述秦雅南名字的来历。

    “很多年的老朋友了。”刘长安自顾自地说道,语气中有着淡淡的感慨,昔年风华正茂,挥斥方遒的少年也已经垂垂老矣。

    那是一个惨烈的时代,也是一个历史轮回的大时代,壮怀激烈,鲜血浇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