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初恋璀璨如夏花

第212章 next day,onewanzi,todayjiuzhe

    周书玲穿着黑色的V领薄毛衫裹臀裙,搭配她那万年不变的黑色袜裤,一件灰色的长风衣,美妇人的温婉和妩媚仿佛她身上的香气一样散溢。

    由于她的睡姿,胸前的风光吸引着一个旁边的男子调整了站立的位置,刘长安伸手扯了扯她的衣领子遮挡住了美景。

    周书玲并没有醒来,她可是靠着刘长安在睡觉,安心不已。

    快到站了,刘长安才捏了捏周书玲的鼻子,天然的美人就是这么可以让人随意逗弄,不用担心捏下她鼻子,破了!捏了下下巴,假体错位了!撞了下胸,硅胶破了!

    “我……呜……我看了几页书嘛?”周书玲伸手在身前摸了摸,我的《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呢?

    刘长安弯腰帮她把书捡了起来,顺便擦了擦肩膀,“要是坐到汽车西站,应该就流了不少口水了。”

    周书玲连忙按了下嘴角,还好没有睡到流口水的程度,嗔怪道:“有什么关系啊,你的脏衣服我都帮你洗了。”

    说完,周书玲跟着刘长安下车,在他身后做了个手搓的动作,表示她都是帮他手洗的衣服。

    刘长安有很多衣服都是秦雅南帮忙买的,看起来就很贵的样子,用洗衣机洗容易损坏衣物,但是有些新衣服上边写着不能机洗不能手洗不能干洗不能沾水,让周书玲简直看不懂。

    刘长安的衣服一般都不怎么脏,更不像别人那样沾着汗垢盐渍,甚至闻起来有一种想让人蒙脸的冲动,那些不知道怎么清洗的新衣服,周书玲就好好地把它挂起来,但也没见刘长安穿那些矜贵的衣服。

    让周书玲比较害怕的是上官澹澹有时候会来楼上用洗衣机,她会弄得地上到处都是肥皂泡泡,然后一副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抱着洗衣粉在肥皂泡泡中走来走去。

    这时候周书玲就要趁刘长安不在家的时候帮上官澹澹把地面清洗干净,免得刘长安回来抓起上官澹澹就把她丢下楼。

    “嗯?那为什么我换下来的内裤,从来没见你帮我洗过,难道换下来的内裤不属于脏衣服的范畴,你在提醒我还可以继续穿?”刘长安不解地问道。

    刘长安并没有习惯了就等着衣服都交给周书玲,有时候他换了衣服也顺便就洗了,周书玲帮他洗衣服,一般是她闲着没事,就闲不下来,就喜欢在刘长安家里兜兜转转,看有没有什么家务活可以帮他做了。

    这种情况下,她看到脏衣篓里的衣服,就会帮他给洗了,好在即便是冬天刘长安也没有大棉袄,都是比较轻薄的,也不怎么费劲。

    刘长安的衣服交给周书玲洗,其实对她也是有好处的,因为贴身衣服总是会沾染他的气息,总洗总洗,日积月累对身体的好处不用多说。

    可惜,她居然不帮他洗内裤了,明明以前她都顺便洗了。

    “那……那是……一般是,你在外边过夜……回来……我觉得不好帮你洗。”周书玲脸颊绯红地说道,他在外边过夜,那就是和安暖啊,男女朋友之间嘛,总是会做那些事情的,内裤多多少少沾点那啥对不?周书玲就觉得不方便下手。

    刘长安看着她,不由得笑了起来,从兜里掏出一瓶生命精华液递给了周书玲。

    “咦,这是什么啊?”周书玲打开闻了闻,奇怪地看着刘长安,“好像和过年的时候你给我的那瓶很像,又有点不一样。”

    “这是我昨天晚上顺便制作的生命精华液,它是从血液中提炼出来的超级营养物质。因为你已经吃l了不少原来的那些精华液,有了一定的身体接受基础,所以现在再开始吃这种超级营养物质,是比较适合的,不会出现无法承受导致细胞活性大增从而返老返童的现象。”刘长安解释道。

    他曾经在象鼻窝山山顶释放出一滴血液拯救卡恩斯坦夫人,那滴血液同时还引起了象鼻窝山的生物异变,也让竹君棠难以避免地发生了身体变化,刘长安不得不把她打晕过去。

    实际上对竹君棠的影响已然埋藏了下来,以至于她后来还发生过晕厥事件,让上官澹澹用棺材治疗了一番。

    以后还会不会对竹君棠继续产生影响,刘长安也说不准,毕竟她的特殊来历,让她对刘长安的血液有着非同一般的亲和力。

    现在这瓶生命精华液就是从血液中提取,其中蕴含的能量当然不能和那一滴血相提并论,要是直接喝下刘长安的一滴血,除了竹君棠可能没有人能活下来。

    竹君棠这种生物,毕竟早已习惯了汲取超级多的营养元素,否则她也没有办法来到这个世界。

    生下来以后,她也消耗了普通人十辈子都用不完的社会资源,并且还在继续下去,倒是符合她的诞生来历背景。

    “你说什么啊……我吃就是了。”周书玲听不懂,但是她历来习惯了听刘长安的话,并且不会像周书玲那样尽情发挥到和刘长安的本意毫无关系,她只是有些好奇,“你好像澹澹经常去的那些保健课讲座,推销员让老爷爷老奶奶们买保健品时说的话。”

    “她还经常去保健课讲座?”刘长安倒是不知道这一点。

    上官澹澹不像周咚咚,周咚咚不在学校里就家里,或者在梧桐树下,一般就这三个地方,上官澹澹活动的范围不大,但会抱着保温壶或者推着电动车走出小区到处溜达。

    有时候她不打牌了,就会以小区为中心,在一定范围内随机出没,观察一下哪里的店铺老板比较好说话,会被她威严的眼神征服,以低价卖给她东西,或者拆分整份的商品卖一点给她。

    观察好了以后,就会常常带着周咚咚去了。

    “他们有时候打完牌,到饭点就一起去了,因为那些保健课有时候还会聚餐,送营养粥,煮鸡蛋之类的,销售员看到她是跟着老人们一起来的,也不会说什么。”周书玲对上官澹澹的行踪还是比较了解的,周书玲如果一整天都在店里,就会喊上官澹澹到商场这边来给她买饭吃,但上官澹澹跟着大部队活动的时候,就会告诉周书玲她干什么去了,让周书玲不用操心。

    有时候上官澹澹会带一些有用的东西,例如购物袋,生鸡蛋什么的,周书玲也很高兴,因为不用钱。

    对于上官澹澹这个年纪却不读书,周书玲也没有什么看法,可能澹澹也是和她一样,等到长大了以后再努力读书,去读个湘南大学什么的也是可以的。

    “她厉害啊。”刘长安有些不爽地说道,“我和他们混了这么久,也没见他们带我去上保健课,蹭吃蹭喝什么的。”

    “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吧?”周书玲很感兴趣地说道,自己和澹澹,咚咚还有刘长安,就像一家四口一样,集体去参加。

    “不去。”刘长安拒绝了,像他这样的青壮年男子,根本就不是这种针对老年人群体的保健品推销活动的目标客户。

    周书玲不乐意地撅了撅嘴,刘长安抓了抓她的头发,小媳妇的头发也变得乌黑浓密了,不复当初那发梢开叉整体泛黄的样子。

    走出地铁站,刘长安送周书玲走了一段,在李洪芳住的酒店门前等了一分钟,就看到李洪芳穿着和周书玲同款的大红色风衣走了出来。

    尽管是同款的风衣,但李洪芳穿在身上却是和周书玲截然不同的气质,因为她的风衣里面居然是一件破洞装短裙,胸下有破洞,腰腹间有破洞,腿上也有。

    这是要去拍片吗?刘长安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看到刘长安的神色,李洪芳略微有些郁闷,自己研究了半个晚上的穿衣搭配,竟然一点诱惑作用也没有,于是李洪芳把风衣扣上了。

    知道她紧紧扣上的风衣下面是那样的裙子,反倒有些让人意动的感觉了,刘长安没有点评,只是说道:“注意安全,有异常情况就给我打电话。”

    毕竟昨天晚上才杀了一只蜃,还把蜃的躯体带走了,异兽们当时慑于九州风雷剑门的实力,退避三舍,但一夜之后未必不会有什么变故,误打误撞殃及回归本来面目的李洪芳也未可知。

    异兽们知道九州风雷剑门不奇怪,但是昨天晚上他们怎么知道刘建设和山寨赵雅芝是九州风雷剑门的人的呢?哦,在防空洞里李洪芳把旗帜展开了,那里环境虽然黑乎乎的,但能黑夜中视物的能力并不是什么稀罕本领。

    “是。”李洪芳恭敬地说道。

    “早点做完事情,我们去湘大感受一下大学氛围吧?”周书玲和李洪芳商量道。

    “嗯,可以熏陶一下我们的气质。”李洪芳同意了,“对了,我昨天晚上发现了一个浴室可以搓澡,一起去吧?”

    “好啊,你说搓澡和竹三小姐,秦小姐她们经常做的SPA有什么区别?”

    “没有!”

    刘长安看着她们登上李洪芳的车,两个出身背景性格风马牛不相及的女人,居然能够玩到一起。

    女人真是有趣。

    上午上完课,刘长安联系仲卿,准备让她带他去地下基地看看蜃的躯体,仲卿却告诉他,她昨天晚上送了竹君棠到南山牧场,准备中午回郡沙,但现在那边却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

    竹君棠失踪了。