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初恋璀璨如夏花

第78章 桂花香

    秋花之香者,莫能如桂。树乃月中之树,香亦天上之香。但其缺陷之处,则在满树齐开,不留余地。盛极必衰,乃盈虚一定之理,凡有富贵荣华一蹴而至者,皆玉兰之为春光,丹桂之为秋色。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要做桂花月饼的话,得趁桂花花期赶紧收集桂花,它的花期很短,而且做好了也不能一次性吃很多,否则吃完了就没得吃了。

    刘长安和安暖走出家门,在路上能够闻到淡淡的桂花香,湘大的桂花在刘长安的记忆里向来开的比较早,尽管没有郡沙很多地方以及其他大学的樱花那么有名,然而湘南本就是传统的桂花商品生产基地,这花一开,零零碎碎的商业活动也能给这些花带来不少的人气。

    “去年我和我妈在杭州,有个叫桂语山房的餐厅,吃了虎跑泉水牛肉,九层塔咖喱大虾,手剥龙井虾仁,榛子酱鹅肝葱油饼,海参山药泥,桂花杏仁豆腐”安暖闻着桂花的香气忆。

    “这菜名记得清楚啊。”

    “那是,我妈那几天就点这几个菜,吃得我要吐了。她还买了桂花酒,桂花九曲红梅茶来,就搁在茶几下呢,现在都还原封没动。”安暖摇了摇头,“妇女们就喜欢这种调调,做做样子。”

    “我一天我有一天评论了你妈妈的自拍,说她的名字容易让人想起中年绝经妇女。”刘长安觉得还是应该告诉安暖,“我看了一下,进不去她的朋友圈了,她把我给删了。”

    “让你胡说八道!”安暖乐不可吱。

    “问题是,我以前和她聊过一些话题,今天又聊了起来,我说的差不多她有点儿怀疑了。”

    安暖不乐了。

    “也就是说她可能知道我知道她不是安暖的情况下依然没有透露自己是刘长安一如往常的装作若无其事地认为她就是安暖以一个陌生中年人的身份和明知道不是小姑娘的她在网网络交友。”

    刘长安这段话很长,但是安暖抓住了重点,这是阅读理解的基础能力,她也听懂了,安暖抓住刘长安的手,紧张地说道:“那她知道不知道我知道?”

    “应该还不知道,我的微信上没有什么熟人,也没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给她,你把你的手机收好就行,最好把我删了。”

    “那怎么行!”安暖坚决不答应,删自己男朋友微信这种事情和分手没有什么区别,“我的手机密码重新设置了,不会再让她偷看到的。”

    刘长安点了点头,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他又没有和柳月望聊骚,他说的话题都很正常,大概就是柳月望觉得装小女生被发现了有些丢脸,而刘长安没有揭穿她,也是配合她,想必她能够理解。

    “那也好,我的一大心腹大患也算解除了,以后你也不用再和她聊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安暖指了指自己,信心十足地说道,“找我聊吧,你喜欢的美少女应该有的样子,我都装的出来。”

    “装什么装啊?不是你本来的样子我都不喜欢。”刘长安不屑一顾。

    安暖娇滴滴地抱着刘长安的手臂摇了一百下。

    两个人一路闲聊来到图馆前,刘长安想起一件事情,“教材都还没发,我们也没有,去自习什么?”

    “我带了啊。”安暖背着个小包。

    “你这里也能装?”刘长安不信,那么点个小背包。

    “不但装了两本,还带了巧克力,牛奶,果冻和星星杯!”安暖嗫喏着补充,“唇膏,睫毛夹,纸巾,可爱的小镜子,梳子,长袜”

    “为什么还有长袜?”这简直是一个空间法器啊,就那巴掌大的包。

    “你为什么关注长袜?”

    “男人关注长袜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说的也是哦。”

    “不然你以为读高中的时候,我总去看你打球,难道是看你那三十流水平的球技吗?”

    “讨厌啦!继续摇,不许停下来!”

    刘长安和安暖走着走着,就遇见了换了衣服的白茴,尽管刘长安说安暖穿着军训服平平无奇,那只是他调侃自己的女朋友而已,事实上安暖凭着高个子细腰长腿无敌的脸蛋就不可能平平无奇,白茴穿军训服倒是普通多了,毕竟戴上帽子脸蛋就会显得有些圆,宽松的军训服也不能让胸前一蹦一跳的显眼,坡跟鞋都穿不上,个子就没有平常看的那么高了,光看她跳舞的视频,不是太熟悉的人都有可能认不出那是附中曾经和安暖在人气上分庭抗礼的白茴。

    现在的白茴又是一副样子了,穿着lolita洋装小裙子,提着她的爱马仕包,走在校园里简直和仙女一样引人注目,戴着的假发是一件金色的大波浪卷发,圆润的脸颊和洋娃娃一样可爱,胸前微透的蕾丝露出雪白的颜色,既不至于暴露却也勾勒出了这个年纪的少女少有的丰润。

    白茴看到刘长安和安暖,神情自然是微笑中带着同学的热情兼且三五分矜持,剩下一点若有若无的嘲讽,就知道安暖到了大学一样会黏着刘长安,明明两个人都不在一个校区,还跑过来一起去图馆。

    “刘长安,你的手怎么了?”白茴露出一点关心的神色,刘长安的手臂好像螺丝松了的门把手一样摇来摇去,晃个不停。

    “她刚才抱着我的手晃,晃了一会儿自己懒得晃了,让我继续晃下去表示她还在持续撒娇的状态,算是对我的奖励。”刘长安很开心很满意这种奖励的样子。

    “你瞎说,你自己要摇的,不是我!”安暖脸颊泛起的红晕有这个季节另外一种花的颜色,羞的跺脚,不过还好是在白茴面前,说出来还有些正面效果。

    白茴毫不介意他们两个一起看到自己高高抬起头来甩过来的白眼。

    安暖按住刘长安的手不让他晃了,刘长安还挣扎了几下表示不满。

    白茴仔细想了想,女孩子抱着男孩子的手臂晃,确实也算奖励哦可是安暖这个,也算奖励吗?白茴目光中难免有些傲慢地轻轻扫过安暖的胸前。

    自己这样的女孩子抱着男孩子的手臂,那才是奖励好吗!才是最美好的奖励,是真正的奖励!

    刘长安就算手臂摇断了,也感受不到什么吧?

    这是来自大罩杯的优越。

    “一起去自习吧。”这么想着,白茴笑容平静温和地邀请。

    安暖觉得白茴有些奇怪,但是老同学啊,没有道理拒绝的,难道说自己的计划是带刘长安找一个安静的角落一边一边吃东西,时不时地互相看对方一样,捶对方一下吗?这种行为只要躲起来周围没人,也不算没公德吧。

    可惜安暖想的有点多,谁让她以前和韩芝芝在湖大玩,对图馆的自习室没有什么关注呢,走进去才发现热爱学习的同学超级多啊,哪怕只是刚刚开学而已,很多同学并没有任何放松,毕竟很多人也明白在如今这个时代如果没有办法拼爹娘,要靠自己打拼的话,大学的时光最好一丝一毫都不要浪费否则浪费的就是你以后一辈子的际遇。

    从小学学位到高考,一直在拼,甚至是拼上了全家的希望,终于来到了最后能获得竞争资本的地方,普通人没有任何理由放松。

    父母不能给的,我自己创造,想必很多没日没夜泡在这里的人,都有这样逆天改命的壮志。

    祝福所有在大学里认真学习做更好的自己的莘莘学子。

    安暖,刘长安和白茴找了一个角落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安暖和刘长安坐在一起,白茴走到他们对面坐下。

    安暖先把拿了出来,她自己拿的是一本高数教辅,给刘长安带了一本鸟山石燕绘本的百鬼夜行,她早已经熟知刘长安的口味,而且她的数学是短板,但是高中的时候已经常见刘长安和高德威用高中课程以外的方法解题了。

    “歌川国芳的歌声中的妖怪,龙宫玉取姬之图”刘长安翻着,然后压低声音说道,“这个百物语的游戏,是讲一百个鬼故事,讲一个熄灭一根蜡烛,最后一个故事最后一根蜡烛熄灭,真正的鬼就会出现。什么时候我们玩这个游戏?”

    “幼稚,你和周咚咚去玩吧。”安暖拿了一个星星杯出来吃,给了白茴一个果冻,给了刘长安一块巧克力。

    刘长安了。

    白茴也开始从自己的包里掏东西了,她拿了一个石榴,一个充电宝,一瓶水,一个化妆盒,一本职业规划,一根充电线,两部手机出来。

    安暖也又拿了牛奶出来,就一瓶,给了刘长安,其实她带了两瓶,但是感觉自己和刘长安喝,不给白茴有点不好,给刘长安和白茴两个人喝,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干脆就装作只有一瓶给刘长安喝好了,大概白茴也会认为只有一瓶的情况下只给自己男朋友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刘长安抬头看了看,果然现在的女生上个自习都带老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尽管她们摆出来也未必真的会用。

    刘长安继续看妖怪岛系列的鼻祖绘图,正看得满意,安暖推了他一下,发现两个女孩子居然都已经收拾好了包包。

    “我去白茴寝室玩!”安暖压低声音说道。

    刘长安就搞不明白了,你们到底是关系好呢,还是不好呢?

    女生的友谊就像天气一样扑朔迷离,不可预测,不可占卜,不可当真。

    “我就不邀请你了。”白茴今天面对刘长安都比较矜持,谁让他女朋友在呢?她可不想被人当成绿茶妹。

    所以她的语气也是淡淡的矜持,尽管刘长安没有听出来有什么差别。

    “你们去吧,我再看一会。”刘长安点了点头,三个人六点半就到了图馆,七点多一些她们就走了,果然大一新生第一次来图馆自习,都有些装模作样的成份。

    安暖和白茴丢下认真看鬼画的刘长安,手挽着手走出了图馆。

    “刘长安有时候真像个小孩子,居然喜欢看那种画册。”白茴摇了摇头,“我小时候才喜欢看什么鬼怪故事。男孩子果然总有些地方是长不大的。”

    “刘长安喜欢那些虚幻的,未知的,现实世界不了解或者难接触的东西。”安暖的理解不一样,“对了,你们寝室的人好相处吗?我都想不到你会住宿。”

    “上学放学都走了三年了,不想大学也还要每天这样跑来跑去。我可没有刘长安那么好的耐心,每天走路还像看风景一样。寝室里的人暂时说不上来,刚开学,大家肯定都会表现的好相处一些,时间长了,有矛盾的时候才看得出来。”白茴指了指自己的小裙子,“就像我穿lo装,我觉得不是太夸张的款式当日常穿也没什么问题啊,但是有两个女孩子就接受不了,觉得太招摇了,我们还讨论了一下现在是讨论,也许以后就是在背后说我神经病了。”

    安暖正在琢磨着白茴每个话题都能带上刘长安,但是白茴的穿着这件事上安暖是要支持的,“虽然我不大适合穿这种可爱风格的,但是我觉得这是你的自由,很多人对别人有自己无法理解的爱好就把对方划归到异类,实在太过份了。我想起来了,你表姐当助理的那个大小姐,不也喜欢穿这种小裙子吗?”

    “是啊,挺多人穿的,人家身家几千亿的都穿。”白茴早已经锻炼出来了,对于自己穿着小裙子引人注目的异样眼神已经见怪不怪了,“你也可以试试啊,等下到了寝室里,你试试我的,lo装没有什么大码小码胸围的区别,只有适合不适合自己。”

    为什么要强调胸围?安暖神情自然,一点也没有去怀疑白茴是不是故意的样子。

    “我也确实想试试,说不定有些风格我也特别适合呢?”对于这种事情,女孩子当然是由衷的开心的。

    “嘻嘻,我就是想让你去试试,成功安利你就好了,希望学校里再多一些lo娘”

    “我们学校有lo娘群吗?或者社团之类的?”

    “lo娘群有,但是社团没有,lo娘一般都参加一些动漫社团,汉服社团之类的。”

    “你打算搞一个吗?”

    “我没那个号召力,觉得也没时间和精力。”

    “也对”

    两个人聊着,刚走不远,就遇见了秦志强,魏轩逸和孙同一行三人往图馆走来。

    安暖和他们见过,特别在第一天就去宣示主权,表达刘长安是有女朋友的人,看到他们三个,自然笑着招了招手,“你们来自习吗?”

    “我们我们来踩点”

    “不是,我们来熟悉一下环境而已。”

    “刘长安呢?”

    “他在里边呢,我们先走了。”安暖也介绍了一下自己身边的美少女,“这是我朋友白茴,也是大一新生,超级美少女哦。”

    “你们好。”白茴露出浅浅的笑意,然后扭过头去。

    安暖就知道白茴的意思了,白茴感觉和高中不大一样,这样认识更多人展示自己魅力的机会,居然没怎么在意了,白茴扭头当然是继续寒暄没兴趣的意思。

    “我们先走了。”

    三个人看着安暖和白茴离开,呆呆地站在那里。

    “又是突破次元壁的美少女。”

    “次元壁有什么好突破吗?你以为是纸啊。”魏轩逸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个女孩子的背影,嘴上不承认秦志强的观点,但是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哪一个都不比竹君棠差啊!

    安暖可能更好看也更超级美少女一些,但是这样的差别有意义吗?有这样的女朋友的话,还想着要挑三拣四?

    “刘长安说的对,当你赚了一个亿的时候,下一个亿就没那么难了,当你认识一个美少女的时候,你就能认识很多美少女了,因为美少女的朋友都是美少女。”孙同看了一眼最为出神的秦志强,“秦志强,你要不要追一下,感觉你和刘长安关系不错,你问他要个号码什么的,他不会不给吧。”

    “美少女这种东西,看看就好了。”秦志强过神来,“我没钱谈恋爱,这个月有抽卡活动,我先来一发648再说。”

    “虽然说美少女的朋友都是美少女,但是刘长安怎么就认识这么多美少女?”魏轩逸有点不爽地说道。

    “这个叫白茴的女孩子,你们怎么知道刘长安也认识?”秦志强问道。

    “他们刚才一起自习,能不认识吗?”

    “哦。”

    三个人一起走进了图馆,在自习室看到了坐在最角落的刘长安,他正在认认真真的。

    “厉害,现在就开始认真学习了。”

    三个人走过去看了一眼刘长安看的,顿时有些明白她表姐给他选的为什么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就是没有一本和学科专业相关的了。

    “晚上好。”刘长安点了点头算招呼,继续。

    孙同坐在了刘长安旁边,露出些笑容,“你到底认识多少美少女?”

    刘长安看了他们三个,感觉他们不像要离开的样子,拿起了,“你们不是来学习的吗?那走吧,出去说。”

    他们三个本来就只是来熟悉环境,也跟着出去了。

    “你们应该近水楼台,我认识的那些美少女,不好追吧?”刘长安善意地看了一眼孙同和魏轩逸。

    魏轩逸和孙同蠢蠢欲动的心,顿时被淋了一层透心凉的冰水,同时觉得刘长安可能知道了竹君棠是怎么对付他们的。

    “其实颜青橙也挺好看的。”秦志强有点劝解魏轩逸和孙同的意思。

    秦志强觉得他们两个有些走火入魔了,第一天就见到刘长安的女朋友安暖,心理大概就有了这样的认知:刘长安的女朋友这么好看,凭什么自己不能找个差不多的?刘长安的例子给了他们内心膨胀的底气,所以他们大概觉得竹君棠也好,刚才的白茴也好,追一追未必不能到手。

    “颜青橙”魏轩逸笑了笑,其实也还行,这样的个子,至少也是大长腿,长相在班上仅次于竹君棠,但是有100的在这里,谁去注意80分的啊?

    “你们别急,湘大有办舞会的传统,老师办,学生也办,新生联谊活动也很多,你放心吧,那些大二大三的比你们还饥渴,他们会搞出很多活动的,你们混进去就好了,他们也不至于只许女生参加,不许男生参加。”刘长安善意的劝诫他们别把注意力放在白茴身上,自从那天晚上在酒店和白茴被钱宁与陆元误会以后,刘长安感觉到了白茴有些改变,无论是魏轩逸还是孙同,别说追白茴了,想和白茴混在一起经常一起玩只怕都难。

    “大二大三还找不到女朋友,以为大一的新生好糊弄?”秦志强笑了笑。

    “充分利用自身的优势,人之常情。在一个相对陌生的环境中,女孩子容易产生寻求依赖和安全感的心理,利用好了机会确实要大一些,学长们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刘长安并不鄙视,追求配偶这种事情,他观察了无数年,总之没有什么新鲜的花样,从公乌鸦叼着亮晶晶的东西给雌乌鸦,到现在男人们的各种手段,其实都差不多。

    不过这都是基于平等的追求手段,男人们有了权力这种资本以后,就不需要太多手段了,例如塔西佗的编年史里记载,克劳狄王朝的四位皇帝,最大名鼎鼎也是最荒淫无耻的皇帝尼禄,和他的母亲阿格丽品娜一起成为淫乱的标本,阿格丽品娜本人就常常跑到妓院去满足自己,后来阿格丽品娜为了确定自己的儿子能够继位,毒死了他的丈夫,同时为了确保自己的地位,又把自己庞大的财富分给了尼禄,并且成功诱惑了尼禄,但是尼禄还是杀了阿格丽品娜。

    尼禄就厉害了,他从来不需要送女孩子金闪闪的什么东西,他杀了自己的妻子屋大维娅,娶了著名的美女波芭雅,在她怀孕后就赐死她,他还强暴了自己的女祭司,阉割女祭司喜爱的男子,再强暴这名男子,他甚至举行狂欢宴会,把自己打扮成新娘嫁给别人。

    这都是极少的一部分而已,想想抢太后小马车就被废掉的某个皇帝,刘长安觉得他有必要把罗马帝皇荒淫史介绍给上官澹澹看看。

    男人这种生物,有时候真的会被怀疑脑子装在小腹之下,做出来的事情匪夷所思,用大脑是无法理解的,那么现在大学校园里这大脑还没有足够强大的小男孩们,热衷于追求配偶有什么错吗?刘长安十分支持他们。

    几个人闲聊着走出了图馆,往右边走了一会,遇见了林峰和另外一个看上去是高年级的男生。

    “你们干什么去?”照脸招呼了之后,林峰问刘长安四人。

    “随便走走。”

    “分配给你们一个任务。”林峰拿出手机,“这是我们刚才遇见的两个女孩子,随便哪一个都行,打听出她们的联系方式。”

    其他三个人都看着刘长安,刘长安看着另外一个男生。

    “我是你们院学生会的袁部长,看她们应该是新生,想认识一下她们,来这里自习的基本都是我们生物学院或者隔壁学院的。”高年级的男生神情温和地说道。

    “认识一下?”孙同笑了起来,“学长真含蓄。”

    “叫袁部长。”林峰强调了一下,露出明显不满的样子。

    “没关系,我也是普通学生。”袁部长拍了拍林峰肩膀,示意自己不介意。

    “我知道这个有男朋友了。”魏轩逸指了指林峰手机上的照片。

    “啊这个女孩子我特别欣赏一些,活泼高挑,卷气更多,另外一个女孩子有点奇装异服,太招摇了。”袁部长点了点头。

    “人家有男朋友了。”秦志强再次慎重提醒。

    “可以公平竞争嘛。”袁部长自信地说道,他没有处女情结,也不介意这个,女孩子只要和自己在一起了,和前任切割的干干净净就好。

    “你去和你爸公平竞争你妈,好吗?”刘长安心平气和地说道。

    袁部长愣了下,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问题了,林峰大火之余不禁幸灾乐祸,至于寝室里的三个人则是瞠目结舌,魏轩逸和孙同不由自主地退后两步,做出事不关己的看戏状态,连秦志强都有点替刘长安担心了,尽管刘长安有个辅导员的表姐,但是这样暴躁也不合适吧?

    刘长安说完,没有理会这群人了,直接走去了,热衷于追求配偶没错,但是现在刘长安不支持了。

    看到刘长安走后,林峰好像才反应过来要宣泄自己的火气,捋了捋袖子,“你们别拦我,我今天非得揍死他不可,这货怎么说话的呢?”

    袁部长连忙拍了拍林峰的肩膀,“小林,稍安勿躁。”

    “部长,你说怎么办?这家伙就是缺教训,你一句话,我马上去把他拎来给你道歉。”林峰义愤填膺地但是又尚未丧失理智地说道,表现出一个莽夫固然是讨好人,坏处就是会让人觉得自己不堪大用,太急躁了。

    “这个刘长安刚才骂我,你们都听到了吧?”袁部长指着身前三个人,他可不是急躁的小年轻,哪能一点小事就暴跳如雷,一副颜面扫地的样子?

    魏轩逸和孙同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秦志强有些为难:“学长啊,不,袁部长,刘长安说的湘南这边的塑料普通话,听着费劲个球。”

    袁部长微微一笑,也不介意,人嘛,当着面自然不会直截了当的反手卖人,但是他已经知道私下找谁了。

    “那你说知道这个女孩子有男朋友了,她男朋友就是刚才这个刘长安?”袁部长又心平气和地问道。

    这下大家都点头了,很多人应该都知道了,安暖报到的时候两次来亮相,一直黏着刘长安,班上有不少同学看到了。

    “还是公平竞争,那个女孩子又不是他的私有物,她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感情。”袁部长摆了摆手,“散了吧,以后你们要进学生会的话,先来找我。”

    说完袁部长和林峰就离开了,林峰头看了一眼三个人,嘴角微翘,秦志强是没什么上进心的,魏轩逸和孙同还可以抢救下,但是这种想上进又不敢上进的犹豫心态,显然缺少决断力,没有魄力,也不会是自己在袁部长面前的竞争对手。

    刘长安已经应着湘大的夜色走出了校园,尽管他声称让安暖告诉试图追求她的人“会死”,但是他并不会现在顺手就把这位“袁部长”给杀了。

    “会死”不等于顺手杀了,有的是办法让他从此以后犹如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重新做人啊。

    刘长安心情平静,他不可能想不到会有袁部长这样的人出现,像安暖这样的超级美少女,本来就是校园里的稀缺资源,自认为有些能力的人,都想感受下和超级美少女恋爱的梦幻感觉。

    至于公平竞争本来就是笑话,刘长安说的话倒也不是辱骂与他,而是奉劝他,只有他爸妈才会和他讲公平,想必智商正常就能够体会到刘长安的劝诫之意,十分得体而应景。

    刘长安到自己家里,城市繁华的夜色似乎在临街转角的位置消失的无影无踪,和这老旧的小区没有任何关系,刘长安栖身其中,也从未有过隐居的感觉,所谓大隐隐于市这种话听起来很厉害,但是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倒是有点刻意的矫情,感觉上这些话的诞生和网络上一些“句子迷”爱好者差不多,生造出一些和自己没有关系也不曾体验过的感觉的句子出来。

    刘长安刚刚走到两栋楼之间,看到梧桐树和那辆运输车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运输车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隙,缝隙不大,但是刘长安看得出来,里边隐约有光透出来,有人进去了。

    刘长安缓缓走了过去,难道是类似于李洪芳这样的小贼?抓起来打一顿吧,要是棺材已经被偷走了,那大概也是上官澹澹自愿的了。

    一点点拉开车厢门,刘长安看到周咚咚坐在车厢地板上,装豆子的桶子就放在她的双腿之间抱着,两只手正在悠闲自在地从桶子里抓着豆子往嘴巴里塞。

    “你能不能有点品味,不要是能吃的东西就想吃,还要吃很多?”刘长安双手抱在胸前,靠着车门看着周咚咚。

    “豆子也很好吃啊!”周咚咚转头看了看,有些疑惑,“你妈妈呢,她刚才叫我下来和她一起吃豆子的!”

    刘长安走过去,把周咚咚拎了出来,“豆子吃多了,会胀气,等会儿肚子痛还打臭屁你就知道厉害了。”

    “那我吃东西的厉害可以和豆子的厉害比赛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

    “也许我吃东西很厉害,就不会像别的小朋友一样吃豆子肚子痛打臭屁。”

    “你做梦,你妈呢?”

    “妈妈工作。”

    “以后不许说那个鸡蛋姐姐是我妈妈。”刘长安觉得上官澹澹也太不讲究了,利用周咚咚算什么英雄好汉呸,算什么后宫之主?

    “为什么啊?她是你妈妈啊。”

    “只要你不再提,我给你做桂鱼吃。”

    “我没吃过的鱼啊!”

    “嗯。”

    “那好吧。”周咚咚牵着刘长安的小手指头勾了勾。

    刘长安把周咚咚放在自己楼下房间里看电视,就去找上官澹澹谈话了。

    尽管只增加了两百多月票,但是今天一章8600字大章节奉上以表诚意,到明天下午6点截止,3300票万字更新,没有的话就看情况更新吧。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