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初恋璀璨如夏花

续章31茴字的四种写法

    饭桌上的餐食十分丰富,基本都是家养的竹鸡,冬天里肥美的湖鱼,逢年过节杀的黑猪……正是高德威认为,与其投资在化妆美容,不如养猪的高贵品种。

    餐桌中央挖了个洞,下边是熊熊燃烧的炭火,上边放着一个露铜的大锅,火烧的旺盛,汤汁翻滚,里面装满了烂熟的羊排和羊腿肉,没有放一点脊骨,尽管少了些啃骨头的乐趣,但是更让人能够吃肉到酣畅淋漓。

    “在苏轼的家乡火锅省,流传着一句话:苏文熟,吃羊肉。苏文生,吃菜羹。大家多吃羊肉啊,我们家的这羊肉没什么膻味,今天的做法就是简简单单的泉水煮,加杏仁,小葱和花椒,是古代的做法,和现在很多地方重口味的羊肉不一样,大家多吃点。”高德威介绍这个大菜。

    “苏轼怎么是火锅省的?他不是江浙那边的人吗?”苗莹莹奇怪地问道。

    “不,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汉族,眉山人。”白茴还没有把高中知识忘光,背了一段。

    “苗莹莹你说是不是因为你的名字上有三个草字头,让你的脑子和食草动物,什么猪牛羊之类的差不多?”高德威平常在京城和苗莹莹的接触还是很多的,总感觉一进入大学,苗莹莹就把高中的基础知识全丢到云里雾里,智商的下降幅度触目惊心。

    “不,我这个名字意味着我和草一样。”苗莹莹并不生气,已经习惯了,反而灵机一动。

    “嗯?”

    “我是草,那我男朋友当然是吃草的,谁是我男朋友,谁就是猪牛羊之类的。”苗莹莹瞅了一眼高德威,冷哼着说道,现在骂她的话以后肯定要回到他身上。

    苗莹莹觉得,自己以后如果真的和这么讨厌的高德威在一起,一定就是为了出这一口气。

    高德威笑了起来,想不到苗莹莹居然懂得自嘲的幽默。

    “说起来,白茴的茴字也是草字头。”刘长安才发现似地说道。

    “这就是物以类聚的另外一种方式吧。”高德威也寻找到了寻常之事中的巧妙规律,“不过因为白茴只有一个草字头,比三个草字头的苗莹莹看起来聪明一些。”

    “那你和刘长安物以类聚的原因又是什么?”白茴反问道。

    高德威想了想,善解人意地没有说自己和刘长安的智商都比较高,以免白茴和苗莹莹自卑:“我们的名字都是三个字。”

    “你有一点说错了。”刘长安纠正高德威的说法,“白茴的名字只有一个草字头,但是因为茴字有四种写法,所以实际上白茴有四个草字头。”

    “哈哈哈……”高德威发出爽朗的笑声。

    白茴本来就生气的只肯发信息和刘长安说话了,听到他又嘲笑自己,拿出手机自拍了一张嘟嘴生气的照片发给了他。

    不过没有提醒他看信息了。

    “我就不信茴字真的有四种写法,刘长安,有本事你写出来看看。”苗莹莹不服气地说道,她觉得这只是一个梗。

    “就是。”白茴回应苗莹莹的支持。

    “那我写出来了,你们一人一杯酒,干不干?”刘长安笑着说道。

    “好!”苗莹莹替白茴答应了,白茴肯定愿意的,闺蜜就是打折血拼犯傻都一起的那个人。

    高德威摇了摇头,这苗莹莹总是这么不聪明,而且莫名其妙的自信,就像她玩游戏菜的和鸡一样,那时候陶沛媛来郡沙玩,她居然敢和陶沛媛SOLO。

    刘长安便学着孔乙己的姿态,蘸水在桌子上写了“回,囘,囬,迴”四个字,再在上面加上了草字头,然后再写了个“蘹”字补充道:“这个字可不是茴的繁体写法。其实,茴字在茴香豆这个词里也可以写成蘹,因为茴香豆本就是蘹香豆,北方人念岔了,鲁迅先生便跟着写岔了,导致现在没有人再说蘹香豆,都说茴香豆了。”

    “你就是孔乙己本人吧?”苗莹莹不可思议地看着刘长安。

    “回字还有一种写法,不过是现代字库都不收录的写法,我就不写了。”刘长安给苗莹莹和白茴都倒了一杯酒,“愿赌服输,喝吧。”

    白茴和苗莹莹哼了一声,倒也不仗着女孩子的身份撒娇耍赖,豪爽地一饮而尽,赢得了一桌掌声。

    大家吃饭的气氛也热烈了起来,这一顿饭也吃的酣畅淋漓,肚饱肠撑屎尿临门。

    吃完饭,苗莹莹和白茴回了一趟房间……因为高德威并没有向妈妈透露苗莹莹长得像高远山的初恋情人,所以苗莹莹现在在高德威父母面前依然很受欢迎和喜爱,她来这里玩农家乐就给她准备了房间,留她在这里多玩两天。

    两个人出来就遇见了楼下的林心怀。

    “DSB战队超级打野林心怀选手,你好啊。”苗莹莹笑了起来,大概是真的心无芥蒂了,所以笑容也像冬日的阳光一样,没有高昂热烈的种种情绪,但是也不冷淡。

    “你和高德威还是没有进展啊?”林心怀也笑着说道。

    “你胡乱八卦什么?”苗莹莹有点不好意思,她当然不会到处宣扬自己对高德威有好感,要是最后没能在一起,那多丢人啊。

    “有点感慨而已,当初是我追你,现在是你追他。我曾经心里不平衡,但是现在也想开了,会难过的总不会只有我一个人,你收拾了我,总有人会收拾你。”林心怀抓了抓头发,“你别多想,随便感慨下,只是我们是老朋友了,所以心里话放心说出来了,不想藏着掖着。”

    “我没那么小气,你说的,我也能懂。”苗莹莹轻声叹气。

    白茴远远地看了一眼曾经跟在自己身后的钱宁和陆远,又看了看刘长安,林心怀是这样,苗莹莹是这样,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自己会让别人难受,就总会有人来让自己难受。

    “什么时候再像上一次一样,到电竞酒店开房玩游戏啊。”林心怀也看了一眼刘长安,“我还想找刘长安报仇,上次要没有白茴捣乱,我不一定输。”

    “我那是捣乱吗?我和你一起杀刘长安,你都打不过他,你单打独斗就能赢了?”谁都知道人多力量大,白茴可不觉得那是自己的错,不过男孩子总是这样,喜欢争强好胜,输了就喜欢找理由。

    “下次你和刘长安走一路,你们两个打我,看他能不能赢?”林心怀笑了一声,决定下次再玩的话,一定要这么安排一下。

    “行!”白茴有点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