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初恋璀璨如夏花

续章135 女娲娘娘

    夜风凉凉,仿佛有名叫小倩的女鬼从身边回眸飘过,她的长发抚摸过宁采臣肌肤,冰冷中带着噬魂的享受。

    刘长安要去抓异兽,并且不打算带竹君棠。

    他知道刚才把竹君棠打一顿,依然不会让她汲取教训,指望她因此而在以后的种种愚蠢行为中有所忌惮,肉体上的痛苦并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想想当初相遇,面对一个陌生而强大的神秘存在,就敢尝试去对付他,控制他,今时今日的所作所为,生死不论地来挑衅,也没什么奇怪的。

    最让刘长安担心的是,竹君棠是不是真的脑子有问题?

    不是说她精神不正常,又或者是脑子里有肿瘤之类的疾病,而是她的学习能力,汲取知识时,由于脑子有问题,导致她学习到的知识,总是严重偏离她实际阅读时的内容。

    例如刚才她说维京人会亲吻君主的屁股,吻手礼也根本不是从亲屁股演变而来的,她在查找相关资料的时候,根本查不到这样的内容……这是不是她学习的内容严重偏离实际阅读内容的表现?

    还有那些什么荆轲刺了太子丹三刀之类的东西。

    她把血流漂杵能够理解为血流上飘了很多洗衣服的韩国人,也是这样的原因吧?

    相比较而言,周咚咚就只是单纯的天真活泼而已,不爱学习不爱做作业,背诗词课文也不厉害,但并不会把自己学习到的知识,严重偏离实际内容。

    下次抓她头的时候,要顺便检查检查她的脑袋才行,刘长安这么想着,下山去了。

    他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那个女子养生会所,看看里边的异兽,如果方便的话,就顺便抓那么一只两只的。

    刘长安慢慢走到山下,沿着江边的风光往那边走过去,稍稍有点绕,但是走过路过侧目的风景是郡沙河东的城市景观,还有那灯火璀璨的杜甫江阁,感觉不错。

    杜甫江阁的倒影在江水中晃荡,春节假期的游客散去的七七八八,依然有想要错过高峰期,抓住春节尾巴来游玩的散客,正在旁边的渡轮码头上排队。

    走着走着,刘长安便看到了那座钓鱼帐篷依然驻扎在江边,里边亮起了一盏小小的灯,在江风习习的寒夜散发出微弱而温暖的光。

    看来那小伙子还是没有回家,钓鱼这件事情真的能够遣散所有孤独和压力,让人仿佛独立于这个世界外的清净吗?可能吧,估计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无以遣怀的时候,都爱独钓寒江,还创造了许多相关的诗词歌赋文章。

    想着今天喝了那小伙子的一杯热水,刘长安便走了过去要和他打个招呼,只见帐篷在微微抖动,两边的透气窗帘上的遮光篷布已经放了下来,透过窄窄的一丝缝隙,可以看到里面有两个小伙子正拥抱在一起热吻。

    除了今天遇见的那个小伙子,另外一个似乎是他的恋人,有着一头丝滑润泽的金发,两人正忘我沉醉,刘长安无意窥视,正准备悄然离开,却发现那小伙子的金发恋人似乎有些不对劲。

    金发小伙的正脸无法看到,因为两人过于激情而脸颊贴的很紧,想必鼻子都挤压成那种紧贴玻璃的感觉,只是侧脸看得出来有些俊俏模样。

    这个金发小伙异常的是,后腰下有一条尾巴正在随着他的激情而晃动着。

    尾巴有点像狐狸尾巴,但仔细看才发现尾巴上沿是一颗颗的鳞甲,毛发似乎是从这些鳞甲下方生长出来。

    刘长安仔细想了想,除了像狐狸尾巴,现在动物学家里公开收录的物种里,并没有这种尾巴的动物,至少他是不知道的。

    他便又看了两眼,金发小伙的耳朵正在慢慢变成三角的形状,毛绒绒的,而他的脖子上有像鲤鱼鱼鳍似的纹身。

    “有兽焉,其状如狐而鱼翼,其名曰朱(ZHU)獳。”

    刘长安想起了这么一种异兽,它身上的醒目特征和金发小伙的耳朵,鲤鱼纹身,带鳞甲尾巴倒是很像。

    这种异兽要是人类化,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金发小伙的模样……那钓鱼小伙多半之前是没有发现的,闭着眼睛激情享受,也没有去留意他的恋人这副半人半兽的样子。

    多好的一钓鱼小伙啊,所谓向往钓鱼时的超脱感,在欲望来袭时得到满足的快感面前,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吧。

    刘长安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既然喝了小伙一杯热水,那还是提醒下他吧。

    “朋友,你羡慕许仙吗?”刘长安看了一会,发现金发小伙的非人状态越发明显,极可能现出原形对钓鱼小伙做出些什么事情时,关心地问道。

    电视剧里的许仙,看到白娘子变成蛇,可是连魂魄都吓到地府里去了。

    这也不能说许仙对白娘子不是真爱,只是他的真爱对象是个人,当他发现真爱的对象连人都不是了,被吓得屁滚尿流也是理所当然。

    许仙怕蛇,和宋时临安许九州并没有什么关系,许九州不但不怕蛇,还养了灵蛇,至今还有一条在南极洲和阿芙罗拉,苏眉等人玩儿。

    钓鱼小伙闻言一惊,略微有些印象的声音,该不会是熟人吧?看到他和一男人激情,自己岂不是要完蛋?

    他连忙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去发现是哪个熟人,顿时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只见小小的帐篷里,原本和自己拥吻的金发小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狐面长尾的半兽人,它的脸是七分狐狸,三分人的感觉,脑袋上顶着两个毛绒绒的大耳朵,身躯强壮,肌肉已经把衣衫绷的鼓鼓的,远比钓鱼小伙刚见到它的人形态时强壮多了。

    尤其是它那两条腿,粗壮的更像是打药的健美表演人士一样,一条腰粗的尾巴如毛绒绒的貂皮大衣从椅子上一直铺到了地面。

    “你……你……你是什么东西?”刚刚说完这句话,钓鱼小伙抓着胸口,一阵强烈的恐惧感袭来,平日里看灵异鬼怪电影小说积累的那种临场心理瞬间如潮水般涌来,应激中钓鱼小伙身体后仰,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直接晕死过去。

    原来《新白娘子传奇》里许仙见到白素贞真面目,被吓死是有生活原型的……刘长安倒没有生出果然如此的感觉,现在很多人在路上走着走着就晕过去了,更何况是在强刺激的惊吓之下。

    他弯下腰去稍稍检查了钓鱼小伙的状况,没啥大事,等醒来多半会以为是什么噩梦吓死自己了。

    即便钓鱼小伙有许许多多的疑问,终究无从解答,只能自己百思不得其解后逐渐接受或者忘却。

    “你是朱獳?”刘长安看着眼前的半兽人,基本已经确定了这玩意的真身,远远没有水猴子那么有名,但是卖相却比水猴子强多了。

    看起来壮实威猛,如果是完全兽化的状态,估计和陆斯恩差不多的体格,都是小牛犊子一样。

    现在许多人可能没有见过小牛犊子,这里具体地形容一下,那就是:大。

    朱獳点了点头,尖嘴收唇,露出两排充满威胁,交错在一起的锋利牙齿,目光警惕地盯着刘长安。

    “这只人类是公的,你明白吗?”刘长安问道,他有点怀疑这些异兽刚刚苏醒,脑子不大好使,可能分不清男女。 :(/

    更何况在远古时期,男女外貌特征并没有现在这么巨大的差别,如果全身披挂树皮,光看脸基本没有什么区别。

    朱獳可能是见惯了那样的人类,现在的人类即便是普通的男性,相对来说也属于俊秀美丽的形象了,因此朱獳饥不择食地选择了一个男性,也并不一定都是因为它的取向有问题。

    “你知道什么叫吸猫吗?”朱獳目光冷淡地看着眼前多管闲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家伙。

    刘长安愣了一下,就像看到自己雪糕掉在地上的周咚咚,瞬间身心和自己的存在感都凝滞了。

    “你吸猫的时候,难道还管自己吸的是公猫又或者母猫,是橘猫还是短毛猫,又或者是加菲布偶?”朱獳嗤笑一声,作为最早苏醒的一批异兽,以及学习能力超强的异兽,它变身为猫被人收养的那段时间,以及对现在的人类社会有了许多了解。

    “谁吸猫的时候和你一样,还和猫来个舌吻啊?猫用舌头清洁排泄器官的,正常人都不会和猫舌吻。”刘长安摇了摇头,朱獳这话其实有点道理,对于强大的异兽来说,和人类相处类似人类与宠物相处。

    并不是所有异兽,都会像刘长安那样企图活得像个人。

    “你太狭隘了,只看到正常人,难道就想不到变态吗?变态的存在是一种客观事实,你却视而不见。我难道是正常人吗?我明显不是。难道因为我的行为和正常人不同,我就是变态吗?那是人类的标准,无法用来衡量我。更何况我舌吻的对象,也不会像猫一样用舌头清洁排泄器官,但是他会帮我清洁。”朱獳嗤笑了一声,“你还有什么意见?”

    刘长安皱了皱眉头,它说的很有道理,他甚至有些哑口无言的感觉。

    于是他抬手朝着朱獳的嘴巴抓了过去。

    朱獳冷笑一声,眼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家伙,真是又蠢又暴力,眼见在言语上被堵塞无言,便将情绪的宣泄于打斗之上。

    尽管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来历,但是朱獳并不惧怕,它是异兽中的精锐,并不是前几天突然传出来被杀消息的水猴子可以比拟的。

    它不但脑子比水猴子好使,力量也绝非水猴子可比拟,它可是从前能够让古国震动的异兽,让无数人类见之闻风丧胆。更新最快 电脑端::/

    它正准备做出轻蔑的表情,嘴角微翘再冷静反击,却发现自己嘴角微翘这个动作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因为对方竟然握住了它的嘴。

    就像很多养狗的人那样做的,一把握住狗嘴。

    刘长安抓住朱獳那具备明显犬科动物特征的嘴,把它从帐篷里拖了出来,朝着前方就是一扔。

    眼见着朱獳在空中被甩出一条抛物线,它在空中一个翻滚,终于完全兽化,稳稳落地。

    正如刘长安在古籍文献中了解的那样,朱獳似狐非狐,似马非马,脖子下方生长着不大不小的鱼鳍形状翅膀。

    它全身上下只有尾部和耳朵上生长着毛发,那巨大的狐狸尾巴垂在地上,看着像让贵妇们垂涎的上好毛皮制品。

    它微微昂着头,尽管刚刚才被刘长安甩出去,但是姿态中依然有着睥睨的神采。

    “你速度极快,力量一般,到底是什么东西?”朱獳恢复了异兽的本体,依然口吐人言,往前缓缓走了几步。

    朱獳刚才没有足够的重视对方,但能够以那种速度抓住朱獳的嘴,也足以说明对方的速度了,只是随后将朱獳甩出的力道十分普通,或者对方有所保留,却也强大不到哪里去。

    因为在爆发力量的时候,任何一种异兽都会散发出本能的威压和气势,而眼前这东西并没有那种让朱獳颤栗和恐惧的威压。

    刘长安双手背在身后,静静地看着朱獳,真是遗憾完全想不起来异兽这种东西的起源,也没有什么线索能够解答关于它们重现人世的缘由。

    “我现在是个人,我曾经是条龙。”刘长安找了个朱獳能够理解的说法,在异兽繁盛和支配世界的时代,也是龙和凤这些传说生物存在的时代。

    至于他在成为龙之前的存在状态,和朱獳说了它也搞不清楚,别看朱獳知道吸猫之类的事情了,但是指望能够和朱獳交流古生物学,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朱獳的狐尾竖直立了起来,耳朵也绷紧像一个刚硬的等边三角形,它那长嘴张开,发出一串怪异的笑声。

    “龙?我本来只是想吸你一吸,但是你居然说自己是龙!你不知道龙是我们的生死仇敌吗?

    朱獳说完,四蹄上顿时生长出鱼鳍般的小翅膀,和它脖子下的一模一样,只是稍微小一点。

    那小翅膀张开,朱獳朝着刘长安奔跑而来的速度顿时迅疾如风,嘴巴张开,里边锋利的牙齿如刀锋丛林,对准刘长安的脖子就一口咬去。

    刘长安握住了它的嘴。

    朱獳怒不可遏,这个动作充满着侮辱性,而且对方还是连续两次这样握住它的嘴,尽管惊诧于对方的速度,但是感觉受到极其强烈侮辱的朱獳,愤怒压制住了惊诧,抬起双蹄就朝着这个自称“龙”的家伙踹了过去。

    只是他是伸直了手,加上朱獳嘴巴和整个头部的距离,朱獳的前蹄完全无法踹到他,在空中乱蹬了几脚之后,朱獳身上的肌肉暴涨,两只强健的后腿猛地一蹬,要将刘长安撞飞。

    朱獳目光如烈焰般紧盯着刘长安,这时候它却觉得自己的后腿传来一阵骨骼断裂般的剧痛,眼睛在眼眶里鼓起后视,能够看到身前的刘长安纹丝不动,它的双腿却已经深深地陷入了坚实的江坝之中。

    这时候朱獳才感觉到惊恐,原来他不止是速度惊人,而且力量更是深不可测,自己这样能够震动山岳的力量,和他发生碰撞以后竟然犹如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朱獳的目光和对方碰撞在一起,那平和的眼神中既没有压制它的得意,也没有嗤笑和轻蔑,读不出任何情绪。

    “异兽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强大,你们除了远超人类的生命力,能够变形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玄妙的能力。”刘长安放开了朱獳的嘴,笑了笑,“没有着火的小鸟有意思。”

    张了张嘴,那种被铁箍紧紧地束缚着嘴巴,导致牙齿插入牙龈的痛感终于消失,朱獳勉强把后腿从深坑里拔了出来,强大的生命力让它拥有非同一般的恢复力,它能够感觉到刚才从他手上传来的反弹力量,真的把它的骨头震断了。

    这对于异兽来说不算重伤,超强的生命力让它几乎是马上恢复了正常。

    只是它的心境再也无法恢复过来了,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朱獳沮丧地发现,它甚至不敢再在心里称呼对方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家伙”了。

    朱獳也不相信对方是龙,即便是朱獳这样的远古生命,也只在神话时代见识过那唯一的龙,那条龙已经葬身天罚之下,没有可能活到现在。

    至于着火的小鸟,朱獳想到了好几种和火相关的异兽,但是不知道对方指的是哪一种。

    “你为什么说自己和龙是生死仇敌?”刘长安津津有味地问道,朱獳的话让他有了听藤原九井讲故事的感觉,说不定也很有趣。

    以龙为主角的相关故事和传说,让刘长安产生了较强的代入感,大家都知道,对于故事产生了代入感,是阅读兴趣产生和加强的基础。

    朱獳有些犹豫,但还是神情阴沉地说话了:“我发现现在的人根本不相信龙是真实存在过的,只是它在天罚中死了,现在十二生肖中的龙,便是人类纪念它的死去。”

    尽管对方自称曾经是条龙,朱獳也没有信以为真,只觉得那是随口胡说,真正的现实是现在没有人再见过龙,也不相信龙曾经真正存在过。

    “天罚是什么?”刘长安眉头微蹙,这一段话似曾相似,好像在书店里陪着周咚咚吃雪糕还是看书的时候听过,那人是向周书玲搭讪失败还差点被狗咬的藤原九井。

    当时藤原九井讲的不是天罚,而是女娲补天,或者是一回事。

    “你总听说过女娲吧?”

    果然和女娲补天有关系,刘长安有点遗憾,“听说过,但是不知道认识不认识,感觉是很厉害的人物。”

    “按照现代人的说法,女娲补天就是天外巨石袭击大地,我们异兽是目击者,亲历者,可以证明这一点。当时带着熊熊火焰,拖着焰尾的巨大石头从天而降,天空仿佛破碎,大地颤动着撕裂出无数缝隙……”朱獳闭上眼睛,那一幕仿佛还在眼前,清晰地铭刻在灵魂中,带着能让魂魄碎裂的恐惧。

    “这一段我听过。”刘长安帮他接着说下去:“先民们恐惧无比,感觉天塌下来了,火球尚未落地,已经让他们面容滚烫,稚嫩的婴儿更是毛发在空气中烧焦,在父母怀中啼哭,面对天地之威,他们的父母也只能跪地渴求上天的怜悯,这时候,龙冲天而起,仿佛带着地球生命的意志,将那些陨石击碎,最终它也耗尽了生命,和最后的陨石同归于尽……感动。”

    刘长安有些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这样的丰功伟绩,你就不用再说了,应该的,应该的。”

    刘长安也可以确定一点,藤原九井应该和异兽们有所接触,朱獳说的东西和藤原九井说的基本一样,如果从朱獳这里得到的信息不够多,那么也可以去找藤原九井友善地询问一番。

    朱獳面无表情,它更加确定了,眼前的人绝对不是龙,他只是人类中的强者,只有人类中的强者才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起龙。

    对于异兽来说,龙对它们并没有如此恩情。

    “是啊,龙守护了这片土地上的人类,但是异兽呢?”朱獳强忍着怒气,冷冷地说道。

    “异兽?”刘长安没有想过当时的异兽会怎么办,它们远比人类强大,其中一些强者足以撼动山岳,更何况它们十分分散,不像人类那样总是聚落而居。

    一块陨石砸下来,异兽可以闪避,即便没有来得及闪避,死的也只是一只异兽。

    如果是砸落在人类聚居的地域,造成的往往是族群的灭亡,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当时那种状况如果不是竭尽全力守护这片土地上的人类,如今这世界便不曾有夏商周之类璀璨生辉的文明延续。

    “龙,原本就是异兽之王,它却对麾下的异兽不闻不问,它守护住了人类,异兽却死的七七八八。人类生活的主要地域得以保存,但是异兽的故土,却被完全摧毁。”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朱獳的语气中依然带着怨气。

    “原来是这样,看来在当时的情况下,龙其实可以选择保护异兽的,但是它选择了保护人类。”刘长安明白过来了,居然是这么一回事。

    他倒是能够理解朱獳的怨气了,就好像现在有些国家,国内状况一团糟,许多国民都活不下去了,政府首脑却还在对外叽叽歪歪指指点点不知所谓……不对,这个比喻不对。

    应该说是有些国家遭遇外敌入侵,本国国民死伤无数,政府和军队却去保护别的国家了,本国国民没有怨气是不可能的。

    在异兽眼里,龙也是异兽,在危难将至的时候,就算龙保护不了它们,龙也应该和它们站在一起……更何况它有这个能力,它却选择了牺牲自己去保护了人类,这对于异兽来说无异于背叛。

    “好在我们在女娲娘娘的庇护下生存了下来,尽管沉睡了无数年,但终究苏醒过来。”朱獳抬头望了望天空,不禁生出些悲凉来,真的还是同一片星空吗?

    刘长安有些意外,“女娲娘娘不是人类的守护者吗?怎么女娲去守护异兽了,而异兽之王的龙,却去守护人类了。”

    朱獳沉默不语,如今留存下来的异兽,对女娲娘娘无比尊敬,不敢也不愿在背后指点说道她。

    “那女娲娘娘活下来了吗?”刘长安好奇地问道,能够抵御陨石,守护异兽的存在,应该能够像他一样恢复过来。

    就是这个女娲娘娘,不知道是本土生灵进化出来的极致存在,又或者是那时候降临的天外来客。

    刘长安甚至怀疑和红发双马尾少女有关。

    “女娲娘娘不会死的,她一定还活着!”

    刘长安问完这句话,朱獳突然激动起来,眼睛鼓起来满是血丝,鼻孔张合着,喷出热烈的气息,它仰望天空之后,又用坚定到有些疯狂的眼神瞪着刘长安。

    “冷静。”刘长安握住了它的嘴。

    朱獳只能从唇齿的缝隙里呼哧呼哧喘气,等到它的喘息平静一些,刘长安才放开它的嘴,毕竟他并不想把它打一顿,但是它那疯狂的眼神又充满攻击性。

    “我也相信女娲娘娘不会死的,我只是想认识她一下。”刘长安语气中带着称赞和佩服地说道,其实他无法确定朱獳口中的女娲娘娘,就是神话传说中的那一位。

    对于人类来说,太过于古老的存在,他们在人类口中流传下来的事迹,经常会互相融合在一起,就以女娲来说,可能伏羲妹妹的身份来自一个人,用泥巴和柳树枝造人的故事又来自一个人,补天可能又是另外一个人,但是这些事迹和身份在无数年的传说流传过程中,都被安置在一个人的头上。

    所以朱獳口中的女娲娘娘,并不能当成通俗流传约定的神话版本中的那一位。

    “只怕你没有这样的机会,女娲娘娘牺牲自己拯救了异兽,我相信她一定能够重生,但我们现在也只是在寻找女娲娘娘。”朱獳把眼神中的轻蔑收敛起来,尽管眼前的人类确实很强大,但在朱獳心中女娲娘娘的地位才是至高无上的,随便一个人就想认识下女娲娘娘?真是狂妄不知所谓。

    朱獳忘不了那惊人的一幕,在天地之威面前,即便是异兽们也为之颤抖。

    许许多多强大异兽,曾经举手投足就能够让山岳震动,在河流间出没,也能让水涨水落,但是即便这些静如远山横卧,动如龙卷风袭的强者,在那燃烧的巨石袭来时,也只能惊惶逃窜。

    当时只有女娲娘娘的身影,逆行飞天,迎上了那仿佛要焚尽一切的陨石,将一团团火球击碎,用她的身躯替异兽们争取到了生存的机会。

    从此以后,异兽们的王,只有女娲娘娘,不再是那条为人族牺牲的龙。

    “遗憾。”刘长安说道,这些异兽对于女娲娘娘忠心耿耿,要是能够找到这位娘娘,倒是可以和她聊聊,双方就异兽应该如何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指导下,在现代人类社会中正确积极的生活达成一致。

    否则的话,这么多异兽出现在郡沙,如果搞七搞八,难免会对刘长安的日常生活产生些影响。

    只要这位娘娘同意,有她束缚这些异兽,就能省事很多,以她在异兽中的地位和权威,想必没有哪只异兽敢忤逆她。

    这些异兽对龙不怎么感冒,让刘长安有点意外,否则的话,即便找不到女娲娘娘,他也能在控制影响的前提下,操作一番。

    “龙救下那些先民,他们繁衍生息,渐渐地从原始聚集的地方,扩散到了世界各地。为什么你们却销声匿迹,直到今天才出现?”除了女娲娘娘,刘长安对这个问题也有些好奇。

    人类是群居动物,不像有些种族,分散的很广,这里一只那里一只的。

    在远古的时代,单独或者零散的人类族群,根本没法生存下去,即便是小部落,因为一点点小意外就有可能被抹去了所有存在过的痕迹。

    在朱獳口中的天罚降临时,被救下来的人类,依然顽强地繁衍着,逐渐成就了今天的文明,被女娲娘娘救下的异兽,却慢慢销声匿迹,这里边一定有什么原因。

    朱獳后退了两步,沉默应对,许久没有回答刘长安的问题。

    刘长安很讲道理,也很通情达理,兼且能够换位思考体贴他人,对于朱獳的沉默也能理解,用启发的态度询问道:“你不回答这个问题,说不定会死,你仔细想想,这个问题是不是重要到宁死也不能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